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團藏的心還是動了啊!(求訂閱求月票)

第630章 團藏的心還是動了啊!(求訂閱求月票)

古往今來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有時候不需要自己多說什麼,當到了那個份上的時候,大家也都知道了。

尤其是這種領頭人的身份!

這些人者並不能算是波風水門的部下,事實上沒有任何一個忍者可以算得上是誰的部下,哪怕是家族中的忍者,理論上都是要聽木葉村的。

只是這種情況一般不涉及到大是大非的時候。

若是一些細微的事情,有着些許決策上的差異,那麼各個家族的高層都會相對來說退讓一步,讓忍者聽命於村子。

哪怕可能會做出一些犧牲,但是各個家族也都會去顧全大局。

畢竟他們這些家族組成了木葉村,這麼多年來,他們都將是以村子為單位進行行動,再加上生活在一起的各大家族們,彼此之間通婚聯姻,早已經形成了一個整體,而這個整體就是木葉村。

現在這個時候,火影已經是掌握著整個村子裏忍者的話語權,可以說是所有忍者的發令者,當然這裏面也有一點點的例外,那就是根部的忍者只屬於團藏,並不聽命於火影,儼然就是團藏的私家軍。

團藏這個例外暫且不說。

木葉村裏各個家族的忍者都屬於村子,這已經是人人都知道的規定了,並且沒有任何人覺得有什麼問題。

不過……

還是要說。

村子在忍者的心中是大宇家族的。

但是在許多涉及到家族利益的事情面前,家族還是大於村子,那畢竟是他們的族群。

就比如若是村子像某個忍者,下達了滅絕自己家族的命令,那麼除非那個忍者是腦袋被驢踢了的二五仔,否則幾乎都會站在家族利益這一邊,畢竟那是家人,那是族群,那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血脈連接。

有壓迫就有反抗。

古往今來,數不勝數。

多少人在承受不了這種壓迫之後,選擇揭竿而起,民間也流傳了一句,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但是……

不得不說,有一些忍者在被洗腦很深了之後,在官逼民反的情況下,依舊不會反而是幫助官員滅了他們自己的家人。

對於這種事情……

相信絕大多數的家族都是非常厭惡的!

基於這樣的狀況,木葉村的忍者都是只屬於木葉村的,並沒有誰的私家軍,這裏團藏暫且不論,所以對於波風水門而言,他也沒有什麼屬於他的部下,只有他自己這一顆赤誠的心。

可是。

經過了第三次忍界大戰之後。

現場的這些人者們幾乎都已經將自己認為了是波風水門的部下。

這是一種非常神奇的現象,就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會這麼想……

畢竟在名義上他們都是木葉村的忍者,而在當下的位置上,他們又都是屬於旗木朔茂麾下的忍者。

旗木朔茂負責統御這一次參加忍者大戰的忍者,乃是木葉村忍者大軍的統帥,按理說這些人者都應該聽旗木朔茂的話才對,可是現在他們都願意唯波風水門馬首是瞻。

這是一種被個人魅力所征服的感受!

若是波風水門不想成為火影,他們第一個站出來表示不同意!

不過。

經過了這些事情。

雖然波風水門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他們都已經感覺到了這個時間節點來臨了,現在就是要成為火影接替的時刻,沒有比這更適合的時候了,以前沒有,以後也更不會有。

這些忍者已經開始提前相波風水門去表達自己的忠心了!

畢竟一朝天子一朝臣,波風水門成為火影之後,必定會啟用自己的班底,而木葉村剛剛經歷了一輪大戰之後,百廢待興,許多位置空缺了出來,許多事情需要更多的忍者來做,這都是非常重要的,他們也都想在這裏得到那麼一份利益。

他們每個人的心裏幾乎都有着相同的想法,但是誰都沒有說出來,彼此之間形成了一種默許的局面,在波風水門提出休息之後,他們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原地坐了下來。

其實他們的心裏也很清楚,波風水門並不是僅僅讓他們恢復體力,而是希望他們以一種更加飽滿的精神姿態重新回到木葉村,讓村子裏邊的民眾們感覺到一股精神的鼓舞,讓他們對木葉村的未來充滿希望,這樣也就對水門的支持率會有極大的提升。

這樣的事情看起來像是技巧,但又並不完全是技巧,因為這是波風水門實實在在做出來的功績,若是他並不表現出來的話,那麼很多人可能並沒有看見,適時的表現出自己所做出來的東西,其實並不算是多麼陰謀詭計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的。

想到這裏每個人的心裏都沒有什麼怨念,他們都願意支持波風水門。

一時之間。

眾忍者紛紛吃下兵糧丸,開始快速的恢復起自己的體能,他們先前趕路的時候,身上像是有一根弦在緊繃着,這根弦只要不鬆開,其實是足以他們撐到木葉村的。

可是,正如波風水門所說的那樣,若是他們以這樣的姿態進入到木葉村的話,他們只要稍稍放鬆精神,那麼緊繃的那根弦,就會立即鬆開,隨即他們會感覺到強烈的疲憊感,並且精神跟着萎靡下去,甚至直接倒在地上,等待着被人推入到木葉村醫院裏。

到了那個時候,明明他們打的是勝仗,但是確實以一種失敗者的姿態回歸,必定會對民眾的心理造成一定的影響,甚至會覺得三代做出了非常英明勇武的決定,導致明明是相同的事情卻產生了不同的感官。

看着這些忍者們休息了下去。波風水門也吃了一顆兵糧丸,儘可能的恢復着他的體能。

只是他並不是受了多麼嚴重的傷,而是消耗過度產生了很大的身體負荷,這並不是一顆兩顆兵糧丸能夠解決的,他需要的是回去好好休息。

但是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回去就意味着火影之位的更替,這並不是休息的時候,他也不能在這個時候休息。

一切再苦再累都可以咬咬牙撐過去,一旦錯過了那麼將會遺憾終生。

「水門……」

漩渦玖辛奈看着水門的樣子,美眸中閃過一抹心疼,她能夠非常清楚的感覺到水門身上的疲憊,但是卻並沒有能夠幫助到他的方法。

思來想去,他她能做的也就是默默的陪伴在水門的身邊,保護好水門的安全,畢竟她的狀態是非常好的,可以讓水門躲避任何的暗殺。

暗殺?

玖辛奈想到這個辭彙不禁搖了搖頭,覺得自己想的有點多,現在水門所涉及的不過是爭奪火影之位的問題,這根本不會涉及到生命的問題,至少在她看來是這樣的。

畢竟根據她的既往認知,木葉村的忍者都是在同一邊的,那麼能夠暗殺波風水門的忍者就是其他村子的忍者,其他村子的忍者已經接連敗退,不會再出現在這裏,所以接下來的一段路程其實是非常安全的。

當然他的理性上是這麼想的,但感情上還是一直守護在水門的身邊,甚至擔憂周圍的這些一起上戰場的忍者,會有哪些人對水門不利。

「我沒事。」

水門淡淡的向著就現在點了點頭,那碧藍色的眼眸中雖然有着疲憊,但依舊閃爍著決然的目光,只是那張臉依舊看起來沒有什麼血色,顯然有着極大的消耗,處於一種近乎虧空的狀態。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水門如果不在那裏顯現出仙人模式那種極強的姿態,將雲隱村的忍者們嚇退,那麼等待他的必定是一場血戰。

那個時候的木葉忍者已經經不起戰爭了!

水門並不後悔這樣的事情,若是再給他一次重來的機會,他還是會這樣做,畢竟這對於他來說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只要沒有發生戰爭,那麼木葉村的忍者就不會進一步的受到傷亡,這就是最好的事情,也是他最想要看到的結果。

「嗯……」

漩渦玖辛奈抿著嘴點了點頭,她並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水門的話,平日裏她有很多的話想要對水門說,可在現在這個環境之下,她反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都懂!」

波風水門與漩渦玖辛奈一對視了一眼,那略顯慘白有些乾燥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抹讓你放心般的笑容,只是他這一抹笑容上,還是難以抑制的透著些許的疲憊。

「接下來一段時間麻煩你了……」

波風水門說的非常客氣,他一直都是這樣比較有教養的人,說起話來非常有禮貌,哪怕是跟非常親近的人,也都沒有丟到這一份溫和,這是非常難得的事情。

「嗯!」

漩渦玖辛奈堅定的點了點頭,她非常清楚波風水門所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這段回去的路上,她的查克拉還是非常充沛的,足以應對任何發生的事情了。

她的心裏很清楚,水門是將它當做一張底牌,甚至說一張王牌,並沒有在先前輕易的打出去,而是讓她去兜底。

這是一種將生命都託付進去的信任!

水門做出這樣的決定,甚至還並不清楚她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就已經完全去信任了,這讓她還是很感動的。

……

另外一邊。

火影辦公室。

咚咚咚……

一連串清脆而又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可以聽得出敲門的人很着急,似乎發生了什麼急切的事情。

「進!」

三代的聲音在火影辦公室裏面響起,同時他放下手上的捲軸,抬起頭,向著門的方向看過去。

剛剛這段時間。

在轉寢小春離開了之後。

三代的心裏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將波風水門爭取火影之位的事情取消掉,他能想到的最好結果依舊還是給波風水門一件半袖火影袍。

不得不說。

半袖火影袍的出現,為他解決了太大的難題了!

若不是當初團藏提出這麼個構想的話,旗木朔茂的事情就已經很難以解決了。

半袖火影袍只有半個袖子,看起來已經距離火影之位有着一步之遙,可這一步確實咫尺天涯,怎麼邁都邁不過去。

根本沒有機會再實現另外一個半袖了。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三代和團藏拿捏得死死的!

事到如今。

三代能想到的辦法依舊還是半袖火影袍,這樣的方式是最簡單粗暴的,給了獎勵,但卻並不是最終極的獎勵,同時又做出了極大的限制,直接讓一切都無法發生階梯性的逾越。

可是……

半袖火影袍也並不能解決完全的問題!

畢竟先前已經給旗木朔茂一件半袖火影袍了,現在再給波風水門一件半袖火影袍,那麼事情就做得太過於明顯了。

除非萬不得已,三代並不想做的太過於明顯,然後村子裏的人們知道他貪戀着火影之位。

可現在確實就是萬不得已的時候!

如果不給波風水門半袖火影袍,那麼能給他的就只有火影之位了。

三代覺得自己太難了!

他不就是想多坐在火影位置上待幾年嘛!

怎麼就這麼難!

從他得到火影之位的時候就歷經了千辛萬苦,現在又要使用各種手段去守住火影的位置,這段時間他感覺他都老了好幾歲。

咯吱……

火影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少年急匆匆的走進來,臉色凝重,眉宇間透著不安,似乎有很多的話想要說,他邁著沉重的步伐快速的走到了三代的辦公桌前。

「鹿久,有什麼事嗎?」

三代盯着面前這個少年疑惑的問道,他很少看到後者有這樣凝重的表情,頓時覺得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少年正是火影辦公室的參謀,奈良鹿久!

「非常嚴重的事情!」

奈良鹿久點了點頭,似乎是在組織著自己的語言,幾度欲言又止之後,緩緩的開口說得出來。

「根據木葉村城防傳回來的情報,發現大量根部忍者出村,並不清楚他們的目的,我懷疑團藏大人做出了什麼大動作!」

奈良鹿久沉聲說道。

木葉村城防的忍者監視根部忍者是非常重要的職責之一。

根部從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解決木葉村內部的問題,並不輕易涉及到村外的事物,一旦根部忍者出村,勢必就代表着團藏做出了什麼決定。

而這些決定……

均是影響了忍者世界歷史軌跡的進程!

「嗯?!」

三代的眉頭緊緊蹙起,他非常清楚這樣的事情意味着什麼,根部忍者在沒有任何授權的情況下離開木葉村,這可以說是團藏跳過了他這個火影去做了一些秘密的事情。

或者可以說……

這種秘密都已經浮出水面了。

連掩飾都沒有去掩飾了。

以往。

團藏做什麼還會向三代報備一下。

現在全都沒有了。

「團藏的心還是動了啊!」

三代非常清楚團藏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那就是他現在坐着的火影之位,可是團藏並不會直接在他的手上奪取火影之位,因為他們曾經有過一段約定。

當他退位的時候。

就會將火影之位傳給團藏。

三代並沒有想要爽約的想法,畢竟他壓根就沒打算退位,當他不再是火影的時候,那麼他肯定已經死了。

既然如此。

身後事他就不管了!

可正是這樣的約定,可以讓團藏為他做出很多的事情,清理掉許多想要成為火影之人的麻煩。

現在來看。

團藏應該是派出根部忍者替他解決麻煩去了!

但是……

三代突然想起轉寢小春之前說過的話。

團藏有些問題。

現在他明白了。

如果團藏僅僅是單純的為他解決麻煩,那麼完全可以向他報備一下,雖然他不會做出什麼明面上的指示,但卻可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團藏什麼都沒有說。

這就說明了團藏的志向並不僅僅只是在於替他解決掉這些麻煩,可能還要順便解決掉他。

團藏等不及了!

三代已經看出來了,這一次團藏可能要篡位了,那麼他將要面對的不僅是旗木朔茂和波風水門,還有一個做了多年老朋友的老對手,志村團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0章 團藏的心還是動了啊!(求訂閱求月票)

81.39%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