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你鬧夠了沒有!(求訂閱求月票)

第382章 你鬧夠了沒有!(求訂閱求月票)

奈良鹿久在聽到這個少年的問題之後,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眸之中隱含着一道道的凌厲的鋒芒。

這個問題。

非常過分了。

現在中忍考試還沒有結束呢!

這個少年不過是一個嚇人罷了!

下忍居然詢問火影的事情,這是在是僭越了,根本沒有什麼可說的!

「這跟你沒有關係。」

奈良鹿久冷漠的說道,這樣的事情本身就是非常離譜的,無論他的身份是主考官,還是火影辦公室的顧問,他在看到這樣問題的時候,都是覺得這是無比荒謬的。

「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奈良鹿久盯着那個少年說道,在他看來這個少年有點多管閑事了,火影的事情不是誰都應該操心了的。

隨着奈良鹿久此話一出。

現場的眾人都跟着點了點頭。

每個人都覺得奈良鹿久說的話很有道理,現在這個少年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跳樑小丑,完全沒有什麼搭理的意義。

「哈哈哈哈哈……」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青羽大笑出聲,直接將現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包括奈良鹿久在內。

「鹿久大哥。」

「我覺得你還是告訴他吧!」

「否則我在這些人心中的形象就是一個吹牛的人了!」

「這可是你給我造成的損失!」

「你總要幫我解釋清楚吧!」

青羽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他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他可以接受寂寂無名,也可以無欲無求,但是這個少年已經跟他對線很久了,若是不在這個時候,以奈良鹿久的話,狠狠打一打這個自以為是的少年的臉,怕是以後都會以為他的是一個好欺負的人。

「嗯?」

奈良鹿久愣了一下,隨即向著道場裏面的這些人看過去,最後是想落在那個少年的身上。

幾乎是一瞬間。

他立即就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如此!」

奈良鹿久本就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他只是在這個時候被情緒所左右被誤導了而已,現在他的心裏對青羽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偏見,並且還在給青羽道歉之後,深刻的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

此時此刻。

奈良鹿久很清楚。

這些人怕是因為他覺得青羽作弊了,從而對青羽惡語相向,均是認為青羽作弊了。

現在經過方才的復盤。

奈良鹿久已經相信青羽沒有作弊了。

那麼他自然也不能允許因為他的問題而導致產生的誤會繼續這麼進行下去。

「我明白了……」

奈良鹿久立即向著那個少年看過去,他的雙眼視線落在那個少年的雙眼上,兩人頓時四目相對,視線聚焦在一起。

「我剛才找青羽是希望他來幫忙。」

奈良鹿久此話一出。

現場眾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即使每個人的心裏都已經有了感覺,知道青羽可能沒有再說謊,可是當他們聽到這樣的話以後,依舊是有產生了一種很是震撼的心理。

「那就是說……主考官要青羽幫忙,而不是三代火影大人要青羽幫忙,我的理解沒錯吧?」

這個少年立即抓着了奈良鹿久說話的重點,再次開口說了出去,他的目的很簡單,前面那些他誤解了青羽的部分,就那麼的過去了,但是沒有誤解青羽的部分,一定要拿出來說個明明白白,絕對不能便宜了青羽。

一時之間。

現場眾人的臉色變得無比之古怪。

大家對於這個少年已經產生了反感的情緒,畢竟這樣的事情,已經沒有必要再這麼深刻的追究下去了。

但是這個人已經死咬着不放。

似乎青羽說話的任何一點點的問題,都要拿出來不斷的放大,最後引起一些事端出來。

「你這個人啊……」

奈良鹿久無奈的搖了搖頭,在他搖頭之後,也不知道因為什麼,突然就笑了起來。

「我找青羽幫忙的內容……」

「就是幫助三代火影大人!」

「我知道你可能又要問了,那為什麼三代火影大人需要青羽來幫忙呢?」

奈良鹿久已經學會搶答了,他在這個少年沒有說話之前,就率先把那個少年要問的話給說了出來,他的智商是可以碾壓這個少年的,能夠做出這樣的預判,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困難之處。

「我索性一併告訴你算了!」

「這樣你就沒要必要再去打擾青羽了!」

「死亡森林裏面發生的事情,你們也都很清楚,岩隱村的那三個忍者都已經死在了這裏,三代火影大人想要看看這三個人生前最後所目睹的景象,需要山中一族的感知忍者到這裏施展讀心秘術!」

「可是……」

「山中一族的忍者到這裏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

「大腦死亡的時間越久,能夠讀取到的記憶越少,所以在經過我的提議之後,三代火影大人決定找青羽來幫這個忙。」

「現在你明白了嗎?」

奈良鹿久已經將話說得非常的清晰了,其實他不應該說這些話的,不過為了彌補對青羽造成的那一部分損失,他還是將這些話說了出來,希望能夠對青羽的困擾有所緩解。

「呼……」

現場的眾人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紛紛跟着點了點頭,他們都已經明白了具體是怎麼一回事。

如此看來……

青羽還真的沒有說話。

第一點,沒有作弊。

第二點,火影找他幫忙。

這兩點看起來非常離譜而且不搭調的事情,均是完美的呈現在了青羽的身上,以至於讓他們在不知道之前,覺得非常的錯愕,而在知道了之後,又覺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這個少年在聽到奈良鹿久的話之後,一言不發,徹底沉默了下去,現在這個理由沒了以後,他已經沒有任何的話可以說了。

不管再說什麼。

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錯了!

還是弄錯了!

只是……

這個少年知道自己弄錯了,但是卻不想做出任何道歉的行為,他並不想要低下他那高傲的頭顱。

……

奈良鹿久在說完那一系列話之後,就已經不再理會那個少年了,而是將視線轉移回到了青羽的身上。

「青羽,現在誤會已經消除了,你真的還要選擇棄權嗎?」奈良鹿久忍不住再次問道,他的心裏就是會覺得青羽要棄權這種事情跟他是有關係的,若是不再詢問一下的話,他的心裏是會不安的。

「要。」

青羽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即對着奈良鹿久擺了擺手,說道:「鹿久大哥,你不要再勸說什麼了,我已經決定了,不會繼續中忍考試了。」

「好吧。」

奈良鹿久無奈的跟着點了點頭,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他已經給出了青羽許多的台階下,直到現在青羽都還在堅持,那麼足可以說青羽是真的這麼想的了,那麼他也沒有再說什麼的必要。

「我走了。」

奈良鹿久在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答案之後,已經沒有停留在這裏的必要了,他直接轉身向著剛剛通過的那條走廊返回。

接下來。

他要去找到那兩個監考忍者去確認。

一個是第一場考試站在青羽前面,那個被青羽施展心轉身之術的監考忍者。

另一個是第二場考試的時候帶着青羽他們前往第19號門的那個監考忍者。

這兩個監考忍者必定會知道一些事情。

如果跟青羽說的沒有什麼出入的話。

那麼就可以證明青羽真的沒有在這件事情上說謊,也就沒有進行作弊這樣的操作了。

頓時。

奈良鹿久邁著步子離開了。

一時之間。

一道道目光聚焦在奈良鹿久的身上,每個人都在目送這個主考官離開。

隨着奈良鹿久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人們均是鬆了口氣。

現在這個時候。

每個人看向青羽的眼神全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們都已經知道了青羽沒有作弊,知道先前是他們誤會了青羽,已經對青羽的印象發生了改觀。

現場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重新陷入到了安靜之中。

青羽重新坐在地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這樣的事情甚至都不會引起他內心的波動,他只是想要通過這樣的事情,證明自己是清白的,僅此而已,至於其他的事情,就沒那麼大的所謂了。

奈良紗希的雙眼死死的盯着青羽,她剛剛配合完奈良鹿久的「演出」,可是她本以為青羽要留在第三場考試了,但是發現青羽已經選擇了棄權,這種事情是在他的預料之外的。

「玲,你在這裏等我。」

奈良紗希猶豫了一下之後,對着旁邊的秋道玲低聲說了一句,在她說完之後,直接邁步向著不遠處正在閉目養神的青羽身前走過去。

「青羽,我有話要跟你說,你過了來一下。」

奈良鹿久走到青羽的面前,看着那閉着眼睛的青羽,冷冷的說道,語氣中有着一種命令的意味。

「沒什麼可說的。」青羽愛答不理似的說道,他連眼皮都沒動一下,根本沒有給奈良紗希多說話的意思。

其實。

原本他對這個忍者小隊還是有那麼一絲絲憧憬的。

畢竟這是他沒有的東西。

可是,他簡單的體驗了一下,發現體驗並不是很好,他全程帶躺不說,還要被隊友污衊,並且冷眼相視。

自從在死亡森林聽到奈良紗希說起那些話之後。

他對這個自以為是的少女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好感了。

「你跟我過來!」

奈良紗希的眉頭緊緊皺起,她的語氣中透出一些不耐煩的情緒來,她覺得青羽這麼做,就是在故意挑戰她的極限。

這種感覺讓她很不爽。

她就是認為青羽在得了便宜賣乖。

她剛剛配合他們兩個人演完了這一場戲。

現在立馬就翻臉不認人了。

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你要說就在這說,不想說就不要說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你還是好好準備第三場考試吧。」青羽淡漠的說道。

「好!」

奈良紗希一下子就笑了,一邊笑一邊還點點頭。

「我本想把你叫到沒人的地方問你!」

「那樣還能給你留點面子!」

「這是你自己不要面子的,那我可就在這裏問你了!」

奈良紗希的聲音並不大,甚至還故意壓低了許多,可是這個道場裏面實在是太安靜了,再加上剛剛發生過那樣的事情之後,眾人的注意力還是在青羽這邊的,立即就發現了這邊發生的事情。

「?????」

眾人的腦袋裏面冒出一個個小問號,在他們的認知當中,青羽和紗希明明是隊友,怎麼現在看起來,這架勢像是隊友已經反目了似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霎時間。

現場的人們再度化作吃瓜群眾。

他們還沒有從剛才的瓜裏面緩過來,現在又重新吃上了這邊的新瓜。

青羽聽到奈良紗希的話之後,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現在他對這個少女的腦迴路非常的欽佩,他根本猜測不到這個少女心裏都在想着什麼樣的事情。

「棄權的事情,你解釋一下吧?」

奈良紗希低頭俯視着青羽,微微低頭的角度,呈現出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再加上她那質問的語氣,完全就是一副很強勢的既視感。

「解釋什麼?」青羽愣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抬眼看了一眼奈良紗希,說道:「有什麼好解釋的。」

「你在第一場考試的時候,跟了我們兩個人答案,又在第二場考試的時候,協助我們找到了天之書捲軸,接連兩場考試都破記錄了,幾乎沒有什麼消耗,到了第三場考試,你直接就棄權了,難道你不該解釋一下嗎?」奈良紗希冷冷的說道,她的眼神隨着她的話,變得凌厲了其他,她在幾句話之間,就把剛剛青羽說過的問題,又翻了出來,畢竟她的心裏不相信青羽的答案。

「我為什麼要向你解釋?」青羽嘴角翹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隨即說道:「況且,我剛剛已經解釋過了,你沒有聽到嗎?」

「青羽!」

奈良紗希在聽到青羽的話之後,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她怒視着青羽,眼神凌厲,覺得受到了極大的敷衍。

「你鬧夠了沒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2章 你鬧夠了沒有!(求訂閱求月票)

51.53%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