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對策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對策

江敬寒跟俞恩說了他跟傅廷遠商量出來的主意:「沈瑤跟她那個所謂的前男友既然算計你,那肯定會做賊心虛,既然他們事先把監控都破壞了,那我們就引蛇出洞。」

俞恩好奇:「引蛇出洞?」

江敬寒點頭:「回頭我們就找人故意放出信息,說宴會上有人拍到了你跟沈瑤拉扯的畫面,我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你的清白,沈瑤他們肯定會想辦法堵住這個拍到視頻的人的嘴,只要他們一動手,我們就抓住他們的把柄了。」

「那個人我們會安排為我們自己的人,沈瑤他們找的時候我們會留好證據。」

俞恩緊張地問:「沈瑤那個前男友好像很是老奸巨猾的樣子,他們能上鈎嗎?」

江敬寒篤定一笑:「肯定會的,他們肯定不會讓把柄落到我們手裏,哪怕有一絲一毫的可能,他們也不會允許。」

俞恩點了點頭,又有些擔心地說:「那你們安排的那個人,會不會有危險?如果他們只是想要堵住那個人的嘴也就罷了,可要是殺人滅口呢?」

雖然俞恩從未接觸過沈瑤那個前男友,但俞恩就是本能地覺得,那個男人是個心狠手辣的,她怕那人會下狠手傷害他們的人。

江敬寒笑道:「放心,我們安排的人定然不是一般人,會應對這些突發情況的。」

一旁的傅廷遠也給了俞恩一個安心的笑容,俞恩的心情放鬆了許多,無論是江敬寒還是傅廷遠,都是辦事能力極強的人,她應該相信他們。

交代完了事情江敬寒便起身告辭了:「我待會兒召開個記者會,聲明一下咱們的立場。」

江敬寒離開之後,俞恩看向傅廷遠感激地說:「謝謝你這麼幫我。」

雖然她現在有葉家可以依靠,可葉文此刻遠在京城,還是傅廷遠第一時間帶着律師去將她保釋了出來,讓她免受了一番牢獄之災。

又請回了江敬寒這種炙手可熱的大律師來幫她,俞恩是發自內心的感謝。

傅廷遠挑眉:「如果真的要謝的話,不如考慮跟我去復個婚?」

俞恩:「……」

他也未免有些太急於求成了吧?

他倒是循序漸進啊,從僅僅是身體的關係,過渡到身心都合在一起的男女朋友也行啊,他上來就直接說要復婚……

兩人還沒等再就這個話題討論下去,葉文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俞恩知道葉文肯定很擔心她,果然,接起電話就聽葉文在那端說:「我買了最快的機票趕過去幫你。」

傅廷遠接過電話來親自安撫葉文:「您不用過來了,來回折騰也很辛苦。」

俞恩被沈瑤下藥葉文剛來過一趟,這才沒幾天又要趕來,傅廷遠擔心他的身體會受不了,更何況葉文那邊還有大病初癒的舒寧需要照顧。

「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就好,我們已經想到了對策。」

那邊葉文不知道說了什麼,就聽傅廷遠又說:「您放心,絕對不會讓她受一絲的委屈,一定會還她清白。」

葉文聽了傅廷遠的話倒是安心了不少,加上俞恩也勸他不用過來,他這才作罷。

掛了電話之後,遠在京城的葉文止不住嘆了口氣。

舒寧在一旁溫婉說道:「我看他是真心實意想挽回恩恩的,經歷了這些事,你還打算繼續反對他們嗎?」

舒寧的話也正是葉文嘆氣的原因,他搖了搖頭頗有幾分無奈地說:「我原本是鐵了心不讓恩恩再繼續跟他在一起,京城這麼多名門貴胄,何必非要將大好青春耗費在他這個前夫身上。」

「可我也真心沒想到,沈青山父女竟然給他創造了這麼多接近和呵護恩恩的機會,他一次次救恩恩於水火,我還能再說什麼?」

舒寧自然看出了葉文的苦惱來,又溫聲安慰着他:「回頭等這些事過去,我們問問恩恩的具體想法吧,還是要她自己心甘情願。」

葉文也只能點頭應道:「嗯。」

江城。

江敬寒離開俞恩的住處之後接着就召開了一場記者會,義正言辭地聲明:「我的當事人俞恩女士絕對沒有推沈瑤女士,我們也已經找到了足夠的證據證明她的清白。同時,我們也將以誣告陷害罪對沈瑤女士提起訴訟。」

「在這裏我要提醒一下沈瑤女士,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條: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意圖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江敬寒本就是江城目前最炙手可熱最具權威的律師,俞恩能請到江敬寒為自己辯護已經夠有話題熱度的了,沒想到江敬寒又拋出了反告沈瑤的勁爆話題來。

台下的記者們都懵了,怎麼沈瑤就要成為被告了?

江敬寒慢悠悠地解釋:「各位,請注意這句話「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你們不覺得這件事是有人蓄意為之的嗎?不然怎麼恰巧酒店的監控就全壞了呢?」

江敬寒此話一出,有腦子轉得快的記者頓時回味過來來,江敬寒這是在說,這件事純屬是沈瑤自導自演的?怪不得會暗指沈瑤捏造事實呢。

江敬寒又說:「另外,我的當事人也沒有要推沈瑤女士下樓的作案動機。」

「沈瑤女士說我當事人是嫉妒她,可她有什麼讓我當事人嫉妒的呢?」江敬寒語氣里全是諷刺,「我的當事人現如今家世比她好,愛情事業雙得意,嫉妒沈女士做什麼?難道嫉妒她有一個來路不明的前男友?」

「就算我的當事人以後不跟傅總在一起,京城那些名門貴胄不香嗎?她要去嫉妒沈瑤女士跟前男友所謂的愛情?」

「反過來,沈瑤女士嫉妒我的當事人還差不多。」

江敬寒的話讓一眾記者止不住地深思了起來,因為他的話確實很有道理。

當然,也有記者們想不通的地方,那就是:「可如果是沈瑤自導自演的話,她何必冒着從樓梯摔下會受傷甚至是重傷的危險呢?」

江敬寒撫著左手無名指的婚戒幽幽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吧?」

「這叫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江敬寒的話看似不經意,實則說狠狠說中了真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對策

26.14%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