第854章 避開

第854章 避開

「那你母親可知道你來我這裡?」不用問,安芷都知道張瓊不敢把這事和張槐安說。

張瓊訕訕笑下,「我有給母親留了書信的,我知道母親如今受不得驚嚇,還特意交代了兩個妹妹。裴嬸嬸,母親知道我來找你的話,也不會有意見的。好不容易有人想辦女子書院,你找別人多麻煩,我可是對青山書院了如指掌,有什麼事你問我就好了呀。」

「哎,你呀你。」安芷有些無奈,但私心裡,也想滿足張瓊的願望,「雖然我願意留你,但還是要寫信告知你的爹娘,得到他們的允許,我才能留你。」

張瓊立馬苦著臉,「我母親倒是好說話,但我父親肯定不願意的。」

「我會幫你求情的。」安芷嘆氣道。

既然張瓊都到了莊園,這裡又不是青山書院,安芷覺得張槐安還是有可能同意的。不過張瓊這次又是偷跑出來,張槐安也可能為此生氣而不允。

親筆寫了信,讓人快馬加鞭送去京都,當天傍晚就送到了張府。

餘姚已經知道女兒去找了安芷,她正糾結著怎麼和張槐安說時,安芷的信先一步到了。

夜裡張槐安回來,餘姚怕張槐安大怒,並沒有把女兒的信拿出來,而是把安芷的信給張槐安看。

張槐安能取部落的姑娘當夫人,就代表他和尋常禮教世家的人不太一樣,有些事情上,他已經盡量去包容了。可張瓊一次次地在突破他的底線,這讓他很火大的同時,又很無奈。

這一次也是,張槐安拿信紙的手,攥到青筋暴起,久久開不了口。

餘姚在一旁看得擔心,「你要有什麼想法就說嘛,安芷也說了,若是不願意,明兒個就送瓊兒回來。」

「罷了。」張槐安無力地擺手,緩緩坐下,昏黃的燭光下,顯得格外的疲憊不堪,「就讓她在安芷那兒吧,夫人吶,這個女兒,咱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

一聲嘆息,道盡了張槐安的無奈。

餘姚也很沒有辦法,自個寵大的女兒,什麼樣的性格,她最清楚不過。

「安芷要辦女子書院,這事你提前知道嗎?」張槐安突然問。

餘姚搖頭,「她顧忌著我有孕,只說要去莊子里一段時間,並沒有說女子書院的事。瓊兒也是自個兒去了隔壁,才打聽到的。」

「安芷倒是膽子大,背後有個裴闕出錢出力,就算做著那麼離經叛道的事,也不必擔心後果。」張槐安苦笑下,「若是咱們瓊兒也能遇到個和裴闕一樣的人,那我也能放心了。」

自家姑娘什麼性格,張槐安也是清楚的。

他深知女兒的性子改不了,也嘗試做了改變,可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把女兒往外退,家裡的衝突也大了。

餘姚苦笑,「裴闕那樣的人,滿天下也沒其他一樣的。你讓瓊兒現在跟著安芷在莊園里,她肯定高興,可等要她回來之後,她肯定又難受。若是沒想好以後怎麼走,何必一開始給她希望。」

「還是先這樣吧,什麼事都等過了年再說。」張槐安最近被朝堂里的事忙得頭疼,「最近一些日子,從七王爺來京都后,整個京都又開始較量起來。禁衛軍從永寧王手中到了七王爺手中,一個換一個,也不知道這天下又要變成什麼樣。」

近些年來,晉朝的朝局十分動蕩,一次次的奪嫡,卻沒有換來更好的結果,反而還迎來不斷的外敵入侵。

張槐安從小縣城到京都,一步步走到今日,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深知這樣的局勢再拖下去,怕是要天下大亂了。

餘姚不懂朝政,但看張槐安發愁,問道,「國公大人有指示嗎?」

「沒什麼吩咐,讓咱們盡好分內的事就好。」張槐安道,「年前的日子,少不了一番爭鬥,裴闕會讓安芷出城辦女子學院,不僅僅是他體恤安芷,也是不想讓安芷在京都里擔憂。瓊兒是個主意大的孩子,她在京都里,反而更讓人不安心,就先讓她和安芷待一塊吧。」

裴家的地界有裴闕的守護,張槐安並不擔心會出事。

次日張瓊收到父親的叮囑信時,意外又很激動。

安芷倒是沒驚訝,而是拉著張瓊開始修改布局。第一步,就是畫好書院的布局圖。

女子書院和男子書院不一樣,這裡不是單一地讀《四書》、《五經》,更多的是如何謀生。

安芷和薛夢瑤都做過設想,在最開始的時候,必定不會有什麼世家貴女來讀書。因為世家最重規矩,她們家的姑娘都是要在府里學習管家那些,字也會認,書讀的更多是「女戒」那些。

所以剛開始,安芷把莊園的六成地方,都用做別的教學。

張瓊卻醉心於讀書方面的事,等圖紙定下來后,安芷就把冬蘭給叫回來了。這幾年冬蘭在外面奔波,認識了不少人,也更知道現在的人需要什麼。

在安芷忙得如火如荼時,裴鈺被放了出來。

京兆尹沒能找到確切的證據,一點不會疼的事,也被其他人給幫忙遮掩了。

裴鈺沒事這日,裴闕特意在半路等著裴鈺。

裴闕挑了條沒什麼人經過的路,等裴鈺的馬車駛過時,讓人把裴鈺給攔下了。

兩輛馬車,隔窗對著。

裴闕看到隔壁的木窗開了,瞧見裴鈺后,薄薄的唇角勾出一抹笑意,「府衙的飯菜合口嗎?」

「四叔準備的飯菜,自然美味。」裴鈺表情冷冷,「只不過,下一次四叔要請客吃飯,不妨提前打聲招呼,我也好給您也準備一點。你來我往,才是道理。」

「你的飯菜,還是留給你自己吃吧。」裴闕隔著木窗,遞給裴鈺一張從炭火盆里找出來的紙,「這些年,你倒是沒停著,什麼掙錢做什麼,還真是幹得不錯。」

「四叔說笑了。」裴鈺撇了一眼紙上的內容,面無表情地撕了,「侄兒能有今日,全得仰仗四叔一路的鞭策。若是沒有四叔一路以來的諄諄教誨,也不會有侄兒今日的謀算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4章 避開

99.53%
目錄
共85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