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真相大白

第664章 真相大白

聽到秦葉悠拒絕給錢,男人頓時面露戾色:「怎麼!你看死了我婆娘,就連二百兩的喪葬費都不肯給?秦大夫,我記得你好像不缺錢吧。」

秦葉悠目光蔑視著他:「是啊,我的確不缺錢,但是我也不會把錢給一個謀殺自己妻子的人!」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俱是一驚,男人的眼光中亦是閃過一絲殺意,很快的他低下頭去,默默的握緊了雙拳。

「殺妻?誰?朱大嬸子的當家的?」圍觀的百姓也議論紛紛起來,「親娘哎,不會吧,朱大嬸子的當家的敢做這種事?」

男人將朱大嬸子的屍體附上白布,嘴角掛著一絲冷笑:「秦大夫,我原本是想跟你私了,你說你拿錢買個消災多好,如今非要鬧到這個地步。」

秦葉悠聲音清冽:「怎麼了?我說錯了嗎?你妻子體內的毒是有解藥的,但是你想要這二百兩,你太渴望有錢了,所以故意沒讓朱大嬸子吃解藥,不是嗎?」

而此刻,卻聽到人群外想起了衙役們的聲音:「哎哎哎,都讓一讓,讓一讓啊。」

人群往兩邊分開,露出了煙陽縣的一隊衙役,他們也算是跟朱大嬸子的丈夫有一起在賭坊快活的情分,算是同道中人。

如今,又得到朱大嬸子當家的承諾,若是二百兩到手,兄弟們一人二十兩,變自然願意為此效力。

為首的一人慢慢踱步到了秦葉悠面前,斜著眼打量了她一番:「哼,你就是殺人兇手?」

綠蘿見有人如此怠慢秦葉悠,便一時激憤道:「誰說我家主子是殺人兇手了!你們到底搞清楚事情的原委沒有!就這樣說話!」

而那人卻徑直一把推開了綠蘿,看向秦葉悠冷笑道:「大膽!是不是殺人兇手,我們大人自由定論!秦葉悠,跟我們走一趟衙門吧。」

說著,就要上前動手去拉秦葉悠,而此時此刻一個無比威嚴赫赫的聲音在眾人秦葉悠身後響起:「我看你們誰敢!」

眾人聞聲看去,只見祁元修獨身提這劍慢慢的從門裡走了出來,他看向眾人的眼神,隱隱中帶著上位者的王者風範。

那伸手想去拉扯秦葉悠的衙役,被這眼神一嚇,便悻悻的收回了手,祁元修總上前去,將秦葉悠護在了身後。

他目光冷的不帶一絲溫度,看向躲在衙役伸手的朱大嬸子的丈夫的時候,讓那人的心猛地一驚,只覺得不妙。

祁元修冷冷環視眾人道:「我妻子是何人,來醫堂看病的諸位,想來最是清楚不過,治病開藥從來不分身份,不分貴賤,她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害人之心?」

秦葉悠能夠感受到,來自祁元修的手傳遞過來的源源不斷的暖意,她本是覺得心寒,自己曾經救過的這些百姓們,竟然一葉蔽目,如此人云亦云。

可是如今,她抬起頭來,看向朱大嬸子的屍體,堅定的說道:「朱大嬸的體內,是有兩次毒的,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兩次毒應該一次服用了解藥,而另一次,也就是昨晚,是沒有服用的。」

她看向眾人:「我秦葉悠,做事對得起天地,無愧於百姓。我今天在這裡所說的話,句句屬實,絕無半分虛假!」

一聲聲,一句句像是釘子一樣,定在了眾人的心中,而衙役們的臉色也變幻莫測了起來,他們原本是看中了這朱大嬸子丈夫許諾的二十兩銀子,前來嚇唬嚇唬這秦葉悠,以為她就會乖乖破錢免災。

可是萬萬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如此硬氣。一時間他們都有些退縮了,而朱大嬸的丈夫,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的。

他看了看仍舊在地上,屍體都已經僵硬的妻子,暗恨自己不能就這樣空手走,還想要張嘴再辯解什麼的時候。

人群之後,忽然一個爽朗的女聲想起:「既然各執一詞,不如直接驗屍好了!」

秦葉悠的目光看過去,之間一個穿著男裝,面若冠玉,眸似秋水看上去十分瀟洒的女子穿過人群,走了進來,直接擺弄起了地上朱大嬸子的屍體。

「你,你是什麼人!」朱大嬸子的丈夫看向這個將屍體視作無物的女子,又驚又疑。

「程,程大人!」女子還沒回話,之間那原本幾個氣勢洶洶的衙役,卻都齊齊的朝她行禮,其中一個解釋道:「這是咱們整個禹州,最出名的女法醫了,程蕭然,程大人。」

那人語氣之中頗為推崇,絲毫沒有因為程蕭然是女子而有絲毫的輕視,反倒愈發的敬重:「經過程大人檢驗過的屍體,絕無差錯,在她手中被解決的驚天大案,不計其數。」

另一個衙役,早就十分殷勤的走到程蕭然的身側,諂媚的問道:「程,程大人,可需要小的做什麼嗎?您儘管吩咐。」

程蕭然揮了揮手,說道:「與其各執一詞,不如讓這個死人來告訴我們,她到底是怎麼死的,死人,是永遠都不會騙人的。」

她打開隨身攜帶的箱子,從裡面一溜鋪開的各種刀子,鉗子,銀針,甚至還有一副羊腸做的手套模樣的東西。

「你,好像還挺懂的,就由你來做我的助手吧。」程蕭然看了看站在一邊頗有興味的秦葉悠,點名說著。

而秦葉悠自從到了古代,還是第一次見到古代的法醫當場驗屍,她自然頗為好奇,便在一旁看著程蕭然熟練的用刀子切開了死者的腹腔。

圍觀的百姓都嚇得連退幾步,就連原本一臉戾氣的朱大嬸的丈夫,也忍不住往後退卻數步,而這兩個女子卻頗為自得熟練的操作著。

配上那行雲流水的手法,和淡定自若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彈琴。

「死者的胃中,有兩種毒素。」程蕭然看了看銀針肯定的說道:「諸位看,銀針的下端發黑,上端發青,說明兩種毒素先後相隔了一段時間發作,而中間服用了解藥,拖延了足夠長的時間。」

程蕭然得出了肯定的結論之後,又穿針引線飛快的將屍體上的刀口縫了上去,語氣仍然是一派安然淡定:「所以,到底是誰在說謊,我想真相已經不言而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4章 真相大白

95.2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