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親生父親

第476章:親生父親

秦葉悠看到老谷主這個反應,眼裡劃過了一抹疑惑,同時心頭湧上了一股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自從她和老谷主對視之後就一直存在。

她之前分明從來都沒有見過老谷主,可是她卻莫名的在老谷主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像是兩個人分明沒有見過面,甚至你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你就是覺得熟悉,僅此而已。

「谷主,您……?」秦葉悠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畢竟她還不知道對面的人和自己的母親究竟是什麼關係。

她直覺老谷主和自己的母親有不一樣的感情,但誰又能夠說的准呢?萬一她們之間就像是東方昱和自己呢?

「我跟喜歡你母親,或許應該說是愛她!」老谷主悠悠的說道。

再說道那個人的時候,他的臉上也掛上了淺淺的笑意,一雙眼睛里也染上了幾分感情,這一刻的他就像是真正的活了過來一樣。

「那您和我母親究竟是什麼關係?」秦葉悠聽到對方這麼說,心裡有一絲驚訝,但很快就接受了。

她的記憶里,那個女人是一個傳奇女子,她有才華,有相貌,這樣的一個女人,被再多的人喜歡她都不會驚訝。

但她此刻只想知道,對方喜歡自己的母親,那又知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

當初秦家人被流放的時候,她才知道了真相,原來自己根本就不是秦家的親生孩子,這也就怪不得秦家人不喜歡她了。

「你的父親?你,不知道你的父親是誰嗎?你母親她,沒有告訴你嗎?」老谷主的眼裡劃過了一抹驚訝。

「我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秦葉悠說道。

「過世了嗎?也罷,這輩子都是我對不起她!辜負了她!」老谷主聽到這個消息,臉上滿是悲傷,語氣有些惋惜的說道。

秦葉悠很是靈敏的察覺到了老谷主話語里的一絲不對勁,同時,她的心裡也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現在就等待著老谷主的確認了。

「你叫秦葉悠是嗎?葉悠,是個好名字!」老谷主用柔和的眼神看著她,柔聲問到。

「是,谷主您……」

「不要叫我谷主了,或許,你該喊我一聲爹!」老谷主在秦葉悠的話還沒有出口的時候就打斷了她,直接了當。

「什麼!父親,您在說什麼?」秦葉悠還沒有多麼的激動,東方昱就先忍不住的驚叫了一聲。

畢竟他對秦葉悠可是有著某些不可言說的非分之想的,如果秦葉悠是老谷主的孩子的話,那他們兩個豈不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東方昱當然激動了,秦葉悠有些無奈的看了東方昱一眼,東方昱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表現的太過激動了。

「昱兒,其實,這些年來,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你,今天如果沒有葉悠的話,我想這個秘密我會保守一輩子,直接帶到棺材里,昱兒,你還記得你五歲之前的事情嗎?」老谷主有些歉疚的看著東方昱說道。

「五歲之前?」東方昱臉上露出了一絲茫然。

他其實沒有五歲之前的記憶,但老谷主一直給他的理由是他生了一場大病,所以才會失去了那一段記憶的,後來長大以後,他覺得沒有重要的事情便也沒有刻意的去探索之前遺失的記憶。

但是,現在聽到老谷主在這樣的情形下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就不由得令人深思了。

「其實,你並不是我的孩子,我是在路邊將你撿回來的,當時你發了高燒,我把你帶了回來,給你治好了病,可誰知你卻失去了記憶,我就留下了你,當我的孩子養。」老谷主說道。

「父親!」東方昱的臉上有些不可置信,但他心底里卻明白,老谷主說的應該不會是假的。

「昱兒,希望你不會責怪我,隱瞞了你這麼長時間。」老谷主有些愧疚的說道。

「不,父親,是您救了我,如果當初沒有您的話,也就不會有現在的我,我怎麼會怪您呢!」東方昱勉強的牽扯出一抹笑容,說道。

雖然一時之間,他可能有些難以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大消息,但是既然知道了真相,他又怎麼能去怪老谷主呢?

「葉悠,很抱歉,這些年,我沒有好好的照顧你,還有你母親,都是我的錯!」老谷主說道。

「谷…,您能告訴我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為什麼,您和我母親會分開,我母親又怎麼會懷著孕卻嫁給了別人呢?」秦葉悠問到。

「哎,說來話長了,當年,我和你母親兩情相悅,因為我身份特殊,所以你母親的家人並不知道我的存在,直到你母親懷孕以後,我們想將此事告知你的祖母,但卻在那個時候,天山派在背後搞鬼,讓藥王谷成為了眾矢之的。」

「天山派和藥王谷本就是勢不兩立的兩個門派,可天山派的背後有朝廷的支持,藥王谷孤立無援,當時的藥王谷可謂是前有狼後有虎,就在我準備和他們殊死一搏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竟然被文天雷那個老賊下了毒,這種毒很強,也是那個時候,我找尋一切地方,就回了昱兒。」

「後來,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我只有找到了一個古方法,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將自己冰凍起來,沒有想到,居然有一天真的還能再醒過來,在我決定冰凍自己的時候,我聽到的最後一個消息就是你的母親被迫嫁了人,這也是我下定了決心的關鍵原因。」老谷主緩慢的將當年的事情告訴兩人。

秦葉悠的臉上眉頭緊皺,原來當時的情況那麼的危急,東方昱居然是在那樣的情況下接手了藥王谷,還把藥王谷發展壯大到了今天的地位。

可以說,如果沒有東方昱的話。也就不會有今天的藥王谷了。

「當時,我以為你母親嫁人,孩子一定就保不住了,卻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活著。」老谷主說著,眼裡不知何時已經泛起了一絲淚花。

秦葉悠頓時覺得心裡一陣的難過,可又無處宣洩,看著老谷主傷心,她竟然也有些感同身受,這也許就是血緣的力量吧。

「您,您別傷心了,母親她,從未怪過您。」秦葉悠說道。

「我沒事,都過去了,這些恩恩怨怨,不管她怪我也好,不怪我也罷,我都會到地底下親自向她賠罪的,這次能夠醒過來見到你,我已經很滿足了。」老谷主說道。

秦葉悠低下頭,沒有說話,卻動手給老谷主端了一杯茶,至於東方昱,在知道當年的真相之後,自己一個人提前的離開了。

沒過多久,老谷主或許是看出來了秦葉悠的不自在,就說自己累了,讓秦葉悠離開了。

秦葉悠回到自己的房間里,腦子裡一片空白,只有老谷主的話再腦海里回蕩。

而此時的奕王府,卻已經陷入了一片的混亂之中,原因無他,正是因為扶桑長公主蘭芝的所作所為。

要說她一個外國的公主,在大魏的土地上也鬧不出什麼大事來,可事情壞就壞在,前段時間不久的時候,她的兒子向陽王穆棱意外的去世了。

穆棱就算平時再怎麼胡鬧,再怎麼不像話,但在母親的眼裡,他還是一個好孩子,知道自己的兒子死了,蘭芝豈會善罷甘休。

而要說這穆棱的死和祁元修又有什麼關係,這關係可就大了。

話說,當時祁元修被追風帶回了王府,每天除了待在梧桐苑之外,就是在外面布置,追風心裡雖然猜到了一些,但卻不敢去問。

而穆棱只能說他自己作死,運氣不好,正好撞在了槍口上,所以,他就成了第一個被祁元修除掉了的人。

祁元修知道了蘭芝的計劃以後,將計就計,反而拆穿了對方的一切布置,讓對方恨的牙痒痒,穆棱則是在當時,說了一些不過腦子的混賬話。

本來,眾人就對這位遠道而來的扶桑長公主並沒有什麼好印象,後來聽說了穆棱的事迹之後,更加的憤怒,有幾個人趁著夜黑風高,直接一把火燒了穆棱住的驛站。

而這又關祁元修什麼事情呢?蘭芝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祁元修而發生的,所以,便將一切的過錯全都算在了祁元修的頭上,這幾天正在瘋狂的報復祁元修。

奕王府這段時間三天兩頭的就會有人來刺殺,或者是投毒,祁元修煩不勝煩,直接一個人離開了王府,想出門散心。

殊不知在他剛剛離開王府,就有人將他的行蹤報告給了蘭芝,蘭芝當即就派了人來追殺他。

對於那些追殺自己的人,祁元修並不在乎,那些人在他看來,也不過就是一群螻蟻罷了,但是,他低估了蘭芝的心狠手辣程度。

蘭芝這一次派出來刺殺祁元修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不僅武功高強,最為重要的是,這些人全部都會用毒,而他們的武器上也都染了毒上去。

祁元修一個不小心就被傷到了,雖然後來,他也將那些人都解決掉了,但他的毒也因為內力的使用,而蔓延到了全身各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6章:親生父親

87.1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