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關於化屍水的重要情報(求訂閱求月票)

第234章 關於化屍水的重要情報(求訂閱求月票)

現在這個黑袍面具人所經歷的一切,跟剛才的黑袍面具人一樣,均是被白色的紙張封住了牆面,根本無法離開高塔的區域。

「不好!」

這個黑色面具人在砍斷了自己的右臂之後,看到這些紙張,已經產生了本能的畏懼心裡。

他頓時向後退了一步。

雙眼透過面具的眼孔緊緊盯著面前那魔幻般的牆壁。

「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的腦袋裡面冒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雙眼始終盯著前面的紙牆,生怕那裡面的紙會突然飛出來。

嘩啦啦……

正所謂怕什麼來什麼。

就在這個黑袍面具人盯著那紙牆的時候。

紙牆瞬間化作一張張紙,向著他的身上飛過來。

他猛地抬起左手。

準備單手結印。

面對這些紙,他本能的想到了火遁忍術。

不管用有還是沒用。

總歸要掙扎一下,不能坐以待斃。

啪!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肩部一沉。

居然有隻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霎時間。

他的面具後面的臉色大變。

剛才他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變化的紙牆上,完全沒有想到居然在後面還有其他的身影。

嗡!

就在這隻手拍在他肩膀上的瞬間。

一道道黑色的紋路浮現在他的身上。

這些紋路跟剛才他所遇到的一模一樣。

只是這些紋路是從這隻手上傳過來的,並不是那些這張上。

頓時。

這個黑袍面具人明白了一件事情。

這個拍在他身上的手的主人,就是那些紙張的主人。

「你們不該來打擾我安靜的生活。」

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清晰的傳入到這個黑袍面具人的耳中。

就在他說話之間。

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快速的浮現在這個黑袍面具人的身上,將他的身體完全封鎖住了。

這次這個黑袍面具人沒有辦法了。

他可的全身都是符咒。

總不能把自己給殺了!

黑袍面具人的心中在思考著,他想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是他只是聽到了聲音,並沒有見到這個人的樣子。

突然間。

他感覺到有雙手在他的臉頰邊上劃過。

直接解開了他臉上的面具。

隨即。

他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飄飄的,被人隨便抬起來就飄起來了。

跟在他身邊飄起來的還有他的那個同伴。

兩人一直飄飛到高塔的三層。

整個過程中。

他們都能感覺到那個人的存在。

但是卻根本看不見那個人的樣子。

這是高手!

這兩個黑袍面具人全都意識到了這個事情,他們覺得這個人的謹慎程度和反偵察能力全都在他們之上。

咣當!

咣當!

他們兩個被封印住的人,像是垃圾一樣,被直接扔在了地面上。

當他們掉在地面上之後,方才看到了將他們抬過來的人。

只是……

那個人現在已經戴上面具。

正是剛剛摘下來的面具。

兩人的心中有很多話想要問,但是兩人現在連舌頭都動不了,根本無法開口。

隨著兩人疑惑的眼神。

這個人的右手伸了出來,先是向著那個被摘掉面具的黑袍人的頭上摸了過去,隨後又摸了一下那個被紙張包裹起來的黑袍人。

隨後。

那個人便站了起來,走出了他們的視線之外。

「原來是根部的人。」

這道淡漠的聲音響起,語氣中似乎夾帶著思索。

「你們要是不進來,就沒有這些問題,現在我又不能將你們放走,那就只好拿你們做做實驗了。」

這道聲音再次響起,只是說出的內容,讓這兩個人的腦海中冒出了更大的問號。

「你們不用擔心,一時半會死不了,不過也別報什麼期望,你們肯定是沒辦法活著走出這座高塔。」

這道聲音的主人。

正是苟在高塔裡面修行的青羽。

青羽剛剛釋放出影分身,準備學習水遁之書上的忍術,心中的暢想無限美好。

可是。

還沒等他開始。

這兩個根部忍者就闖入了他的高塔中。

沒有辦法了。

既然高塔已經暴露在這兩個人的眼睛里了。

那就不能再讓這兩個人活著回去了!

青羽剛才在觸摸到兩個人頭上的時候,腦袋裡面響起兩道清脆的電子提示音,分別得到了兩個等級一般的忍術。

僅僅是通過忍術的級別,就可以判斷出來,這兩個根部忍者充其量只是中忍的程度。

解決起來並不算麻煩。

青羽在解決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嘗試使用通過水門給他的書上的封印術,以及讀取記憶獲得的團藏的封印術。

再加上一點點的小技巧。

直接將兩人玩弄於鼓掌之中。

拿捏得死死的!

「睡吧。」

青羽淡淡的吐出兩個字,隨後右手一揮,兩張紙從他的手上飄飛出去,分別落在了兩個人的額頭上。

紙張的上面有著一個圓圈。

圓圈的中間寫這一個「困」字。

正是他通過水門給他的書裡面學會的睡意符咒施加在式紙上的結果。

剎那之間。

這兩個根部忍者全都閉上了眼睛,困意侵襲著他們的大腦,直接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只要青羽不揭開這兩張符紙。

他們就會一直的沉睡下去。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根部的忍者追一個人,追了這麼遠?」

青羽原本並不好奇他們的事情,如果他們直接走了,那麼也就走了。

現在都已經送上門來了。

更是讀取了這兩個人的記憶。

況且。

青羽也想通過這兩個根部忍者的記憶,看看上原琉璃現在處於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下。

想到這裡。

青羽直接盤膝而坐。

坐在了高塔三層的地面上。

緩緩閉上眼睛。

雙手按在太陽穴上。

開始翻閱起這兩個人的記憶來。

霎時間。

一幕接著一幕的畫面出現在青羽的大腦中。

青羽最先翻閱的是那個最先被他封印住的根部忍者。

這個根部忍者的年紀不大。

現在只有十六歲。

嗯……

嚴格意義上來說,比他還大了一歲。

「所謂根之人,沒有名字,沒有感情,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心中只有任務……」

青羽在這個人的記憶裡面,不止一次看到這樣的洗腦話語,這種感覺就像是這個人誤入了傳銷窩點一樣。

最開始的時候還保持著一些本身的神智,覺得根部是一群腦子不正常的人。

久而久之。

他的腦子也跟著不正常起來。

不過。

他還是來得相對比較晚。

還保留著一絲絲的天性。

讓他在完成任務之餘對於周圍的環境和陌生的事物產生了很大的好奇。

事實證明。

正是因為這種好奇。

葬送了這個人的根部生涯。

以後不會再以正常人的形式出現了。

青羽在讀取這個人記憶的時候,看到了他們剛才執行的任務。

這是一個暗殺的任務。

任務目標是一個名叫藤枝淑乃的少女。

根據當下的結果來看。

他們已經成功的殺死了藤枝淑乃並且用化屍水溶解了藤枝淑乃的屍體。

藤枝淑乃是木葉村一個民間組織中的人。

這是個忍者小團體組織。

總共有六個人。

均是中忍。

他們在任務之餘就是喜歡去調查一些特別的事情。

差不多大半年之前。

木葉村發生了人口失蹤案。

後來又接連發生了河流漂屍案。

這些案子引起了他們這個組織的注意,他們想要通過他們的方式去調查這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經過一段時間堅持不懈的努力。

他們查找到了一點點蛛絲馬跡。

這些線索指向的是木葉村的志村團藏!

這讓他們意識到了這個人口失蹤案裡面似乎隱藏著什麼秘密。

可是……

沒過多久。

屬於上個時代的組織首領奈良哲就落網了。

最後人口失蹤案和河流漂屍案就全都甩到了奈良哲的頭上。

對於木葉村的民眾來說。

這算是結案了。

只要木葉村重新恢復了治安,那麼也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但是對於他們這個小團體組織來說……

這件事情根本沒有結束。

他們發現了一個別人根本不知道的大秘密。

那就是……

大蛇丸在木葉村中設立的人體實驗室!

這種發現讓他們找到了可以指證團藏的決定性證據!

他們默默的守在大蛇丸的實驗室邊上,小心翼翼的躲藏著,經過數月的暗中觀察,他們發現了團藏往來於大蛇丸實驗室的身影。

並且還看到了不少實驗失敗的死屍。

那些死屍都是被戴著面具的根部忍者堆砌在一起,然後用化屍水處理掉。

這樣便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迹。

藤枝淑乃作為他們組織的首領,她決定將這個發現上報給三代火影。

半個月前。

她將看到的事情都總結好了之後,趁著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空閑的時候,來到了火影辦公室,將這件事情告知了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只是……

讓她沒想到的是。

從那一刻開始。

志村團藏的噩夢沒有到來,他們卻墜入到噩夢當中,再也沒有醒來過。

從她的同伴到她本人。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

一個也沒有剩下。

統統遭受到了暗殺。

直到藤枝淑乃死去的那一刻,她都不知道志村團藏是怎麼知道他們的,她僅僅只是將這個事情的調查結果告訴了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有趣。」

青羽默默的感嘆一句,這些具體的內容,都是從這個年輕的根部忍者記憶中發現的。

正常來說。

團藏給他發布的任務就是暗殺藤枝淑乃。

沒有給任何暗殺的理由!

若是其他的根部任何,則是不問理由,不問過程,只要結果。

完成任務就可以了。

其他什麼都不需要多問。

但是……

這個根部忍者在好奇心作祟之下,對藤枝淑乃進行了一番調查。

他從根部的捲軸記錄中發現了關於藤枝淑乃的一些情報。

漸漸明白了藤枝淑乃是為了舉報團藏大人而被暗殺。

正因如此。

他在想著高塔裡面會不會有藤枝淑乃的同夥。

「好奇心會害死貓啊!」

青羽一語雙關的說道,他的這句話不僅是給藤枝淑乃說的,更是給這個年輕的根部忍者說的。

如果藤枝淑乃沒有那麼濃重的好奇心,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不僅害死了自己,更是害死了她的朋友們。

當然。

青羽並不是認為正義之心是錯的。

但他更覺得一切要量力而行。

若是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強行將自己和朋友捲入到一場根本承受不了的風暴之中……

那不是正義。

那是愚蠢!

同樣的……

如果這個年輕的根部忍者沒有那麼好奇去調查藤枝淑乃的事情,又沒有在完成任務之後好奇高塔裡面有什麼東西的話,他也不會跟同伴一起陷入到被青羽抓住的局面中。

這一切。

全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從而令自己陷入到絕境當中。

青羽在簡單的翻閱過這個年輕根部忍者的記憶后,開始去翻閱那個斷臂的根部忍者記憶。

他打算先簡單的看看。

然後再慢慢的去更多的感受。

頓時。

青羽打開了那個斷臂的根部忍者的記憶。

這個人的記憶遠遠比那個年輕根部忍者的記憶更豐富。

不僅在於他的年紀更大,還有他在根部所做過的事情更多。

霎時間。

一幕幕記憶片段,從他的腦海中劃過……

半個小時之後。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默默的吐出了一口氣。

「太有意思了。」

青羽完全沒有想到,這兩個根部忍者同屬於根部,並且經常一起去執行任務。

饒是如此。

雙方都不太清楚對方做過的事情。

這就是彼此間的不聞不問嗎?

那個年輕的根部忍者在這段時間詳細的調查了藤枝淑乃的過往,甚至在根部見到了藤枝淑乃舉報團藏大人所寫的捲軸副本。

通過這一點。

在好奇心的作祟下。

他隱隱猜到了團藏大人是跟三代火影大人有合作的。

他所調查的這些事情,那個斷臂的根部忍者並不知道。

如果知道的話。

一定會加以制止。

這種行為就是在玩火!

至於那個斷臂的根部忍者,則恰恰就是藤枝淑乃的組織在觀察大蛇丸實驗室的時候見到的那個根部忍者。

這個人的記憶給青羽打開了很多先前不清楚的情報。

團藏與大蛇丸之間的合作片段。

就在大蛇丸一次又一次進行人體實驗失敗之後。

他就是負責幫大蛇丸處理屍體的人。

在最開始的時候。

那些屍體都是木葉村的人。

後來在人口失蹤案徹底爆發並且甩鍋給奈良哲之後。

他們開始去擄走木葉村之外的一些其他村子的村民。

這個斷臂的根部忍者不是負責抓人的,依舊是負責處理研究失敗死去的屍體。

處理那些屍體的工具。

就是化屍水。

那個青羽心心念的東西。

「原來化屍水是大蛇丸親自調配的,難怪只有根部有,其他地方都沒有。」

青羽在這個斷臂的根部忍者身上找到了關於化屍水的重要情報。

化屍水最開始誕生的意義,並不是協助根部進行毀屍滅跡的工作,而是為了處理掉那些實驗失敗后死去的廢棄屍體。

大蛇丸為了那些屍體不會在一個地方堆積太久,並且散發出難聞的氣味,便親自發明調配出了能夠將屍體完全溶解掉的化屍水。

化屍水被研究出來之後。

團藏發現這個東西對於根部的暗殺有著非常大的幫助。

從那之後……

根部的忍者在進行暗殺的時候,均是會攜帶上化屍水。

這也促成了木葉村許多的懸案。

在三代火影當政期間。

偶爾有一些忍者突然消失不見了。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宛若人間蒸發一般。

基於這種情況。

最後被村子判定為失蹤或者是叛離了村子。

總之。

並沒有懷疑到團藏的頭上。

可以說是為三代火影猿飛日斬處理了很多不好處理的事情。

比如在三代當政初期那些與三代意見相悖,又固執不肯改變,導致三代統治出現阻礙的那些人。

說不定就在哪個月黑風高的夜裡消失了,從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可惜了……他們只有化屍水,但卻沒有化屍水的配方,這讓我沒有辦法自己調配。」

青羽緩緩的搖了搖頭,他蹲下身,向著這兩個根部忍者的忍具袋裡面翻找過去。

一瓶。

兩瓶。

三瓶。

青羽在他們的身上搜出三瓶化屍水,全都放在了自己的腰包裡面。

「夠用一段時間了。」

青羽粗略的估算了一下,他先前處理掉的那些人,總共用掉了差不多一瓶的化屍水。

現在這三瓶化屍水,還能多溶解一些人。

不得不說。

這玩意實乃殺人越貨之良品!

「現在的問題就是……」

青羽面具後面的眉頭微微蹙起,他把這個根部忍者的面具摘下來,仔細的看了幾眼。

「這兩個人的級別不夠,全都不知道關於上原琉璃的消息,但是他們沒有回去復命,以及大蛇丸缺少了化屍人,團藏必定會在這方面著手進行調查……」

青羽掐著下巴,眼眸中閃爍著思考的眸光。

「怎麼才能讓他們不懷疑到高塔這邊呢?」

青羽不想就這麼輕易的搬出這個剛剛入駐了不久的秘密基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4章 關於化屍水的重要情報(求訂閱求月票)

29.08%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