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到底是不是你?(求訂閱求月票)

第383章 到底是不是你?(求訂閱求月票)

奈良紗希的聲音很大,語氣中透著濃濃的不滿,她的話清晰的傳入到了現場每個人的耳中,令得眾人的表情都變得複雜了起來。

一時之間。

眾人均是意識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似乎……

這個瓜到這裏還沒有結束。

事情還有反轉?!

只是。

現在這些話從奈良紗希的嘴巴裏面說出來,跟奈良鹿久說這些東西,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覺。

從那質問的語氣中。

人們感覺到了一種極其特殊的感覺。

唰。

幾乎每個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均是落在了青羽的身上,他們瞪大雙眼盯着青羽,期待着事情後續的發展。

「我一直沒有說什麼,就是想給你留面子,可是你現在還在跟我打哈哈!」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山中一族的秘術嗎?」

「通過心轉身之術控制監考忍者,然後再通過監考忍者去讀取記憶,最後通過心傳身之術把答案傳遞給我們……」

「這樣的話你說出來以後,你自己會相信嗎?」

「你跟鹿久大哥合起來演戲的事情,我本不想說什麼的,可是你這樣子看起來,居然像是當做了真的!」

「你太讓我失望了!」

奈良紗希一句接着一句的說道,她的語氣已經變得無比冷淡了,只是她的話在說出口以後,全場眾人頓時瞪大了眼睛,彷彿發現了其他的事情。

「嘩……」

人群瞬間宛若爆炸了一樣,立即議論開來了,每個人的視線裏面,都閃爍著異樣的色彩。

「演戲?」

「什麼情況?」

「主考官大人在演戲?」

「這可是青羽隊友說的啊!」

「我的天吶!」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我人傻了!」

「……」

一道道議論的聲音響起,實在是事情太過震撼了,以至於讓他們沒有辦法冷靜下來。

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震撼了。

以至於他們都覺得事情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畢竟……

這個少女跟青羽可是隊友啊!

奈良紗希冷冷的凝視着青羽,她見青羽沒有回答她的話,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的難看了。

她從小就自詡聰明。

很多事情一點就透。

現在她雨已經看破了這裏的一切,只是因為顧及鹿久大哥的顏面,這才沒有說出來,可是就在剛剛的時候,她在跟青羽說話的時候,實在是太過氣憤了,直接脫口而出了。

不過。

她就算說了也沒有覺得後悔。

這樣的事情。

鹿久大哥自然是有辦法圓回來的。

現在她只是想要通過這些話語的刺激,逼得青羽說出一點點的實話來,可是她現在也想到了,越是這樣,青羽越是不會說實話,不然後面就演不下去了。

所以……

必定還是否認。

或者不說話。

將事情變成了僅僅只是疑惑但是沒有證據,慢慢就消散掉了。

奈良紗希覺得她已經看破了很多的東西,所以她知道如果她不去問清楚的話,這件事情可能就這麼稀里糊塗的過去了。

「你可真是個大聰明。」

青羽淡淡的開口,他抬眼向著奈良紗希看過去,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有點後悔沒有聽奈良鹿久的話了。

若是當初聽了奈良鹿久的話。

直接在第一場考試就作弊把這兩個少女給拽下去。

最多也不過是引起這兩個少女的不滿而已,並且這兩個少女心裏最為記恨的人,則是奈良鹿久。

可是現在嘛……

明明帶着這兩個人到了第三場。

偏偏還背上了這麼一口大黑鍋。

簡直是團藏知道了都會落淚!

與其如此。

還不如從一開始就直接這麼做了。

「你不要用你的想法去揣測我,我告訴你真相,你不相信,那麼我又何必要再多費口舌解釋呢!」

青羽說話之間,緩緩的站了起來,他輕輕的嘆了口氣。

終歸是對忍者的世界不是很了解。

現在有了這樣的經歷之後。

這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

至此。

青羽非常青羽的明白,以後在這個世界上,他不會再去亂沾染上什麼羈絆。

這將會是非常麻煩的事情。

就比如現在。

解釋不清,名譽掃地,解釋清楚,實力暴露。

相比之下還是讓那無趣的名譽隨風去吧。

「隨你怎麼想吧,我都無所謂,不要再來煩我了。」

青羽邁開步子向著一樓道場入口處走過去,他頭也不回的直接走了,並且根本沒有在意這裏的人在說些什麼,無論怎麼議論都已經沒關係了。

他解釋過了。

奈良鹿久也替他解釋過了。

既然如此。

信不信無所謂了。

青羽一步一步頭也不回的的向著外面走了出來,當他走到高塔門口的時候,立即看到了那兩個監考忍者。

「青羽?」

這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看到青羽之後,立即向著青羽看過去,在他們守門的時候,印象最為深刻的,就只有面前這個名叫青羽的少年了。

「你要幹嘛去?」

這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看着青羽有要走出去的趨勢,頓時在愣了片刻之後立即迎了上去,將青羽攔住了。

「主考官大人有令,現在誰都不可以出去,一直到考試結束的時候。」

「青羽,你現在還不能出去!」

這兩個守門忍者攔著青羽嚴肅的說道,這是他們的任務,跟這個人是不是青羽沒有關係,不管是誰出現在這裏,他都必須要將這裏的人攔住。

「明白了。」

青羽點了點頭,他就直接站在這了這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的旁邊,一句話都沒有說,安靜的待在了這裏,默默的等待着中忍考試第二場的結束。

青羽已經不想再回到道場裏面了。

那邊實在是太令人煩躁了。

……

幾個小時之後。

一道道嘈雜的聲音響起。

隨即在一個監考忍者的帶領下,那些沒有通過第二場考試的考生跟在這個監考忍者的身後,一起從二樓的樓梯上走了下去。

「主考官大人的命令,我帶着這些考生退出死亡森林!」

這個監考忍者對着那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說道,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立即讓開了門,並且點了點頭。

踏踏踏踏踏……

伴隨着一道道的腳步聲,這些人向著死亡森林裏面走了過去。

「青羽,如果你真的決定好了棄權,那麼你也可以跟着走了!」其中一個守門的監考忍者說道,他的雙眼凝視着青羽,覺得這樣的事情非常的可惜,不過決定權在青羽的手上,他也沒什麼可說的。

「嗯。」

青羽點了點頭,直接邁開腳步跟了上去,他對中忍考試以及中忍的頭銜完全沒有任何的興趣,現在終於可以離開這個讓他覺得無比沉悶的地方了,心裏還是覺得很舒服的。

「哎……」

那兩個守門的監考忍者看着青羽離開的背影,忍不住嘆了口氣,他們的心中有着濃濃的遺憾之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這個打破了中忍考試第二場考試記錄的少年,居然以這樣的方式退場了。

……

高塔,二樓。

山中亥一收回了他的手,緩緩的吐了口氣,現在這個時候,他的額頭上已經佈滿了細密的汗珠,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的疲累當中。

讀取記憶這場的事情。

就像是體力活。

不過還不能完全算得上是粗活,而是那種粗中有細,又累又要忍着。

就連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使用過讀心秘術了,畢竟一般需要讀取記憶的時候,根本不需要他來做,有太多可以替代的人了。

「有結果了嗎?」

三代見到山中亥一睜開眼睛,立即開口詢問道,對於這樣的事情,他的心裏一直非常的期待,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看到了一部分畫面。」

山中亥一緩緩的開口,他的雙手手指按在自己的太陽穴上,他頭疼欲裂,消耗極大。

「我看到了一個霧隱村的忍者,對這三個人進行了襲擊,在殺死他們之前,所施展的是水牢術!」

「那個霧隱村的忍者還說了一些什麼話……」

「可以我讀取到的記憶點有些模糊了,再加上水波的作用,我在這三個人的身上都沒有聽清楚什麼。」

「大概是這個樣子的。」

山中亥一模稜兩可的說了一堆,實在是他太久沒有使用過讀心秘術了,以至於在讀取記憶的時候,很多內容都已經看不清楚了,只能模模糊糊的說出一個大概。

「果真是霧隱村忍者嗎?」三代眉頭緊蹙,這跟他預想中的有點不一樣,他還以為是漩渦一族的忍者,不過饒是如此,他依舊覺得這跟漩渦一族的忍者脫不開干係。

「確定是霧隱村的忍者,不過具體的記憶,還要等到感知忍者小隊到來之後詳細的去解讀,我隱隱覺得那個霧隱村忍者說的話挺重要的,可是我實在是聽不清楚了。」山中亥一無奈的說道,他現在頭昏眼花,根本提不起一點點的力氣來,連續讀取三個已經死掉幾天的屍體的記憶,對於他的消耗是非常大的。

「我明白了。」

三代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不過在他的心裏,已經開始在思考關於霧隱村忍者的事情了。

「鹿久,感知忍者小隊還有多久能都?」三代問道。

「最遲半個小時。」奈良鹿久立即回答道。

「等他們來了立即安排他們來讀取記憶!」三代下令說道,說完之後,他向著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是!」

奈良鹿久點頭應聲,他通過三代的表情,已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三代一步步走出屋子。

沿着走廊走到了樓梯處,踏上樓梯,走到了三樓的瞭望台,遙望着前方的死亡森林。

此時此刻。

剛好那些已經失敗了的考生結隊向著外面走出去。

「霧隱村的忍者……」

「究竟跟漩渦一族的忍者有沒有關係?」

「宇智波楓說他是被霧隱村忍者襲擊的。」

「那三個岩隱村的忍者也是被霧隱村的忍者襲擊的。」

「為什麼宇智波楓沒事呢?」

「不僅沒有受傷,還被封印給困住了……」

「這封印是不是給我看的呢?」

「到底是不是你?」

三代看着遠方的樹木,他的腦袋已經亂成了一團漿糊,這跟奈良紗希的胡思亂想不一樣,他是根本想不出更多的可能性了,覺得一切都充滿了謎團,向著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向著他襲擊過來。

偏偏在這個時候……

團藏還受傷了。

只能讓他一個人獨自的支撐在這裏!

「那個漩渦一族的忍者……」

「現在又在什麼地方?」

「以什麼樣的身份存在於村子裏呢?」

三代想着想着,突然瞪大了眼睛,隨即揚起手,狠狠的向著自己的臉上拍了一下。

「我怎麼這麼蠢啊!」

「這樣的事情我去問森乃伊頓不就可以了嗎!」

「如果說村子裏一定有誰知道那個漩渦一族忍者是誰的話……」

「只有森乃伊頓了!」

三代立即轉身向著樓梯處向下走,快速的下到了樓梯的一層,隨後徑直的向著死亡森林的出口走過去。

嗖嗖嗖……

三代的速度極快,穿梭在樹林之間,整個人化作一道道的殘影,他發現自己已經被固定思維給框柱了,這樣的事情直接去詢問森乃伊頓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去自己猜測那麼多。

他知道森乃伊頓不會那麼輕易的告訴他。

可是他畢竟是火影。

總是有辦法找到突破口的。

頓時。

三代彷彿是找到了破解這個難題的答案,已經顧不上他的身份,已經給青羽留下過的不再因為這件事情去找森乃伊頓的承諾,現在他就是想要知道那個漩渦一族的後裔究竟是誰。

畢竟關於漩渦一族的事情,他和團藏根本脫不開干係,對方很有可能是來複仇的!

畢竟。

如果那個漩渦一族的後裔不知道漩渦一族的事情,大可不必躲起來隱藏身份。

這樣做的目的不就是躲在暗處嗎?

甚至於救團藏的目的可能都是為了留下知道當年事情真相的人!

一時之間。

三代身上冷汗狂流。

已經開始緊張了。

腳下的速度也變得更快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3章 到底是不是你?(求訂閱求月票)

51.66%
目錄
共7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