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九成(求訂閱求月票)

第324章 九成(求訂閱求月票)

感謝【就不不差錢】大佬打賞支持!

——

「你這身衣服穿上還挺像是那麼回事的啊!」

森乃伊頓上下打量了青羽一番,這套衣服是他昨晚連夜回來的時候,去木葉醫院跟山行健要過來的,那是木葉醫院醫療忍者手術時穿的衣服。

當然。

這身衣服現在不是給青羽用來做手術的。

因為已經脫離了查克拉消毒的無菌環境了。

這件衣服僅僅只是給青羽掩飾身份用的!

青羽穿上以後看起來跟木葉醫院走出來的醫療忍者差不多,再戴上白色的面具,只要不被人將臉上的面具給扒下來,根本沒有人能夠看出青羽的身份來。

「伊頓大哥,我們去看看吧,我還不知道團藏大人具體是什麼情況。」青羽對著森乃伊頓說道。

「好!」

森乃伊頓點頭說道,隨即深吸一口氣,儘可能的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了下來,雙眼盯著大門的方向,推開大門邁開步子向外走出去。

青羽跟在森乃伊頓的身後。

兩人一起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前行。

半個小時之後。

森乃伊頓帶著青羽來到了火影辦公室的那門口。

這一路走過來。

並沒有多少目光聚焦在他們青羽的身上。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現在時間比較早,並沒有被什麼人注意到,況且青羽所穿著還是木葉醫院醫療忍者的衣服,這段時間進進出出火影辦公室的醫療忍者太多了,早就讓人習以為常了。

森乃伊頓站在火影辦公室前,視線掃過那兩個守門的守衛忍者,臉色頓時一冷,整個人的氣勢都突然一變。

「我去見團藏大人!」

森乃伊頓對著站在門口的兩個守衛忍者沉聲說道,他的聲音中透著一股久居高位的感受,那種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氣勢,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是!」

這兩個守衛忍者頓時點頭讓路出來,他們都認識森乃伊頓,知道後者是拷問部的大佬。

根本不敢惹!

隨著兩個守衛忍者將位置讓出來,森乃伊頓帶著青羽向著火影辦公室的大樓裡面走進去。

青羽沿途路過大門的時候。

雙眼透過白色面具的眼孔向著門口的兩個守門忍者看了看,可以確定這兩個人正是那天被宇智波富岳的寫輪眼給弄暈的兩個人。

現在的火影辦公室大樓。

對於青羽來說並不算太過陌生。

他沒有去過二層以上的位置。

這一層道場倒是沒少來。

青羽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跟隨著森乃伊頓的腳步,一直走到走廊盡頭的樓梯上,然後登上樓梯,直接來到了火影辦公室大樓的二層。

這裡是一條環形的長廊,長廊的兩側有著一間間的屋子,每個屋子上面都有牌子,標註著作用。

有的是參謀辦公室。

有的是顧問辦公室。

最裡面走廊盡頭的那一間,則是火影辦公室,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辦公的地方。

森乃伊頓直接帶著青羽來到了走廊盡頭,不過他們的目標並不是火影辦公室,而是火影辦公室對面的一間屋子。

這個屋子上面沒有標識。

僅僅從外面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這間屋子具體的作用。

森乃伊頓停在門口。

沒有再繼續向前進。

他轉頭向著青羽看過去,對著青羽點頭示意,隨後抬起右手,輕輕的敲門。

咚咚咚……

伴隨著一陣敲門聲響起。

這個屋子的門緩緩被拉開了,露出一張看起來經過了一些風霜歲月洗禮過的臉。

青羽的視線聚焦在開門的那個人身上。

瞬間就認出來了。

這個人正是木葉村的顧問水戶門炎。

「原來是伊頓啊,你這麼早來到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水戶門炎在看到森乃伊頓之後,眼神稍微變得舒緩了一些,在他說話之間,他的目光瞟到了站在旁邊的青羽,眼神中沒有絲毫的驚訝,很顯然他對於醫療忍者,也都見怪不怪了。

水戶門炎這個問題明顯是在明知故問。

他都已經看到了森乃伊頓身邊穿著醫療忍者衣服的青羽。

可是他卻是裝做沒有看到。

沒有別的原因。

僅僅只是……

想要讓森乃伊頓將這些話主動的說出來罷了!

「顧問大人,我帶了一位非常優秀的醫療忍者過來,準備看看團藏大人的傷勢。」森乃伊頓對著面前的水戶門炎說道。

「優秀的醫療忍者?」水戶門炎眉頭微微蹙起,視線轉而向著青羽的身上看過去,剛才他只是隨意瞥了一眼青羽,並沒有將青羽太過當回事,畢竟最近來到這裡的醫療忍者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他也根本看不過來了,他的視線在青羽身上反覆了看了一遍之後,問道:「有多優秀?」

「……」

森乃伊頓當時就被問的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能怎麼說有多優秀,就算是他也不知道青羽在醫療忍術方面的造詣。

「你叫什麼名字?」水戶門炎的視線依舊聚焦在青羽的身上,隨後再次以命令的口吻說道:「把面具摘了。」

「顧問大人,他是我帶來的醫療忍者,實力很強,他答應可以看看團藏大人的情況,但唯一的條件就是他不願意透露出自己的名字和樣貌。」森乃伊頓沉聲說道,這是他跟青羽商量好的了事情,所以在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他必須要為青羽說話,不能讓青羽自己一個人去面對這個質問。

「哦?還要隱藏身份和名字嗎?伊頓,你確定他靠譜嗎,要是團藏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這個責任你可是承擔不起的啊!」水戶門炎微微眯起眼睛盯著森乃伊頓,他的話對森乃伊頓來說,已然可以說是夾帶著威脅的意思了,並且毫不掩飾對於青羽的懷疑,聽起來還是有些刺耳的。

「顧問大人……」森乃伊頓剛要再解釋一下,便感覺到青羽出現在自己的身邊,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將他的話給打算了。

「還是我來說吧。」

青羽聲音緩緩響起,他漆黑的雙眼透過面具的眼孔,聚焦在水戶門炎的身上。

現在他的身份是藏著的。

根本沒有必要客氣。

不過。

森乃伊頓還是的身份還是明著的。

青羽多少還是會注意一下。

「顧問大人,根據現在村子里傳得沸沸揚揚的情報,木葉村的醫療忍者都將團藏大人看了個遍吧,你就別說什麼出了意外的話了,現在若是沒有人能夠治療團藏大人,那麼團藏大人以後將只能在這個屋子裡面躺著了吧!」青羽漠然的說道,幾乎一點面子都沒有給水戶門炎留。

「你……」

水戶門炎盯著青羽,現在青羽戴著面具,根本看不見具體的容貌,但是絲毫不妨礙他對青羽的話表示憤怒。

「你們回去吧!」

水戶門炎直接拒絕道,他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直接對著森乃伊頓擺了擺手。

他是木葉村的顧問。

在木葉村中養尊處優慣了。

平日里哪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就算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跟他說話的時候也都是客客氣氣的!

哪裡會像現在這個樣子。

居然這麼沒大沒小的!

「顧問大人……」森乃伊頓還想爭取一下的,其實他對青羽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只是因為青羽的身份沒有公開出來,否則他只要說這個人是綱手大人的弟子,那麼他可以肯定,面前的這個水戶門炎會非常熱情的請青羽進來的。

「伊頓,你不要再說了,我不會讓一個不知名的醫療忍者來查看團藏的情況,若是除了意外,你擔不起這個責任,我也擔不起這個責任!」水戶門炎搖頭說道,他已經徹底不想再說這件事情了,已經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顧問大人,有件事情你要先搞清楚,那就是如果什麼都不做,團藏大人才會危險,而如果我們做了什麼讓事情發生了意外,那麼意外只會是將團藏大人救治了過來,而不是讓團藏大人出事,因為團藏大人出事不是意外,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青羽再次開口,在他的心中已經確定了,這是他最後一次開口,如果水戶門炎邀請他進來,那麼他認真給團藏看看,但是如果水戶門炎依舊不讓他進來的話,那可以說就是團藏的命運了。

「你……」

水戶門炎眯著的眼眸透過眼鏡的鏡片落在青羽的身上,他明白青羽的話的意思。

這麼說沒有任何的問題。

現在的團藏就是處於一種癱瘓的狀態。

若是沒有得到及時並有效的救治,那麼今後未來的時間裡面,應該就是要躺在這裡了。

但是……

他還是不能輕易讓這個不知道名字的人進來。

「抱歉,我不能……」

水戶門炎直接搖頭說道,就在他的話剛剛開口,還沒說完的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了一道腳步聲,並且打斷了他還沒說完的話。

「讓他們進來吧。」

說話之人從屋子裡面走到門口,映入到森乃伊頓和青羽的視線中,這是一個紫發女人看起來五十歲左右的年紀,那張冷漠的臉上有著一種教導處主任般嚴厲的感覺,正是木葉村另外一個顧問轉寢小春。

現在這個時候。

轉寢小春的身上穿著一身粗麻布的袍子,看起來非常素雅。

她臉色略顯慘白,能夠看得出來最近這段時間的休息並不是很好。

「小春,這個人身份不明,我們不能隨便讓他為團藏治療!」水戶門炎眉頭一皺說道,不過他的語氣還是弱了許多,已經在跟森乃伊頓和青羽他們說話的時候不一樣了,畢竟面前這個人是跟他身份相同的轉寢小春,再加上後者是女生的緣故,從他們認識的時候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處於一種退讓的態度下。

「讓我來決定吧!」轉寢小春淡淡的說道,她的視線越過水戶門炎,落在了戴著面具的青羽身上,說道:「你們剛才的對話我都聽到了,我只有一個問題,你回答我之後,我就決定是否需要你來治療團藏。」

「伊頓大哥,我們走吧。」

青羽面具後面的嘴角微微翹起,隨後拍了拍森乃伊頓的後背,轉身直接向著來時的路上走過去。

「這……」

森乃伊頓看著青羽離開的背影,頓時愣了一下,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那個……」

「兩位顧問大人。」

「打擾了!」

森乃伊頓對著這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兩位顧問點頭致意,隨後快步向著青羽離開的方向跟了上去。

其實。

他的心裡很清楚青羽的想法!

剛才他就有同樣的感受。

特地來到這裡為團藏大人進行治療,但是卻被兩個顧偉擺譜給攔住了。

別人不知道。

他可非常的清楚。

青羽可是綱手大人的親傳弟子。

雖然森乃伊頓不知道青羽的醫療忍術究竟達到了什麼樣的級別,但是他明白若是有除了綱手大人之外的醫療忍者能夠治療團藏大人的傷勢,那麼可能就只有青羽了。

不過……

森乃伊頓對青羽剛才的感受還是很感同身受的!

畢竟青羽是來幫忙的!

只是不想將他是綱手老師身份的事情曝光出去。

現在則是在這兩位顧問的追問和冷眼之下,直接選了了離開。

或許。

沒有他與團藏那層關係的話。

他可能也會選擇當場就離開吧!

畢竟就算是再沒有脾氣的人,也頂不住受這樣的氣啊!

「你……」

轉寢小春看著青羽和森乃伊頓離開的背影,內心中的疑惑瞬間凌亂了。

她只是想知道那個戴著面具之人為什麼戴著面具?

掩藏身份嗎?

可是……

真的有這個必要嗎?

他們早就已經放出話去了,村子里的醫療忍者都可以來這裡為團藏診斷,就算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也不會受到什麼懲罰。

這樣根本沒有必要隱藏身份。

那麼……

這就只有一個理由了!

轉寢小春腦子裡面靈光一現,忽然想到了最有可能的那個理由,那就是這個人真的有可能治療好團藏,只是不想暴露出自己高人的身份。

「等等!」

轉寢小春立即向著青羽喊過去,她的目光聚焦在青羽的背影上,愈發覺得剛才思考的事情是非常有可能的,現在她想讓青羽來試試。

只是。

這一次。

青羽沒有說話。

直接向著外面走出去。

青羽的想法很簡單,剛剛他給了團藏機會,但是他們沒有珍惜,現在機會已經錯過了,他不想要再救了。

「青羽,顧問大人喊你呢!」森乃伊頓跟在青羽的身後,悄聲對著青羽說道。

「沒聽見。」青羽淡漠的回答道。

「青羽,你多少給我個面子啊,現在走了是瀟洒了,可是我以後就會很難做了啊!」森乃伊頓無奈的說道,他根本沒有想到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繼續說道:「既然你選擇了隱藏身份,多少要跟我一點爭取的時間嘛!」

突然。

青羽停住了腳步。

轉頭向著森乃伊頓看了過去。

「好吧。」

青羽能夠從森乃伊頓的聲音中聽到誠懇,現在森乃伊頓已經不是在為了團藏的事情而說話了,那是為了他自己的事情。

畢竟青羽可以拍拍屁股直接走人,但是森乃伊頓不行,森乃伊頓根本沒有隱藏身份。

就算是為了森乃伊頓吧!

青羽在心中默默的嘀咕了一句,剛才他給團藏的機會用完了,現在則是給森乃伊頓一個機會。

「這次交給我!」

森乃伊頓抬手想要拍青羽的肩膀,就在他的手抬在半空中的時候,立馬收了回來。

現在的他已經知道青羽的身體根本沒有那麼耳朵而孱弱了。

但是……

這個動作他都已經習慣了。

完全是習慣性的收手。

而且。

森乃伊頓還真是怕了青羽。

他怕萬一拍在青羽的身上之後,青羽當時咣當一聲就給他到倒在地上了,這樣根本頂不住啊!

頓時。

森乃伊頓轉身直接向著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兩位顧問走過去。

青羽則是站在原地沒有動。

現在的他不是一定剛要治療團藏,而是權衡利弊之下做出的一個結論,不過這並不是他唯一要做的事情。

「顧問大人!」

森乃伊頓快步的跑到了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兩位顧問的身前,臉上陪著笑容,對著兩人深深的鞠躬,表現的格外的恭敬。

「伊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哪裡找來的醫療忍者,為什麼一定要戴著面具,他究竟靠不靠譜啊?」轉寢小春皺著眉低聲問道,她現在都不敢大聲說話,生怕讓那邊的青羽聽到,然後不再幫忙治療團藏了。

「非常靠譜!」

森乃伊頓先是點了點頭,將青羽的能力給他們確定下來,儘管他也沒有見過青羽究竟是怎麼使用醫療忍術的,但是他就是覺得青羽很靠譜。

「他是一個非常高明的醫療忍者的弟子,我說服了他很久才願意出來治療團藏大人,但是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戴著面具,不想讓人們知道他的身份。」森乃伊頓向著轉寢小春解釋道。

「這是為什麼呢?」水戶門炎不理解的說道:「如果他有能力治療團藏的話,他將會成為木葉村的大英雄,享受到無數人的膜拜,這難道不好嗎?」

「你懂什麼,有些人就是喜歡低調,不願意讓人輕易知道他的身份。」轉寢小春沒有好氣的白了水戶門炎一眼,隨後將直線落在森乃伊頓的身上,說道:「伊頓,你將他請過來吧,讓他看看團藏,我怎麼覺得他真的可能會將團藏給治好了呢!」

「你居然相信他?」水戶門炎不解的盯著轉寢小春,補充說道:「要知道那可是一個連身份都不肯透露的人啊!」

「為什麼不相信呢?」轉寢小春盯著水戶門炎說道:「這麼多年了,你的腦子還是這麼的一根筋,我們不知道他的身份,伊頓還不知道嗎,他能在知道人家身份的條件下還帶著他來,伊頓會拿自己的前程和團藏的性命開玩笑嗎,這些你怎麼就想不到呢!」

「這……」水戶門炎聽到轉寢小春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頓時覺得非常的有道理,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的進行反駁。

「最重要的是……」

轉寢小春眼神凝重的向著那邊站著的青羽看過去,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我在他身上看了一種大蛇丸的感覺。」

「???」

轉寢小春此話一出,不僅是站在旁邊的另外一個顧問水戶門炎,就連森乃伊頓都跟著腦袋裡面冒出一大堆的問號。

這兩位怎麼都想不明白。

青羽跟大蛇丸有什麼相似的地方?

完全沒感覺出來!

「我指的是感覺!」

轉寢小春無奈的解釋道,他使勁白了水戶門炎一眼,轉而又白了森乃伊頓一眼,對著兩個人的反應極其的不滿。

「就是那種一眼看不透的感覺!」

「昨天大蛇丸來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

「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上都有什麼樣的籌碼!」

轉寢小春極其嚴肅的說道,就連她也說不準為什麼,就在她向著青羽詢問之後,看到青羽頭也不回就走的樣子,頓時給了她很大的震撼。

「???」

水戶門炎和森乃伊頓均是在聽到轉寢小春的話之後,腦袋上面再度冒出一大堆的小問號。

他們愈發覺得轉寢小春所想的東西有問題了。

「這人可比大蛇丸厲害多了。」水戶門炎沒好氣的說道。

「哦?怎麼說?」轉寢小春好奇的問道。

「大蛇丸我們至少知道他的名字和樣貌,這個人你知道什麼了?」水戶門炎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轉寢小春立即感覺到水戶門炎是在諷刺她,立即厲聲喝道,她的聲音很響,回蕩在走廊之中。

不過。

森乃伊頓還是立即反應了過來。

「我現在就叫他過來!」他趕忙對著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這兩位顧問點了點頭說道。

隨即。

森乃伊頓快步向著青羽的方向走過去,他一直走到青羽的面前,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成功了!」

森乃伊頓興奮的說道,這件事情值得他高興的點還是挺多的。

一來可以看看青羽的醫療忍術究竟到什麼樣的程度了,畢竟青羽在拷問部偷偷練習醫療忍術的時候,他是知曉的,並且還動用自己的關係幫助青羽進行隱瞞呢。

二來則是可以為團藏大人看看病,不管怎麼說團藏大人都對他有知遇之恩,他還是不希望團藏大人有什麼問題。

三來便是他成功的扭轉了木葉村兩位顧問的觀念,這讓他的心裡產生了強烈的成就感。

「好吧。」

青羽抬眼向著森乃伊頓看了一眼,剛才他覺得將最後一個機會給到森乃伊頓的頭上,後者也成功的抓住了這個機會,那麼他也就沒有什麼好說了的,對著森乃伊頓點了點頭。

「跟我來!」

森乃伊頓立即帶著青羽重新返回到火影辦公室對面的門口前。

此時此刻。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這兩位顧問依舊站在這裡。

現在他們兩人的視線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不停的上下打量著青羽。

通過森乃伊頓提供的情報。

他們知道了面前這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的人是某個知名醫療忍者的弟子。

這是他們所掌握的極為簡陋的信息了。

畢竟。

就算是那個所謂的知名醫療忍者。

他們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完全可以說是……

跟沒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

轉寢小春清了清嗓子,只見她使勁瞪著水戶門炎,將水戶門炎剛要說出來的話給憋了回去。

霎時間。

水戶門炎就把嘴巴閉上了。

「跟我進來吧。」

轉寢小春對著戴著面具看不出身份的青羽示意了一下,隨後向著屋子裡面走進去。

青羽和森乃伊頓跟在轉寢小春的身後。

水戶門炎則是最後一個將門給關上的人,只是他的臉上還流露有些許的無奈,雙眼謹慎的盯著青羽,他始終對於不知道姓名身份的這種事情,持有懷疑的態度。

「團藏就在這邊。」

轉寢小春指著屋子裡搭建起來的床鋪,現在團藏的手背上還插著針頭正在輸液。

「讓我看看。」

青羽一步跨出,來到了團藏的身前,他來到這裡以後,立即看到了正在盯著他的團藏。

只是團藏的臉上依舊蒙著繃帶。

說什麼都不肯解開。

「團藏大人,你能說話嗎?」青羽壓低聲音讓聲線變得低沉粗糙起來,他是見過團藏的,很清楚若是不刻意改變自己的聲音,會被對方認出來。

「能——」團藏的聲音顯得頗有有氣無力,似乎說出一個字,能讓他消耗掉很大的力氣。

「我先來做幾個小測試,我問過你之後,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青羽沉聲說道,他現在已經進入到醫療忍者的身份中了。

「是。」團藏的聲音顯得格外的虛浮。

頓時。

青羽向著忍具袋摸過去

從裡面拿出了一把苦無。

唰!

就在青羽手中苦無出現的那一瞬間,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瞬間閃身到青羽的身邊,兩人同時探手向著青羽的手腕上抓過去。

然而。

青羽手腕輕輕一動。

看起來非常簡單的一個動作。

卻極為巧妙的躲過了兩人抓過來的手。

「我若是要害團藏大人,有無數種你們根本無法察覺到的方式,醫生懂得救人,同樣懂得如何殺人,還不至於這樣的拙劣。」青羽淡漠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隨著青羽這句話說出來之後。

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相互對視了一眼,均能看到對方眼中的嚴肅,最後還是相互點了點頭,選擇相信青羽,讓開了一個空間。

青羽拿著苦無,掀開了團藏身上蓋著的被子,向著團藏的左腳腳心處輕輕的刺了一下。

整個過程並沒有太用力。

完全沒有刺破團藏的皮膚。

連出血都沒有做到。

完全只是非常簡單的碰觸了一下。

「能感覺到嗎?」青羽輕聲問道。

「不能。」團藏回答道,他的聲音很疲憊,更有一種難以傾訴的無奈。

青羽點點頭。

拿著苦無向著團藏的大腿上刺過去。

這一次的力量跟剛才差不多。

並沒有對團藏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有感覺嗎?」青羽再次問道。

「沒有。」團藏給予的仍舊是否定的回答。

見到這樣的畫面。

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方才明白。

面前這個隱藏了身份的醫療忍者拿出苦無並不是要對團藏做出什麼不利的事情,而是要分析團藏所遭受到的傷勢。

「現在有感覺嗎?」

青羽拿著手中的苦無向著團藏腰腹位置刺了過去,不過他可以感覺到,團藏的身體連一點反射都沒有,根本就像是一灘死肉。

「沒有。」團藏還是否定的回答。

「現在有了嗎?」青羽拿著苦無向著團藏脖子下面同堂往上的位置刺了一下。

「有。」團藏立即回答道。

「好的。」

青羽點了點頭,他再次拿起苦無,向著團藏的手臂上刺了過去。

「有感覺嗎?」青羽問道。

「有。」團藏再次回答道。

「好。」

青羽再次點頭,視線向著團藏的頭上看過去,他將苦無放在床鋪上,抬起右手,直接向著團藏的腦袋上拍了過去。

「有感覺嗎?」

青羽的右手輕輕的拍在團藏的腦袋上,根本沒有使用任何的力氣。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獲得:天送之術!」

伴隨著清脆的電子提示音,青羽的靈魂之中湧入出現一個非常特別的忍術。

這是雲隱村的時空間忍術。

可以傳送物體到指定的位置。

當然也可以傳送人。

只是人類的體質若是沒有達到一個變態的級別,將會有可能直接被轟成粉碎。

「嗯……」

青羽眉頭微微蹙起,他覺得這個術對他來說,多少有點功能重疊了。

術是好術!

但是他已經擁有了更好的飛雷神之術了!

不過。

說不定以後在什麼特定的場合之下還是可能會用得上的!

隨著電子提示音一起來的還有一股股記憶。

這些記憶都是團藏的記憶。

已經載入到青羽的腦海中。

隨時可以提取出來進行查看。

「怎麼樣了?!」

轉寢小春立即緊張的問道,她剛才在聽到青羽嘆氣之後,已經感覺到了事情可能不妙。

這段時間有許多的醫療忍者都跑過來看過團藏。

最後都是在搖頭和嘆息中離開。

不僅轉寢小春在盯著團藏,就連水戶門炎和森乃伊頓都同時盯著青羽,甚至躺在病床上的團藏都抬起眼睛向著青羽的方向看過去。

「團藏大人被打中了胸口,擠壓到了許多臟器,致使臟器受損,不過造成他如今這樣的傷勢則是脊椎的傷勢,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團藏大人傷到了脊椎骨。」青羽沉聲說道。

「能治療嗎?」轉寢小春立即問道,這才是她最關心的問題,這類的話其他的醫療忍者也給出過類似的答案,但是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將團藏給治好,現在他們治好把希望全都放在了青羽的身上,畢竟先前的人都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我需要自己檢查一下!」青羽認真的說道,越是到現在這個時候,他越是發現白眼的好處,這眼睛一瞪直接就是X光了。

「怎……怎麼檢查?」轉寢小春當時就愣住了,根本沒明白青羽的意思。

「我要親眼看一下團藏大人脊椎的傷勢,然後再做出判斷,最後進行治療。」青羽滿臉嚴肅的說道。

「你……這……」轉寢小春心中有一股不祥的預感,但是她卻又不想要阻止青羽,因為她的心裡還有另外一種感覺,那就是覺得青羽可能會將團藏治好。

「麻藥有嗎?」青羽向著轉寢小春問道。

「這……這裡……沒有啊……」轉寢小春當時就愣住了,她在聽到麻藥之後,整個人都有點傻了。

「那就這樣吧。」

青羽收回手,站直身體,雙眼向著轉寢小春看了看,又向著水戶門炎看了看。

「今天的檢查就到這裡,我大致明白了初步的情況,現在我回去準備一下,明天帶著我需要做手術的東西直接過來給團藏大人做手術。」青羽立即說道,他剛才所說的檢查,其實只是找個借口,因為他已經清楚了團藏的傷勢究竟是什麼。

「明天直接做手術?!」轉寢小春覺得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心裡還沒有做好準備,不由得追問道:「你有多大的把握?」

「九成吧。」青羽淡淡的說道,言辭間充斥著仔細。

「這……」

轉寢小春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她死死盯著青羽,愈發覺得這個人不簡單,居然能夠給出這麼高的成功率。

要知道……

團藏的傷勢在其他的醫療忍者看過之後,那刻都是束手無策的啊!

「現在我要回去抓緊配置需要的東西,明天這個時候我跟伊頓大哥一起來!」

青羽說完之後,不再理會這兩位顧問的想法,直接轉頭向著門口的位置走過去,留給兩人一個瀟洒的背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4章 九成(求訂閱求月票)

40.22%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