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加西伊和廉太郎(求訂閱求月票)

第228章 加西伊和廉太郎(求訂閱求月票)

這個人的聲音回蕩在木葉村的大門前,清晰的傳入到木葉村大門口附近每個人的耳中。

加西伊!

木葉警備部的幾個人均是臉色大變,他們看向男人的眼神變得格外謹慎,紛紛擺出如臨大敵的姿態。

加西伊的這個名字。

已經不是什麼冷門名字了。

早就隨著雲隱村忍者入侵木葉村而響徹木葉村了。

在平民的耳中都是耳熟能詳的存在。

更別說面前這兩個人是木葉警備部的宇智波一族的族人。

要知道……

加西伊之所以在木葉村這麼出名,是因為他殺死了木葉村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界。

「你們不用緊張。」

那個自稱是加西伊的高大忍者身邊的消瘦身影淡淡開口,他的語氣輕飄飄的,像是沒有任何的感情一樣,給人一種機器人的感覺。

突然。

這個人探手而出,手上多了幾張起爆符。

「你們可以去死了。」

隨著這道聲音響起。

一張張起爆符從他的手上飄飛出去,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這些人的身上貼過去。

頓時。

這兩位宇智波一族的警備部忍者雙手拿著苦無向著起爆符上飛射過去。

宇智波一族整體來說還是比較擅長忍具投擲術的。

從這個人手上飛出來的起爆符。

瞬間就被苦無射穿了。

轟!轟!轟!轟!轟!

被苦無射穿的起爆符在空中引爆起來,驚起一道道聲響。

這些起爆符直接以這樣簡單的方式爆炸開了。

根本沒有發揮出任何的作用。

「???」

這讓兩個警備部的宇智波一族忍者愣了一下,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個小問號。

剛才放狠話放得那麼厲害。

就這……

直接就炸了。

只有這種程度嗎?

「你別丟臉了行嗎?」

這個時候,那個自稱是加西伊的健碩男子一把將旁邊的剛才扔起爆符的人拎了起來,夾在咯吱窩下面,那輕鬆的姿態,就像是拎著一個小雞的一樣。

「我們現在要闖出去,根本不是在這裡玩的,別跟他們鬧了。」

那個自稱加西伊的忍者聲如洪鐘,那語調彷彿是在刻意告訴周圍的人,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隨後。

加西伊夾著旁邊的那個人直接向著木葉村正門的方向沖了過去。

噼里啪啦!

剎那間。

加西伊的身上泛起一道道電光,儘是雷遁查克拉,施展的是雲隱村的雷遁忍體術。

只是……

這些雷遁查克拉看起來很誇張。

但是實際上沒有太多的效果。

僅僅只是在模擬外形而已。

這個加西伊。

並不是真正的加西伊。

而是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幻化而成的。

不僅是這個加西伊。

還有剛才扔出起爆符的那個人,同樣是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變化成的。

青羽並不是不會使用起爆符。

他是單純的想要在給這裡增加一些聲響,讓木葉村的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

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樣。

先是大搖大擺的走在木葉村的大門前面,然後又是聲稱自己是加西伊引起注意,最後又將起爆符引燃爆炸。

這樣一連串的動靜。

已經引起了木葉村中許多人的注意。

頓時。

青羽狂奔的速度直接發揮到了極致,他在身體上還施展了土遁的超輕重岩之術。

嗖!

幾乎是一瞬間。

青羽就在警備部和巡防部守衛之人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沖了出去。

「加西伊跑了!」

巡防部的秋道一族的忍者頓時大吼一聲,他們根本追不上青羽的速度,快速的追趕了兩步,但是卻連影子的都沒有看到。

「你在這裡守門,我去彙報給三代耀大人!」宇智波一族警備部的那個人立即向著同伴說道,隨後快步的向著警備部的方向跑過去。

一時之間。

因為這些突如其來的變故。

木葉村的大門口聚集了不少人,很多人都來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沒有人能夠追上青羽跑出去的腳步。

不過。

有一條情報傳出去了。

那就是雲隱村的加西伊跑了。

「追啊!」

就在這個時候,又一道身影向著木葉村的大門跑過去,他同樣穿著暗部服飾,戴著面具,快速的向著加西伊消失的方向追過去。

「你是誰?」

「喂?」

「你別跑啊!」

「等等……」

「你是誰啊?」

那個木葉警備部的守衛看著又跑出去的一個暗部忍者,整個人都傻了。

這幾個人的速度全都非常快。

又是特別突然的闖門。

他們眼睛看到了但是身體追不上。

不僅如此。

現在他們還沒有辦法擅離職守去追趕。

「我……」

這個警備部的忍者在這一秒覺得自己是個廢物,居然守門都能讓人當著自己的面離開。

這種情況就連他自己都沒有辦法給自己解釋。

就在這一瞬間。

他的心裡泛起了濃濃的沮喪感。

「我叫薩摩廉太郎,現在我去追這個雲隱村的人,你們快點派人追上去!」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變身成為薩摩鏈條朗的樣子,並且模擬著後者的聲音向著身後大門處喊過去。

他的聲音不僅能夠傳入到木葉村警備部和巡防部的忍者耳中。

還可以傳入到門外結界外不遠處小樹林裡面潛藏的忍刀七人眾的耳中。

一時之間。

以枇杷十藏為首的忍刀七人眾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他們全都聽出來這是廉太郎的聲音。

紛紛明白計劃就要開始了。

每個人都開始等待了起來。

片刻之後。

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的出現在他們埋伏的地方上。

突然間。

前面的那道身影停了下來,轉身向著身後那道身影看過去。

「薩摩廉太郎,你果然還是追了出來,我放了你一條生路,你根本不知道珍惜啊!」

這個人一把扯開了自己身上的斗篷,抬手摘下了面具,隨後直接徒手將之捏碎,驟然間露出了那張跟加西伊一模一樣的臉。

「加西伊,把水遁之書還給我!」廉太郎冷著臉凝重的說道。

「還給你?」

加西伊頓時冷笑一聲,看向廉太郎的眼神裡面充滿了不屑,漠然的說道:「這水遁之書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所創之物,本就不是你們霧隱村的東西,怎麼能說是還給你呢!」

「水遁之書你是從我手裡搶走的,他本就是屬於我的!」廉太郎絲毫不讓,向著水遁之書據理力爭道。

「你自己也說了,這水遁之書是我搶走的,那他就是我的,這東西就是這樣,誰搶到了就是誰的,你有什麼意見嗎?」加西伊冷冷的說道,他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不屑了。

「廉太郎」與「加西伊」之間的對白,清晰的傳入到埋伏在附近的忍刀七人眾耳中。

他們看到這樣的場景,每個人都握著自己手上的武器,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十藏,我們上嗎?」

西瓜山河豚魚在旁邊對著枇杷十藏問道,他的臉上寫滿了憤怒,尤其是在他聽到加西伊說的那句誰搶到的就是誰的,他都已經氣的快要上去搶了。

「不急,我們等廉太郎的消息,他還沒有念暗號,可能有他的計劃,我們先等等看。」

枇杷十藏攔住了西瓜山河豚魚,他的雙眼始終盯在變化成廉太郎樣子的青羽身上,時刻等待著青羽喊出那個什麼多的暗號。

「明白!」

西瓜山河豚魚點了點頭,他手上握著大力鮫肌,眼睛已經開始慢慢的變成紅色了,他看向加西伊的眼神中充滿了殺意,想要直接殺死這個口出狂言的傢伙。

不僅西瓜山河豚魚如此,就連其他的幾個人,每個人看向加西伊的眼神中,均是充斥著冰冷和殺意。

他們本就不是什麼善人,每個人的手上都沾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鮮血。

現在遇到這樣的事情。

心裡更是非常的不爽。

經過青羽前一天晚上的瘋狂輸出之後,他們現在非常明白水遁之書的意義所在。

在他們的眼中。

加西伊已經不是簡單的拿走了水遁之書。

而是奪走了霧隱村光明燦爛的未來。

這可以說是非常大的愁怨了。

「你們不要忘了廉太郎的話,我們要以任務為主,只要拿到了水遁之書,我們就立即離開,不要跟加西伊有過多的糾纏,我們只要東西,不是來結仇的!」

枇杷十藏感覺到了其他幾個人的殺意,他們作為忍刀七人眾,彼此間非常的熟悉,僅僅是一點點氣息的變化,他就感覺到了同伴的不對勁。

「明白。」

包括西瓜山河豚魚在內的幾個人均是愣了一下,隨後很不情願的點了點頭。

西瓜山河豚魚重新將注意力聚焦在青羽的神之紙分身所變成的廉太郎身上。

「廉太郎什麼時候說暗號呢?」

西瓜山河豚魚有些困惑的嘀咕起來,他覺得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了,難不成還有更好的時機嗎?

……

現在這邊場地上。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都在場。

變化成為的是三個不同的角色和身份。

完全一個人自導自演了一場戲。

這場戲的主要觀眾有七個人,正是忍刀七人眾。

除了他們之外。

還有一些隨即觀眾,那就是木葉村大門口的那些木葉村的人。

青羽特意在前一天晚上給忍刀七人眾安排了一個暗號。

那個暗號並不是用來叫忍刀七人眾行動的。

反而恰恰相反。

那個暗號是用讓忍刀七人眾不行動的。

青羽通過謹慎和局勢等等原由,不斷的給忍刀七人眾灌輸了一個概念,那就是在沒有聽到暗號之前,先不要行動,一切以大局為重。

正因如此。

一旦接受了這個概念。

青羽在沒有說出暗號之前。

忍刀七人眾就可以按兵不動,安心的做他表演的觀眾,看他將完全的劇情表演出來。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如果青羽沒有設置暗號的話,那麼他不知道表要到什麼程度的時候,忍刀七人眾突然接受不了,沖了出來,那樣一切就很容易功虧一簣。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均是感覺到了忍刀七人眾的目光,他們知道這七個人已經等在這裡,安靜的等待著暗號的到來了。

現在事情就好辦了。

青羽的三個神之紙分身相互對視了一眼,這在忍刀七人眾的眼中看起來是在相互對峙,但實際上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明白要開始拿出事先設想好的情節了。

「加西伊大人,你們雲隱村拿走水遁之書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好處,這個東西你交給我們霧隱村,以後我們霧隱村會用永遠跟雲隱村成為同盟好友。」

廉太郎擺出誠懇的姿態,看起來正是想通過談判的方式來友好的協商解決。

這樣的一幕落入到忍刀七人眾眼中。

儘管他們都有些著急和不耐煩,但是他們明白,這樣做確實是最佳選擇。

正如廉太郎前一天給他們的印象那樣。

這個人是為了達到目的能屈能伸伸縮自如的人。

若是他們直接用搶的方式,則勢必會跟雲隱村的加西伊起衝突,為了避免事情敗露,他們需要殺死加西伊。

但是如果能夠跟加西伊通過和平友善的方式拿到水遁之書,不僅避免了殺死雲隱村忍者可能會被發現的事情,還擁有了雲隱村這樣強大的盟友。

冷靜分析下來。

還是廉太郎目前的選擇最為妥當。

但是。

這種做法需要拉下臉來。

一般人根本沒有那個城府,根本沉不住氣,但是廉太郎可以!

一時之間。

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看向青羽的眼神再次發生了變化,他們更加堅信青羽就是他們霧隱村的未來,能夠引領霧隱村走上更高的巔峰。

若是有這樣的領袖來帶領霧隱村前進的話。

何愁不會有發展啊!

「盟友?」

加西伊在聽到廉太郎的話之後,臉上浮現出濃濃的不屑,從那副表情上來看,似乎根本就沒有把霧隱村放在眼裡。

「廉太郎,我不怕告訴你,我們雲隱村壓根就沒有把你們霧隱村的人放在眼裡,而且不要以為你做的事情沒做人知道!」

加西伊的聲音越來越響亮,像是生怕別人聽不見一樣,尤其是埋伏在暗處的那些霧隱村的忍者。

緊接著。

加西伊放下了咯吱窩夾著的那個忍者。

兩人一起向著廉太郎的方向看過去。

「按照我們之間的約定,霧隱村派出忍刀七人眾去奇襲木葉村,但是他們人呢?」

加西伊的語氣中充斥著質問,言辭之間所流露出來的責備任誰都能清楚的感受得到。

「你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是不是你跟忍刀七人眾說什麼了,他們方才沒有對木葉村進行襲擊!」

加西伊微微眯起眼睛,眼眸中閃爍著冰冷,語氣中的不滿越來越強烈,已經快要從聲音中溢出來了。

有的人說話天生就招人煩。

僅僅是開口。

就讓人很不爽。

現在的加西伊所呈現出來的就是這種感覺。

忍刀七人眾的視線全都盯著加西伊的身上,每個人的手都緊緊的攥著手上刀的刀柄,胸口上下起伏著,全都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加西伊一頓。

不過……

他們全都因為大局忍住了。

「確實是我告訴了忍刀七人眾。」

廉太郎非常的坦誠,語言間沒有任何的隱瞞,直接承認了這件事情。

「忍刀七人眾是我們霧隱村非常精英的力量,我不希望他們落入這個明顯是圈套的局裡面,所以我現在才站在這裡跟你好好的商量,希望你能把水遁之書給我們霧隱村,作為回報我們可以為你們雲隱村吸引走木葉村的精英力量,讓你們可以去更加輕鬆的去拯救你們的暗部首領上原琉璃。」廉太郎緩緩的說道,他吐字清晰,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向著加西伊勸說起來。

他的話同樣傳入到忍刀七人眾的耳中。

忍刀七人眾在聽到廉太郎直接承認了這件事情之後,心裡還忐忑了一下。

不過在他們聽到後面的時候。

心裡不禁再次對廉太郎豎起一根大拇指。

廉太郎的思路簡直太清晰了。

有理有據。

令人信服。

青羽所模擬出來的表現,已經完全征服了忍刀七人眾,讓他們打心眼裡敬重這個名叫廉太郎的間諜。

「放屁!」

加西伊怒吼著說道,這一句爆粗的聲音,瞬間將忍刀七人眾美好的期待和幻想全都打破了。

「要不是你多管閑事。」

「直接讓忍刀七人眾進去襲擊的話。」

「昨晚我就已經把上原琉璃大人給救出來了。」

「現在你居然還敢跟我提起這件事情。」

「你還要點臉嗎?」

加西伊冷冷的說道,從他的表現來看,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跟廉太郎好好說話。

「你不是想要水遁之書嗎?」

加西伊說到這裡,突然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右手探手入懷,直接拿出了一個捲軸。

那個捲軸一出。

瞬間就抓住了忍刀七人眾的全部眼球。

每個人手上握著刀的力量都增加了幾分。

這種感覺就像是飢餓的狼群看到了染著鮮血的食物。

眼睛都開始冒綠光了。

「這就是水遁之書,你壞我了我的好事,你信不信我當著你的面,把這個水遁之書撕掉啊?」加西伊冷笑著說道,他在說話之間,擺出要撕開水遁之書的動作。

「冷靜!」

廉太郎頓時抬起雙手,雙手掌心向著加西伊,看起來就像是告訴加西伊,他沒有任何的危險。

「冷靜!」

廉太郎的聲音再次響起,這道聲音清晰的傳入到忍刀七人眾的口中。

一時之間。

忍刀七人眾忽然意識道。

廉太郎的這句話並不是對著面前的加西伊說的,而是對著他們說的,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頓時。

忍刀七人眾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加西伊,你都把水遁之書拿出來了,那就說明我們還有的談,這個東西你毀掉的話,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不如我們談談你能拿到的好處吧……」廉太郎條理清楚的說道。

不知不覺間。

就連忍刀七人眾都沒有意識到。

他們的情緒已經被面前的廉太郎和加西伊牽著走了。

他們的思維處於青羽前一天晚上給他們施加的思維框架上,彷彿形成了一條限制著他們的規則。

在這個規則之內。

他們受到了強烈的心理暗示。

似乎眼前的廉太郎是對霧隱村極其重要的人。

而那個加西伊則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8章 加西伊和廉太郎(求訂閱求月票)

30.49%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