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他是我的吉祥物(求訂閱求月票)

第209章 他是我的吉祥物(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此話一出。

小隔間幾個的臉色都發生了劇變。

他們全都全都意識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這個拷問忍者可能並不是為了得到情報而拷問。

完全就是單純的喜歡虐待!

喜歡……

把犯人變成女人!

這讓這三個人慣犯身上的汗毛都倒豎了起來,身上泛起陣陣雞皮疙瘩。

恐懼!

現在他們的心頭上湧現出濃濃的恐懼之感。

誰都不敢說話了。

趕緊寫認罪書。

對他們來說能夠寫認罪書已經是非常好的事情了。

「……」

霧隱村忍者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整個人都傻在這裡了,他想要解釋他也是第一次,他們之前並沒有見過。

可是。

想了想之後。

沒有這麼說。

既然事已至此了,那麼就這樣吧!

好在秘密保守住了。

沒有給霧隱村丟人!

霧隱村忍者想到這裡,心裡一下子舒服多了,已經沒有那麼的難受了。

漸漸地。

小隔間中重新恢復到了寧靜。

沒過多久。

這三個人已經把認罪書寫完了。

只是他們誰都不敢去叫青羽,只能等待青羽自己發現。

「哦?」

青羽敏銳的發現了這個事情,向著三個人看過去,問道:「你們寫完認罪書了?」

三人立即連續點頭。

「我看看。」

青羽向著這三個慣犯走過去,從他們的手上拿走了他們寫好的認罪書,並且仔細的閱讀著上面交代的事情。

「嗯……」

青羽一邊看一邊點頭,跟記憶中的是一樣的,確實沒有什麼隱瞞。

看來這種方式還是挺管用的!

古人還是有智慧的!

殺雞儆猴!

說得一點都沒有錯!

青羽確認這三個人的認罪書都沒有問題之後,轉身向著小隔間外面走過去,向著守衛發出了一個信號。

沒過多久。

這些守衛走進來將這三個慣犯和認罪書帶走了。

這三個慣犯跟著守衛走出去的那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緒,直接喜極而泣,留下了兩行熱淚。

這讓那些守衛都有點疑惑。

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就是一兩個小時沒見面么!

怎麼這三個犯人看到他們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似的……

拷問部有那麼可怕嗎?

……

差不多半個多小時之後,監獄守衛又送了四個待審嫌疑犯進來。

將這四個人捆在了木樁上。

這個時候。

守衛首領注意到了那個被捆在木樁上下身儘是鮮血的霧隱村忍者。

「他還沒有結果嗎?」守衛首領問道。

「不急,他是我的吉祥物,對我有大用處。」青羽淡淡的回答道。

「村子需要知道那批兵糧丸的下落!」守衛首領沒有明說,但他已經是在側面催促青羽了。

「明白了!」

青羽點點頭,他知道兵糧丸在什麼地方,但是僅僅只是他知道還不行,他需要通過拷問和審訊讓那個霧隱村的忍者親口說出來。

監獄的守衛首領深深的看了一眼青羽,沒有再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了。

接下來。

青羽面對的是新來的四個人。

他按照常規的操作,依次向著四個人的腦袋上摸過去,紛紛讀取了他們的記憶,確定他們的身份。

全都是普通人。

並且都是一些小事,沒有做出那種在關鍵時刻出賣村子的那種事情。

這就沒什麼了!

隨後。

青羽在這四個人疑惑的目光下,向著霧隱村忍者走過去。

「既然是第二次來到這裡的,那麼你就應該付出第二次來到這裡的代價,僅僅變成女人是不夠的!」

青羽說話之間。

右手從忍具袋裡面拿出苦無。

一刀接著一刀。

向著這個霧隱村忍者的身上刺過去。

每一次都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在視覺和聽覺上都給剛到這裡的四個人帶來了極大的刺激。

「啊!」

「啊!」

「啊!」

「……」

這個霧隱村再怎麼能忍,終歸還是個人,而且經過先前的閹割之後,已經耗盡了全身的力氣,想要挺住不出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霎時間。

這個霧隱村忍者的聲音回蕩在拷問部小隔間中。

因為就在不久之前,青羽剛剛給他摘掉喉結和用掌仙術刺激了後者的雌性激素。

這使得這個霧隱村忍者的聲音格外尖銳。

聽起來就像是女人的聲音。

再配合上那抑揚頓挫的尖叫聲。

令小隔間中響起了怪怪的聲響……

不過。

這剛剛被帶進來的四個人。

根本沒有心情去欣賞這種能夠讓人心神蕩漾的聲音。

每個人都處於一種驚懼的狀態。

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個小問號。

這裡……

真的是……

拷問部嗎?!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不知不覺間。

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

青羽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犯人。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那些被送到青羽小隔間裡面的犯人,沒有收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青羽對他們唯一的接觸就是他們剛來時候那溫柔的摸頭殺。

只是……

這樣的動作在他們的眼中已經變成了魔鬼的威脅。

讓他們以為這是在做某種記號。

以分辨他們是不是第二次來到青羽的小隔間。

其實。

這麼想也沒有什麼毛病。

畢竟青羽的讀心繫統對一個人只能讀取一次。

如果下次摸頭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反應,那麼就可以確定那個人是第二次來到這裡,而不是第一次!

「喂……」

青羽向著小隔間裡面唯一剩下的那個霧隱村忍者叫了一聲。

現在這個時候。

那個霧隱村忍者已經四肢癱軟完全沒有任何一點力氣,全身都被冷汗和血水浸染了,甚至還有點發燒。

不過這種身體上的癥狀。

對於青羽根本沒有任何的困難。

每次將那些寫好了認罪書的犯人送出去之後。

青羽都會對這個霧隱村忍者進行一番治療。

「兵糧丸藏在什麼地方了,可以招了吧!」

青羽對著這個霧隱村忍者說道,他的話透著一股很奇怪的語氣,就像是問了很久一直沒有得到答案那樣。

「你……你……你也沒……沒問我啊……」

霧隱村忍者有氣無力的說道,他臉上的表情變得非常的無奈。

整整一天的時間。

小隔間裡面人來人往。

只有他在不斷的遭受虐待。

每次虐待的位置都不相同,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避開了所有致命的要害。

最恐怖的是……

這位拷問忍者居然還是醫療忍者,可以將他的傷口治癒,然後再重新製造傷口。

這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疼痛的事情了!

這是身體與精神的雙重虐待!

「你還是不肯說啊!」

青羽的聲音頓時變得冰冷起來,隨後直接走到這個霧隱村忍者的面前,抬起右手,直接一記查克拉手術刀向著後者的肩膀處砍過去。

「哇啊啊啊……」

這個霧隱村忍者都已經叫不動了,身上的疼痛經過不斷的累計加深之後,哪怕是後續經過了治療,但是神經上的痛處感是在不斷疊加的。

「我說……我說……我告訴你……」

這個霧隱村忍者僅僅在一瞬間就承受不住了。

如果青羽沒有問他。

他會覺得青羽只是在虐待他,根本不想知道什麼問題。

現在既然有問題了。

那就趕緊說!

坦白一個兵糧丸的位置根本不算什麼。

就算這三箱兵糧丸會對戰爭產生影響,但是也不是決定性的影響,若思再不說的話,他不知道等待著他的還有何等殘忍的折磨。

他不怕死!

但是他怕這種折磨!

如果是把他折磨到死的話,他反而也就不害怕了!

就是這種剛剛對他造成了極為劇痛的傷害之後,再一點點的將他身上的傷勢都給處理好了。

然後再重複這樣的步驟。

周而復始。

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

這種感覺對人的意志實在是太過摧殘了。

就算這個霧隱村的忍者嘴巴再嚴,終歸也只是一個下忍。

「你說吧。」

青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雙眼透過貓臉面具的眼孔看著這個犯人,語氣中透著一絲絲的不耐煩。

這給這個霧隱村忍者傳遞出了一種極其特別的感覺。

似乎……

這個人根本不想知道兵糧丸在什麼地方。

這種感覺非常的明顯。

儼然一種你趕緊說完了我接著拷問你的感覺。

但是。

他又不敢不說。

畢竟。

不說肯定要被折磨。

說了以後說不定會好點。

「我在盜走兵糧丸之後,將那三箱兵糧丸放在忍具店街道對面長椅的下面了,稍微挖一點點就能看到。」這個霧隱村忍者說道。

「好。」

青羽淡淡的點頭,怎麼都看像是不怎麼在意的樣子。

他早就從這個人的記憶裡面得到了這個情報。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青羽在看到這個霧隱村忍者趁著夜裡挖坑將兵糧丸埋在忍具店對門的椅子下面之後,就知道這個東西如果沒有去審問的話,根本不可能找到這個真正埋藏的位置。

誰會想到那批被盜走的兵糧丸就在忍具店的對門!

「算你識趣!」

青羽雙眼凝視了一眼這個忍者,他的右手猛地向著這個人的胳膊上拍了過去。

嗡!

這一刻。

青羽的掌心上湧現出一股查克拉。

這股查克拉鑽入到這個霧隱村忍者的胳膊上,隨後形成一個小圈。

這個小圈很小。

看起來就像是現代社會打完疫苗之後留下的那個小花。

這個圈圈正是青羽使用的飛雷神術式。

青羽要下班回去了。

但他不打算將這個霧隱村忍者交出去,也不打算放後者離開。

那麼將這個人獨自留在這裡,多少還是需要注意一下,畢竟後者是忍者,最基礎的掙脫術還是會使用的。

「我下班了,明早見。」

青羽說完之後直接轉身離開了拷問部的小隔間,留下霧隱村忍者自己在這裡。

「???」

這個霧隱村忍者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小問號。

難道就只是問了兵糧丸的地方,別的什麼都不問嗎?

這是什麼拷問套路啊!

太折磨人了吧!

現在連說都不行了嗎?

這個霧隱村忍者的心中有很多的槽想要吐,但是他不敢,只能默默的看著青羽離開。

「呼……」

隨著青羽離開之後。

這個霧隱村忍者重重的舒了口氣。

這一天的折磨。

終於告一段落了。

就是不知道等待著他的明天是什麼樣子的!

……

青羽離開小隔間之後,將詢問好的兵糧丸的位置告知了那個護衛首領。

護衛首領最主要是想要找到兵糧丸,得到了這個情報之後,對於青羽晚點交人的事情,也就表示理解了。

正常嘛!

拷問部的人!

多少都是有些虐待傾向的!

這個守衛首領沒有再去問那麼多,只是交代了青羽別把人給搞死就行了。

青羽跟護衛首領交流完之後直接返回了暗部宿舍。

他的視線落在水門給他帶過的那一箱書上。

按照正常的他的生活規律來說。

現在的時間應該是拿著書去樹林,通過多重影分身之術快速的讀取起來。

但是呢……

現在整個木葉村都處於戒備的狀態下。

木葉警備部的人更是地毯式的覆蓋木葉村進行搜索,尋找那些雲隱村入侵者可能躲藏的位置。

在這種環境之下。

暫時不適合布置影分身去修鍊。

稍微一個不小心的話。

那就暴露了!

「嗯……」

青羽抿著嘴思考了一下,想到了昨晚跟水門的對話。

「不知道水門有沒有跟三代提出去妙木山修行的事情。」

「若是水門的修行申請通過了的話……」

「按照約定他是會給我一批書的!」

「不如去一樂拉麵看看吧!」

青羽的心中立即做出了決定,他將身上的暗部忍者服換了下去,重新換上了一身新的休閑裝,整個人看起來清爽了很多,沒有那種在小隔間之中的安逸了。

一樂拉麵麵館已經成為了他跟水門進行聯繫的一個站點。

青羽很清楚。

如果水門要去妙木山的話。

那麼就算不能過來親自告訴他,也會將這件事情告知手打,讓手打轉告給他。

那麼……

想要知道水門現在的情況,直接去一樂拉麵就行啦。

頓時。

青羽走出了暗部宿舍,向著一樂拉麵的方向走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9章 他是我的吉祥物(求訂閱求月票)

26.58%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