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有一個非常膽大的想法(求訂閱求月票)

第150章 有一個非常膽大的想法(求訂閱求月票)

一幕接著一幕的記憶片段,在青羽的眼前閃過,以第一視角代入了進去。

在記憶的世界中。

青羽彷彿化身成為了奧特伊。

正在以第一人稱的視角經歷著奧特伊經歷過的事情。

看起來就像是在玩VR遊戲一樣。

漸漸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

關於雲隱村本次任務行動變得清晰了起來。

本次任務的目的就是獵捕漩渦玖辛奈。

通過突然襲擊的方式,奪取這個木葉村現存的唯一人柱力。

一旦任務成功。

不僅可以增加雲隱村的實力,還能夠削弱木葉村的實力。

可以說是一箭雙鵰!

至於木葉村那個能夠起到偵查預警作用的結界,早已經被雲隱村的結界班給破解了。

當然。

破解木葉村結界的問題。

最初的目的是找機會搶奪日向一族的族人,從而得到白眼。

「木葉村的結界是真的廢啊!」

青羽看到這裡,忍不住感慨道。

以前看動漫的時候。

他都沒注意到木葉村有結界這事。

幾乎是誰想來就能來。

只有佩恩入侵的時候被偵查到了,但是又沒有完全的偵查到。

現在又在雲隱村暗部忍者的記憶中讀取到,木葉村的結界已經被找到了打開的方式。

這還真是……

一言難盡啊!

青羽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對木葉村這雞肋的結界了。

隨後。

青羽重新將注意力放在奧特伊的記憶上。

他並沒有去詳細的讀取。

而是先看看最近發生的事情。

將雲隱村的任務搞清楚。

……

半個小時之後。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

「此次雲隱村總共來了四個小隊,共計十八個人。」

「任務由雲隱村暗部的老大上原琉璃和三代雷影的護衛隊長特洛伊親自坐鎮帶領。」

「四個暗部忍者小隊分別由一名上忍和三名中忍組成。」

「除了現在已經身陷拷問部的那個中忍和已經死了的奧特伊之外。」

「還有十六個人混跡在木葉村中!」

青羽在看到這樣的情報之後,緩緩睜開眼睛,眼眸中閃過一抹不悅。

不管怎麼說。

木葉村都算是他在這裡的家。

他不希望木葉村被雲隱村欺負得太狠。

「這件事情讓我想個辦法給木葉村的高層提個醒吧。」

青羽掐著下巴,大腦快速的運轉,開始思考起來。

他不想太過參與這件事情,但是這種欺負到家門口的事情,他又不想讓木葉村毫無防備的被打個措手不及。

那麼……

他能想到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將情報送給志村團藏和宇智波耀。

這兩位一個負責木葉村的暗部,一個負責木葉村的警備部。

讓他們處理就可以了。

只是……

青羽現在不知道給怎麼傳遞情報,先前森乃伊頓的暗哨已經被用掉了。

需要找一個新的方式進行傳信了。

……

與此同時。

木葉村醫院,走廊上。

木葉警備部的當代隊長宇智波已經等在這裡了。

他的身後還站著幾個木葉警備部的成員。

其中就包括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建良。

「全都沒有發現嗎?」宇智波耀沉聲問道。

「沒有任何可以的人。」宇智波富岳搖頭說道。

「我也什麼都沒發現。」宇智波建良向著富岳看了一眼,隨後沉聲說道。

「這個人的身份是尚且不清楚,但絕對不是木葉村的人,也不是登記進入木葉村的人,從樣貌裝扮上來看,應該是雷之國雲隱村的忍者,必須要繼續查,不能有任何的鬆懈,此事非同小可。」宇智波耀命令道,作為警備部的隊長,他明白這件事情一旦處理不好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是!」

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建良等人齊聲應道。

咯吱……

就在這個時候。

面前房間的門打開了。

走出來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人,正是木葉村醫院中著名的醫療忍者,名叫山行健。

「什麼情況?」宇智波耀立即詢問道。

「我做醫療忍者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場面。」山行健搖頭說道。

「什麼場面?」宇智波耀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覺得事情越來越麻煩了。

「你聽我慢慢說吧。」

山行健深深看了一眼宇智波耀,他的心情還處於難以言喻的震驚當中,根本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解釋的。

此話一出。

宇智波耀身後的宇智波富岳等人全都跟著好奇了起來。

究竟是什麼樣的場面。

讓這個老醫療忍者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腦袋裡面,都泛起了大大的問號。

「從什麼地方說起呢。」

山行健在腦袋裡面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語言。

這次驗屍可謂是讓他大開眼界了。

「先說這個人的身份和實力吧!」

山行健此話一出,頓時令得每個人的注意都提了起來,心中的好奇達到了極致。

「根據我們對他身體肌肉力量和查克拉經絡查探的情況來看……」

「這個人應該修鍊的是雲隱村的忍體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此人是雲隱村的上忍!」

山行健說完之後,木葉警備部在場的人員全都瞪大了眼睛,眼眸中閃爍著震驚之色。

「雲隱村的上忍?!」

宇智波耀頓時神色一愣,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死在木葉村的人,身份並不簡單,而是雲隱村的上忍。

這個身份還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只是雷之國的人,那麼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但若是忍者……

還是實力強橫的上忍。

那麼事情相對來說就會麻煩很多!

目前來說任何一個村子的上忍都不對,更何況在不久的將來還有可能會發生戰爭。

每一個上忍的損耗。

在這種和平時期。

都會顯得至關重要。

稍微處理不好,很可能會上升到村子的政治高度,讓雲隱村有話可說。

「沒錯!」

山行健點了點頭,他的視線掃過宇智波耀身後的幾個宇智波一族的族人,最後重新落在宇智波耀的身上。

「此人不是簡單的上忍,絕對是雲隱村的精英,我能在他的肌肉纖維上感覺到非常明顯的雷遁查克拉,絕對是常年使用雷遁忍體術的人,如果你們這些人跟他正面交手的話……」

山行健嘴角微微翹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隨後又搖了搖頭,擺出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態。

「我們跟他交手會怎樣?」宇智波富岳見到山行健的姿態,忍不住開口問道。

「如果你們沒有在第一時間使用寫輪眼的話,會有極大的可能性戰敗甚至喪失性命。」山行健沉聲說道。

「不可能!」宇智波富岳毫不猶豫的說道。

「沒錯,絕不可能,你又沒見過他出手,憑什麼認為我們會死在他的手上!」宇智波建良極其難得的跟宇智波富岳站在了另一邊。

「哈哈哈哈哈,這個人肌肉的強健程度,再配上雷遁忍體術的速度和破壞力,一旦你們讓他近身,必定非死即傷!」山行健冷笑著說道。

「好了!你們不要爭了!這不是什麼重要的話題!」

宇智波耀立即開口。

叫停了這次關於實力的討論。

沒有意義的事情!

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意義!

活人跟死人爭什麼誰更厲害。

根本就是沒有結論的話題!

「山行健大人,既然這個雲隱村的上忍實力那麼強,那他是怎麼死的呢?我們在他的身上,沒有看到任何戰鬥的痕迹?難道是中了什麼特殊的毒嗎?」宇智波耀問出了他最為在意的問題。

這麼強的人是怎麼死的?

如果是戰鬥死的,那麼還可以通過戰鬥的痕迹,進而分析殺人者是誰!

但是什麼痕迹都沒有。

看起來非常的離奇。

讓他這個木葉警備部的隊長根本找不到任何判斷的依據。

「他是戰鬥死亡,並不是中毒死亡,而且……在他的身上有戰鬥的痕迹。」山行健臉色複雜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們在現場都檢查過了,他連個出血點都沒有,身上根本沒有任何的傷痕,這是哪門子的戰鬥?」宇智波耀疑惑的問道。

「你問的好啊!」

山行健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緩緩說道:「這件事情怪就怪在這裡!」

「怎麼說?」宇智波耀追問道。

「這個人的身上總共有兩處傷勢,致死的原因是心臟被洞穿!」山行健說道。

「心臟洞穿?怎麼可能?我沒看到傷口啊?」宇智波耀彷彿聽到了靈異事件,不僅他疑惑,他身後的宇智波一族的人,全都跟著非常疑惑。

「他心臟被洞穿的傷口極其的細微,如果不是仔細檢查,非常容易忽略,那道傷口僅僅比絲線要稍微粗上一點點,他的表皮甚至沒有出血,心臟就被刺穿了。」山行健解釋說道。

「這……這是什麼暗器嗎?」宇智波耀忍不住問道,他的眼皮狂跳,立即意識到了這不是簡單的事情,他的印象中根本沒有使用這種手段殺人的忍者。

「不是暗器,而是查克拉,從傷口的狀態來看,非常像我們醫療忍術中的查克拉手術刀,不過僅僅只是像而已,根本不可能有人將查克拉手術刀控制到那種精細的程度!」山行健言之鑿鑿的說道,他作為醫療忍者,非常清楚查克拉手術刀對於查克拉控制能力的需求有多麼的高,若是要形成細若遊絲狀的查克拉手術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算了,我們也別猜了,我把這人的屍體送到拷問部,讓他們讀取一下生前的記憶,就知道究竟是怎麼死的了。」宇智波耀頗為無奈的說道。

但凡有其他的方法。

他都不會將人送到拷問部。

這麼多年來。

他沒少跟拷問部的隊長森乃伊頓有很多的交流。

兩人之間甚至設立有暗中傳訊的暗哨。

根據他對拷問部的了解。

那邊的人是不會將看都的東西都說出來的。

倒是不會騙他。

只是會對於那些不想讓他知道的事情進行隱瞞。

若是這個雲隱村上忍的死會涉及到村子里什麼重要的人物,這個記憶的情報很可能就會被壓下來了。

畢竟來自於某位大人的壓力太大了!

宇智波耀這段時間一直在跟團藏對抗,所以不想輕易將手上的事情交出去,相比於其他部門,他更相信宇智波一族。

「這就是我剛才要說的第二處傷勢!」

山行健在聽到宇智波要說要將屍體送到拷問部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精彩起來。

下一秒。

他就說出了一句讓現場每個人都無比震驚的一句話。

「這個人的大腦被一股極其柔和的查克拉力量轟成了一團漿糊,腦殼裡面儘是血液和腦漿的混合物,大腦已經完全毀掉了,根本無法讀取出任何的記憶!」

山行健在說出這段話的時候。

腦袋裡面還在思考著心中那無論他怎麼想都覺得不切實際的判斷,但卻總是抑制不住的從腦袋裡面鑽出來。

洞穿這個人心臟的鋒利力量,從破壞的程度和沒能造成流血的效果來看。

明明就是查克拉手術刀!

但他知道那絕對不是查克拉手術刀!

查克拉手術刀是不可能被控制成那種效果的!

無人能做到!

哪怕是忍界最強的醫療忍者綱手都不行!

如果一定要說一個名字的話。

山行健能想到的也就是被稱之為忍者始祖的六道仙人。

可是。

他根本不知道有沒有六道仙人的存在。

對他來說六道仙人只是忍者世界的神話傳說。

現實中根本沒有人能做到這種效果。

不過……

若是僅僅是查克拉手術刀就算了。

偏偏那個震壞大腦的柔和力量。

這股柔和的力量。

讓山行健有一種極其強烈的感覺,覺得那就是他平日里常用的掌仙術。

但是。

他根本想象不出來需要將掌仙術控制到何等程度。

又要對大腦的醫理了解得多麼精深。

方才可以精準的震碎大腦而不破壞骨骼外形。

讓這個人的大腦像是裝滿了腦漿和血液混雜液體的水球。

難道真的是醫療忍者做的?

這個世界上有這樣的醫療忍者嗎?

山行健越想心情越是複雜,理性告訴他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奇怪的感覺又不斷的向著他的腦海里鑽進去。

「他的腦袋變成了漿糊?」

宇智波耀的眉頭狠狠一跳,一下子就沒有語言了。

根據他警備部生涯豐富的經驗來判斷,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暗殺,每一步都是設計好的。

「沒錯,已經不可能讀取任何的記憶了,基於這些結論,我有一個非常膽大的想法,你要聽聽嗎?」山行健問道。

「快說!」

宇智波耀猛地點頭,他很好奇這個想法,究竟有多麼的大膽。

一時之間。

周圍的警備部成員全都向著山行健看過去,每個人的眼中都有深深的好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有一個非常膽大的想法(求訂閱求月票)

18.99%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