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特殊的獎勵!(求訂閱求月票)

第266章 特殊的獎勵!(求訂閱求月票)

感謝【就不不差錢】大佬萬賞支持!

——

青羽在連續兩次重創了第三代風影之後,趁著這些砂隱村的忍者全都去查看第三代風影狀況的時候,快速的向著樹林的另外一邊跑過去。

大概奔跑了三分鐘之後。

青羽確認沒有任何人追過來。

頓時心念一動,溝通到了木葉村中高塔上的飛雷神術式。

下一刻。

青羽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整個人身影一閃原地消失不見,直接回到了木葉村當中。

至此。

砂隱村的忍者再想追上青羽,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只會發現第三代風影被雲隱村的兩個忍者給攻擊了,並且知道那兩個人的容貌和名字,但是想要再找到這兩個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青羽回到高塔上之後。

直接坐在第三層的瞭望台上。

他透過瞭望台的天台向著下方茂密的樹林看過去。

「本以為一段時間不會再來這裡了……」青羽盯著樹木自言自語道。

他並不是一定要來這裡。

而是剛剛系統清脆的電子提示應,實在是讓他心中意動,想要試試。

就在不久之前。

青羽的右手觸碰到了第三代風影的腦袋上,直接觸發了讀心繫統。

「叮咚!首次讀取風影記憶成功!獲得:磁遁血繼限界!」

青羽的腦海中還回蕩著剛才意識中響起的聲音。

磁遁血繼限界!

那不就是第三代風影所使用的能力嗎!

青羽剛才最後拽第三代風影腦袋的那一下,確實是有意的去讀取第三代風影的記憶,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居然會得到血繼限界這樣的獎勵。

「首次讀取風影的記憶……」

青羽右手掐著下巴,眉頭微微蹙起,看向遠方樹木的眼神變得逐漸凝重起來,眼眸中閃爍著思索的眸光。

「根據系統提示所帶來的獎勵,以及系統所做出來的描述,應該是在讀取具有五影頭銜的忍者時,能夠得到更加豐厚的獎勵!」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做出判斷,腦袋正在快速的轉動著,根據他的經驗和判斷,去分析剛才系統的電子提示音。

「系統特意強調出了風影,那就說明其他的四個影都能觸發特殊的獎勵,可能是對方身上的能力,也可能是某種血繼限界……」

青羽基於現有的信息,比較保守的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現在的情況。

已經讓他非常滿意了。

「不知道以後再讀取其他風影的記憶,比如第四代風影,或者第五代風影,還會不會觸發這樣的特殊機制,還是風影只有一次?」

青羽的心中開始變得興奮起來,現在這樣的獎勵,開始漸漸引起了他的興趣。

先前得到忍術的方式,已經讓他覺得沒有什麼意思了。

畢竟他也是可以通過多重影分身之術去學習忍術的。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

讀心繫統最大的作用則是去獲取他人腦袋裡面的記憶,從而得到最真實準確的情報。

現在又讓他的心裡稍微有點盼頭了,以後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又能觸發到特殊的獎勵機制了。

青羽經過簡單的判斷之後,心裡大概有了一些數,對於讀心繫統的理解更加深切了一些。

當然。

剛剛他並非僅僅只是得到了磁遁血繼限界,還得到了第五代風影的記憶。

只是這些記憶暫時讓他放在一邊了。

以後慢慢看都還來得及。

第五代風影的記憶暫時不會影響太大的格局。

翻閱的優先程度遠在上原琉璃之下。

儘管如此。

青羽還沒來得及去仔細的翻閱上原琉璃的記憶。

畢竟上原琉璃的記憶還只是昨天讀取的而已。

「讓我感受一下吧!」

青羽邁開腳步,從高塔第三層的瞭望台,向著第一層的道場走過去。

很快。

青羽就達到了道場之中。

現在他站在道場的中心位置,雙眼平視著前方,儘可能的呼吸平穩,緩和著內心深處的興奮和激動。

頓時。

青羽右手探手進入到忍具袋中,拿出一大把的手裡劍,直接向著半空中拋飛出去。

這些手裡劍的數量大概在二十個左右。

這已經是他現在能夠拿出來的比較多的手裡劍了。

要知道平時他根本用不上這種東西。

隨著這些手裡劍飛到半空之中,在達到最高點之後,便開始自由落體下墜。

「就是現在!」

青羽的眼睛微微一亮,他將身上的查克拉轉化為磁遁查克拉,瞬間施展在他的雙手上。

與此同時。

青羽探出雙手,向著前面的手裡劍比劃了過去。

他的雙手上彷彿形成了獨特的磁場。

這種磁場令得半空中的手裡劍像是被無形的大手給抓住了一般,開始受到了牽引,進而出現不同的變化。

「向前!」

青羽像是發號施令的將軍,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雙手向前揮動,手掌之間形成的獨特磁場,牽引著前方的手裡劍也不斷的向前飛刺過去。

「回來!」

青羽雙手猛地向回一拽,頓時奇怪的一幕出現了,那些飛射出去的手裡劍驟然停了下來。

僅僅是剎那之後。

這些手裡劍以一種更快的速度反向飛射了過來,目標竟然統統都是青羽。

咻!咻!咻!咻!咻!

青羽面前二十多個手裡劍不斷的向著他的身上飛射過來,看起來不像是有無形的大手在控制它們,更像是有個無形的人在對著青羽投擲手裡劍。

「停!」

青羽薄唇輕起淡淡說道,隨著他的話音剛落,這些飛射過來的手裡劍紛紛的停在了他的身前。

這些手裡劍沒有再繼續向前爆射,也沒有向後倒退,更是沒有下墜落下,而是漂浮在面前,像是時間靜止了一般。

「這種感覺很奇妙啊!」

青羽手掌一動,右手探出,掌心向上,隨著他的變化,這些手裡劍像是聽話的乖寶寶一樣,一個個井然有序的飛回到了他的手掌心上,穩穩的疊羅在一起。

隨後青羽將這些手裡劍統統放回到了忍具袋中。

剛才這個過程。

僅僅只是個試水。

用最為初步簡單的方法去試驗一下磁遁血繼限界。

並沒有使用太過複雜的忍術應用。

「又多了一張底牌!」

青羽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完全不在意底牌多,對他來說底牌越多越好,多多益善,越多越是舒服。

就在他將手上的手裡劍都放進忍具袋之後,他重新抬眼眼眸,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看過去。

「雲隱村的使者團應該來了吧,就是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什麼樣子了,也該去看看了!」

青羽並沒有留下分身去監視雲隱村使者團。

現在事情到了這個地步。

他已經不需要再多做什麼了。

剩下的僅僅只是做了一個看客就可以了。

忍者世界的人們只要正常發揮,這第三次忍界大戰就是避免不了的事情了。

畢竟。

就算是沒有他在搞事情的時候。

第三次忍界大戰就已經爆發了,現在他做的不過是順水推舟,讓這場戰鬥快點爆發。

快點開始也就等於快點結束。

根據青羽所掌握的火影忍者裡面的信息,第三次忍界大戰是打了許多的漫長戰鬥,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積累了太多太多的傷痛了。

尤其是戰爭進行到後半段的時候。

連忍者學校剛畢業的那些學生都不得不上戰場。

可以說是拼到了根本沒什麼人了。

現在這個時候。

處於還不錯的階段。

各個勢力都將自己的火氣打出來之後,也好快速的進入到各自發展的平穩階段。

頓時。

青羽溝通了火影岩側邊山崖上的飛雷神術式。

他在離開那裡追逐砂隱村忍者之前,在那個上面印下了一個飛雷神術式。

嗖!

青羽頓時施展飛雷神之術,身影微微一閃,便直接消失不見了,瞬間出現在了一段距離之外的火影岩的山崖上。

……

就在青羽離開追逐砂隱村忍者的時候,也可以說是砂隱村忍者離開之後。

三代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向著木葉村大門的方向走過去。

隨著三代的離開。

木葉村許多的高層也都跟著向著大門的方向走過去。

這些人剛才就曾經去過大門的位置,跟著三代一起等了小半天的時間,直到砂隱村的忍者入侵之後,他們方才離開。

現在砂隱村的忍者被哄走了,雲隱村的忍者團隊才來。

一時之間。

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有些陰沉和凝重。

誰都不知道雲隱村的使者團究竟想的是什麼樣的事情,誰也不敢確定他們是不是沒有懷揣什麼惡意。

這次談判對於木葉村乃至於整個忍者世界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事情,現在他們誰都說不好。

「雲隱村使者團現在是什麼情況?」三代盯著身前不遠處前來迎接的木葉警備部隊長宇智波耀問道。

「現在雲隱村的使者團處於一個相對來說不算近也不算遠的距離,對他們來說可以算是個安全距離,並沒有立即靠近木葉村,而是派出了一個人向前來說明請求,他人還在大門外等待著,我們要不要讓他進來?」宇智波耀對著三代說道,現在那個雲隱村的忍者,還在大門外候著呢,根本沒有任何人理會他。

「讓他進來吧,我親自問問。」三代點了點頭,他的心情已經沉靜了不少,這次的事情讓他很憤怒,可越是憤怒他反而越是冷靜。

雲隱村的使者團和砂隱村的入侵者。

這兩個看起來八竿子打不著的東西,偏偏就這麼一前一後再一后一前的出現。

如果說這僅僅只是巧合的話。

三代是說什麼都不會信的。

這個世界上或許會有巧合,但是絕對不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現在能出現這樣的事情,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這個事情的本身是有問題的!

絕對是有人在操作著這一切,很有可能是雲隱村的人,也有可能是砂隱村的人,甚至還有可能是雲隱村和砂隱村之外的人,比如岩隱村的人或者是霧隱村的人。

不過……

三代倒不覺得跟木葉村的人有關係。

在他的認知當中。

木葉村有能力策劃出這樣巧合事情的人只有一個。

那就是志村團藏。

他相信志村團藏會在內鬥的時候對他下手,但是在涉及到村子生死存亡等等問題的時候,還是會優先以村子為重。

正因如此。

三代並沒有將懷疑目標列為木葉村的人。

踏踏踏踏踏……

就在三代稍作思忖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道道沉重的腳步聲。

這一串腳步聲的主人。

正是剛才他根本就沒有產生過任何懷疑的志村團藏。

志村團藏走在前面,他的身後跟著兩位木葉村的顧問。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

三人來到了三代的身後,默默的站好之後,團藏向著三代看了一眼。

「雲隱村的使者團怎麼又來了?」

團藏壓低聲音問道,這就是他當下的疑惑,他本以為雲隱村的使者團不會在來了,因為在他跟上原琉璃的交流中,得知了雲隱村的高層已經派出加西伊來對上原琉璃進行暗殺,這一點在上原琉璃看來,就是不想要進行談判的一個方法。

雲隱村進行和談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通過休戰的方式,將上原琉璃給兌換出來。

雲隱村想要順利的發展,少不了需要這樣一個強勁的大腦。

現在大腦被抓去了。

付出一些犧牲將大腦換出來,這並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

這樣的事情通過青羽的干預之後,在上原琉璃的心中已經變成了另外的樣子。

上原琉璃衣已經成功的認定了自己就是雲隱村高層眼中的累贅,救的話浪費了許多的時間精力和理由,但若是不救的話可能會讓村子裡面其他的忍者寒心。

基於這些理由。

雲隱村派出加西伊以救的名義來害他!

不僅如此。

在上原琉璃看來。

雲隱村的高層可能看他不順眼很久了。

畢竟他在帶著雲隱村使者團來的時候,加西伊就開始搞事情了,他很難相信這是加西伊自發的行為,畢竟加西伊可是雲隱村的上忍,最基本的忍者任務素養還是有的,那麼更大的可能性就是加西伊接受到了雲隱村高層的指令,在跟著他們雲隱村使者團來的時候,除了弄到白眼的任務之外,還有著其他的秘密任務。

那個秘密任務很有可能就是要將他陷入到不利的局面中。

上原琉璃在徹底受傷全身都不能動彈了之後,腦子反而越來越清晰,思緒轉動的越來越快,想得也是越來越多。

至於他想得對還是不對,那是另外一回事,反正想得更多了。

漸漸也開始有了被害妄想症。

他在回顧著最近發生的種種事情之後。

所得出來的結論。

均是向著有人要在背後害他這個結論上去靠攏了。

正因如此。

他給團藏說的分析裡面。

雲隱村所做的事情,絕大多數的動機,那都是為了害死他。

這也是團藏為什麼疑惑雲隱村的使者團又來了。

早上在等待的時候。

他就覺得雲隱村使者團沒有來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別人不知道。

他還是很清楚的。

根部是從內部遭受到了襲擊。

襲擊的人就是雲隱村的上忍加西伊。

團藏通過醫療忍者給出的鑒定報告上來看,但凡加西伊的任何一個動作稍微用那麼一點點的力氣或者偏移一丁點的角度,上原琉璃就必死無疑了。

可是上原琉璃就是這麼奇迹的活了下來!

這在團藏的認知當中。

已經不會列入為手下留情的行列了。

這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就都不會是手下留情,甚至可以說是完全不沾邊。

尤其是加西伊這種粗人根本做不了那種極限下保住性命的這種細緻的活。

那麼就只有一個理由能夠解釋。

上原琉璃命大!

實在是硬生生的就這麼讓他給挺過來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看……

同樣也可以理解為加西伊的暗殺任務失敗了。

可是。

問題就在這裡。

根據團藏的推測,加西伊應該並不知道任務失敗了,如果不是經過他及時的讓醫療忍者進行搶救,上原琉璃就已經死了。

那麼……

雲隱村的忍者來這裡又是為了什麼呢?

一時之間。

團藏的腦袋裡面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他並不是很清楚這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總感覺事情似乎沒有他想象中那麼的簡單。

三代微微側眼看了看團藏,他能從團藏的疑惑中感覺到,雲隱村使者團和砂隱村入侵者的事情,確實跟他沒有關係。

「現在我也不清楚雲隱村使者團那邊是什麼樣的情況,現在已經請他過來的,我們一起聽聽他怎麼說吧!」三代沉聲說道。

「好的。」團藏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站在三代的身後,默默的等待著雲隱村忍者的到來。

就在三代和團藏兩人的對話結束沒多久的時候。

木葉村大門的方向。

一個雲隱村的忍者在幾個木葉忍者的看守下走了進來。

這個雲隱村的忍者正是布雷伊命令去向木葉村說明情況的小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6章 特殊的獎勵!(求訂閱求月票)

34.36%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