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豬隊友所引起的謹慎!(求訂閱求月票)

第267章 豬隊友所引起的謹慎!(求訂閱求月票)

感謝【蘇家九姑娘】大佬萬賞支持!

——

雲隱村的忍者小九一步步向著木葉村的大門中走過去。

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心裏也是非常的忐忑,畢竟他也不清楚木葉村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態度。

這種打前陣的人。

很有可能去了就回不來了。

尤其是面前還有這麼多的人。

小九儘可能的讓自己顯得很是沉着和冷靜,那張略顯黝黑的臉頰上幾乎沒有任何的表情,完全處於一種近乎面癱的狀態。

一步,一步,接着一步。

小九就這樣在木葉村忍者的注視下,直接走到了木葉村裏面。

「現在我要帶你見我們村子的三代火影大人,你想說什麼,就好好說清楚,不要有什麼歪心思!」

就這在這個時候,那個帶領着小九走進來的木葉村忍者低聲說道,他是木葉村巡防部的人,專門負責城防的工作,若是小九輕舉妄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麼他們根本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我明白的。」小九點了點頭,他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表情,他根本不敢輕舉妄動,現在雲隱村使者團中布雷伊大人以及雲隱村的那個顧問大人還都在等着他的回話去復命呢!

「跟我來吧!」

這個木葉村巡防部的忍者立即帶着小九向著三代的方向走過去,路上沒有絲毫的停留。

現在距離約定中雲隱村使者團來到木葉村的時間已經推延了許久了!

不管是木葉村的忍者還是雲隱村的忍者,誰都不想再耽擱更多的時間了。

沒過多久。

小九就跟在這個巡防部忍者的身後直接來到了三代火影的面前。

「三代火影大人!」

小九非常識趣的向著三代躬身行禮,畢竟以他的身份,面對的是對方村子的影,行禮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吃虧的事情。

「說說吧。」

三代對着這個雲隱村忍者小九點了點頭,雙眼中沒有太大的波動,經過剛才發生的事情,他的心情已經變得沉靜了許多。

不管是打還是和,他都能夠接受,現在的局勢已經逐漸的脫離了他的控制。

不過。

三代還是本着但凡能夠讓這場戰鬥停止下來,那麼還是要維持和平的思想。

畢竟他更是清楚的意識到了,現在的木葉村可能是處於腹背受敵的狀態。

前面有雲隱村,後面有砂隱村,局勢對木葉村並不是特別的有利。

「是!」

這個雲隱村忍者小九立即應了一聲,隨後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的情緒變得平復來下來,不會因為情緒的波動而讓這場談判變得糟糕下來。

「我們雲隱村的使者團之所以會遲到,並不是故意在針對木葉村,而是遭遇到了霧隱村的襲擊!」

雲隱村忍者小九沉聲說道,他在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心中還有着很大的憤怒,畢竟他有不少的同伴就是在這場戰鬥中犧牲了,心情根本好不起來。

「霧隱村的襲擊?!」

三代聽到了小九的話之後,頓時瞪大了眼睛,眼眸中閃爍出一抹震驚之色,這是他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可是他在小九那憤怒的眼神中看到的並沒有任何謊言的成分在。

隨即。

三代向著旁邊的團藏看了過去,與團藏對視在一起。

團藏的眼眸中有着相似的驚訝。

「我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團藏對着三代點了點頭,他在雲隱村暗部首領上原琉璃的言辭中得到了一絲絲的關於雲隱村與霧隱村之間的情報。

根據他得到消息。

雲隱村這麼多年以來一直都在利用霧隱村。

表面上兩個村子是和平同盟的關係,但是實際上雲隱村一直在牽着霧隱村,這層關係之間根本就不平等。

因此。

在上原琉璃看來。

霧隱村的爆發是早晚的事情。

當然。

只要雲隱村的實力能夠一直壓着霧隱村,那麼霧隱村的爆發時間也就會越來越晚,直到霧隱村出現什麼承受不住的事情出現。

正因如此。

團藏在聽到雲隱村使者團遭遇到了霧隱村忍者的攻擊之後,並沒有太大的震驚,他覺得這件事情是情理之中的。

唯一的意外。

應該說就是沒有想到會這麼早出現。

三代看到團藏點頭並說了肯定的話之後,心裏大概有了思路。

隨後。

他向著那個名叫小九的雲隱村忍者看過去。

「具體是怎麼回事?」

三代向著雲隱村忍者小九詢問道,他的眼眸中充斥着好奇之色,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也想知道雲隱村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

那個名叫小九的雲隱村忍者深吸一口氣,隨後將雲隱村據點遭受到襲擊的事情詳細的向著三代說了一遍。

從昨天上午遭遇到的霧隱村忍者水遁連續攻擊,再到午夜遭遇霧隱村忍刀七人眾的合擊,整個過程差不多沒有隱瞞的複述了下來。

小九將這些事情都闡述了一邊之後,最後說起到了經過一夜的鏖戰,雲隱村的精英上忍布雷伊硬是憑藉着超強的雷遁忍體術從忍刀七人眾的進攻下存活了下來,並且還保護住了雲隱村使者團中最重要的顧問大人。

除此之外。

剩下的那些雲隱村的忍者。

活下來的幾乎都是運氣了。

沒有運氣的人。

從一開始就死在了忍刀七人眾的手上。

三代聽到了小九複述的事情之後,頓時沉默了下來,臉色變得凝重了許多。

「看來忍者世界要發生大事情了啊!」

三代忍不住感嘆一句,就連他自己都知道,霧隱村能夠對雲隱村發動襲擊的這種事情,已經可以彰顯出忍界現在動亂的環境了。

「使者團在什麼地方?」

三代向著身前不遠處的雲隱村忍者小九問道,其實他的這句話屬於明知故問,他知道雲隱村的使者團就在木葉村的村子外,但是他需要通過這句話,引出小九後面的話。

「顧問大人和布雷伊大人都在距離大門口差不多5000米的地方,因為我們沒能在約定的時間裏到達木葉村,所以在談判的這件事情上,覺得還是需要我先將事情說清楚比較好。」小九漸漸進入狀態,知道該怎麼說話了,更是已經不害怕了,他的語氣微微一頓,隨後繼續說道:「現在我已經將事情的原委跟三代火影大人您解釋清楚了,如果您覺得我們還有必要進行談判,或者沒有必要進行談判,我都會將您的意思帶回給我們雲隱村的顧問大人。」

「我明白了!」

三代重重點了點頭,這個雲隱村忍者已經將事情說得非常清楚了。

現在想不想談判的主動權在木葉村這邊了!

這也是三代比較想看到的事情。

儘管這個名叫小九的雲隱村忍者沒有將話說得太清楚,但是他也能感覺到到,雲隱村的使者團還是比較希望能夠進行這場談判,畢竟涉及到了上原琉璃這個重要的人。

現在雲隱村的處境沒有比木葉村好到哪裏去。

先是少了一個大腦般的領袖上原琉璃。

然後又在忍者世界的勢力版圖上同時與木葉村和霧隱村成為了對立的關係。

再加上一旁虎視眈眈的岩隱村。

雲隱村稍微搞不好就可能會成為眾矢之的!

僅僅是經過這個名叫小九的雲隱村忍者所說的事情,三代就在一瞬間總結出了這些點,讓他明白了現在雲隱村面臨的是什麼樣的情況。

「你回去告訴你們的顧問大人,讓他進來吧,我覺得我們之間有些誤會,還是應該談談的。」三代的聲音變得柔和了許多,當下這個時候,他還是不想讓木葉村與雲隱村為敵,但凡有能夠將干戈化為玉帛的方法,他都還是想要去嘗試的。

「是。」

這個雲隱村忍者小九的臉上的線條稍微變得柔和了許多,隨後轉身向著雲隱村陣營的方向走過去。

他嘴上跟三代說話的時候,從語氣和態度上所呈現的就是談與不談都可以的態度,但是實際上他們還是需要這次談判的。

只是他不能在語氣上讓這場談判變成了雲隱村是氣勢的弱勢方。

頓時。

這個名叫小九的雲隱村忍者沿着木葉村的大門走了出去,向著雲隱村陣營的方向走過去,準備將這個消息彙報給布雷伊大人和顧問大人。

一時之間。

木葉村的忍者們看着這個雲隱村忍者離開的背影,每個人的心思各有不同,但均是感慨萬千。

他們的表情和眼神都還挺複雜的。

作為忍者。

他們寧願上去跟雲隱村進行一番激情的廝殺,進而產生一種你死我活的局面,徹底的發泄出心中的不滿來。

也不願意站在這裏看着三代與雲隱村進行最後的和談。

但是……

這是他們根本不能左右的局面。

既然是三代火影大人的決定,他們也不能說什麼,只能默默的將心中燃起的那團激憤的火焰熄滅。

「日斬,你最後的話,語氣太柔和了。」團藏站在三代的身後說道。

「沒什麼關係的。」三代搖了搖頭,並沒有在意這些。

「好吧。」

團藏站在三代的身上,雙眼凝視着三代的背影,略微思忖了一下,便沒有再說什麼話,依舊只是安靜的站在三代的身後。

團藏的身後。

木葉村的兩位顧問。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

這兩個顧問均是微微蹙眉,他們也感覺到了團藏所說的問題。

那就是三代在面對這個雲隱村忍者的時候說話有些過於柔和了。

現在是非常的時期。

既然決定要進行談判的話,那麼在氣勢上就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鬆懈。

雲隱村使者團遲早在先。

那就可以在這個上面做文章,只要站住一點點的道理,都可以割下一塊肉來。

但是很明顯……

三代將這些放棄掉了。

這時在對方還沒有對木葉村進行過分的要求,但是三代自己就先退後一步了。

這明顯是不應該出現的行為!

不過。

他們跟團藏不一樣。

他們選擇了看破不說破!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這兩個顧問也促成了三代的不作為,他們一直秉持着看破不說破的態度。

在木葉村中很多發生的事件他們都知道,甚至於有參與到其中,但是明顯只是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或者說是冷漠的旁觀者。

這種類似於不作為的執政方式,則是能夠保住他們的位置。

這兩個人看起來什麼都沒說,實際上還是精明的很,他們恰恰是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三代不能做,而是做不到,那麼這樣三代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提出來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反而還可能導致三代的不滿,最後影響到他們顧問的地位。

……

雲隱村陣營那邊。

小九快速的跑了回去,就在他離開木葉村大門的時候,都還保持着鎮定自若的狀態,直到他離開一段對方看不太清楚的距離之後,已經開始奔跑了。

「呼呼呼呼……」

小九開始變得氣喘吁吁起來,剛才的一幕讓他心中無比的震驚,以至於他的背後都被冷汗浸濕了。

剛才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周圍那些木葉村忍者吃人般的眼神,畢竟雲隱村與木葉村正處於戰爭之中,就算是僅僅處於試探的階段,但是不妨礙氣氛很是焦灼,隨時都可能造成場面上的爆發。

「小九回來了!」

雲隱村的陣營中,一個雲隱村忍者看到跑回來的小九,頓時大喊一聲,他的聲音很大,能夠清晰的傳入到陣營中每個人的耳中。

頓時。

布雷伊和雲隱村顧問一起從帳篷裏面走了出來。

這兩個人的雙眼之中都充斥着紅血絲。

經過一晚的鏖戰之後,誰都沒有得到充分的休息,尤其是布雷伊,身上的傷勢再加上體力透支的疲憊,讓他想要抓緊這時間在帳篷裏面休息一會,恢復一下已經見底的體能槽。

雲隱村顧問跟布雷伊差不多,雖然他沒有參與到戰鬥當中,但是他的精神和心力消耗非常大,再加上這一路的提防,可算到了木葉村附近的區域,這才將心中的那一點點警備放下,頓時感覺疲憊衝上大腦,不得不趁機休息一會,否則一會進行了談判的時候,他可能大腦都轉不過來了。

以布雷伊和雲隱村顧問兩人當下的狀態,如果硬著頭皮去木葉村的話,若是對方一定要將他們留下,誰都跑不到。

正因如此。

兩人才決定派小九過去將事情說清楚。

並且兩個人在小九出去見木葉村忍者的時候,都趁著這個間隙休息了一會。

隨即。

兩人在聽到了雲隱村忍者的喊聲之後,快速的爬起來,從帳篷裏面走出來。

片刻之後。

布雷伊和雲隱村顧問一起從帳篷裏面走了出來,兩人一邊走一邊整理衣衫,看起來剛才睡得還挺香的。

「小九,情況怎麼樣?」雲隱村顧問立即向著這個雲隱村忍者小九詢問道,他的雙眼緊緊盯着小九,臉上流露出緊張的表情,他對於這場談判還是非常重視的,畢竟中途出來霧隱村襲擊這樣的事情,況且還是他堅持要來到這裏跟木葉村進行談判。

隨着雲隱村顧問詢問的聲音問出來,旁邊的布雷伊也滿臉好奇的向著這個小九看過去,眼神中流露出了同款的疑惑。

「我已經將事情說清楚了!」

小九的臉上流露出輕鬆的笑容,他能感覺到布雷伊大人和顧問大人看向他時眼眸中透射出來的光芒,頓時產生了一種被重視的感覺。

「木葉村的三代火影大人就站在村子的大門口等待着咱們雲隱村的使者團,我能感覺得出來,木葉村也很想進行談判。」小九立即交代道,他剛才在跟三代對話的時候,一直在留意著周圍人的眼神以及三代的表情,語氣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又補充了一句,說道:「只是木葉村的其他忍者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的友好。」

「木葉村的忍者對我們不友好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畢竟我們兩個村子處於交戰之中,若是他們全都喜笑顏開特別歡迎我們的話,那麼反而還有可能是陷阱呢!」雲隱村顧問在聽到小九的敘述之後,心中懸著的一塊大石頭頓時放下了,現在的雲隱村根本經受不住同時跟木葉村和霧隱村兩個村子進行戰爭,更別說旁邊還有一直盯着他們雲隱村的岩隱村在。

「我們現在就去木葉村?」布雷伊立即問道,他向著旁邊的雲隱村顧問看過去,現在這裏可以說是全部都交給雲隱村顧問來指揮了。

「對!」

雲隱村顧問立即點了點頭,隨後沉聲說道:「木葉村已經等待我們很久了,若是我們再繼續拖延下去,那麼將會讓我們的話語權持續處於一種不利的局面之下,現在我們必須要儘快過去,儘快進行談判!」

雲隱村顧問在聽到小九帶回來的情報之後,就立即想好了接下來的打算。

既然三代火影大人都已經站在木葉村的大門口等待着他們了。

那麼他們更不能將這個時間拖延下去了。

現在的主動權在木葉村的那邊。

他們的一切做到都是為了穩住這個對手並且救出雲隱村的暗部首領上原琉璃。

現在這個時候。

他們還不知道上原琉璃受傷的事情。

隨後。

雲隱村顧問的視線環視在雲隱村陣營這邊的忍者,使勁深吸了一口氣,讓胸膛高高湧起。

「諸位!」

雲隱村顧問的聲音驟然響起,清晰的傳入到每個雲隱村忍者的耳中,將他們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字他的身上。

「現在我們要前往木葉村了!」

此話一出。

這裏的雲隱村忍者的精神全都為之一振。

這些忍者都是之前在雲隱村駐地的忍者。

也就是說……

他們都是這半個月以來跟木葉村的忍者進行交手的忍者!

「我們這次前往木葉村的主要目的是解決雲隱村當下遇到的危機,並不是要去挑事的,也不是要去引起戰爭的,我希望諸位能夠剋制好自己的脾氣,不要在進入到木葉村之後給雲隱村製造出任何的麻煩!」

雲隱村顧問立即大聲交代道,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現在他知道上原琉璃是怎麼被抓起來的了,更要謹慎的面對這種局面。

他們這個重新組建的使者團就這麼十幾個人。

若是連這都不能控制好的話!

那麼惹出任何的麻煩,他都將會有無法推卸的責任,更是將會讓雲隱村的處境變得更加尷尬。

「明白!」

這些雲隱村忍者立即應了一聲,他們都是專業的忍者,深知以任務為重,現在雲隱村的顧問已經下達了命令,那麼他們就會奔著遵守命令的原則,不會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其實就算是雲隱村顧問沒有給出這樣的命令。

他們這些雲隱村忍者也不會輕舉妄動。

忍者棄任務於不顧的現象,基本上是不會輕易發生的。

就算是上原琉璃率領雲隱村使者團來的那一次,也是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

最終能夠造成那種毀滅性豬隊友現象誕生的原因,則是青羽憑藉着他精湛的演技,扮演起了對方豬隊友的角色,完全可以看做是神對手!

只是……

這種事情除了青羽之外誰都不知道。

這也使得雲隱村顧問開始懷疑起雲隱村忍者的任務能力,方才在進入木葉村之前,特意強調一遍這件事情。

饒是如此。

他都不是很安心。

要不是這趟談判對雲隱村來說極其重要,就算是有被背刺的風險,他也一定要去。

隨即。

在這些雲隱村忍者肯定的答覆之下。

雲隱村顧問率先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帶領着雲隱村忍者們,也就是重新組成的足有他一個人是原本使者團成員的全新使者團向著木葉村的方向走過去。

布雷伊跟在雲隱村顧問的身邊,儘管他的全身體力都已經透支了,但是他還是非常好的承擔起了保護雲隱村顧問的重任。

十幾分鐘后。

雲隱村使者團來到了木葉村的大門口,迎著木葉村忍者們投射過來的眼神,毅然決然的走了進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豬隊友所引起的謹慎!(求訂閱求月票)

34.54%
目錄
共7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