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綱手老師,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求訂閱求月票)

第126章 綱手老師,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求訂閱求月票)

感謝【蘇家九姑娘】大佬萬賞支持!

——

綱手此話一出,站在一旁的森乃伊頓瞬間瞪大了眼睛,眼眸中寫滿了震撼。

這……這……這……

森乃伊頓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都沒有想到,綱手來找青羽會是這樣事情!

天吶!

這也太幸運了吧!

這可是木葉三忍之一的綱手啊!

親自跑到這黑乎乎的拷問部裏面找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身體孱弱的少年。

只是為了收為弟子?!

咕嚕……

森乃伊頓狠狠的咽了咽嘴裏抑制不住湧現出來的唾沫,心裏的震撼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

青羽微微低着頭,他也沒有想到綱手找他居然會是收徒的事情。

非常意外。

這是完全沒想到過的景象。

一時之間。

青羽陷入到了沉默當中,腦袋裏面快速的分析著這件事情的利弊。

「森乃伊頓隊長,可以讓我們單獨聊聊嗎?」

綱手看到青羽沉默下來的樣子,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蘊含深意了。

「當然,當然,當然……」

森乃伊頓這才認識到自己有點礙事了,瞬間從剛才的震驚中走出來,隨後四處看了一圈,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視線便定格在青羽的小隔間裏面。

「我去拷問裏面的傢伙!」

森乃伊頓已經不記得他多久沒有進過拷問部的小隔間了,直接轉身邁步走了進去,反手將門關上了。

「呼……」

森乃伊頓關好門之後,重重的舒了口氣,整個人還沒從剛才的震撼中緩和過來。

這個青羽不簡單啊!

居然能夠被綱手看中收為弟子。

以後怕是不會留在拷問部了。

不愧……

是自己賞識的人!

森乃伊頓很自然的將功勞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不滿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你們拷問部怎麼回事啊?不過就是個審問而已,居然要磨蹭這麼久,熬人也不是這麼熬的吧,真是一點效率都沒有!」

聲音的主人正是被綁在木樁上的小飛賊,他被捆在這裏半天了,站着又累,坐又坐不下,還憋著一潑尿,逐漸失去耐心,怎麼都不舒服。

「嗯?」

森乃伊頓瞬間眉頭緊皺,尋聲望去,視線聚焦在那個飛賊的身上。

「你剛才說什麼?」

森乃伊頓作為拷問部的隊長,最不喜歡聽的就是拷問部有問題這類的話。

頓時。

他向著存放道具的地方走過去。

精準的找到了裏面的鞭子,極其豎起的向著地上甩了一下。

啪!

鞭子與地面的碰撞之下驚起了巨大的聲響。

「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森乃伊頓左右晃了晃腦袋,他已經很久沒有親自審問這種普通的小賊了,剛好趁著這個機會,宣洩一下心中的震撼。

「……」

這個小飛賊在看到身材高大氣勢洶洶的森乃伊頓之後,瞬間就被對方的氣勢所壓迫主了,當時心裏就有點送,剛才他沒注意到,居然換了一個審訊的人。

突然間。

他有點後悔。

剛才那個什麼都不問的忍者……

似乎還不錯!

……

小隔間之外。

現在只剩下綱手和青羽兩個人。

綱手一步一步向著青羽走過去,直到兩人之間沒剩多少距離的時候,方才停了下來。

「你怎麼不說話啊?」

綱手的聲音突然變得溫柔了起來,只是這股溫柔明顯是浮於表面,根本上卻是蘊含着可怕的感覺。

「我……」

青羽的腦袋還處於混亂之中,他根本不清楚綱手具體的來意,是真的要收他為弟子,還是話裏有話有其他的目的,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你不說也沒關係,還是讓我來繼續說吧!」

綱手微微低頭躬身,雙手向著青羽的脖子上環繞過去,動作很輕很柔,直接摘了青羽臉上的貓臉面具。

剎那間。

青羽的容貌就曝露在綱手的面前。

由於兩人的距離有些過於近了。

青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綱手呼吸之後吹在他的臉上的氣流。

有一種痒痒的感覺。

頓時。

青羽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頭。

這一低頭不要緊。

角度剛剛好。

一道深邃的溝壑直接映入到他的視線中。

青羽的呼吸頓時變得微微急促了起來,已經不知道該把眼睛往哪裏放了。

「那天在小樹林里的人……」

綱手依舊保持着現在的姿勢,她說話吹出來的氣流,直接吹拂到青羽的耳根處,又酥又癢,說不上是難受還是舒服。

「是你吧!」

此話一出,青羽瞬間冷靜了下來,他沒有說話,整個人都變得謹慎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綱手大笑着重新站直了身體,兩人的距離稍微拉開了一些,這讓青羽覺得呼吸都變得順暢了許多。

「我有那麼可怕嗎?」

綱手雙手掐腰,微微歪著腦袋,雙眼就這麼一直盯着青羽的臉,始終沒有挪開過。

現在她可以百分之一萬的肯定。

面前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

就是那天她在小樹林裏面看到的身影。

那個有可能是在有意無意間幫助到她的人。

當然。

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就連她都不知道為什麼,她在青羽匆匆離去的背影上,隱隱看到了繩樹和斷的影子。

儘管面前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怎麼看都跟他們兩個不是同一個類型的人,但就是會讓她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是一種很難說出的感覺。

這種現象幾乎每個人都會有。

比如在見到某個人的時候,就是覺得從這個人的身上彷彿看到了以前某個人的感覺。

哪怕這兩個人並不像。

可能是一個蹙眉,也可能是一個微笑,甚至是走路的姿勢或者說話的語氣。

正是因為這種相似的感覺。

就會讓人們先入為主的對一個陌生人產生親近或者是厭惡的感覺。

這種感覺取決於那個相似的人是重要的人還是討厭的人。

綱手在見到青羽的時候,就是有這麼一種說不上的感覺,覺得這個人跟她逝去的弟弟繩樹和斷有着某種說不出的相似之處。

「沒……沒有……」

青羽的後背靠着小隔間的牆壁,已然處於退無可退的位置。

若是綱手的雙手撐在牆壁上的話,儼然就是壁咚的姿態了。

青羽表面上示弱,讓自己顯得很弱勢,心中還在快速的思考着。

剛才他沒有回答綱手的話。

那是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小樹林裏面的人確實是他。

現在這種情況。

承認也不是,不承認更不是,只能沉默對待,但就算是沉默,他也很清楚,綱手發現了他。

現在他搞不清楚的問題是……

綱手是自己人?

還是敵人?

應不應該信任?

要知道……

這已經到了拷問部的裏面了。

面前是綱手,身後是森乃伊頓,稍微處理不好的話,任何平靜的生活都將是吃人說夢。

因此。

青羽決定暫時不發表任何的意見。

他想弄清楚。

綱手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這個小子……」

綱手看着青羽的樣子,笑着搖搖頭,那雙褐色的眼眸彷彿將青羽心中所想的事情全都看穿了。

「我調查過你的詳細資料,作為山中一族的人,你的父母在第二次忍界大戰的死後犧牲了,而你的身體孱弱又沒有靠山,最後被送來拷問部,做一個隨時可以被用來讀取記憶的犧牲品,我沒說錯吧!」

綱手目光灼灼的盯着青羽,她昨天在一樂拉麵中了解到青羽的名字和家族之後,就憑藉她的能量,翻找到了關於青羽的所有資料。

「……」青羽沉默不語,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靜靜的聽着綱手的話。

綱手絲毫沒有在意青羽沉默的表現,繼續訴說起來,她將聲音壓得很低,只有她和青羽能夠聽得見。

「我在小樹林裏面看到過你的身手動作,遠遠要比你的同齡人更加靈活!」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

「拷問部只是你的偽裝的保護傘,你每天夜裏都去監獄後方無人的小樹林裏面鍛煉身體,你的身體素質遠比同齡人更出色,但你卻依舊維持着身體不好的假象,那麼我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個!」

「你不想踏上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戰場,不想像你父母那樣死在戰場上!」

「所以你隱藏實力,躲在拷問部的暗處,讓自己儘可能顯得不起眼,以掩飾你本身就是個天才的事實!」

「但是……你忽略了一件事情!」

「紙是永遠包不住火的,普通的紙包不住,暗部的紙更包不住,更何況你不是真正微弱的火苗,而是耀眼的赤陽!」

「早晚有一天你會暴露的!」

「到了那個時候,等待你的路就只有兩條,一條是硬著頭皮上戰場,另一條就是背叛木葉做叛忍!」

「我相信這兩條路都不是你想要的吧!」

「所以我來找你,給你第三條路,做我的弟子,沒人會讓你上戰場,就是猿飛老師也不行!」

綱手說到最後,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語氣變得格外堅決。

她在說起戰場的時候,腦海中想到了繩樹和斷。

那是她最至親的兩個人。

全都死在了戰場上!

現在就在她心灰意冷準備離開木葉村的時候,突然發現了跟這兩個人感覺很相似的青羽。

就算沒有青羽資料上顯示的那些內容……

她也不會讓青羽上戰場的!

「我……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

青羽嘴角微微一抽,他只是想安靜的生活,哪裏有綱手形容得那麼牛批,又是天才又是赤陽的,那些形容明明是該形容水門的才對。

「哈哈哈哈哈,你以為水門會隨便跟什麼人都做朋友嗎?」綱手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青羽突然瞪大了眼睛,他倒是沒有想那麼多,一直覺得自己的演技還是不錯的,難道水門早就看出來了,只是一直沒有戳穿他?

「青羽,我來找你沒有惡意,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如果你願意做我的弟子,我會傾盡全力教你醫療忍術,並且只要你想我隨時可以帶你離開拷問部甚至木葉村,當然你若是願意留在這裏,我也不會幹涉,我只是覺得你可以不必活的這麼辛苦。」

綱手褐色的眼眸凝視着青羽,就連她自己都說不上為什麼。

她不想錯過這樣一個能夠重新填補她內心的機會。

更不希望等她什麼時候再回到木葉村的時候,得到是青羽的死訊或者是叛離的消息。

她仔細的研究過山中一族的資料。

真正會作為核心培養的成員,不會送到暗部或者拷問部,並不會讓他們去做讀取記憶這種消磨精神和靈魂的事情。

唯有那些家族的棄子,方才從小培養他們訓練學習家族秘術,甚至於連忍者學校都不讓他們去,進行秘密的培養。

培養之後將這些人送到暗部或者根部,不僅為木葉村的情報事業做出了貢獻,更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向木葉高層發出示好和效忠的信號。

那些被放棄的家族棄子。

只是名義上還保留着山中的姓氏,但早就已經不算是家族的人了。

隨時都可能在讀取記憶的時候犧牲掉。

儘管他們沒有真正的上戰場。

但拷問部又何嘗不是另外一片戰場。

綱手在確認小樹林中見到的身影就是青羽之後,心中便覺得,這是個不甘於被命運支配的少年,暗中在不斷的讓自己變強,缺少的只是一個機會。

正因如此。

她主動來這裏。

決定給青羽一個機會。

「嗯……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會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不會暴露你的信息……」

綱手雙眸頓時變得凌厲起來,瞬間從剛才的溫柔姿態,變成了女強人一般的感覺。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綱手教弟子全看自己的心情,我看中你,我就會主動來找你,不會端着什麼架子!」

「但如果你不喜歡,我也不會拿你的小秘密來威脅你,我還不至於此!」

「該說的不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完了。」

「現在輪到你給我一個答覆了!」

綱手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雙眼凝視着青羽,眼眸中閃爍著濃濃的期待,她向來是個不喜歡收弟子的人,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主動想要收弟子。

「呼……」

青羽重重的舒了口氣,他在聽到綱手將話說得很透徹很明白之後,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

這樣挺好的。

沒有什麼藏着掖着的。

或許是最近這段時間接觸到陰謀詭計太多了。

青羽突然覺得綱手這種想什麼就做什麼,有什麼就說什麼的性格,在這混亂的忍界中,還是非常難得的。

至少……

明明經歷過了兩次這樣痛失至親的痛苦之後,還會願意相信世界的真心。

這是很不容易的!

同時。

這段剛柔並濟的表述。

宛若一記重鎚在青羽小心翼翼包裹保護的內心最柔弱部分重重的敲擊了一下。

任何一個看似堅強無懈可擊的人,往往都是在用堅強特點來保護者脆弱的內心。

青羽正是如此。

他那被害妄想症般的謹慎和小心,恰恰就是因為內心中充斥着不安全感。

面對綱手的話。

青羽忽然產生了一種有所依靠的感覺。

不至於在看待這個世界的時候,謹慎的覺得一切發生的事情都是對他的惡意。

「綱手老師,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青羽抬起頭,看向綱手的眼睛,在綱手找到他后首次與她對視在一起。

對於有系統的他來說,並不在意能學習到多少醫療忍術,更加在意的是這份來之不易的關心!

因此,他決定給綱手一個機會,也給他自己一個機會,對這個陌生又熟悉的世界,敞開自己的心扉。

「哈哈哈哈哈,算你小子識趣,不然我就一拳打飛你了!」

綱手頓時大笑起來。

她在聽到那句「綱手老師」的時候,心裏就知道青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與此同時。

她一把拍在青羽的肩膀上,因為過於興奮並沒有收斂她的力氣。

只是……

這一次。

青羽安穩的站在原地,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看起來就像是完全沒有感覺到這股力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6章 綱手老師,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求訂閱求月票)

15.95%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