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小南愈發喜歡木葉村了!

第七百二十七章 小南愈發喜歡木葉村了!

波風水門在以前的時候一直覺得按不可能做的是一些相對來說比較隱秘的事情,所以對於暗部並沒有特別的感觸。

沒有什麼特別的好感,當然也沒有特別的抵觸,他只是知道這些人是在為了村子砥礪前行,總有那麼一些人要站在陰暗的一面。

只是現在他比較討厭的是根部。

在他被根部忍者襲擊之後,他發現這一群人者完全就是團藏的私家軍,僅僅聽命於團藏,根本不管火影的命令,並且什麼事情都可能做得出來。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遇到了一群瘋子。

根部是必須要對取締的!

波風水門眼裡不揉沙子,他不能讓這樣的一個遊離在他的命令之外的部門出現,哪怕是他對於青羽很信任,希望青羽可以承擔一部分團藏的職責,但是他也不希望青羽會像團藏一樣,有一支類似於根部的,僅僅只聽命於他自己的忍者軍團。

這樣的事情或許也僅僅只有三代能夠承受的了。

當然……

這裡面也是有前提的!

團藏的根部忍者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幫助了三代,爭取到了火影之位。

三代成為火影之後,雖然是這些根部忍者為眼中釘,肉中刺,覺得這東西存在便如鯁在喉,一大程度上可能會反制自己,但這也畢竟是一把雙刃劍,見的另一邊也非常的鋒利,可以在恰當的時候幫助自己剪除一大部分的異己。

因而對於根部忍者的事情,團藏和三代在意見上保持了一個建模,他們在其中維持著一個很難以言說的平衡,但是這種平衡的局面卻已維持了非常多的年頭。

現在這個時候,波風水門即將既然四代目火影,他在這個過程中雖然需要青羽的幫助,但卻並不需要青羽來組建一支忍者軍隊。

所以到時候他可以給青羽一個人權利,但卻並不會讓青羽的這個權利在他的影響力之下逐漸壯大到一個不可控的範圍之內。

這種事情說到這個時候,其實已經跟友誼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關係了,完全就是權力所交織出來的戰場。

任何一個人在被這樣的權力灌溉到身體之後,所考慮事情都會從一個角度進化到另外一個角度,因為他已經站在了另外一個位置。

嗡!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波風水門的額頭上感覺到微微的震顫,那是青羽的手指正在向著這裡散發出一股一股的查克拉。

伴隨著這股查克拉的出現,青羽開始使用山中一族的讀心秘術,開始使用查克拉去探索這個守門忍者的記憶。

雖然青羽現前時過讀心繫統去看過這個守門忍者的記憶,但是,這並不妨礙他使用山中一族的秘術再次讀取一遍。

現在的青羽開始使用山中一族的秘術,一點一點探知著守門忍者的記憶,去發掘可能出現的片段。

這些片段他都已經看過了。

不過卻沒有通過這個秘術查看過。

他已經很久沒有使用讀心術了,這段時間一直都沒有需要他去拷問忍者,

所以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用得到的地方。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青羽覺得他使用起來沒有什麼問題,畢竟有強大的查克拉的作為支撐,所有的忍術在使用起來都沒有任何的問題。

可是……

那個守門忍者的內心就沒有那麼的舒服了,他忽然感覺到一股極為恐怖的查克拉湧入到他的腦海之中,整個人都覺得漲漲的,儼然有一種塞得滿滿的感覺。

這股磅礴恐怖的查克拉極為的強烈,並且有著一種勢不可擋的感覺,直接以這樣極為強橫的方式硬生生的捅了進去。

「嘶……」

這個是守門忍者,頓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全身都泛起一股氣勢疙瘩,冷汗順著額頭不停的流淌下來。

驚恐、駭然、不安……

種種複雜的情緒,順著他的心思,不斷的涌動而出,蔓延到周深的細胞質上,彷彿全身每一個角落都在跟著恐懼。

這是一種他根本形容不上來的感覺。

以往任何一個時候都沒有體會到。

非常的特別。

並且他的記憶開始湧現出來,宛如做夢一般,在他面前浮現出一幕幕的畫面,而這些畫面不是其他的東西,正是他自己所經歷過的記憶。

他能夠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記憶,正在被翻閱著,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就像是有人在翻找你的硬碟,但是你還要眼睜睜的看著他的每一個動作。

這種感覺又讓人心安,又讓人不安。

心安是因為你可以看到他的每一步動作,知道他究竟看到了什麼,這樣你不至於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不至於在結束之後人家說一句讀取過你的記憶了,但是又不知道看到了什麼這種感覺。

不安則是因為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畫面不斷的出現,會讓他的心裡非常的有一種被鈍刀子拉的感覺,身上的肉一點一點被切割下來。

這種感覺並不太好受。

緊接著。

青羽發動了心傳身之術,請他讀取到的記憶畫面,同步的傳入到的波風水門的腦海之中。

幾乎是一瞬間波風水門便,有一種被塞住的感覺,彷彿有一種巨大的棍子在他的腦袋裡不斷的攪和,這種感覺只是瞬間便立即消去了下去,隨後便看到了守門忍者的記憶畫面。

「這就是他的記憶嗎!」

波風水門頓時深吸一口氣,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以前也沒有觀看過別人的記憶,這種畫面就像是帶入到的第一視角,這種完全的呈現在他的面前。

這種感覺也是很奇異的,像是在做夢一樣,眼前所看到的並不是他所經歷的事情,而是一幕一幕其他人的記憶。

「以往讀取記憶就是這樣嗎?」

波風水門向著青羽看了一眼,發現青羽已經閉上了雙眼,他的右手正在從那個守門忍者的身上奪取的記憶,而左手則是向著他不斷地傳遞這些記憶,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嚴肅而認真,似乎是在努力的翻閱著對方的記憶,那眉宇之間緊緊蹙起,看起來似乎還有那麼一些吃力。

波風水門看到這樣的畫面之後,心裡多少有那麼一些愧疚。

因為這樣的事情將青羽找過來。

不僅剛剛他跟青羽聊過之後,沒能給青羽足夠的休息時間,更是讓青羽消耗這麼巨大,只為了讓他能夠看到那些記憶的畫面。

一時之間,波風水門的內心非常的感動,他明白這就是青羽要做給他看的,這是一種非常難得的相互扶持。

當然他也沒有矯情的去拒絕看這些畫面,若是能夠自己觀看的話,必定會多一個視角去發現這裡面可能出現的問題。

畢竟如果僅僅只是青羽一個人看到的這些記憶畫面,再通過分析之後,可能會得出結論,但畢竟可能會有一些片面,如果是他們兩個人都看到了記憶畫面,便可以通過這些畫面進行一些討論,最後得出一個結果。

波風水門雖然很心疼青羽,但是他知道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在火影之位的處理上有著極大的問題,所以他必須要謹慎小心的應對,也只能委屈青羽了,在以後成為四代目火影之後,他不會虧待青羽的。

想到這裡,波風水門能夠做的,就是仔細的觀察著裡面的記憶畫面,儘可能不會讓青羽所做出來的努力白費。

櫃檯之上。

手打剛剛將煮好的麵條拎出來,然後看到青羽他們擺出這樣一個姿勢,頓時明白青羽現在還不會在吃面。

緊接著他又將麵條重新放回到了鍋里。

以免麵條變涼。

就這樣等待著青羽結束之後再重新將面端上來,畢竟他是對他自身的拉麵有追求的,不可以讓顧客隨便吃到那麼不是很新鮮的食物。

緊接著。

手打也向著這幾個人的位置看過去。

其實他的心裡很好奇。

這些人究竟在做什麼?

擺出這樣如此古怪的姿勢,然後彼此看起來又消耗的很大,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有著猙獰的表情。

似乎這三個人在一起,每一個人都很疲累。

奇怪。

手打緩緩的搖了搖頭,他覺得這裡有問題,但是卻並沒有去多想,他也懶得去多想。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跟他都沒有什麼關係,他只是一個做拉麵的。

相比於手打的佛系來說,小南的一雙紫色的美眸之中,則是寫滿了好奇。

這就是在讀取記憶嗎?

怎麼跟她預想之中的並不是很相同呢?

小南並不知道木葉村山中一族讀取記憶究竟是什麼樣子,但是她以前被大筒木舍人讀取過記憶,那個時候大筒木舍人僅僅只是在她的腦子上輕輕地拍了一下,便將她所有的記憶都帶走了。

不僅速度非常快,而且讓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完全沒有現場這幾個人拿眉頭緊皺般的猙獰。

最重要的是她印象非常深刻,大筒木舍人可以隨時讀取掉她以前的記憶,甚至於連一些她早就遺忘在記憶角落中的細節都能被挖出來。

如此看來……

還是大筒木舍人要更加厲害!

等等。

這不是一句廢話嗎?!

小南苦笑著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會像大筒木舍人和這幾個人對比在一起,這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畢竟大筒木舍人可是大筒木一族的人。

雖然長門在這個時候有一些飄,但是他的心裡也不得不承認,根據她所了解到的情報,按照大筒木是一族的標準。

現在這裡的人類對於大筒木一族來說確實是如同螞蟻一般!

忍者世界能夠進行讀取記憶的忍術與大筒木一組讀取記憶的方式,簡直天差地別。

不過。

這絲毫不妨礙小南好奇他們之間在讀取記憶的這個過程。

而且她的心裡也有了一些些的心安。

如果是讀取她自己的記憶,那麼很有可能會發現關於大筒木舍人的東西,這樣的話就算是她所做的事情,根木葉村沒有關係,但是也有可能在無形之中將大筒木舍人的事情曝光了出去。

小南非常的清楚,大筒木舍人一直沒有將自己的身份說出去,應該就是想隱藏身份在這裡,若是她在做錯事情之後,把大筒木舍人暴露了出去,則很有可能出現更深的問題。

往輕了一點說很有可能以後再也不會理會她了。

若是往重了一些說的話……

甚至有可能會遭遇到大筒木舍人的清肅!

小南其實並不在意,被大筒木舍人動手,她所在意的是那個時候大筒木舍人可能就在對她的看法完全發生了變化,已然沒有了現在這樣的一種情緒。

那會讓她產生一種難以形容的悲涼之感。

小南並不喜歡這樣的感受。

漸漸的。

小南深吸一口氣。

她覺得這件事情從本質上來講幫助了她,因為在她的記憶裡面,還可以有大筒木舍人的出現,但在那個守門忍者的記憶里,她則是做的沒有任何的問題。

在那個守門忍者的記憶里,自始至終她都沒有說過完全有問題的話,而且與她現在所形容的沒有任何的差別。

可以說是前後言行一致的!

這樣她就可以在守門忍者被讀取到了記憶之後,得到充分的辯白,根本不需要她再多說什麼,就已經完全可以在波風水門面前完成的自證。

對於小南來說,這樣一種選擇反而是最佳的選擇,她也不清楚究竟怎麼就落到這種選擇上的弱勢,讓她去想這件事情的解決方案,她當時都是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就在波風水門說要讀取記憶的那一刻,小南的內心之中是百分百抗拒了,她當時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哪怕是死在這裡,也不可以將記憶曝光出去,一定要和波風水門頑強抵抗到底,可是這個名叫青羽的幫手在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徹底的將整個局面扭轉了過來,甚至讓她有一種錯覺,這個人似乎不是在幫助波風水門,而是在幫助她。

這種感覺非常的奇怪,又沒有任何可以支撐的點,以至於讓他僅僅只是想想的,卻並沒有更多的去過多思考,因為她覺得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畢竟這是波風水門親自叫過來,足以讓後者信任的人。

想著想著。

小南心裡的小問號逐漸的增多。

其實她的心裡也有很多的不解。

可是就連他自己也說不出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就彷彿眼前的事情上蒙上了一層薄薄的迷霧,而這迷霧隨著她的手揮散過去,彷彿看見了什麼東西,但又重新的鋪設回來,完全遮蔽了她的視線,讓她有一種朦朦朧朧之間好似窺得真相,又完全不懂的一個錯覺。

經過了這種感受以後,她明白這種事情非常的難以說清楚,就連她自己都沒有辦法輕易的表明出,究竟是如何演化成這個樣子的。

最重要的是……

就算是現在給她一個機會,讓她可以去詢問青羽,她也不知道該要如何去問出現在的這些問題。

「靜觀其變吧!」

小南在心裡默默的嘀咕了一句,她眼睜睜地看著面前這三個人依舊還維持這樣的姿勢,只是一股股的查克拉在三人之中來迴流轉,相比於說是流轉,不如說都是從站在中間的那個青羽的身上向著外面彌散出去。

「這個忍者也挺有意思的!」

小南在來到木葉村以後,就有一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彷彿一切都是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不僅是村子裡面那充滿了綠意盎然的環境以及民眾之間和諧的關係,更是有像青羽這樣擁有著特殊秘術的忍者,這些忍者是他以前在雨之國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小南在進入到曉組織之後,便有了一定程度的情報得知了木葉村之中其實聚集著各種各樣具備特殊秘術的家族。

這是木葉村得天獨厚的一個優勢點。

當年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握手言和,成立木葉村的時候,強大的虹吸效應聚集了許許多多其他周邊的家族,那些具備了一些特殊秘術的家族,在混亂的忍界確實是可以依靠自身的神秘性博得一線生機,維持著家族繁衍生息。

但是在忍者世界進入到村子時代之後,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這些家族必須依靠於某一個村子,否則再繼續單獨以家族的形式存活,則很有可能被覆滅掉。

事實證明,漩渦一族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導致了他們走向了末路,畢竟後者雖然依靠余木葉村,但依舊還是有了自己的渦潮隱村,相當於說他們這個龐大的家族自己成立了一個村子。

正是因為這樣的現象,木葉村聚集了許多特殊的忍者,這些人者有著各種各樣不同的能力,這些能力幫助木葉村在職能上不斷的完善,具備各種其他村子沒有的特殊部門。

小南來到了木葉村以後也發現了這樣的現象,這是其他任何一個村子都沒有辦法具備的。

其餘的村子可能各自有不同的特點,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做到像木葉村這樣百花齊放。

想到這裡……

小南愈發喜歡木葉村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七章 小南愈發喜歡木葉村了!

0%
目錄
共87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