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偷盜之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 偷盜之人

住在村外的好處是清靜,壞處也是清靜,因為周邊沒有人家,遇到意外,沒法一嗓子喊鄰居過來幫忙。

拍門聲后,那道「寧寧」嗓音是熟悉的,是嚴柏的聲音,還透著一些繾綣,田寧卻心神一緊,下炕穿鞋來到廚房,外頭已經沒了喊聲,唯有風聲呼嘯。

田寧卻沒有放鬆,她從櫥櫃側面抽出菜刀。

汪汪汪!

柴房的小奶狗忽然叫了起來。

田寧按住了門把手。

「誰!」

外頭忽然一聲大喝,緊接著一聲悶哼,還有狗叫聲,風聲。

田寧辨不清外頭的情形,她撥開門栓就要開門出去,外邊卻響起了嚴柏的喝聲:「不要開門!」

田寧下意識地聽從這個聲音,啪地重新上拴。

沒過多久,外頭喧囂起來,似乎有不少村民來到了院里,嘰嘰喳喳地說著什麼,嘈雜一片,反倒什麼都聽不清。

就算她想出去探查之時,廚房的房門被拍響,門外傳來嚴柏的聲音:「沒事了,可以開門了。」

田寧立刻撥開門栓,拉開門,就看到站在門口的嚴柏,他的五官藏在暗影中,眸子卻亮得驚人,她的心中有許多疑問,但還沒有張口,手腕卻被抓住,男人從她手裡拿走了菜刀。

「嚴柏,這事你有什麼章程?」

這時,大隊書記顧德全沖著嚴柏喊了一聲。

嚴柏回頭道「一會就來」,然後對田寧道:「你回屋休息吧,我來處理這事。」

田寧搖頭,將手腕從嚴柏的掌心裡抽出,道:「我想去看看。」

「媽媽!」東東似醒了過來,沖著外頭喊了一聲。

不等嚴柏開口,田寧沖著東屋道:「東東睡吧,爸媽就在院里,一會兒就回來。」

「好噠媽媽。」東東應聲,重新躺入被窩裡。

院子里的喧囂越來越大,還有哭喊聲。

田寧拿著手電筒徑自走了過去,嚴柏見勸不住她,就護在她身前。

剛走到院中,一個婦女哭喊著朝她撲來:「田老師,我求求你放過他吧,他還是個孩子!」

當婦人還沒有撲到近前,就被嚴柏攔住了,婦人立刻跪倒在地,繼續哭喊道:「嚴隊長,田老師,我求求你放過我家鐵柱吧,我給你們磕頭了!」

顧德全卻是極維護嚴柏的,知道他不方便與婦人拉扯,沖著那群看熱鬧的女人道:「都愣著幹什麼?還不把何大家的拽起來!」

何大家的,村裡人更喜歡叫她苗寡婦,因為她家男人何大已經死了好幾年了,但沒有改嫁,留在老何家帶著三個兒女生活。

顧德全這個大的書記還是很有威嚴的,女人們聽到吩咐,呼啦啦上前,七手八腳地將苗寡婦拽起來,苗寡婦跪不下去了,卻還在哭求。

田寧沒有理會哭求的苗寡婦,她的視線直射那個被捆成粽子的十三四歲的瘦弱少年,眉頭蹙急,轉頭看向嚴柏。

嚴柏知道她心中的疑惑,開口解釋道:「我趕回來的時候,看到一個黑影翻咱家圍牆,就把他拽了下來,用手電筒一照,發現是何鐵柱。」

「沒有別人?」田寧追問。

嚴柏搖頭:「我看過四周,沒有。」

田寧心中一緊,抓住他的胳膊問道:「那你喊過門嗎?喊我小名?」

聽到她這話,嚴柏的神色一瞬間凝重起來,他反握住她的手道:「這事我來處理,你回屋休息,我叫王嬸子過來陪你。」

嚴柏雖然沒有直接回答,但田寧明白了,她的預感沒有錯,那時喊她之人並非嚴柏。

也不會是那個被繩子捆著渾身發抖的少年。

腦海中浮現一張臉,讓田寧憎惡的一張臉,她搜索原主的記憶,想要找出那人善於模擬他人聲音的證據,但四周嘈雜的聲音讓她集中不了精神,她用力地拍了下頭。

想要拍第二下時,就被嚴柏抓住了手,嚴柏自責又擔憂地望著她道:「對不起,是我的錯,今晚我不該出門……」

「跟你沒關係。」田寧搖頭,她清楚這事是自己引起來的,說起來還是她連累了嚴柏。

只是如今她與嚴柏是一體的,畢竟外人眼裡他們倆還是夫妻,她若讓他別管就是矯情了。

深吸一口氣,她抽出手,對嚴柏細說了夜裡聽到的聲音,然後道:「這事麻煩你去處理,我回去陪著孩子,王嬸子不用麻煩她過來了,今晚上不會再有事了。」

說完,徑直轉身往屋裡走,身後是苗寡婦更加凄厲的喊聲。

「田老師你別走,是我不好,是我沒教好孩子,是我沒本事,過年家裡都沒有準備肉菜,鐵柱才一時起了歪念,想給家裡弄點肉回去,這事他是做錯了,但他也是個孩子呀,我求你了,求你原諒他,我可以賠錢,砸鍋賣鐵的賠給你,你還不解氣,可以打我罵我……」

苗寡婦哭喊得撕心裂肺,架著她的女人都有些動容,田寧卻沒有回頭,只冷淡地留下一句話,就跨入屋門內。

「慣子如殺子,他如今未成年還可管教,待到成年你如何救他?」

話落,她嘭地關上了房門。

院中那些原本被苗寡婦那番哭訴勾起同情之心的村民,一下子清醒過來。

田老師說得對啊,慣子如殺子,這次若是輕易放過翻牆偷盜的何鐵柱,下次何鐵柱會不會翻入自家,甚至可能不僅僅是偷盜,而是干出更惡劣的事。

光這一想就不寒而慄,有村民大聲喊道:「必須把何鐵柱送到派出所去!」

「對,送派出所,叫公安嚴懲何鐵柱!」

村民鼓噪起來,附和的人越來越多,聲音越來越大,蓋過了苗寡婦的哭求聲,也蓋過了屋內田寧軟到在地上的聲音。

穿到這個世界三個多月,經歷了許多事,但哪件事都不如今晚帶給她的恐懼深重,就連省城招待所那一夜都不如今晚。

因為那一夜,她是獨自一人,而今晚,她身邊還有三個孩子。

「媽媽,你怎麼了?」

東東趿拉著鞋子從東屋出來,看到媽媽跌坐在地上,小臉一白,撲過來急聲問道。

東東小小的身體撲倒懷裡,田寧原本失去的力量在一瞬間重新恢復,她抱住他,用手撐著地面站起來笑道:「媽媽沒事,媽媽會保護好你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偷盜之人

72.61%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