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我還沒玩夠呢,怎麼能放你走呢!(求訂閱求月票)

第208章 我還沒玩夠呢,怎麼能放你走呢!(求訂閱求月票)

「你……你……你……」

這個雲隱村忍者緊緊咬著牙,整個人都處於極其疼痛的狀態下。

這讓他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想要跟面前這個拷問忍者解釋,說他不是第二次來,而是第一次!

可是已經晚了!

小兄弟已經沒有了!

短短的時間裡。

他的褲子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現在這種情況。

是不是第一次已經不重要了!

「嘶……」

站在一旁圍觀的那三個慣犯忍不住再次倒吸一口涼氣,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他們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太狠了!

實在是太狠了!

這未免有點過分可怕了!

他們剛才親眼的目睹了全過程,那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感知忍者,下起手來直接就這麼的血腥。

一時之間。

他們的心頭前所未有的冒出了改邪歸正的念頭。

不是偷盜不刺激。

而是懲罰太嚴重!

他們想到若是以後再被抓住,送到拷問部之後,再碰到面前這個拷問忍者的話……

可能十幾天之後再出來,他們就變成女人了……

就在他們心中掀起劇烈的狂瀾,處於無比震驚的狀態中時。

青羽又動了。

只見……

青羽在三人的注視下探手而出,指尖朦朦朧朧的出現一道藍光,直接將這個霧隱村忍者的喉嚨給劃破開了。

嗤嗤嗤!

又是一道鮮紅的血線噴出來,宛若噴泉一般,差點射到青羽的面具上。

這樣的一幕。

配合上鮮紅的色彩。

再次令這裡的三個人大為震驚,就連呼吸的節奏都已經發生了變化,已然是不敢再繼續看了。

殺人了!

他們的心中同時冒出這樣一個念頭!

他們全都知道進入拷問部少不了一頓拷打,但是對於村子內部的人,往往還是比較仁慈的,沒有使用太厲害的酷刑。

除非是遭遇到什麼特別嚴重的事情。

剛才這個霧隱村忍者被送進來的時候,那個監獄的守衛首領確實叮囑了一句,但是那種程度根本不至於到現在這樣吧。

要知道……

這個拷問忍者從一開始就連問都不問,上來就是又捅出血又切蛋蛋的,現在又直接來了個割喉,這也太恐怖了吧!

然而。

他們的震驚還沒有結束。

青羽下一個動作就來了。

在他們的注視下。

青羽抬起左手,直接向著這個霧隱村忍者被切開的喉嚨處抓過去,瞬間深入到喉嚨中,捏碎了後者喉結處的骨頭。

咔嚓!

這道聲音並不算清脆。

還比不上吃雞骨頭的聲音。

可是。

就是這樣一道微弱的聲響。

已然令這裡的三個慣犯大驚失色,不敢想象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痛楚。

「現在我幫你把喉結去掉了!」

青羽說完之後,左手從霧隱村忍者的喉嚨處伸出來,右手直接從後者的脖子上劃過,施展掌仙術,瞬間將對方的喉嚨處的傷口給癒合了起來。

「你……」

這個霧隱村忍者才喉嚨被切割癒合之後,立即發出到一道尖銳的聲音,就像是女人一般,只是相對來說稍顯嘶啞,這讓他大為震驚,在疼痛的映襯下,已經語無倫次說不出話來了:「我……我……」

「別急。」

「還有一步呢。」

「慢慢來。」

青羽漠然的聲音緩緩響起,回蕩在這小隔間中,他的雙手抬起,分別抬起兩個手指,直接向著霧隱村忍者的胸口點擊了過去。

嗡!嗡!

青羽的之間縈繞著綠色的查克拉。

這股柔和的查克拉深入到霧隱村忍者的體內,瞬間刺激著後者的雌激素分泌,令得霧隱村忍者那中間被劃開的區域變成了難得的事業線。

隨後。

青羽控制著手上的查克拉,向著這個霧隱村忍者的傷口處蔓延去。

沒過多久。

青羽的查克拉就附著在霧隱村忍者的全身傷口上,止住了後者流血的趨勢。

不過。

儘管如此。

這個霧隱村忍者依舊流了不少血。

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虛弱的狀態。

青羽給他止血。

不過是防止這個人就這麼死掉罷了。

「啪!啪!啪!」

青羽雙手拍在一起,對著霧隱村忍者進行鼓掌,響亮的掌聲回蕩在這間小隔間之中。

「恭喜你!」

「你已經正是變成女人了!」

「希望以後你從木葉監獄出去以後能夠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青羽一本正經的說道,不過他這些話其實不是給霧隱村忍者說的,而是跟旁邊一直沒有處理的那三個慣犯說的。

此時此刻。

那三個慣犯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濕了。

可是他們像是沒有感覺一般。

連大氣都不管喘一下。

因為……

現在不遠處的那個拷問忍者已經轉過頭向著他們看過去了。

那張沒有表情的貓臉面具。

看起來就像是魔鬼的臉。

青羽通過剛才的舉動,徹底在這三個慣犯的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成為了他們以後這本子都難以釋懷的陰影。

「現在該輪到你們了!」

青羽的聲音依舊是剛開始見到這三個人那樣無比的淡漠,彷彿沒有感情一樣。

那個時候還被這三個人覺得只是會放狠話而已。

但是現在已經完全變了!

他們聽到青羽的聲音就已經開始顫抖了,尤其是感覺下面涼颼颼的,連喉嚨都覺得有些發癢。

「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剛才我處理完那個人之後有些累了。」

「不想再動手了!」

青羽緩緩開口,他的聲音傳入到三人的耳中之後,頓時令三人瞪大眼中,眼眸中閃過一抹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現在給你們認罪書,你們自己把做過的事情給我清清楚楚的寫明白!」

「記住了!」

「我的要求是你們做過的所有錯事,都給我寫清楚了!」

「只要少一條!」

「我就算是累一點也會幫助你們完成人生的轉變!」

「不要懷疑我的話!」

「更不要覺得你們可以瞞過我!」

「明白嗎!」

青羽的目光在三個人的臉上掃過,淡漠的語氣配合上冰冷的聲音,這原本在他們看起來像是狠話的話,已經變成了魔鬼的詛咒。

「明白!」

「明白!」

「明白!」

這三個慣犯幾乎在同一時間連連點頭,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忤逆了青羽的意思。

對他們來說。

交代自己做過的事情並不是什麼問題。

以前也都交代過。

不過就是多坐幾天牢的事。

他們在一開始進來的時候,想著相互嘴巴嚴一點,也不是完全不交代的意思,而是覺得只要少交代一點,就可以少關幾天。

但是現在……

他們三個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冒險!

那可是拿命根子冒險的事啊!

而且。

他們不僅不敢少寫!

更是怕寫的少了以後,被面前這個拷問忍者誤以為是在故意有遺漏,反而想要儘可能的寫得多一些。

「很好!」

青羽滿意的點點頭,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這也算是殺雞儆猴了。

頓時。

青羽轉身向著旁邊的小柜子走過去。

直接拿出三張認罪書和筆。

分別交給了這三個慣犯。

為了讓他們能夠更方面的書寫他們做過的事情,青羽還給們的繩索解開了。

縱然恢復到了自由的狀態。

但是這三個人已經被剛才的畫面嚇得魂飛魄散,根本不敢有產生任何反抗的想法。

他們全都拿起筆,快速的寫著自己走過的事情,甚至怕寫得慢還會出現什麼懲罰。

一時之間。

小隔間裡面儘是筆尖與紙張碰觸摩擦的聲響。

沙沙沙……

小隔間中重新安靜了下來。

就在這三個慣犯都在寫認罪書的時候。

那個霧隱村忍者因為青羽掌仙術的幫助已經不再繼續流血並且疼痛感漸漸降低等級,現在不是不能忍受了,可以說話了。

「我……我的呢……」

霧隱村忍者的嘴唇都變得慘白無血色,現在他也想趕緊寫認罪書,然後被護衛們轉移到監獄裡面去。

監獄都比這裡更加的安全!

這裡簡直就是地獄!

這個霧隱村忍者已經不想糾結什麼男變女的問題了,他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再繼續待在這裡,他怕他以後再也見不到太陽了。

這個霧隱村忍者的話。

頓時吸引起那三個慣犯的注意力,他們都不敢轉頭向著那邊看。

但是他們每個人都豎起了耳朵,聆聽著那邊可能發生的事情。

畢竟……

他們都是第一次嘛!

而那邊的姐姐已經是第二次了!

他們肯定是不想再來到這裡經歷第二次了,所以對於第二次還會怎樣,他們還是挺好奇的。

「你不需要寫認罪書。」青羽淡淡的說道。

「為……為什麼?」霧隱村忍者慘白的臉上浮現出懵逼的表情。

關注著這邊動向的那三個慣犯也跟著懵逼了起來。

這拷問部不就是通過拷問審訊讓犯人認罪的地方嗎?

怎麼就不需要認罪書了?!

一時之間。

他們的腦袋裡面全都冒出一個個的小問號。

根本不知道青羽究竟是什麼意思。

就在他們極其疑惑的時候。

青羽的聲音淡淡的響起,清楚的鑽進他們每個人的耳中。

「我還沒玩夠呢,怎麼能放你走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8章 我還沒玩夠呢,怎麼能放你走呢!(求訂閱求月票)

27.83%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