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矇混過關(求訂閱求月票)

第247章 矇混過關(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正在讀取著大蛇丸助手的記憶,在他讀取記憶的時刻,他的另外兩個神之紙分身,已經開始在執行自身的任務了。

這兩個神之紙分身均是變成了根部忍者的樣子。

剛好對應著那兩個被他囚禁在高塔上的根部忍者。

這兩個神之紙分身來到了火影辦公室附近的位置,找到前往根部的特殊暗門,順著台階就走了下去。

這次的任務非常的清晰。

主要是打探關於上原琉璃的情報,找到這個雲隱村暗部首領被關押的具體位置,以及他當下的情況。

不過……

這個有點麻煩。

必須要先將自己的身份復命回去。

如果沒能做到的話,那就自能解除影分身了。

兩人剛剛進入到根部的基地中,便立即看到不少戴著面具的根部忍者。

每隔一段距離,就有幾個人在,他們就是在那裡站崗。

這種情況青羽並不意外。

他已經讀取了三個根部忍者的記憶了。

對於執行任務之後回來的流程還是非常清楚的。

一時之間。

這兩個變身成為根部忍者的神之紙分身完全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就這麼靜靜的向著根部裡面走過去。

一路走下了好幾層樓的高度,兩人來到了一個平台上。

平台那裡正好站著一個穿著墨綠色長袍半邊臉捆著繃帶的人。

這個人正是根部的老大志村團藏。

「團藏大人。」

青羽的這兩個神之紙分身已經完全將自己代入到角色中,開始進入到了演技的模式。

「你們怎麼才回來?」

團藏那顆暴露在外面的眼睛向著兩人瞥了一眼之後,緩緩的說道:「任務完成的怎樣了?」

「報告團藏大人,任務順利完成,藤枝淑乃已經完成擊殺,處理的非常乾淨,不會有任何人發現痕迹。」青羽所模仿的兩個根部忍者裡面,年長一些那個忍者說道。

「任務非常順利為什麼要耽擱一天的時間?」團藏的語氣很沉很冷,給人一種很壓抑的感覺。

「報告團藏大人,我們在追逐藤枝淑乃的過程中,她不斷的繞進各種不同的樹林中,在追逐的過程中耽擱了時間,但是整體任務的進程是順利的。」這個年長的根部忍者繼續說道。

「這樣啊。」團藏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這兩個神之紙分身,隨後擺擺手,說道:「你們都累了吧,在這裡休息一會,哪裡都不要去。」

「是!」

青羽的兩個神之紙分身均是應了一聲,他們都能感覺到團藏並沒有真正的相信他們的話,已經做好了隨時解除影分身的心理準備。

團藏交代完這兩個人之後,向著黑暗處招了招手。

幾乎是一瞬間。

一道黑影閃掠而出,出現在團藏的身邊。

團藏附耳對著這個黑影說了幾句話。

說完之後。

黑影消失不見。

就這樣又過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

一個戴著面具的瘦高忍者從另外一邊走了過來,一直走到了團藏的身前。

「團藏大人,您找我?」

這個瘦高忍者走到了團藏身前的時候,直接對著團藏半跪行禮,無論是形態動作還是語氣均可以看得出來,他對團藏非常的尊敬。

「明,你來看看他們,是不是給說謊。」

團藏對著面前這個戴著面具的瘦高忍者說道。

這個忍者正是根部忍者山中明。

專門負責為團藏讀取記憶的忍者。

深受團藏所器重。

當時在舊時代殘黨事件爆發的時候,山中就是負責讀取奈良哲記憶的那個人。

「是。」

山中明轉頭向著青羽的兩個神之紙分身看過去,漆黑的瞳孔透過面具的眼孔落在兩個神之紙分身的身上,隨後邁步向著這兩個神之紙分身走過去。

這樣的一幕。

青羽的兩個神之紙分身都看在眼裡並且聽在耳中。

要讀取記憶了!

若是放在以前的話,他或許還會害怕,但是現在則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能夠通過這種方式證明自己的話,那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

青羽就怕團藏一言不合直接對他的兩個神之紙分身大打出手,若是超過影分身承受限度的攻擊,則是會被直接打得接觸分身效果,那個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沒有了繼續裝下去的可能性。

在團藏的注視下。

山中明率先走到了青羽兩個神之紙分身中所扮演的年長的那個根部忍者面前。

「得罪了。」

山中明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他只是這麼一說,心裡絲毫沒有在意。

無論是對於他來說,還是面前這兩個根部忍者,他們都是隸屬於根部,效命於團藏大人,只要服從命令就可以,其他的事情全都是沒有用的。

「嗯。」

青羽的這個神之紙分身點了點頭,完全沒有任何反抗,反而閉上眼睛,將大腦完全呈現給山中明。

這樣的一幕落入到團藏的眼中,令他的視線變得沒有那麼凌厲了。

或許。

這兩個人真的沒有問題。

山中明的雙手抬起,向著青羽偽裝的根部忍者的頭上摸過去,隨後立即施展山中一族的秘術,控制著查克拉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大腦上涌動過去。

此時此刻。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對於這股查克拉完全沒有任何的抵抗,處於一種將大腦完全敞開的狀態。

「叮咚!系統檢測到外來力量入侵,已經開啟自動保護程序,宿主部分記憶片段進入屏蔽狀態!」

伴隨著系統響起的提示音。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進入到了上次被讀取記憶時的狀態一樣,已經可以自由選取記憶片段來給山中明查看。

頓時。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將他所變身成為的這個根部忍者的記憶全都調取了出來,完全呈現給山中明。

除了最後臨死之前的這段記憶之外。

其他的都是直接完美還原的。

至於最後的記憶。

青羽則是做了一點點的手段,將他們與藤枝淑乃的追逐過程無限放大,體現出一種藤枝淑乃非常能跑的感覺。

「嗯……」

山中明在讀取青羽神之紙分身的時候,輕易的將根部忍者的記憶讀取到了腦海中。

這些年做過的任務。

剛才執行的任務。

任務的過程是什麼樣子的。

一幕一幕非常清晰的呈現了出來。

這簡直比他平時讀取別人記憶的時候更清楚更省力。

甚至於一度給他一種他的精神力提升了的錯覺。

這個人……

記憶力一定很好!

「呼……」

山中明微微舒了口氣,雙手從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腦袋上挪開,轉而向著團藏看過去。

他的目光與團藏獨眼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緩緩的搖了搖頭。

「團藏大人,沒有任何的問題。」

說罷。

山中明向著另外一個根部任何的方向走過去。

他來到了那個年輕的根部忍者面前,那雙漆黑的瞳孔透過面具的眼孔向著青羽的另外一個神之紙分身看過去。

「得罪了。」

山中明說了一遍同樣的話,他在說完之後,雙手抬起向著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腦袋上摸了過去。

霎時間。

又是一股股查克拉湧入到青羽神之紙分身的腦海中。

「叮咚!系統檢測到外來力量入侵,已經開啟自動保護程序,宿主部分記憶片段進入屏蔽狀態!」

清脆的系統提示音再次在青羽的神之紙分身的腦海中響起。

只不過這次換了一個神之紙分身。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也是有過青羽的記憶和經驗,根本沒有任何的慌亂,從而將這個根部忍者的記憶向著山中明的秘術上輸送過去。

一幕接著一幕的畫面。

全都是那個年輕的根部忍者所擁有的記憶。

記憶同樣僅僅只是在最後的地方有一些改變。

他並沒有好奇的去盯著高塔。

甚至他們的記憶里根本就沒有高塔。

完成任務之後。

這個根部忍者則是調皮的想要去村子裡面逛一逛街。

這種事情是不被允許的。

但是他想借著完成任務之後的便利,讓四處去看一看。

那個年長一點的根部忍者執拗不過他,索性就陪著他去了,結果他們在街巷上發現了兩個鬼鬼祟祟的人。

那兩個人的樣子。

正是砂隱村間諜的樣子。

並且兩人還說出了類似於三代風影和馬尼之類的話。

只是這個根本忍者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呼……」

山中明深吸一口氣,他鬆開了雙手,轉身向著團藏的方向走過去,面具後面的臉色已經發生了一絲絲的變化。

「團藏大人,我有發現。」

山中明立即向著團藏彙報起來,他就是屬於那種典型的發現什麼東西,就一定要去找領導邀功,絕對不藏著掖著,不玩低調的那一套。

這種性格可能在同事之中不是太受歡迎。

但是在根部裡面。

在讀取記憶這一層面上。

團藏對山中明的這種特性非常的滿意。

他就是需要這種能夠幫他找到細節上問題的人。

「他們有問題?」

團藏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起來,身上已經縈繞起淡淡的殺意。

「不是,不是,不是他們……」

山中明連連擺手,他可不想讓這兩個沒有問題的根部忍者因為他說話的問題而平白無故的受到死亡的威脅。

「團藏大人,我發現了另外的事情,你聽我慢慢說……」

山中明雙眼凝重的盯著團藏,隨後緩緩的開口。

「這兩位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在他們執行任務結束之後,碰巧撞到了兩個忍者,那兩個忍者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說了一些特別的話。」

山中明說到一半就沒有繼續在說,開始賣起關子來,就是在等待著團藏向著他主動去進行提問。

「什麼話?」團藏立即開口問道,給足夠了山中明面子。

「事情是這樣的,他們遇到的那兩個人,討論的話題全是都是砂隱村、第三代風影、以及暗部間諜馬尼,好像是說要對村子進行偷襲,但是具體時間和情況他們並沒有聽到。」山中明立即說道。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團藏點了點頭,向著山中明讚許說道:「你非常細心,發現了很重要的東西,現在你立即率領一直根部小隊,把那兩個人給我抓回來,我懷疑他們是砂隱村的間諜。」

「是!」

山中明本向著將這兩個人的樣貌通過心傳身之術傳遞給團藏大人。

不過他想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團藏大人根本不會輕易的將自己的腦袋伸向任何一個山中一族的人。

那裡面可是裝著木葉村的大秘密。

「你們兩個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團藏對著青羽的兩個神之紙分身擺了擺手,有了山中明讀取記憶之後,他也沒什麼懷疑的了,說完之後轉身離開了這裡。

「是。」

青羽的兩個神之紙分身同時應聲道,他們均是明白了,他們已經矇混過關,混入到了根部之中,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去尋找上原琉璃的具體位置了。

隨即。

這兩個人向著他們記憶中所居住的地方走了過去。

這兩個神之紙分身誰都沒有說話。

不過他們在這個時候卻在想著同樣的事情。

那就是根部的地圖。

根據他們的實力和許可權,能夠在根部活動的區域達到了三分之二。

剩下的地方就是他們視野盲區。

上原琉璃就關在是也盲區中。

現在兩個神之紙分身正在心裡快速的統計著視野盲目的位置,並且準備找機會混入到視野盲區的位置去檢查一番。

不過怎麼說……

這兩個人算是成功的混入進去了。

……

木葉村,高塔。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他已經讀取了一大部分大蛇丸助手的記憶。

值得一提的是……

他從大蛇丸助手的記憶中看到了化屍水的配方。

當然。

不僅只有化屍水。

還有許多稀奇古怪的玩意。

大蛇丸每天進行實驗是很忙碌的,有些不是很重要的實驗,都是交給這個助手來完成的。

「看來有必要在高塔的二層挑選一個屋子設立出實驗室來了。」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打算著,他讀取了大蛇丸助手的記憶,就差不多等同於讀取了十分之一個實驗室版本大蛇丸的記憶。

至少還是有些東西是可以操辦的。

「嘭!嘭!嘭!嘭!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高塔一樓的道場上接連響起氣爆之聲。

一股股記憶湧入到他的腦海中。

這些影分身在修行水遁之書一整天後已經將查克拉消耗光了。

畢竟每個影分身都只是有他千分之一查克拉的那一部分,並且持續消耗著水遁忍術,沒有能夠得到有效的補充。

霎時間。

一股疲憊之感湧現到青羽的意識當中,這些影分身的疲憊感也是會傳遞給他的。

這樣的情況一直維持了差不多三分鐘。

青羽這才緩緩的反應了過來。

「很不錯!」

青羽的臉上露出笑容,這些影分身在學習水遁之術上得到了很大的進步,已經能夠掌握好幾種進階的水遁忍術了。

以現在青羽的水遁造詣的話,一般霧隱村的忍者,都是不可能比得過他了。

「明天再修行一天,差不多就可以使用了!」

青羽的眼眸中閃爍著自信的眸光,這些水遁忍術給他提供了極大的幫助,讓他可以在後面的事情中完全正常發揮的使用出來。

「現在該回去休息了。」

青羽沒有立即布置影分身術,他剛剛經歷了很大的消耗,現在需要通過休息連將身體上的消耗彌補回來。

那樣就可以以飽滿的精神狀態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和修鍊中。

其實。

青羽憑藉著強大的身體素質,倒是可以做到連軸轉不休息的。

但是……

沒有那個必要!

青羽只是想稍微搞一搞事情,讓這個躁亂的忍者世界將自身壓制的情緒宣洩出來。

他並不是要上戰場打仗的。

現在這種各方勢力暗流涌動的虛偽和平就像是一張脆弱的白紙,隨時都可能被撕碎。

與其那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木葉村就可能會被偷襲到。

不如直接就將戰爭的火焰徹底點燃。

然後再由波風水門將這個局面打破掉,從而登上火影的位置。

……

木葉村,警備部,辦公室。

現在兩個人相對而坐,中間隔著一張桌子。

這兩個人正是木葉警備部中的現任隊長宇智波耀以及坐在對面的宇智波富岳。

「富岳,你不要太激動,再有兩天雲隱村使者團就來了,我們可以靜觀其變,看看最後談判的效果是怎樣的,不要著急直接對雲隱村使者團出手,那樣對我們宇智波一族沒有什麼好處!」

宇智波耀沉聲說道,他一改往日的激進做法,反而變得保守了起來。

這讓坐在宇智波耀對面的宇智波富岳沉默了下來。

「富岳,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宇智波耀再次開口,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們要做的是守護木葉村,不是激發起戰爭來,這件事情絕對不可以出錯!」

「我明白了。」

宇智波富岳漠然點頭,隨後起身,向外走出去,一邊走一邊說道:「耀大人,我累了,這幾天給我放假吧。」

「你休息休息也好。」宇智波耀毫不猶豫的點點頭,直接准了宇智波富岳的假期。

「謝謝耀大人。」

宇智波富岳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接就邁開步子離開了木葉警備部的隊長辦公室。

他走出來之後。

迎著月光映照的街巷。

向著宇智波一族的方向走過去。

「現在耀隊長已經開始忌憚我了……」

宇智波富岳淡淡自語道,他已經感覺到宇智波耀在跟他說話的時候,已經跟先前完全是不同的感覺了。

這種感覺就在宇智波界死了之後格外的明顯。

似乎……

他威脅到了宇智波耀當下的地位。

「呵呵。」

宇智波富岳冷笑一聲,他忽然覺得整個世界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忽然間。

他的腦袋裡面閃過一個詞。

以前他在認真研究,但是因為界的死亡而擱置的一個東西。

石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7章 矇混過關(求訂閱求月票)

30.69%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