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這個高塔太詭異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233章 這個高塔太詭異了!(求訂閱求月票)

隨著三團查克拉能量進入到青羽所在高塔區域的圍欄中。

青羽的臉色漸漸發生了變化。

「怎麼我在這裡都有人能找過來呢?」

青羽覺得這些人碰運氣的能力實在是太差了,不管他在哪裡,都總是會遇到他。

現在這三團查克拉能量具體要做什麼,青羽還不知道,不過他最擔心的就是他們在這裡鬧出什麼人命來。

如果僅僅只是抓捕或者其他的,搞完了你們就走了,沒有留下殘跡,那麼一切都還好說。

就怕整出人命來,然後把警備部什麼的引過來。

如此一來。

事情就變得麻煩了。

若是在今天之前,青羽會毫不猶豫的撤離這個高塔,畢竟只是一個秘密據點罷了。

但是經過火影直屬暗部隊長在暗部宿舍進行查房之後。

青羽已經明白了,暗部宿舍並不是安全的地方,他需要一個屬於他自己的秘密小區域。

目前來說。

高塔就是最好的地方。

在他沒有找到更好的位置之前,他絕對不會把高塔輕易讓出去的。

頓時。

青羽將感知的能力提升到巔峰。

憑藉著仙人體再來的感知力量,將周圍的樹林全方位的覆蓋起來。

經過他的反覆確定。

確實就只有這三團查克拉在進行追逐。

應該是在逃跑的過程中,偶然鑽進這邊的。

那麼希望他們跑離到其他的地方。

……

高塔的區域範圍內。

一個穿著木葉村忍者服飾的少女快速的在前面奔跑著,每跑過幾步,還要回頭看看是不是有人在追著她。

這個少女的忍者服飾裡面穿著一身紅色的內襯衣服,一頭紅褐色的頭髮僅僅沒過耳朵,神色頗為慌張。

嗖!嗖!嗖!

少女快速的樹枝之間穿越著,她的速度已經得到了極致,並且在快速的奔跑中已經越來越乏累了。

「可惡!」

少女的臉上泛起一抹絕望感,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後面追著她的兩個人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咔嚓!

就在這個時候。

少女的腳下突然一輕。

她剛剛踩著的樹枝因為承受不住她踩踏的力量,直接斷裂開來。

整個人直接身體平衡被打破了,瞬間從奔跑的狀態上跌落了下來,直接趴在地面,臉上擦破了一大塊。

霎時間。

少女的臉上就開始有鮮血流淌出來,因為突然間的停止,導致後面追著她的兩個人瞬間就追了上去。

「看來我可能要死在這裡了。」

少女轉過頭來,她現在還趴在地上,剛才摔落下來后,她的雙腿都有些疼痛,根本沒辦法在第一時間爬起來。

在她的視線中。

兩道身影瞬間追了上來,停留在她的身前。

「藤枝淑乃,你終於跑不動了。」

這兩道身影全都穿著黑袍,頭上戴著面具,從外形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特徵,說話的語氣都是沒有感情波動的森然聲音,甚至分辨不出是兩個人中哪一個說出來的。

「哈哈哈哈哈,你們就是以這種方式剷除異己的嗎?」

這個名叫藤枝淑乃的少女冷笑著搖搖頭,她的眼眸中已經泛起了視死如歸的眸光,到了現在這個份上,她已經知道自己沒有辦法了。

「殺!」

這兩個黑袍戴著面具的忍者相互對視一樣,誰都沒有再跟這個少女繼續廢話,兩人直接快速的向著少女沖了過去。

唰!唰!

伴隨著兩道冷芒劃過。

這個名叫藤枝淑乃的少女瞬間被苦無割喉致死。

少女倒在地上。。

鮮血順著脖頸的傷口流淌出來。

染紅了周圍的草叢。

「任務完成。」

這兩個黑袍面具人的語氣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就像是機器人一樣。

其中一個人,探出右手,向著忍具袋裡面摸過去,拿出一個小瓶子。

他將小瓶子打開。

然後把小瓶子裡面的液滴倒在少女的身上。

嗤嗤嗤嗤嗤……

少女的身上瞬間冒出一道道的白氣,整個人的血肉都開始被融化了起來,眨眼之家就變成了皮包骨。

又過了幾秒鐘之後。

這個少女包括衣服在內,全都化作了一灘黑水。

這些黑水與地面上的血水混雜在一起,最後化作暗紅色的血水,一起滲入到地面中。

若是青羽在這裡。

看到這一幕。

一定會認出來這個小瓶子裡面裝的是什麼液體。

正是他覺得非常好用的化屍水。

「走!」

那個倒完化屍水的黑袍面具人向著另外一個黑袍面具人點了點頭。

頓時。

兩個黑袍面具人向著來時候的方向走過去。

……

高塔上。

青羽默默的感知著這一切。

處於逃跑狀態的那一團查克拉在經歷過劇烈的波動之後,瞬間消失不見,可以說是死掉了。

剩下另外兩團查克拉正在返回。

「終歸還是死人了。」

青羽無奈的搖了搖頭,有人死在這邊,終歸還是隱患啊。

不過。

好在那兩個人要走了。

他們是一起的。

總不至於將在這裡殺人的事情隨便說出去。

總體來說。

事情還算順利。

青羽一直在感知著那邊發生的動靜,對於那邊發生的事情,能夠了解到一個大概,但並不清楚具體的細節。

然而。

就在青羽以為事情可以就這麼結束了的時候。

他的眉頭驟然蹙起。

他發現……

那兩團查克拉向著他的方向過來了!

……

高塔之外。

兩個黑袍面具人正在向著來時的路返回。

突然。

走在後面的那個黑袍面具人停了下來。

「我怎麼覺得那個高塔有些不對勁。」後面那個黑袍面具人說道。

「任務完成了。」前面的黑袍面具人冷漠的說道。

「藤枝淑乃為什麼要往這邊跑,如果高塔里有她們的人呢?」後面的那個黑袍面具人繼續說道。

「任務完成了。」前面的黑袍面具人再次冷漠的重複了一遍。

「如果那裡面還有藤枝淑乃的同伴,我們的任務就不算是完成了。」後面那個黑袍面具人再次說道。

「我們的任務只是殺死藤枝淑乃。」前面的黑袍面具人搖頭說道。

「不行,我們要去看看!」後面的那個黑袍面具人不顧隊友的反對,轉身就立即向這高塔的方向走過去。

「我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若是我們再去做其他的事情,很可能會節外生枝,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記住了,我們只有任務!」前面的那個黑袍面具人冷聲說道,他並沒有要過去的打算。

「相信我一次,我的直覺從來沒有錯過。」後面的那個黑袍面具人沉聲說道,語氣中透著強烈的堅決,可以聽得出來,他不去高塔是不罷休的。

「真是拿你沒辦法。」前面那個黑袍面具人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跟著後面的那個黑袍面具人一起向著高塔的方向走過去。

按照道理來說。

他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現在可以回去復命了。

根本沒有必要再去向著高塔的方向走。

不過……

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方了。

前面那個黑袍面具人想了想之後,索性也就沒有在意這件事情。

「你來根部不久,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若是你在跟別人組隊做任務的時候,記住任務至上,一起以任務為準,任務完成之後,不要再做任何事情,立即返回。」

前面那個黑袍面具人開口交代道,這些事情是根部的規矩,現在他們正在做的事情,就已經是在破壞根部任務行動的規定了。

「我確實來得比較晚,所以還沒有完全被你們這些任務機器通化掉,這次的任務是殺死藤枝淑乃,但是如果我們能夠發現藤枝淑乃的同伴,對於任務來說又何嘗不是一次提升。」那個黑袍面具人絲毫不以為然。

他說完這些話之後。

兩人都沒有再說出任何話。

該交代的都交代完了。

剩下的沒什麼可說的了。

……

十幾分鐘后。

兩位黑袍面具人來到了高塔的門口。

他們的視線向著高塔的門上看過去,發現高塔門的鎖已經被打開過了。

「這裡有人進來過!」

兩個黑袍面具人均是意識到了這裡的問題。

正常來說。

這個高塔是作為中忍考試的考場來使用的。

平時都是封鎖的。

現在門鎖被打開過,那麼就必定是有人來過。

說不定那個人就在裡面!

很有可能是藤枝淑乃的同夥!

兩人想到這裡,頓時對視一眼,均能從對方的眼眸中看到凝重。

隨後。

兩人點了點頭。

一起向著高塔裡面走了進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條非常乾淨的通道。

無論是地面,還是牆壁,或者是天花板,明顯都是被人打掃過的,跟高塔外面看起來的狀態截然不同。

這裡是經常有人來的!

這兩個黑袍面具人均是意識到了相同的事情。

兩人的動作變得更加輕盈了。

他們一直走到高塔的一層,看到了偌大的到場。

到場更加的乾淨。

連地面上都沒有任何的塵埃。

這種乾淨的程度,僅僅是看上一眼,就能很容易確定,就最近一個小時內,這裡都是有過人的。

「這裡交給我,你去彙報團藏大人。」

其中那個經驗豐富一些的黑袍面具人沉聲說道,他現在可以相信這個小同伴的直覺了,確實很厲害,一下子就有了非常突破性的發現。

誰能想到這種高塔裡面還藏著個人呢。

「明白。」

那個直覺很敏銳的黑袍面具人點了點頭,他明白這個時候到了分工協作的時候,他去通知團藏大人是最好的選擇。

頓時。

他轉身向著高塔的門口跑過去。

然而。

就在他跑到高塔門口的時候。

嘩啦啦……

一張張白紙恍若憑空出現一般,瞬間封堵在高塔的門口,直接將他的是動作給阻攔了下來。

這些白紙就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道紙牆。

「這裡有人!」

這個黑袍面具人猛然大吼一聲,他已經意識到了危險的感覺。

這裡明明有人。

但是他們在進來的時候。

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這個黑袍面具人本能的轉身往回跑,但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一張張白色的飛紙密密麻麻的向他的身上飛身過去。

嘭!

這個黑袍面具人的身體被白紙射穿之後,發出了一道氣爆聲。

這是一個分身。

可是……

這些紙覆蓋的面積實在是太大了。

可以說是將整個走廊都覆蓋住了,根本沒有留下任何躲閃的空間。

就在分身破裂之後。

這個黑袍面具人的本體從天花板上掉了下來,他的雙手分別拿著一把苦無,向著飛射過來的紙張上劈砍過去。

嘩啦嘩啦嘩啦……

一張又一張紙穿過他的苦無,貼在他的身上。

整個過程僅僅發生在一瞬間。

不是他的反應不夠快。

而是發生得太過突然。

再加上這些紙實在是太過密集了。

這些紙張貼在這個黑袍面具人的身上之後,白色的紙張上浮現出一道道黑色的紋路。

這些黑色的紋路在紙張上形成了一串又一串的符咒,具備極強的封印能力,直接令得這個黑袍面具人行動受限,不僅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連查克拉都無法調動,只剩下大腦還在思考。

咣當!

這個黑袍面具人在全身裹著具有黑色紋路的白紙之後,應聲倒在地上。

「怎麼回事?」

道場裡面另外一個戴著面具的黑袍忍者急匆匆的趕過來。

他在聽到聲音的那一刻。

就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奔跑過來了。

但是事情發生的太快了。

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

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看到同伴身上被紙包裹了起來,應聲倒在地上。

一時之間。

這個黑袍面具人站在原地。

他不敢輕易移動。

謹慎的環視著四周。

現在他連對手是人還是鬼都不知道。

身邊一個同伴就這麼直接被封印住了。

著實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心裡壓迫。

漸漸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這個黑袍面具人就這麼站在原地謹慎的等待著。

但是偏偏周圍一點動靜都沒有。

彷彿整個世界都恢復了清凈。

「誰?」

這個黑袍面具人冷冷的開口,他的心中湧現出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懼之感。

看得見的對手並不可怕。

這種看不見的對手方才可怕。

自始至終。

他僅僅只是看到了同伴被紙包圍了起來。

「你給我出來!」

這個黑袍面具人再次喊了一聲,但是依舊沒有任何的回應。

又過了一段時間。

這個黑袍面具人在這裡站了十幾分鐘。

依舊一點動靜都沒有。

躺在地上那個被封印紙封住的隊友都快要等睡著了。

「難道這是自動觸發的機關?」

這個黑袍面具人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謹慎的過頭了。

莫非這是關閉高塔的人臨走時候布置的?

頓時。

這個黑袍面具人小心翼翼的向著高塔門口的方向走過去。

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

毫無阻礙的就這麼走了出去。

站在高塔外面。

感受著漸漸黑暗下去的天氣,腦袋裡面冒出一個又一個小問號。

「難道真的是我們想多了?」

這個黑袍面具人重新返回進入到高塔中,從他們初次進入,到現在再次進入,差不多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裡。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

聽到的動靜也僅僅只是隊友發出的聲響。

「我現在帶你出去。」

這個黑袍面具人立即蹲在隊友的身邊,探手向著隊友的身上摸過去,想要幫隊友撕下封印的紙張。

然而。

就在他的手指碰觸到紙張的之後。

他感覺自己碰到到了一個神秘的力量。

那個被他碰觸到的紙張上。

浮現出一個又一個黑色的紋路。

這些黑色的紋路像是活物一般,瞬間翻卷扭曲起來,以一種恐怖的速度,順著他的手指向著他的身上蔓延。

「不好!」

這個黑袍面具人立即意識到了當下的危險,他想要將他的手抽出來,但是他發現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手了。

只要是被那些黑色的符咒蔓延到的地方,他全都失去了控制的能力。

此時此刻。

這些符咒已經蔓延到了他的整隻右臂上。

「中計了!」

這個黑袍面具人的左手快速的探入到忍具袋中,快速的從忍具袋裡面掏出一把苦無。

苦無鋒利的鋒刃在出現的一瞬間,便被他的左手調轉目標,毫不猶豫的揮動起來,直接向著右臂砍過去。

唰!

伴隨著一道血光。

這個黑袍面具人的右臂被他自己從肩膀的位置砍了下來。

傷口處不停的向外流淌著鮮血。

整個過程極其果斷。

就在他的右手被符咒蔓延起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了,若是讓右臂上的符咒蔓延到全身,那麼他將成為砧板上的肉,毫無抵抗能力的任人宰割。

正因如此。

他果決的直接砍斷了自己的手臂。

讓自己脫離了這個符咒的束縛。

這個斷了手臂的黑袍面具人根本不顧不上右臂斷裂處的傷口,他那已經掉在地上的右臂上滿已經布滿了黑色的符咒。

離開這裡!

現在他的心中只有這麼一個念頭,他覺得這裡是個非常奇怪的地方。

這個高塔太詭異了!

頓時。

他猛地向著高塔的門跑過去。

只是……

這一次。

他沒有能夠像剛才那麼順利跑出去。

等待著他的是一張張紙形成的紙牆,完全將他隔絕在高塔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3章 這個高塔太詭異了!(求訂閱求月票)

28.78%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