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再遇刺殺

第477章:再遇刺殺

感受到蔓延到自己身體各處的毒性,祁元修閉了閉眼,腦子裡閃過一絲就此解脫的想法,但很快的就被他自己給否決了。

秦葉悠的仇還沒有報,他又怎麼能死呢?

當即便封住了自己身體的幾處穴位,扶著樹木站了起來,看了看自己身處的地方,距離藥王谷不是很遠。

他目前能做的也就只有去藥王谷求救了,他相信東方昱那個人應該還不會讓他就這麼死了。

所以,他一定要堅持到藥王谷才行,這麼想著,祁元修一邊捂住自己的傷口,一邊忍受著體內毒性的疼痛,一邊向藥王谷走去。

藥王谷看似不遠,實則還是有著很長的一段距離的,祁元修一路跌跌撞撞的前行,不知道他走了多久,他覺得自己快要堅持不住了。

而就在這時,他的眼前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個身影,那個身影有些熟悉,他也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有希望總比沒有希望好,這麼想著,他便無所顧忌的摔倒在了地上。

秦葉悠在房間里實在是待不住便出來走一走,卻沒有想到即使是這樣還能遇到被追殺這種情節。

聽到「撲通」一聲響,秦葉悠條件反射的馬上扭頭去看,就見一個衣衫襤褸的男子正趴在地上,他的衣服上沾滿了血跡。

秦葉悠的眼裡不可察覺的閃過了一絲嫌棄,她蹲下來,伸出手指,戳了戳地上的人,那人沒有任何反應。

「該不會是死了吧?」秦葉悠想到。

這麼一想,醫生的職業素養就暴露出來了,動作乾脆利落的將人翻過來,第一時間就去聽他的心跳。

確定人還沒有死以後,秦葉悠鬆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看對方的臉,這一看,就震驚在了原地。

秦葉悠怎麼想也不會想到,自己隨手救的一個人居然會是祁元修,祁元修為什麼會受傷呢?追風呢?為什麼沒有好好的保護他?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冒出了秦葉悠的心頭,她閉了閉眼,努力壓下心頭的悸動,將地上的祁元修攙扶起來,費勁巴拉的扛到了唐門。

沒錯,就是唐門,藥王穀人多嘴雜,她害怕會暴露什麼,再說,她不確定祁元修有沒有看到她的衣服樣式。

萬一看到了,在藥王谷卻沒有看到一樣的衣服,豈不是會起疑心,所以,秦葉悠直接將人帶到了唐門。

如今的唐門已經安定了下來,各項設施也都已經建造的完善了,秦葉悠將人帶到了唐門的客房裡。

唐應和唐菲早就接到消息趕了過來,在看到秦葉悠救的人是誰之後,都不禁皺起了眉頭,有些不贊同的看著秦葉悠。

「葉悠,你怎麼會把他帶回來的?」

「秦姐姐,你幹嘛要救他啊?」

唐應和唐菲都有些不滿的問到。

「唐大哥,菲兒,不管你們怎麼想,我都必須救他,但你們放心,我不會讓他知道是我救了他的。」秦葉悠說道。

「葉悠,你有沒有想過,萬一這只是他的苦肉計呢?」

「對啊,秦姐姐,他那麼狡猾,你可千萬不要上當了!」

「你們放心吧,這點分辨能力我還是有的,我剛剛已經看過了,他受了很嚴重的傷,也中了毒,我必須要幫他解毒,至於,之後,就要拜託你們了。」秦葉悠說道。

唐菲有些不樂意,但看到秦葉悠眼裡的一抹祈求之後,還是心軟的答應了下來,至於唐應,他這輩子,最不會拒絕的應該就是秦葉悠的請求了。

得到了唐應和唐菲的首肯之後,秦葉悠馬上為祁元修清理傷口,解毒,又是一項大工程。

等到她將毒解的差不多了,覺得祁元修隨時可能會醒過來的時候,秦葉悠馬上停下手裡的一切,將唐菲喊了進來。

交給對方之後的一切以後,她才有些疲憊的離開了唐門,剩下的事情,她相信唐應和唐菲會搞定的,而她要做的,就是馬上離開,隱藏自己的行蹤。

秦葉悠算計的不錯,就在她離開沒多久,祁元修也悠悠的醒了過來,他醒過來以後,眼前迷糊的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影。

女人的手裡拿著布,在細心的為他包紮傷口,還沒有看清楚是誰,祁元修就腦子一熱,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一把將面前的人抱進了懷裡。

「悠悠,悠悠,你終於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祁元修喃喃自語的說道。

唐菲原本是在給對方包紮傷口,突然的就被人給拉進了一個陌生的懷抱,忍不住的就開始掙扎了起來。

還沒等她掙扎多久,就又聽到了類似於祈求一樣的聲音,唐菲的眼神變了變,但馬上的就掙扎了起來。

「奕王爺,你看清楚我是誰,我不是秦姐姐,你快放開我!」唐菲氣鼓鼓的說道。

「奕王殿下,舍妹不是奕王妃,請你放手!」唐應也臉色臭臭的走了過來,伸出手去,拉著唐菲的手腕,硬生生的將人從祁元修的懷抱里給拉了出來。

祁元修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連忙抬起頭來看,入目的就是一個長相可愛的女子,此刻女子的一雙眼睛正噴著火一樣的瞪著他。

「唐菲?!怎麼會是她呢?」祁元修的眼裡飛快的劃過一抹失落。

他記得他在昏迷過去之前,看到了一個身影,那個身影像極了秦葉悠,可是轉頭一看,那個身影怎麼就會變成了唐菲了呢?

「抱歉,本王失態了!」心裡這麼想著,祁元修還是很快的道了歉。

「沒關係,你抱我可以,但是你以後不準再提起秦姐姐的名字,你提起她不覺得這是對她的諷刺嗎?」唐菲拍了拍手,有些冷漠的說道。

唐菲一向善良可人,很少會用這種口氣和別人說話,可見這一次真的是生氣極了,才會如此的。

「菲兒!」唐菲不怕,但唐應怕,他可是知道面前的人是個什麼殺神的,生怕唐菲那一句話真的惹到了他,讓他對唐門下手,忍不住的斥責了一句。

「哼。」唐菲傲嬌的冷哼一聲離開了。

「抱歉,奕王殿下,小妹不懂事,還請您見諒,今日小妹外出,見到您昏倒在樹林里,便將您帶了回來。」唐應說道。

「多謝了。」祁元修擺了擺手,說道。

「不知奕王殿下為何會受這麼重的傷的?」唐應問到。

「沒什麼,遇到了一點找麻煩罷了。」祁元修平淡的回答道,唐應卻從他的話里仔細的聽出來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冷漠和殺意。

「如此,以後王爺可要更加當心才是了。」唐應說道。

「嗯,多謝關心。」祁元修點頭。

既然醒過來了,祁元修也就沒有了再留在這裡的必要,更何況,他還要回去早點為秦葉悠報仇。

「多謝你們救了本王,來日本王必有重謝,今日,本王就不叨擾了。」祁元修說道。

「王爺的身體?」

「無礙!小傷罷了。」祁元修拱了拱手,穿上自己的衣服,就起身離開了。

唐應沒有阻攔,因為他知道阻攔也是沒有任何的用處的。

祁元修離開了唐門,心裡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認錯的,他在昏迷之前分明是看到了秦葉悠的身影,怎麼可能會醒過來以後就變成了唐菲了呢?

他想,可能是秦葉悠不願意見他吧!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她的面前晃呢?等他把一切障礙都清楚了之後,他就會來向他解釋的。

沉迷在思索中的祁元修沒有發現,他自己走的路周圍越來越安靜,連一聲鳥叫蟲鳴都沒有了。

等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的面前已經又站著一排的黑衣人,那些黑衣人,個個蒙著面,只露出一雙眼睛來,目光陰狠毒辣的盯著他,恨不能在他的身上定出一個洞來。

「呵呵,你們還真是鍥而不捨啊?既然如此,本王就好心送你們去見你們的那些同伴!」祁元修冷冷的看著對面的人,說道。

說完,他就率先動手,直接一招制敵,將一個人給打飛了出去,順勢從對方的手中奪過了一把匕首,拿在手裡。

其他人見狀,彼此對視一眼,也都沖了上來,祁元這一次有了防備,絕不讓對方的匕首碰到自己。

而他自己則是拿著對方的匕首,狠狠地在對方的身體上划傷,就在兩方人爭鬥不休的時候,祁元修的背後,那個一早就被他給打飛出去的人悠悠的站了起來。

然後從自己的腰間摸出了一柄飛鏢,朝著祁元修投擲了過來,說起吃那時快,不知道從哪裡猛的竄出來了一個身影,不顧一切的將祁元修給撲倒了一旁。

那匕首銀光閃閃,寒氣逼人的直扎在不遠處的枯樹上。

祁元修其實在飛鏢出來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他本想躲閃,卻沒有想到會有人突然出現救了他。

來不及多想,他反手將手裡的匕首扔了出去,直直的###了那人的胸膛,那人連眼睛都沒眨,就這麼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7章:再遇刺殺

87.3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