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大野木的疑惑(求訂閱求月票)

第390章 大野木的疑惑(求訂閱求月票)

鹿三離開幾分鐘之前,青羽差不多可以確定前者不會重新折返回來了,隨即便從鐵板床爬了起來。

「看樣子實驗很成功嘛!」

青羽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雖然他剛才閉著眼睛看起來就像是昏迷了一樣,但是他的意念完全打開,清清楚楚的感覺到了鹿三剛才的所有動作。

通過這些動作。

青羽可以非常清楚的得到答案。

那就是鹿三已經完全把剛才發生的事情都已經當做是親身經歷的事情了,根本就沒有被植入記憶的感覺。

這也是青羽覺得成功的地方。

植入記憶而不被發現,這樣以後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將很多原本的不可能,變成可能性了。

一時之間。

青羽的心裡不禁期待了起來。

……

中忍考試所在的死亡森林的高塔中。

三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重新回到了這裡,他知道現在讀取那三個死去的岩隱村忍者的記憶該要出一個結果了,而那個森乃伊頓明顯不是短時間內能啃下來的人,因而他還是選擇了先返回這裡。

「三代火影大人!」

三代剛剛走到高塔門口的時候,便看到了那兩個負責守門的忍者,他們並沒有因為考生的退場而離開,依舊守在這裡,等待著事情的進一步發展。

「山中一族的感知忍者們來了嗎?」三代看著這兩個守門忍者淡淡的問道。

「已經進去一段時間了。」這兩個守門忍者點頭說道。

「好的。」

三代沒有再說什麼,直接邁開步子走進高塔,從外觀上幾乎看不出他有任何的表情變化,但是他自己的心裡很清楚,關於森乃伊頓的事情,他的心裡非常的憤怒。

要知道……

他可是堂堂火影!

整個木葉村最高權利之人!

無論是創建村子受人愛戴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間,還是實力強勁但是在位不久的千手扉間,在他前面的兩任火影就沒有說話不算的時候,哪像他這麼的狼狽。

二代火影親口傳下來的火影之位,還要重新再搶一遍,不然可能就要被宇智波鏡給奪走了。

現在已經在位十餘年了。

可是依舊有大大小小各個不同的部門並不是完全聽信他的命令。

再加上旗木朔茂和波分水門聲名鵲起,已經開始漸漸地得到了村子里一部分人的心,更是間接的動搖了他的火影之位。

三代進入到高塔之後,便直接向著二樓走過去,在這沒有人的走廊上,他緩緩攥起拳頭,將拳頭攥的死死的。

就在三代進入到二層之後,視線里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

三代鬆開了緊緊攥著的手。

整個人都已經恢復到了正常的樣子。

「鹿久,裡面怎麼樣了?」三代看著面前的人,正是他最新選擇的顧問,奈良鹿久。

「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應該就要出結果了。」奈良鹿久沉聲說道,他一直留在這裡主持大局,就在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前,山中一族的感知忍者們都已經到了,開始讀取這三個死去的岩隱村忍者的記憶。

「出結果之後告訴我。」

三代表現出一如既往的冷靜,不過他的心裡卻是已經很著急了,畢竟這些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做出這個事情的人,不管是不是漩渦一族的忍者,至少擺出了要將木葉村拉下水的意思。

按著常理來說。

進入到中忍考試之中。

這就代表著已經簽下了同意書,在死亡森林中生死有命,死了也說不出什麼來。

但是……

偏偏這三個岩隱村的忍者是以一種很離奇的方式,當著幾乎所有考生的面,非常誇張的直接被掛了上去。

這影響太惡劣了。

惡劣到了足以讓岩隱村來追究了。

咯吱——

就在這個時候,屋子的門推開了,臉上寫滿了疲憊之色的山中亥一探頭向著外面看過去,他先是看到了奈良鹿久在,隨即注意到了不遠處的三代。

「三代火影大人!」

山中亥一看到三代之後,立即站直身子,深深鞠躬,隨即說道:「記憶已經讀取完成了!」

山中亥一本來是想要通知奈良鹿久這個事情,但是卻沒想到三代已經來了,那就索性直接向著三代進行彙報了。

「好!」

三代毫不猶豫直接向著屋子裡面走進入,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這裡面究竟是什麼樣的事情了。

……

青羽依舊停留在暗部宿舍裡面,並沒有直接出去,他在這裡等了一會,仍然不見鹿三折返回來,便徹底確定植入記憶的事情,已經算是圓滿了。

隨即。

青羽雙手結印,施展影分身之術,直接在宿舍裡面留下了一個影分身,代替他在這裡蹲點。

「你繼續寫。」

青羽對著影分身說道,在他交代完這句話之後,他的意識立即連接到高塔的飛雷神術式,隨即整個人一閃而逝消失不見。

青羽的身影出現在高塔之後,立即再次結印,控制著雙手結印,雙手伸出兩根手指,頓時交叉在一起。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心念一動,渾厚的查克拉在他的身上湧起,隨即一千個影分身直接出現在高塔之中。

「傀儡術。」

青羽淡淡的吐出了三個字,非常清楚的表達了他所要修鍊的項目,現在第三次忍界大戰已經全面爆發,不如意外的話,這場中忍考試發生的事情,足以將木葉村摻和進去了。

現在傀儡術就變得重要了許多。

「是!」

這些影分身齊齊應聲,隨即各自拿起地面上的傀儡,開始進入到修鍊的狀態之中。

青羽接這裡安頓好了之後,身影再次一閃,直接消失不見了。

……

七天以後。

岩隱村。

土影辦公室。

三代土影大野木看著送過來的捲軸上面寫著的文字,臉色變得冷漠了起來,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嘴角還有著一縷縷的笑容。

「有趣!」

「真的有趣!」

「我還沒動手呢……」

「猿飛日斬你倒是先動手了!」

「不過……」

「這樣倒是給我一個更好的機會!」

三代土影大野木立即收起臉上的笑容,緩緩清了清嗓子,然後向著門口的方向喊過去。

「來人!」

大野木的聲音中透著一股憤怒,彷彿是遇到了什麼極其不滿的事情。

踏踏踏踏踏……

伴隨著一道道的腳步聲,一個個岩隱村的忍者走了過來,他們全都半跪在這裡,誰都不敢抬頭看大野木的臉,畢竟從語氣上他們都已經聽出來土影大人生氣了,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土影大人生這麼大的氣了。

「我剛剛在收到前線探報,就同時收到了火影的道歉信,我們岩隱村聯合去木葉村參加中忍考試的小隊死在了木葉村的中忍考試中,並且當著所有考生的面被高高的掛起來!」

大野木以一種非常氣憤的語氣說完了這段話,在他說道這裡的時候,語氣明顯頓了一下,完全沒有表現出什麼來。

只是……

這裡的岩隱村忍者將頭低得更深了。

他們全都不敢承受土影大人的怒火,現在做什麼都不如安靜的待著。

「這樣的事情我如果忍了,那麼以後我們岩隱村在忍者世界裡面的地位就沒了,現在我們立即集結忍者小隊,向著木葉村發起進攻!」

大野木向著這些岩隱村忍者命令道。

他想要發布這個命令很久了。

只是一直沒有這個機會。

第三次忍界大戰最開始的時候,他以及他的岩隱村都是以一種旁觀者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情,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參與進去,而是想要更加深刻的去看看這裡面的形勢。

只是……

後來……

局勢慢慢的變了。

就連他也說不清楚為什麼。

原本的局面是雲隱村和砂隱村一起向著木葉村去進攻,霧隱村站在雲隱村的身後,這本將是木葉村腹背受敵的一種局面。

但是……

事情變化得太快了。

砂隱村在撤退之後發現村子被雨隱村奇襲了,然後便不去在意木葉村,反而與雨隱村戰鬥在一起了。

雲隱村的事情更是無比的蹊蹺古怪,連雷影都親自前往了,可是事情的反正,簡直就是離譜。

不僅沒有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反而可以說是草草收場,而回去之後的雲隱村,則是遭遇到了霧隱村的反水。

正是因為這樣的變化。

大野木決定趁著雲隱村來回顧及不過來的時候,向著雲隱村發起進攻,儘可能的牟取最大的利益。

然而。

戰鬥了一段時間之後。

大野木奇怪的發現了令他匪夷所思的事情。

第三次忍界大戰最開始的地方,也是一切的導火索,造成這些事情開端的木葉村,居然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完全沒有受到戰火的困擾,這就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這裡掌控著局面,讓一切都變得撲所迷離起來。

恰恰因為這個理由。

大野木決定將木葉村拉下水。

四大忍村都在進行著戰鬥,連雨隱村也都被拉了進來,憑什麼木葉村安安靜靜的什麼事情都沒有。

既然其他村子自顧不暇,沒有理由也沒有閑情向著木葉村發起進攻,那麼這個重任就交給他們岩隱村吧。

大野木最近一直在找一個向著木葉村發難的理由,這才有了中忍考試的事情,可是他沒想到,還沒等他人到場去發難,岩隱村的忍者先出事了,偏偏還是以這樣的方式。

這簡直就是上天送的理由!

大野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了,當然,他必須表現出憤怒的情緒來。

「是!」

這裡的岩隱村忍者統統應了一身,他們已經知道土影大人這麼說的話,就已經是準備向著木葉村發動進攻了。

「土影大人,我買現在正在跟雲隱村戰鬥,現在再向著木葉村發動進攻,會不會戰線拉得太長了?」其中一個岩隱村的忍者疑惑的問道。

「沒有問題。」大野木搖搖頭,說道:「雲隱村那邊有霧隱村在那裡拉著,一時半會抽不出精力來,你們只管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

「是!」

這些岩隱村的忍者再次應了一聲,隨即一個個退了下去,準備著手向著木葉村發送進攻的事情。

一時之間。

土影辦公室裡面重新就只剩下大野木一個人。

大野木的雙腳騰空而起,漂浮到土影辦公室的窗戶口,透過窗戶向著外面看過去,看到一個個岩隱村的忍者,都已經忙碌了起來。

「不過剛剛說起的霧隱村,倒是有點奇怪……」

大野木自言自語起來,他很早就發現了這樣的問題,讓他有點想不通,但是又忍不住不去想。

「霧隱村以前一直都類似於雲隱村的附庸,跟雲隱村的關係走得很緊,按理說發生這樣的忍界大戰,應該跟雲隱村並肩戰鬥才對,怎麼突然間就跟雲隱村打在一起了呢?」

「不僅是打的問題……」

「霧隱村看起來就像是跟雲隱村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雲隱村戰場上霧隱村才是最大的主力軍!」

大野木感嘆著說道,他看過太多太多雲隱村戰場發過來的戰報,雲隱村幾乎全部的力量都用來與霧隱村戰鬥了,霧隱村根本就不是試探,也不是在拉扯,而是在拚命。

尤其是活躍在戰場上的忍刀七人眾,更是一個比一個厲害,尋常上忍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不知道我的身後有沒有這樣的人……」

大野木的心中默默的嘀咕起來,他是站在土影的角度上,看事情看得高度更大一些,別人看到的是霧隱村對雲隱村進攻了,但是在他的眼裡,雲隱村和霧隱村就像是兩個人。

其中一個人一直跟著另一個人,看起來關係很近也很好。

可是……

就是這樣的人在你的背後掏了一手。

「不得不防啊!」

大野木也算是一個比較謹慎的人,他通過雲隱村與霧隱村的事情,學習到了不少的道理和經驗。

「看來以後結盟都需要謹慎而為了,霧隱村可能在一開始就不是誠心要跟雲隱村結盟,而是在為背刺做準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0章 大野木的疑惑(求訂閱求月票)

48.77%
目錄
共8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