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為水門未來的權力更替鋪設道路(求訂閱求月票)

第333章 為水門未來的權力更替鋪設道路(求訂閱求月票)

森乃伊頓冷眼看着面前這些木葉村的高層,每個人在他心中的形象都已經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他們已經不再是那個讓他仰視的那些近乎完美的人了。

就在剛剛在火影辦公室的時候。

他發現大家跟他都是一樣的!

以前對於木葉村高層的印象還停留在他剛剛涉足到政黨之中的時候。

只是這些年來。

他一直深居拷問部當中。

並沒有什麼機會與木葉村的高層有過多的接觸。

現在發現以前的許多既往認知都已經發生了變化,讓他覺得木葉村就像是一個放大了的拷問部,哪怕是村子的火影,跟以前的拷問部隊長,也沒有什麼區別。

這種感覺一旦出現,便很難消失,讓森乃伊頓很難再對三代他們發自內心的感覺到太強烈的敬畏了。

原本他覺得是這些高層身上的光輝,為木葉村帶來了更大更深的威望。

現在看來則是這些職位的光環,施加到了他們的身上,從而讓他們變得更加輝煌了。

至此。

森乃伊頓對着這幾個木葉村高層的敬畏和尊重,已經發生了改變。

這不是他對於這些人的尊敬。

而是對於這個職位的尊敬。

換句話說。

任何一個人坐到火影的位置上,都將得到他的尊敬,哪怕是牽着一條狗,這是他對於這個職位的看法。

至於人……

不過如此罷了!

森乃伊頓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失望感!

他發現這些高層在一定程度上,還沒有他認識的一些中層做得更好,但是他們卻佔據着這個位置。

隨着森乃伊頓此番話說出來之後。

包括三代在內的幾個人全都沉默了片刻,氣氛瞬間變得詭異了起來。

尤其是三代。

臉色變得有點難看了。

他剛剛還在為這件事情去給森乃伊頓打圓場。

現在忽然發現。

這個拷問部的隊長。

做事特別的呆板。

剛才詢問那個醫療忍者的身份不說也就罷了,現在又非得要讓轉寢小春說完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肯說那第18種藥草是什麼。

這讓他心裏對於森乃伊頓的印象變得不是很好了!

「伊頓,你就不要再這麼倔了,這件事情你們各退一步,你將第18種藥草告訴小春大人,讓小春大人安心之後,也好耐心的給你講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水戶門炎見情況不妙,推了一下眼睛,開始用言語打破現在的尷尬氣氛。

「小春大人只要告訴我這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就把第18種藥草是什麼告訴你們!」

森乃伊頓的倔勁反而被水戶門炎的話給激發了起來,若是放在以前,他們說出這番話,也不過是利用職位之便,狠狠的壓他一下罷了。

現在他的手上握有這些人不知道的秘密。

難道說……

詢問秘密你們也要這麼的強硬嗎?

你們是在拷問嗎?

森乃伊頓忽然間明白為什麼木葉村這段時間以來會這麼的亂套,並且經常有背叛村子的勢力出現。

木葉村的高層絕對不是沒有問題的!

森乃伊頓在心中已經做出了一些判斷,就僅僅拿他這次給團藏大人治療傷勢來說,無論是他還是青羽,都沒有得到贏得的讚譽,反而得到了更深的懷疑。

「伊頓,你到底怎麼回事,現在是生死攸關的時刻,你非要在這個時候拿出你的個性嗎,現在團藏大人急需那第18種藥草來救命,你就必須要讓我先解釋什麼情況,才肯說出藥草是什麼嗎?」轉寢小春眯着眼睛說道,臉上的表情和說話的語氣毫不掩飾着她心中的不滿和憤怒,若不是看在第18種藥草的份上,她怕是要出手教訓森乃伊頓了。

「呵呵呵,小春大人,如果你一開始就給我解釋,現在怕是早就說完了吧。」森乃伊頓冷笑一聲,他還就較上勁了,反正他也看出來了,這次的事情不會給他帶來任何升職的希望,那麼只要還是這幾個人做高層,他也沒什麼升職的希望了,索性不如讓自己痛快一把。

「你這是什麼話!」

轉寢小春在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頓時眉頭皺得更緊了,臉上寫滿了慍怒之色,眼看着就要發飆了。

「伊頓,你這是在置團藏大人的生死於不顧,現在快點說出第18種藥草,不要那麼多的廢話!」轉寢小春怒喝一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

森乃伊頓在聽到轉寢小春的話之後,當時就笑了,整個人反而一下子放開了,根本不去顧忌那些事情了。

「小春大人!」

「你說我置團藏大人的生死於不顧!」

「那又是誰找來醫療忍者將團藏大人的傷勢治好的呢!」

森乃伊頓的語氣變得愈發嚴肅了起來,隨着他將道理這樣講出來,更是一併將心中所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完全宣洩了出來。

這就是現在他心裏所想的事情!

森乃伊頓知道這裏面功勞最大的是青羽,但是他同樣非常清楚,如果不是他跟青羽提了給團藏大人治療傷勢的問題,那麼青羽未必冒着暴露身份的風險將潛藏的醫療忍術拿出來。

相比於面前這三個人!

森乃伊頓反而在青羽的身上感覺到的更大的信任。

畢竟他是木葉村裏面唯一一個知道青羽是綱手弟子的人,更是唯一一個知道是青羽來給團藏大人治療的人。

其實。

他知道青羽所交代的第18種藥草是什麼。

青羽已經跟他說了。

那就是根本不存在!

可是……

正是因為青羽的話,讓他的心中產生了疑問,不知道為什麼要說團藏沒有中毒。

他想要問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不是他的好奇心。

而是他的原則問題!

因為他從青羽的話中隱隱的意識到了什麼問題。

那就是……

他們是來治療團藏大人傷勢的人!

他們是木葉村的英雄人物!

但是……

似乎沒有遭受到應得的待遇!

「好!」

轉寢小春聽到森乃伊頓的話之後,突然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看着充滿了不悅之色。

「伊頓,那個醫療忍者是你找來的人,我本來不想說這些,覺得給你一個面子,可這是你逼我的!」

轉寢小春的語氣開始變得凌厲起來。

「那個醫療忍者的醫療忍術確實是我生平僅見,就算是流落在外的蛞蝓公主綱手本人也未必能夠這樣進行醫療,這一點我還是承認的!」

轉寢小春雙眼聚焦在森乃伊頓的身上,嚴肅且威嚴的眼神彷彿是要將森乃伊頓給嚇住一樣。

「但是……」

轉寢小春的話風突然一轉,聲音瞬間變得更加嚴肅了起來,瞬間將周圍幾個人的情緒都帶入了進去,讓水戶門炎和三代都跟着疑惑,不知道她為何會突然看起來這麼的生氣。

「你可能不知道他都做了什麼吧!」

「他做什麼了?」森乃伊頓沉聲問道,他愈發覺得這裏面有事情,而他的心更多是站在青羽這邊的。

「他在對團藏大人治療結束之後,給了我一張單子,上面羅列著共計17種藥草!」轉寢小春手腕一翻,頓時一張單子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這單子是什麼意思啊?」水戶門炎立即出聲問道,他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鼻樑上的眼鏡片都在燈光的映照下不斷的散發出道道光芒,整個人看起來頗為凝重。

「小春你說清楚一些!」三代也跟着點了點頭,向著轉寢小春詢問道,不過他看似是在詢問,實際上則好像並沒有那麼的關心。

這樣的一幕。

統統落入到森乃伊頓的眼中。

如果是忽悠忽悠別人。

或許還會被他們的演技給征服了,不會看出什麼樣的問題來。

但是……

森乃伊頓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拷問部隊長。

對於查看別人是不是在說謊的這件事情上,可以說放眼整個木葉村都沒有人比他更有經驗。

他僅僅是看到水戶門炎眼底深處那稍微波動的眸光,以及三代眉宇間的細微變化,就知道他們都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是假裝不知道而已,目的是配合轉寢小春進行演出。

一時之間。

森乃伊頓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

套路!

這些人還在跟他玩套路!

他忽然發現木葉村並不是他以前想像中那麼的神聖,這裏面還是有許多的問題,是他先前沒有發現到的,就比如說現在……

他已然意識到。

現在屋子裏面的幾個人。

包括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的團藏大人。

不過是站在木葉村權利頂端的幾個人罷了!

不是他們有能力方才站在頂端,而是他們站在頂端之後逐漸豐滿了能力。

森乃伊頓靜靜的看着轉寢小春,他們越是這樣演戲,他就越是覺得這些說的內容是有問題的。

或許事情是這樣的事情。

但是同樣的事情在不同的角度說出來,會呈現出完全不同的效果。

這一點他在拷問部經歷的太多了。

很多犯人在交代事情的時候,選擇避重就輕,特意將重點讓過去,讓自己的罪行顯得沒有那麼的明顯。

轉寢小春雙眼死死盯着森乃伊頓,她並沒有在森乃伊頓的身上看到她想要的效果,不過水戶門炎和三代的配合都已經到位了,她也只好繼續開始她的說辭。

「這是一張解藥的單子!」

轉寢小春冷冷的說道,她似乎回想到了青羽走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臉色變得更加不善了。

「就是你找的那個醫療忍者,他在將這個單子給我之後,叮囑我說要按照上面的劑量,每天兩次,總共三天,將這些解藥給團藏大人服用,就可以解除掉團藏大人身上的毒藥!」

「我說到這裏你應該明白了吧!」

「你找的那個醫療忍者在給團藏大人治療的過程中偷偷的給團藏大人下了毒!」

「現在你還覺得你辦得是好事嗎?」

「這件事情我沒告訴你,就是覺得你是對村子一片好心,顧及你的臉面罷了!」

「誰知道你非要這樣追問!」

「現在你滿意了嗎?」

「趕緊把第18種藥草交給我!」

「我要趕緊去給團藏大人配置可以解毒的解藥了!」

轉寢小春一句接着一句的說道,她本身心中就很是憤怒,對於青羽所做的事情極其的不滿,再加上森乃伊頓在跟她說話的時候格外的強硬,讓她心中的不滿再度升級,連續升級之後,已經達到了不爽的標準。

正是因為這些理由疊加在一起。

已經讓她忘記了或者忽略了她想要將青羽的面具摘下來的事情,完全將青羽包裝成為了一個壞人。

「小春大人,我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我請的醫療忍者他救了團藏大人,那他為什麼要給團藏大人下毒呢?」森乃伊頓沉聲問道。

他在聽完轉寢小春的敘述之後。

心裏已經對這件事情知道了個大概。

他相信轉寢小春所說的話是真的,當然裏面或許有添油加醋的地方,但是絕對省略了某些細節。

那些細節的地方……

憑藉他多年的拷問經驗。

已經猜測到了大概。

「這還不簡單,因為他要將團藏大人救好之後,通過他下的毒藥,對村子進行威脅,繼而達到他的目的!」轉寢小春冷冷說道。

其實她也是說對了一半。

青羽確實是想要通過將團藏救過來的方式達到他的目的。

只是他並不是下毒,而是下了禁錮咒符,也不是要威脅村子,而是要控制團藏,從而達到控制木葉村暗處勢力的效果。

當然。

相比於轉寢小春拙劣的掩飾。

青羽則是將一切都掩飾的非常好,他通過先說下毒,再跟森乃伊頓說沒下毒,從而產生一種闢謠的效果,那些木葉村的高層,也就不會覺得除了毒藥之外,還有一個符咒。

這下毒的理由。

便成為了拉在明面上擋槍的借口!

「小春大人,這我就更聽不明白了,那他威脅村子什麼了?」森乃伊頓微微眯起雙眼,盯着不遠處的轉寢小春,說道:「他可是將第18種藥草是什麼告訴我了,你總得告訴我他威脅了村子什麼,達成了什麼目的吧?」

「你……」

轉寢小春在聽到森乃伊頓的這番話之後,身上猛地微微顫抖了一下。

那個原因她很清楚。

就是威脅她放了對方!

可是。

她要怎麼說呢?!

轉寢小春一時語塞,她還沒有想好這方面的借口,剛才瘋狂輸出之後,沒想到暴露出了無法解釋的問題。

森乃伊頓在看到轉寢小春的樣子之後,再聯想到青羽從屋子裏出來就匆匆拉着他離開,讓他什麼都不要問的那個緊張姿態,心裏一下子就有數了。

怕是小春大人在為難青羽了!

青羽假裝說是下毒了,不過就是在利用這個借口,進行自保罷了!

想到這裏。

森乃伊頓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

這是他在決定來救治團藏傷勢的時候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的問題。

他們治好了團藏。

卻被村子的高層如此對待。

這讓他有些心寒!

……

另外一邊。

高塔,三層,瞭望台。

青羽在感覺到一股股信息沖入到大腦之後,便立即意識到,編號1、編號2和編號3這三個影分身都完成了各自的任務。

接下來……

就看森乃伊頓能到什麼進程上了!

他已經將能夠演繹的地方演到了極致,一點點潛移默化的讓村子的高層在中層之中失去信心,為水門未來的權力更替鋪設道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3章 為水門未來的權力更替鋪設道路(求訂閱求月票)

42.53%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