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伊頓大哥,我們走吧!(求訂閱求月票)

第323章 伊頓大哥,我們走吧!(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想着想着便立即做出了一個決定,那便是去解決一下團藏受傷嚴重的問題。

現在這個時間階段。

正處於第三次忍界大戰的初期。

雲隱村與木葉村之間已經發生了幾次交手。

砂隱村與雨隱村也處於大戰之中。

岩隱村和霧隱村則是在隨時都可能去偷家的一種狀態下。

忍者世界開始進入到混亂之中。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身邊最重要的那個人倒下了。

這會使得木葉村的三代火影直接失去了最為得力的幫手,以至於在這混亂的局面中,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青羽縱觀整個忍者世界的歷史。

三代在位的時候。

團藏一直都在他的背後默默支撐著。

從沒有將三代一個人扔下的時刻!

「先去看看吧!」

青羽的心裏有了大概的計劃之後,立即走到桌子邊上,一把拿起桌子上的深色本子。

這個本子是給團藏準備的。

團藏僅僅只看過一次。

就沒有再看過了。

直到現在團藏出了這個事情。

其實。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本子上的內容還沒有完全寫完。

不過不重要了。

反正現在這個時候給團藏看這個東西不太合適,這玩意只是拿着有備無患罷了。

想到這裏。

青羽的視線又落在桌面上的一個紅色的本子上面。

這個紅色本子的封面上有一個極為火爆的大凶美女,正是那本扉頁上有着宇智波富岳簽字的本子,上面所寫的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已經完結了,本子所剩的頁碼也不多了,青羽已經不打算再繼續用這個本子了。

頓時。

青羽直接拿起這個紅色的本子。

「我想我有更好的思路了。」

青羽將紅色的本子和深色的本子一起裝進忍具袋裏面,隨後離開暗部宿舍,向著拷問部走過去。

這一路上青羽每隔一段時間就能感覺到周圍有人向他投來一道道的目光,嘴上翹起意味深長的笑容。

青羽感受到了這些人的眸光。

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他心裏卻是覺得這不是一個很妥當的方法。

這樣不行啊!

青羽心中默默的暗自思忖起來,他知道只要將開篇的稿子給山中一族的那些暗部忍者,他們就會流傳出去。

儘管他已經強調了不要將這部分稿子流傳出去,也是沒有任何作用和效果的!

這些人根本就沒打算聽他的話!

最重要的是……

傳出去就傳出去吧!

就當給這本書的售賣做宣傳了!

偏偏不知道誰私底下透露出寫書的人就是青羽!

這直接把青羽搞成了暗部裏面的小名人,最近他每次經過人群,都會有人向他看過去。

這種感覺……

怎麼說呢!

若是換成其他那些比較喜歡炫耀的人,或者是本身就很高調希望成為大家矚目焦點的人,他們的內心之中可能會得到極大的滿足。

但是對於青羽來說,這則是很大的困擾,他本身的風格就是很低調很謹慎不喜歡被太多的人注意到,只想默默的做他自己的事情。

現在這種情況。

讓他有些不舒服。

心裏對山中一族的印象再次大打折扣。

看來……

必須要找個機會澄清一波了。

該把宇智波富岳給拎出來了!

……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拷問部的小黑屋處。

現在這個時候。

小黑屋異常的安靜。

裏面什麼聲音都沒有,壓根就沒有人在這裏。

「果然都下班了啊!」

青羽也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畢竟從暗部宿舍來到拷問部的距離並不遠。

隨即。

青羽轉頭向著森乃伊頓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他的想法很簡單。

既然團藏現在對於木葉村來說還有價值。

那麼倒是可以救一下。

但是絕對不能是真救,也不能沒有好處的白救,那種活菩薩的事情他做不來。

現在他的心中決定了。

那麼索性就去找找森乃伊頓,索性給這位拷問部隊長一個面子。

這樣不僅能給回饋一下這位大哥這段時間以來的照顧,還可以讓森乃伊頓向團藏還一個人情。

幾分鐘之後。

青羽來到了森乃伊頓辦公室的門口。

辦公室的大門緊閉着,從這種感覺上來看,應該是沒又在這裏。

不過他還是敲了敲門。

咚咚咚……

伴隨着沉悶的敲門聲,森乃伊頓的辦公室中沒有任何的回應,已然可以確定,這裏面一個人都沒有。

那麼……

青羽現在可以確定森乃伊頓已經回家了!

「去伊頓大哥家裏看看。」

青羽直接轉身離開拷問部,他讀取過森乃伊頓的記憶,知道後者的家住在什麼地方。

青羽離開拷問部之後,向著木葉村稍微中心的區域走過去。

這些在木葉村處於中高層的忍者。

均是住在木葉村核心圈層的位置。

享受到的福利待遇均是不錯的!

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

青羽來到了一幢房子的門口,他站在門口,抬眼看了一眼逐漸暗下去的天色,稍微猶豫了一會。

根據他所讀取到的記憶。

森乃伊頓這個人喜歡在睡前一段時間就開始跟他的老婆玩耍一些模擬拷問的小遊戲。

就連青羽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位如此熱衷於字母圈的那點事情。

或許……

這就是志同道合吧!

一個喜歡拷問,一個喜歡被拷問,每天晚上來上一段鞭撻,所有情緒就都被調動起來了。

只是……

青羽不知道現在這兩個人是不是正在進行時。

稍微猶豫了一會之後。

青羽抬起右手。

向著森乃伊頓住所敲了敲過。

咚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卻可以讓屋子裏面的人聽到。

青羽也不想搞得太大聲,打擾到裏面森乃伊頓的興緻,不過他也不是很願意等待的人,只好硬著頭皮敲了門。

「誰啊?」

門內響起一道沒好氣的聲音,聲音的主人正是森乃伊頓。

「伊頓大哥,是我,青羽。」

青羽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聲音之後,稍微鬆了口氣,他能夠清楚的在森乃伊頓的語氣中聽到不耐煩,但卻顯然還沒有打擾到他,他們這兩個人的拷問小遊戲應該還沒有正式開始。

咯吱……

伴隨着一道門板摩擦的聲響,森乃伊頓住所的大門打開了。

現在這個時候。

穿着一身灰藍色睡衣的森乃伊頓站在門口,眼神詫異的盯着面前這個從來沒有來到過這裏的部下。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森乃伊頓的腦袋裏面湧現出一大堆問號,他隱隱覺得似乎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不然青羽根本沒必要找到他這邊來,能讓青羽這樣性格的人主動找到他的家裏,那怕是有什麼事情了。

「確實有一些事情。」

青羽點點頭,隨後向著森乃伊頓身後的門口看了一眼,將目光轉移到森乃伊頓的身上,問道:「伊頓大哥,你覺得我們是出去找個地方說話比較合適,還是進去你家裏說話合適?」

「出去吧,你等我換身衣服,伊比喜還有功課要做呢!」森乃伊頓毫不猶豫的說道,隨後對着青羽點了點頭,又補充了一句,「你在這裏稍等我一會。」

「好的。」

青羽並沒有去戳破森乃伊頓的想法,森乃伊頓的記憶,非常清楚森乃伊頓的習慣都是什麼。

不僅如此。

青羽仰頭向著上方看了一眼,發現上面的窗戶透露著微弱的燈光。

森乃伊比喜的房間在樓上。

森乃伊頓他們玩耍的地方在地下室。

不過。

屋子裏面還是會散落着一些道具。

森乃伊頓現在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收拾了,所以他才趕忙向著跟青羽交代一句,隨後進屋去換衣服出來,他可不敢讓青羽進來。

幾分鐘后。

森乃伊頓換上了一身常服走了出來。

他站在門口向著青羽看了一眼。

「青羽,你還沒吃飯吧,我知道一家烤肉店味道不錯,環境也很安靜,現在應該還沒有打烊,我們去那邊說吧!」森乃伊頓對着青羽說道,他的語氣很平靜,沒有任何憤怒的意思,若是換一個人來敲門的話,他怕是早就發怒了,不過面前這個人是青羽,就算他的心裏有再多的怨言,也不敢多說什麼。

「好的。」青羽點了點頭,他覺得森乃伊頓的安排挺不錯的,沒有什麼問題。

「跟我來吧!」

森乃伊頓立即邁開腳步向著外面走出去,帶着青羽向著不遠處的烤肉店走過去。

青羽緊隨其後,一路沉默,什麼都沒有說。

一段時間后。

森乃伊頓帶着青羽來到了他所說的烤肉店。

對於這間烤肉店。

青羽除了在木葉村人們的記憶中看到之外,依稀還在其他動漫之中看到過,似乎是丁次最愛吃的那一家。

森乃伊頓點了個包間,並且點了好幾盤肉,隨後盤坐在包間的蒲團上。

「青羽,坐吧。」

森乃伊頓坐好了之後,指著面前的蒲團,示意青羽也坐下來。

青羽點點頭。

立即盤坐在蒲團上。

與森乃伊頓正面相對,彼此相互對視起來。

「青羽,你這麼晚來找我,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森乃伊頓的雙眼聚焦在青羽的身上,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青羽的面部表情之後,拿起桌子上的茶壺,將裏面的大麥茶倒出來,給青羽倒了一杯,推到青羽的面前。

隨後他又給自己倒上了一杯,端在嘴邊,感受着茶水間散發出來的醇香,稍稍抿了一小口。

「說說吧!」

「這裏沒有人打擾!」

「服務員會在所有菜品全都備好之後一次性端上來!」

森乃伊頓向著青羽交代道,從他的言語中就可以看出來,這是經常來這家烤肉店吃,早就已經非常習慣了。

「嗯。」

青羽同樣端起手上的茶杯,緩緩的喝了一口,濃郁醇香的大麥茶有着令人安靜的效果。

「伊頓大哥,我這次來找你,主要有幾件事情……」

青羽現在也說不好具體有幾件,也就沒有說出固定的數字,他探手向著忍具袋裏面伸進去,將那個紅色的本子拿了出來。

「這第一件事情,就是我要將這本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交給你!」

青羽將紅色的本子放在桌面上,向著森乃伊頓的方向推了過去,並且在說話的時候,對着森乃伊頓點了點頭,臉上流露出一種「你懂得」的表情。

「青羽,你該不會是……」森乃伊頓在看到那個紅色本子的時候,頓時眼睛一亮,那漆黑的瞳孔中彷彿燃燒一道道炙熱的火焰,全身每個細胞都跟着激動了起來,聲音顫顫的問道:「把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給寫完了吧?!」

「哈哈哈沒錯!」

青羽頓時笑着點了點頭,他在說出這些話之前就已經猜到了森乃伊頓可能會出現的反應,現在這個樣子確實沒有讓他感覺到任何的不妥,一切都跟他想像中沒有什麼區別。

「我把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寫完了,現在這個紅色本子上的故事就是全本的內容!」

青羽雙眼緊緊盯着森乃伊頓,臉上流露出嚴肅而認真的表情。

「伊頓大哥,現在我將這個本子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夠幫我實現將忍者學校白老師故事出版的事情!」青羽非常認真的說道。

「沒問題!」

森乃伊頓猛地點了點頭,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整個過程和動作非常的用力,給人一種發自內心在保證的感覺。

「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

「明天開始我就立即着手去辦!」

「爭取這個月就可以正式出版問世!」

「絕對沒有問題的!」

森乃伊頓的臉色非常的嚴肅,對於他來說,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讓他看到了另外一種不同的小說,有着里程碑一般的作用,根本不是其他小說能夠比擬的,完全就是神作中的神作。

甚至於……

他的內心深處並不覺得青羽還有可能寫出比忍者學校白老師更好的小說了!

不過。

這種話他並沒有說出去。

因為站在他的角度上來看,他是更加希望能夠讓青羽寫出更好的作品。

這樣他就有更多好看的書可以看了!

「伊頓大哥,我還要交代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作者的署名,要寫『富岳』兩個字,並不是普通『宇智波富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青羽對着森乃伊頓交代道。

其實。

他這次找到森乃伊頓。

主要的目的並不是要出版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

這只是順手的事情。

不過……

他在來的路上遇到了許多人看他非常特殊的眼神。

這是他的心裏不願意接受的事情。

並不是因為他寫出了忍者學校白老師這個小說,他對於寫出這類書的事情,並沒有任何的羞恥感,這一點他的臉皮還是完全夠用的。

唯一讓他覺得不是很舒服的地方。

那就是他受到了太多的人的矚目了,這讓他感覺到很不適,每個人看他的眼神,都讓他感覺像是被燒灼一般,有着一種很疼痛的感覺。

「哎……」

森乃伊頓點了點頭,他怎麼能不明白青羽的意思,只是這個署名的問題,讓他的心裏始終有點難受,畢竟書是青羽寫的,但是卻標記了別人的名字,讓宇智波富岳成為了那個摘桃子的人,這根本就不可能讓他這種書粉輕易就接受了。

「這個作者名的問題,希望以後慢慢能夠得到解決吧!」森乃伊頓感嘆著說道。

「不解決了。」

青羽直接搖了搖頭,抬眼向著森乃伊頓說道:「我已經決定了,以後我的筆名就叫富岳,對外做出的任何宣傳和解釋,都將讓宇智波富岳成為我所創作作品的作者,而我只是在幕後默默寫書的一個寂寂無名的小人物罷了。」

「這……」

森乃伊頓聽到青羽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這種事情跟他的理念完全不一樣,讓他覺得內心極其的難以接受,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伊頓大哥,這是讓我很舒服的方式,我不想出現在那麼多人的視線中,那就讓宇智波富岳來做那個眾星捧月的人吧,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寫書,這樣在沒有紛雜叨擾的情況下,我才能寫出更好的作品,這樣你也能有更好的書來看。」青羽笑着向著森乃伊頓解釋道。

「我理解的……」森乃伊頓點了點頭,道理上的事情,他全都明白,但是這些實際上操作起來,他心裏還是有個坎,暫時沒有邁過去,或許以後能好一些吧。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包間的門口響起了輕微的敲門聲。

「顧客,您的菜品已經備好了,需要現在上菜嗎?」服務員的聲音從包間的外面響起。

「上吧!」

森乃伊頓立即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直接將桌面上的紅色給拿了起來,放進他腰間的忍具袋裏面,像是珍寶一般認真的裝好了。

「是!」

服務員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後包間的拉門被打開了,一個個服務員端著準備好的菜品走了進來,將那些已經腌制好的生肉擺放在青羽和森乃伊頓所在的桌子上。

不僅僅是生肉。

還有一些海鮮、蔬菜和水果。

整體看起來非常的豐盛。

「請慢用!」

這些服務員將菜品全都端上來之後,向著青羽和森乃伊頓深深鞠了個躬,隨後依次從這裏退了出去,沒有再打擾他們用餐。

這一點正是森乃伊頓喜歡在這裏吃飯的原因。

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環境的問題。

這裏的服務員給予客人極大的尊重程度,可以根據客人的意願將所有的菜品一次性準備好了之後,一次性直接端上來,這樣不會出現來來回回反覆耽誤顧客時間上菜的問題。

除此之外。

烤肉店的服務員還有陪烤的服務。

不過。

這種服務還是可以進行選擇的。

有些客人希望有一些更加獨立私密的空間,那麼他們就會退出去,不再進行打擾。

「來來來,青羽,別客氣,想吃什麼自己烤,我們各烤各的,我就不替你烤了!」

森乃伊頓對着青羽招招手,直接拿起夾子,將一片肥牛夾在了烤肉架上,炭火的溫度烤在牛肉上,發出滋滋的聲響,直接冒出一道道的香氣。

能夠看得出來。

森乃伊頓的心情不錯。

就在森乃伊頓知道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要寫完了的時候,他的內心是非常難過的。

不過有了這段時間的鋪墊之後,他的心裏已經接受了這個事情,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難過的心情,有的則是更多的期待。

忍者學校白老師的故事終於要這樣呈現到大家的眼中了!

「好的。」

青羽點了點頭,拿起他身邊的烤肉夾,向著盤子裏面的肉夾過去,直接夾了一片生的瘦牛肉,鋪在了烤肉架子上。

「伊頓大哥,將白老師交給你,我放心!」青羽說道。

森乃伊頓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頓時愣了一下,怔怔的盯着青羽,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句話。

從字面上來說。

好像沒什麼問題。

但怎麼就是覺得怪怪的……

「咳咳咳……」

森乃伊頓清了清嗓子,頓時將注意力向後轉移,立即收起臉上的笑容,重新嚴肅認真的盯着青羽。

「青羽,你剛才說你有好幾件事情要跟我說,忍者學校白老師這本書的完結和出版,應該只是一件事情吧,還有別的事情嗎?」森乃伊頓問道。

青羽聽到了森乃伊頓的話之後,沒有立即說話,而是拿着夾子將烤肉架上的肉翻了個面。

隨着青羽的沉默。

整個包間的環境都變得沉重了起來。

森乃伊頓見青羽沒有說話,他也沒有立即直接追問,他能夠隱隱感覺到這個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的簡單,青羽好像還在猶豫中。

既然如此。

那就讓青羽再想想。

正如森乃伊頓所猜測的那樣,青羽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想好這件事情會給他帶來的影響究竟是好的更多還是不好的部分更多。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漸漸的。

青羽所烤的那片肉熟了。

他拿起筷子,將烤熟的牛肉加起來,放在蘸料裏面轉了一下,隨後放進嘴裏,慢慢的咀嚼品嘗著。

「味道還不錯。」

青羽點了點頭,他抬起頭,雙眼凝重的盯着森乃伊頓,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想清楚了!

就這麼干!

青羽在咀嚼之間就已經下定了決心,隨後開始一步步進入到他的鋪墊當中,準備開始接下來的計劃。

「伊頓大哥,在我說這些話之前,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你要如實回答我!」青羽壓低聲音說道。

「什麼事情?」森乃伊頓被青羽給問住了,眼眸中滿滿都是狐疑,尤其是看到青羽那嚴肅的樣子,連帶着他都跟着緊張起來了,不知道青羽要說的是什麼事情。

「你真的想要救團藏大人嗎?」青羽沉聲問道。

「你能救團藏大人?!」森乃伊頓的聲音突然拔高了許多,整個人都跟着精神了起來。

「噓……」青羽抬起一根手指,直接橫在了嘴巴前面,示意森乃伊頓小點聲,隨後壓低聲音說道:「伊頓大哥,我沒說我能做到,我只是想問你,是不是真的想要這麼做?」

「團藏大人對我有知遇之恩,如果不是團藏大人為我說話,將我提拔到這個位置上,那麼也不會有今天的我,所以如果有機會能夠救團藏大人一命,我也很想去報恩。」森乃伊頓重重點頭,他的意思表達的很明確,那就是他希望能救團藏,只是他根本沒有辦法去救團藏。

「伊頓大哥,這段時間以來,你一直都很照顧我,我願意試試幫你還了這個人情,去看看團藏大人是什麼情況。」青羽滿臉嚴肅的說道,其實他剛才猶豫的並不是森乃伊頓的事情,而是團藏的事情。

剛剛他還沒有想到要不要救團藏。

如果救了會怎麼樣?

沒有救團藏又會怎麼樣?

經過他的權衡之後……

最後想到了一個更加妥當的辦法!

不管怎麼說都是要找團藏的,那麼索性在森乃伊頓的關係上做作文章,不僅可以達到一樣的目的,還能將森乃伊頓的關係進行進一步的經營。

經過這段時間的感受。

青羽發現若是森乃伊頓對他照顧有加的話,那麼他在拷問部也沒什麼事情了。

完全可以說是一個為他遮風擋雨的上級了。

「你去看?」

森乃伊頓激動的心情頓時沉靜了下來,就在剛剛他還以為青羽會找到綱手大人,但是在他聽到是青羽本人去看的話,突然對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的期待了。

「對,我親自去看,不過我有個條件,那就是不能暴露我的身份,我需要換一身全新的衣服,戴好面具,只有這樣我才能安心,否則我是不會去的。」青羽回答道。

「你要這麼的謹慎小心嗎?」森乃伊頓問出了心中一直以來的好奇,他早就隱隱察覺到青羽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的弱,只是他因為綱手大人這個層面的關係,並沒有去對青羽調查,也沒有要戳穿青羽的意思,就算是他現在說的這些話,也僅僅是為了給青羽一個提議,說道:「青羽,如果你能救了團藏大人,你就是團藏大人的救命恩人,更是村子的大救星,完全可以一舉離開拷問部,在木葉醫院任職高層的!」

「我對這些沒興趣,我不想出名,更不想做高層,我覺得拷問部挺好的,我習慣這裏了,哪裏都不想去。」青羽搖了搖頭說道。

「好吧……」

森乃伊頓看着青羽不知道多少次表達過的對拷問部的熱愛,頓時心裏對此愈發的相信了。

「話說回來……」

「青羽!」

「你真的有把握救團藏大人?」

森乃伊頓認真的問道,對於這件事情,他還是非常關心的,雙眼死死的盯着青羽,似乎要從青羽的臉上看出他想要的問題的答案。

「能不能救需要看過再說,我此前並沒有看過團藏大人的傷勢,並不了解他現在的情況。」

青羽這句話倒不是在推辭,而是發自內心的真話。

團藏是被三代雷影所傷。

跟他當時扮演加西伊去弄傷上原琉璃的情況不同。

雖然都是癱瘓。

但是因為受傷的位置和程度都是不確定的。

所以青羽現在也不能保證究竟能不能治好團藏所受到的傷勢,必須要親自去團藏的面前,仔細查看團藏的傷勢,然後再通過他儲備的醫學知識進行分析,最後再根據醫療忍術的操作難度給出結論。

這些並不是沒有見過就能夠直接答應的。

醫療忍術是基於醫學知識上達到更加便利醫療的忍術而已。

就比如查克拉手術刀。

具備比手術刀更強大的精準度。

但並非不能用手術刀來代替。

只是讓手術的過程更加的得心應手罷了。

哪怕是掌仙術。

那也不是直接拿着就能往人身上按,然後直接加血加滿的那種。

畢竟這裏是真正的忍者世界。

不是遊戲裏面的世界。

「我明白了,我帶你去!」

森乃伊頓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稍微猶豫了一下,經過他的思考之後,給出了屬於他自己的結論,那就是冒險帶着青羽過去。

他已經看明白了青羽的意思。

若是他想要讓青羽去看看團藏的傷勢,那麼他必須要以他的身份,帶着一個不肯公開身份的青羽。

這對他來說是有一定難度的!

畢竟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帶着一個不能公開身份的人去接近已經受傷的團藏,這在團藏身邊任何一個人守護的人眼中都是不能輕易放過的。

但是。

森乃伊頓願意為之一試!

「你跟昂才說的還有其他什麼事情嗎?」森乃伊頓再次向著青羽看過去。

「不管我有沒有將團藏大人治好,這件事情你知我知,不能有第三個人知道,治療團藏大人是我做的。」青羽沉聲說道。

「青羽,你知道嗎,你這麼說的話,功勞可都是我的了……」森乃伊頓苦笑一聲,若是這樣的話,他得到的功勞可是太大了。

「你承擔的風險也大啊!」青羽笑着說道。

「你這麼說我也不客氣了!」森乃伊頓點點頭,青羽剛才的話,算是說到了他的心坎裏面,畢竟冒險帶着青羽這個不願意透露身份的醫療忍者,對於他來說要先承擔很大的壓力。

若是成功的治好了團藏大人,那麼這些壓力就會轉化為巨大的獎勵。

可是……

若是沒有治好。

或者出現了什麼意外。

那麼這壓力就不僅僅是壓力的問題了,甚至可能會直接令他葬送性命。

簡單來說就是一場豪賭!

「還有別的事情嗎?」森乃伊頓咬着牙說道,現在他的雙眼都有點泛紅了,已經開始有了幾分瘋狂的樣子,他要通過這個事情進行孤注一擲了。

「別的也沒什麼了,我想到了再告訴你吧。」青羽淡淡的說道,他本來就沒有對這些事情有太過硬性的具體要求,完全就是想到那裏說到那裏,若是再想到了什麼,到時候再跟森乃伊頓說也不遲。

「明天一早,你來我家找我,我給你準備衣服,帶你去見團藏大人!」森乃伊頓沉聲說道,他的聲音像是從牙縫裏面擠出來的,眼眸中儘是決絕之心,現在他就是要賭一把,賭青羽這個綱手大人的弟子,儘管他不知道青羽的真實醫療忍術達到了什麼樣的級別,但是他對於青羽在小隔間裏面所做的事情還是有所了解的,每個待審嫌疑犯在受到了蹂躪之後,都是能夠近乎完好無損的從拷問部走出去,沒有給拷問部添額外的麻煩,還收穫了一個「貓臉惡魔」的稱號。

「好的。」青羽點了點頭,現在這件事情安排好了以後,他的心情也跟着輕鬆了一些。

頓時。

那再次拿起夾子,將一片生肉夾起來,直接放在了烤肉架上。

呲呲呲……

生肉在與烤肉架解除的瞬間,驚起了一道道聲響,冒出道道白煙。

「青羽,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森乃伊頓現在的心情已經不在吃烤肉上了,他雙眼緊緊盯着青羽,彷彿是想要看穿青羽的內心,現在對於這個部下,他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我能說不行嗎?」青羽將烤熟的牛肉夾起來塞進自己的嘴裏。

「可以。」森乃伊頓愣了楞笑着說道。

「你問吧。」青羽很隨意的說道,他再次拿起夾子,夾了一片生的牛肉放在了烤肉架上面。

「……」

森乃伊頓嘴角狠狠一抽。

這人怎麼不按照套路出牌呢!

剛才他都想要問了,可從青羽的話裏面,感覺到了拒絕,頓時將這種想法收了回去,又發現青羽讓問了,直接給他整得不知所措了。

「那個……我想問……你問什麼要救團藏大人?」

森乃伊頓立即收斂心神,他好奇的看着青羽,這個問題在青羽剛才說那些話的時候,他的心裏就已經在想了。

不過……

他知道問也是不問。

他都能猜到青羽的說辭。

無外乎就是什麼為了木葉村的未來等等的話……

「因為伊頓大哥你啊!」

青羽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隨意了,讓人完全看不出來他所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隨着這句話說出口。

森乃伊頓滿臉的黑線。

這話好聽。

但是他不信。

不過。

他也很時趣的不再追問了。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青羽和森乃伊頓隨便閑聊起了其他的話題,不過說得最多的還是關於新書的暢想。

森乃伊頓已經開始對青羽的新書抱有期待了。

待到兩人將烤肉全都吃完了之後。

森乃伊頓買單結賬,帶着青羽離開了烤肉店,並且各自散去了。

兩人心裏懷揣著各自不同的想法,不過在同一件事情上達到了共識,畢竟他們具備利益的一致性。

青羽回到了暗部宿舍之後,便直接倒在鐵板床上睡了過去。

翌日。

清晨。

青羽被一頓信息轟炸而醒。

那些佈置好的影分身都已經回到了他的體內,並且帶來了在高塔一層道場中拼接搭建木頭的經驗。

「該去找森乃伊頓了。」

青羽立即換上了暗部忍者的服飾,就在他準備戴上貓臉面具的時候,突然覺得這個面具是具備一定身份屬性的。

「不能戴貓臉面具!」

「嗯……也不能穿暗部的衣服!」

「我還是換一下吧!」

青羽重新換上了一身休閑裝,然後在身上披上一件斗篷,直接將帽子扣在腦袋上,充分的將自己的面容完全遮擋了起來。

當他將這些都做完了之後。

立即心念一動。

溝通到了木葉村樹林某處樹枝上的飛雷神術式。

青羽立即施展飛雷神之術,整個人從暗部宿舍裏面消失不見。

現在因為忍者學校白老師手稿的問題,青羽的身份在一定程度上稍微有些引人注目,那麼他這樣一身裝扮如果直接走出去,那時候身份跟明牌幾乎沒有區別了。

反正沒有人注意到他從暗部宿舍走出去。

也沒有人注意到到他沒有走出去。

他的人不在宿舍里。

問題不大。

森乃伊頓會擺平一切的。

青羽很快就來到了森乃伊頓的家門口,他抬手敲敲門,敲門的悶響頓時傳進屋子裏。

「來了。」

森乃伊頓的聲音立即響起,他跟青羽約定過了,所以早就知道了來人是青羽,完全沒有昨晚時不耐煩的感覺。

咯吱!

森乃伊頓家裏的入戶門被打開了。

這一次。

森乃伊頓大大方方的讓青羽進來了。

「青羽,快進來,我給你準備好衣服了,保證你的身份能夠得到最好的隱藏!」森乃伊頓將門拉開,並且向著四周張望過去,確定沒有任何一個人跟在青羽的身後,方才將門關上。

「謝謝伊頓大哥。」青羽立即對着森乃伊頓感謝道。

「別客氣了,快換上吧,然後我帶你去火影辦公室,昨天我回去以後打聽過來,團藏大人就躺在火影辦公室隔壁的辦公室裏面,那裏臨時改造成了團藏大人的診療室。」森乃伊頓說道,他很清楚這件事情對他的重要性,因此片刻沒有閑着,直接去打探了情報。

「明白。」

青羽立即將身上的斗篷脫下來,然後向著森乃伊頓客廳的沙發上看過去,那裏有着一套藍綠色的衣服,看起來就像是醫療忍者的衣服,並且還配備了一個白色的面具,完全可以將身份遮擋起來。

對於這身衣服。

青羽還是挺更滿意的。

他立即將這身藍綠色的服飾穿好,再將面具戴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之後,轉身向著站在門口的森乃伊頓走過去。

「伊頓大哥,我們走吧!」

青羽的雙眼透過面具的眼孔聚焦在森乃伊頓的身上,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自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3章 伊頓大哥,我們走吧!(求訂閱求月票)

41.27%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