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木葉村變革的前奏(求訂閱求月票)

第516章 木葉村變革的前奏(求訂閱求月票)

「這……」

森乃伊頓在聽到了青羽的話之後,立即陷入到了思考之中,這種事情確實讓他想得頭皮發麻。

他就不是這種爾虞我詐的人。

現在將他放在這樣的事情裡面,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確定其中的關係。

「難道不是三代火影大人嗎?」

森乃伊頓試探性的問道,他的邏輯非常的簡單,按照常理來說,出了事情誰的損失最大,那麼沒有出事的時候,誰的利益也就最大。

風險與利益是要匹配的嘛!

總不能一個人承擔風險,而另外一個人收割利益。

並且。

三代作為村子的火影。

當然是三代損失大,利益也大了。

可是。

他隱隱覺得。

答案沒有他想象中那麼的簡單。

否則青羽就不會去問他這種問題了。

森乃伊頓說完了以後,雙眼便一直盯著青羽,他在等待著青羽給他答案。

雖然他現在都還不是很清楚,這個答案跟他不解的暗部的事情有什麼聯繫,但是他還是非常的好奇,想要知道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是三代。」

青羽搖搖頭,他迎著森乃伊頓的目光,不厭其煩的解釋了起來,他畢竟只是一個影分身,而且除了畫畫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能跟森乃伊頓把木葉村現在的利害關係梳理一下,也未嘗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說著說著。

青羽的臉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我明白你的思維方式,若是在三代英明神武的領導之下,戰爭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和進展,避免了木葉村陷入到尷尬的境地中,那麼三代獲得的利益最大,這麼說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三代什麼都沒有做,他只是在火影辦公室裡面坐著……」

青羽說的這一番話,倒不是在貶低三代,不過說的也確實是事實。

儘管正常來說,各個村子的影,都應該留手在村子裡面,穩固大局,讓村子不至於因為戰爭而產生混亂,但是三代所做的事情,不僅對於村子沒有什麼正向的幫助,還在想著怎麼控制旗木朔茂的功績,以免對他的火影之位造成威脅。

正是因為這樣的事情。

三代連續做出窒息的操作。

先是讓暗部的忍者衝到前線去,不僅造成了極大的損失,還貽誤了戰機。

哪怕是後面在沒有辦法的時候,讓旗木朔茂出任了木葉村忍者大軍的統帥,但是到了那個時候,時間已經晚了,木葉村已經難以招架岩隱村的忍者大軍了。

所以……

三代不僅在這場戰鬥裡面沒有功勞,而且還有著非常重大的過錯,這些失誤均是可以導致木葉村陷入到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所以……」

「這一次獲得利益最大的人。」

「其實是這大局逆轉的人。」

「正是因為他的存在,因為他的出現,方才令木葉村避免了陷入到尷尬的境地上……」

「現在你知道誰能獲得最大的利益了嗎?」

青羽笑眯眯的說道,目前來說,一切的計劃,都在按照他預先的設想進行著,隨著他所說出來的話,一點一點的開始往森乃伊頓去正視水門的事情。

「這麼說的話……」

森乃伊頓的眼睛驟然圓瞪,他並沒有想到是青羽在背後操控著這一切,也不知道青羽對這些事情了解多少,在他看來,水門歸來的消息,還是他告訴青羽的,青羽只是在根據他所說的事情,在分析具體的原因。

「波風水門!」

「唯有波風水門能夠承受得起這份榮耀!」

「如果不是波風水門的出現……」

「木葉村的忍者大軍可能已經潰敗下去了!」

「就算是木葉白牙旗木朔茂也無法挽回這樣的形勢!」

「沒錯!」

「就是波風水門!」

森乃伊頓一句接著一句說道,他的眼眸中閃爍著恍然大悟之色,經過了青羽的提醒以後,他已經明白了具體問題出現在了什麼地方。

現在他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確實就是這樣的!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在第三次忍界大戰的功勞簿上比波風水門拿出來的表現更加令人震撼。

畢竟波風水門的出現,直接挽救了處於極端危險中的木葉村,否則木葉村將會淪落到了另外一個境地上。

「等等……」

「我好像明白點什麼了!」

「現在我們木葉村的忍者大軍贏了!」

「波風水門會獲得最大的榮耀,也就是本次忍界大戰最大的贏家,至少是木葉村中最大的贏家!」

「待到波風水門回到木葉村的時候,等待著他的將會是無數人的讚譽,那麼他的聲勢將會瞬間達到頂峰,甚至於有可能將三代火影大人都壓蓋過去了。」

「不僅如此,三代火影大人在戰爭期間做過幾個錯誤的決定,那些決定在戰鬥的時候,還需要三代火影大人去主持大局,所以都可以悄悄的掩蓋過去。」

「但是到了戰爭結束的時候,也就是清算的時候了!」

「三代火影大人將成為這次忍界大戰中最大的輸家!」

「所以……所以……所以……」

森乃伊頓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他的眼中閃爍起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深深的意識到了,木葉村政治權利的敏感點上。

「木葉村的火影要發生更替了!」

森乃伊頓說出了這一句就連他自己都沒想到自己會說出來的話,若是放在以前,他根本沒有這麼敏銳的嗅覺,但是在青羽幾句話的提醒之後,他頓時意識到了這裡面涌動起來的暗流。

「波風水門氣勢大盛!」

「三代火影大人風評嚴重受挫!」

「兩相比較之下……」

「這場戰爭必定要有人付出一定的代價,而也必定會有人要享受一定的榮耀!」

「這不就是火影之位的變革嗎?」

「青羽!」

「你快告訴我!」

「你是不是也是這麼想的?」

「天啊!」

「我居然現在才反應過來!」

森乃伊頓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他為自己的遲鈍而感覺到一絲絲的懊惱。

與此同時。

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一直以為第四代火影會在木葉三忍中出現,尤其是綱手大人,其次就是自來也大人……

可是。

現在這麼一看。

木葉三忍根本沒有繼承火影之位的資格了。

原因很簡單。

木葉村生死存亡的時刻,木葉三忍沒有一個衝到前線上去的,這就可以在人們的心中,變成了置村子於不顧,從而失去許許多多的支持。

當然。

這還不是主要的原因。

最根本的原因則是木葉村年輕一輩已經起來了,波風水門在這個時間節點上站了出來,儼然接過了木葉村新時代的權杖。

變了!

現在的一切都變了!

跟他所想象的不一樣了!

「你說的沒錯。」

青羽點點頭,他發現森乃伊頓還是挺聰明的,只是沒有將心思放在這些事情上,並且嗅覺不是很敏銳,但是在經過了提醒之後,還是可以立即做出分析,更上了他的腳步。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波風水門將會成為木葉村的第四代火影,但是我前提也說了,那就是沒有意外。」青羽補充說道。

「你的意思是……」森乃伊頓越想越是深入,突然間彷彿打開了新天地,以前許多不解的事情,也都跟著理解了,很多不是很懂的地方,也漸漸的都懂了,繼而說道:「三代火影大人可能會去製造這個意外!」

「沒錯!」青羽再次點頭。

「青羽,你是什麼立場?」森乃伊頓立即意識到,現在已經到了站隊的問題上了,而他早早就站在了青羽這一邊,所以青羽的立場,將決定他的立場,也決定他在以後要怎麼做。

「我和水門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青羽淡淡的說道,他沒有正面回答森乃伊頓的問題,但是在這一句話之後,森乃伊頓立即就懂了。

「我明白了。」森乃伊頓重重點頭,他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他在上次三代做出跟蹤他和青羽的事情,以及三代在詢問他青羽身份時的那個態勢,就讓他對於三代心灰意冷了,本身他就不願意站在三代這邊,現在聽到了青羽的明確答覆之後,心裡更是有底了,說道:「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我覺得你可能還不是很清楚,那你現在明白為什麼三代會批複你的暗部調令了嗎?」青羽嘴角含笑盯著森乃伊頓,他在引導森乃伊頓上,已經樂此不疲了,並且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效果。

「這……」

森乃伊頓恍然意識到,他來這裡詢問青羽的最根本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釋,而是了解到了許多額外的東西。

正是這些額外的東西。

讓他反而更加清楚的看到了當下的局勢,並且能夠反過來再去看他自己的問題。

「讓我想想。」

森乃伊頓立即深吸一口氣,他的大腦開始快速的轉動了起來,若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不願意去多想這樣的事情,浪費那麼多的腦細胞,又有什麼結果呢。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他已經接受了他是暗部老大的身份。

既然是暗部的老大。

那麼他以後也是木葉村的高層。

他管理暗部,但並不拘泥於暗部,屬於是可以跳出暗部的暗部忍者,現在已經能夠算得上是木葉村的高層之一了,只是他現在還沒有任何一點的實權。

正因如此。

現在他也開始試著去思考一下了。

「三代火影大人對我的態度發生變化,並不是針對我個人的,而是針對暗部的!」

「現在暗部只有我能夠拿得出手,他除了相信我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

「若是將前線回來的任何一個人設立為暗部的老大,那麼我幾乎可以肯定,那個人的心裡更加傾向支持的人就是波風水門!」

「毫不誇張的是……」

「前線回來的忍者都會將波風水門視為救命恩人!」

「基於那一層關係,三代不會使用前線回來的人,所以他會想辦法穩固住我暗部老大的位置,並且向我示好!」

「我說他為什麼看著我的時候笑得那麼滲人呢!」

森乃伊頓快速的分析起來,他已經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所以心裡也有了一個譜,對於剛才他想青羽詢問的許多事情,心裡都有了答案。

「這麼說的話……」

「三代是不打算放棄火影的位置?」

「他要跟作為後生晚輩的波風水門競爭?」

森乃伊頓想著想著就想到了這樣一個結果,畢竟無論怎麼看,他都沒有在三代的身上看到任何不想繼續做下去的意思。

完全還是在以火影的身份去做事情。

三代所做的事情,不是短期的事情,而是明顯帶著以後的,包括跟他交代的時候,隨口說出的那句,有問題隨時找他等等……

「你說的沒錯!」

青羽點點頭,他非常耐心的聽完了森乃伊頓所說的全部分析,對森乃伊頓暴漲的分析能力默默的點贊,並且開始就這些事情,進行起補充來。

「三代確實沒有放棄火影之位的打算,所以我從說,你遇到的事情,不是簡單的暗部的問題,而是木葉村政治的陰謀。」

「現在從表面上看起來,木葉村前線的忍者大軍已經擊敗了岩隱村的忍者大軍,用不了多久就會凱旋而歸,看起來危機的日子已經過去了,村子即將進入到和平當中……」

「但是……」

「這並不是結束,而僅僅是一個開始。」

「木葉村將經歷一番非常強烈的內亂,在這個內亂之後,方才會進入到下一個和平發展的時期。」

「只是村子里的許多人,或許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真正是怎麼回事,木葉村內部流動的暗流,現在才真正的開始!」

青羽向著森乃伊頓說道,他所說的這些話,讓森乃伊頓連連的點頭,現在他也可以理解這些事情了。

一時之間。

森乃伊頓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嚴肅。

他已經深深的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並且還在進一步有序的思考著這些事情,他想要精準的定位自己在這場漩渦中的位置,確定他所能夠扮演的身份,以及具備什麼樣左右事情的能力。

「難怪三代火影大人兩次三番的要見大蛇丸大人,這是應該已經在做準備了吧,這麼看起來,波風水門想要成為火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啊!」森乃伊頓感嘆道。

「當然不容易!」

青羽點點頭,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三代的火影之位有多麼的牢固,那可以歷代影之中,唯一可以倒數的存在,任何一個村子,在四代影沒了以後,接替的都是五代影,唯有木葉村,四代影死了以後,三代影還能再回來,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的話,三代怎麼可能會將火影之位交給四代呢。

「不過水門不還是有我們呢么!」

「事在人為。」

「我們會有辦法的!」

青羽突然咧嘴一笑說道,雖然森乃伊頓的身上有他打下的舌禍根絕之印,但是青羽並不是什麼事情都有跟森乃伊頓說,在森乃伊頓看來,青羽不過就是比他想象中更厲害一些,但是並沒有到一個無法理解的程度上。

「嗯……你說的有道理……事在人為!」

森乃伊頓立即連連點頭,他突然有一種非常強烈的參與感,似乎搖身一變成了推進木葉村變革更替的一部分,整個人都跟著興奮了起來。

本身他就站在青羽這邊。

對於三代又沒有太大的好感。

青羽站在波風水門這邊剛剛好滿足他對這一場變革的所有需求。

內心深處幾乎沒有任何不滿的地方,甚至還有些期待,頓時全神貫注起來。

現在想想。

似乎也不是什麼不可為的事情。

青羽肯支持波風水門的話。

那就等於青羽身後的綱手大人也在支持波風水門。

波風水門本身身後就還站著一個自來也大人。

這就是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了。

再加上忍者大軍回來的那些忍者,以及在忍者大軍中做統帥的旗木朔茂……

仔細一想。

倒是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我明白了!」

森乃伊頓突然驚呼一聲,那語氣就像是恍然大悟一樣,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緊緊盯著青羽,想到他剛才想到的事情,整個人都不免頭皮發麻。

「我知道事情是怎麼回事了!」

「我知道為什麼三代火影大人會這麼快的批複了!」

「青羽!」

「你說的沒錯!」

「這就是一場木葉村內政治的陰謀!」

森乃伊頓整個人神情緊張,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可以自己想通這個道理,整個人都感覺非常的滿足。

「說說看。」青羽似笑非笑的說道。

「按照三代火影大人對我的態度來看,他希望將我培養成他的人,那樣暗部就是站在他這一邊的了。」

「木葉村裡面不是每個人都明白三代火影大人與波風水門之間的鬥爭,或者可能波風水門自己都還沒有想的那麼深遠,現在更多的應該是三代預防性的策略。」

「如此一來……」

「只要三代將歸來的精英忍者都安排到暗部裡面去……」

「這些忍者就沒有能力在去支持波風水門,因為他們成為了暗部的忍者,而且暗部還在我的手上,若是我支持的是三代的話,那麼這些人變相的就變成了支持三代。」

「這樣簡單的一個策略,就可以直接將波風水門的支持者,轉變成了三代火影大人本身的力量,不僅削弱了波風水門,還讓他的力量得到了穩固!」

「不愧是三代啊!」

「城府太深了!」

森乃伊頓忍不住感嘆起來,他也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方才徹底看透這樣的事情,明白了三代為什麼那麼支持暗部。

「所以你想好怎麼做了嗎?」

青羽向著點點頭,他對於森乃伊頓的話進行了默認,雖然森乃伊頓只是想到了其中的一個部分,沒有特別全面的兼顧了所有,但是卻是意外的挖的很深。

青羽有理由相信……

森乃伊頓剛才想到的化敵為友的策略,就連三代本人都沒想到。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

三代應該是在為處理木葉白牙旗木朔茂的事情做打算,畢竟他一開始計劃好的,通過團藏的身份,將旗木朔茂的事情拋出去,讓三代去針對旗木朔茂。

這裡面青羽還是有一點點小心思的。

三代去針對旗木朔茂,若是沒做的時候去曝光,那頂多算是未遂,不會造成實質性的壓力,最多是讓三代的人設在人們的心中崩塌,其他倒是還好。

所以他必須要在三代做以後,將三代的所作所為曝光出去。

如此一來。

便是證據確鑿!

並且。

青羽同時借著三代的手,削弱了旗木朔茂的威望,這個最有可能成為水門火影路上競爭對手的存在。

青羽想的事情比較遠。

他並不拘泥於將三代趕下台。

三代卸任只能代表火影的位置空缺了出來,但是並不能說明空缺出來的火影之位就是水門的,同樣還有可能被其他的競爭對手拿到。

青羽既然決定了幫助水門成為火影,改變原本的歷史軌跡,那麼他就會將事情做足,至少在這個時間點上,他會一路保駕護航,避免意外的出現。

青羽很清楚水門的性格特點。

如果他說出來,他在幫助水門,那麼水門一定不會答應的。

水門很想成為火影。

但是他本身也是一個驕傲的人。

他希望的是通過他自己的努力爭取坐上的火影之位。

所以。

青羽幫助水門的事情,不會讓任何人知道,包括水門在內。

同樣。

若是青羽事物了,關鍵時候沒有成功,讓旗木朔茂成為了火影的話,他相信以水門的驕傲,必定不會在短期內爭奪火影之位,而到時候第五代火影,可能就是另外的人了。

青羽對旗木朔茂這個人沒有任何的意見。

畢竟他擁有旗木朔茂的記憶,知道這個人的性格特點,明白他確實是個好人。

但是跟水門比起來。

青羽顯然跟水門的關係是更好的,而且水門也是更適合做火影的那個人。

幫親不幫理。

這就是青羽的做事風格。

在這個忍者世界中,哪有那麼多的道理,放在不同的立場上,每個人做的都是對他正確的選擇。

且不說旗木朔茂本身心理素質有一些問題,再加上他以往遇到過幾次旗木朔茂,能夠感覺到這個人身上散發出一定的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

或許不是故意的。

但就是存在。

而水門就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像是一輪溫暖的陽光,映照著這個已然破敗不堪的世界。

「怎麼做?」

森乃伊頓愣了愣,他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發現青羽的話總是能扣到關鍵的節點上。

他看出了事情是怎麼回事。

但是具體該要怎麼做。

他還真的沒有想太清楚。

「暗部是真的需要人,我不能拒絕三代給的這個機會……」

森乃伊頓深吸一口氣,他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還是率先建立在了暗部的基礎上,只能說暗部對他來說,真的很重要。

「嗯……」

「青羽。」

「你有什麼主意嗎?」

森乃伊頓想了想,還是覺得徵求青羽的意見,不僅是他想不出來怎麼做了,還有就是他覺得青羽已經有了計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6章 木葉村變革的前奏(求訂閱求月票)

66.58%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