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殺妻謀財

第663章 殺妻謀財

第二日一早,整個煙陽大地都落了白茫茫的一片,正因此街上行走來往的人也少了些,只是秦葉悠的醫館前,卻又一次密密麻麻的圍滿了人。

因為懷了身孕的緣故,秦葉悠才剛剛醒轉,便抬眼瞧見窗外那盈盈盛開的梅花,花朵累累綴在枝頭上,宛如霞光披照射其間,一時間讓她愣愣的有些挪不開眼睛。

綠蘿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添了碳之後,又端來了熱水,輕聲說道:「主子醒了。要用飯嗎」

秦葉悠看著滿樹的梅花,只覺得心情沒有來的好,便笑著說道:「白雪紅梅,相得映彰,正是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的時候。」

「你現在,可飲不得酒。」她話音剛落,祁元修清朗的聲音便從室外傳了進來,只見他撩開帘子露出了星眸劍眉的臉,捧著一瓶插著紅梅的插瓶,走了進來,屋子裡頓時一陣冷梅的幽香。

秦葉悠笑吟吟的斜靠著被褥,看著自家夫君在屋子裡擺設梅花,說道:「我倒是沒看出來,我們曾經金戈鐵馬的王爺,如今也會是個蒔花弄草的文人。」

而這時候,卻聽見外面起了小聲的爭執,祁元修皺了皺眉,要知道,能夠進內院侍候的,都不是沒規矩的人。

「是誰在外面?」話剛說完,帘子被撩開,是小葉子走了進來,她氣的嘴唇都發白了,臉上卻是又驚又怕的表情:「主子,您快去看看吧,那朱大嬸子她,她竟然死了!」

「什麼!」秦葉悠心中猛地一驚,只覺得肚子糾痛了一下,她慌慌張張的想要披衣服下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葉子沒經過事,本來就覺得此時因他而起,心中內疚,如今更是扯著哭腔說道:「是,是那個朱大嬸子的丈夫,將朱大嬸子的屍體抬到了咱們醫館門前,說是主子醫死了朱大嬸子。」

在一邊服侍秦葉悠穿衣的綠蘿聞言,也氣的皺著眉頭說道:「這個人!滿嘴胡唚!也不怕天打雷劈嗎?竟然還將屍體抬到咱們醫館前面,真真是晦氣!」

秦葉悠喃喃道:「怎麼會?他們不是有解藥的嗎?我昨日明明是看過的,朱大嬸子的毒是新下的毒,原本的體內毒素已經不在了啊,怎麼會死了呢?」

綠蘿最看不過朱大嬸子這樣的人,便恨恨的說道:「原本就是沒憑沒據的想要誣陷主子,我看倒不如直接叫追風把他們打出去,狠狠的收拾一頓,就知道好歹了!」

只是說歸說,如今人都已經找上門來了,秦葉悠並不是那種遇到事只是一味躲避的縮頭烏龜,便任由小葉子和綠蘿撫著,往醫館門前走去。

朱大嬸子的男人,正在醫館門前,他眼珠子一轉,遠遠的便瞧見了秦葉悠的身影,猛地撲在了朱大嬸子的屍體上嚎啕大哭起來:「我可憐的婆娘啊!你就這樣被人治死了,可惜老漢我沒能耐,就連給你尋公道的辦法都尋不到!」

秦葉悠被他吵嚷著只覺得頭嗡嗡地疼,便嚴厲了口氣道:「昨日我已經說明了,你妻子的毒是新毒,說明你們是有解藥的,何故今日來強行誣陷我?」

男人又是痛哭,又是躺在雪地上撒潑:「秦大夫,你前日說能給我妻解毒,昨日我們再來,你卻直接將我們拒之門外,如今三日毒發,你,你敢說不是你的錯嗎!」

眾人中,不知道是誰不懷好意的附和了一句:「是啊,我們都知道秦大夫醫術高明,若非就是因為跟他家婆娘吵了架,所以故意毒死的朱大嬸子?」

一聽這話,綠蘿急道:「你們,你們怎麼能這麼說!若不是我家主子平日里給你們看病,問診不收錢,你們還不知道如今怎麼樣了呢!怎麼就許你又燕窩不許旁人有燕窩了!」

旁邊有人「嘿」一聲嗤道:「綠羅姑娘,也不能這麼說吧,咱們是看到你們跟朱大嬸子吵架的,秦大夫人好,我們都知道,但是下毒沒下毒……這,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聽到有人幫腔,男人更加覺得有底氣起來,又說道:「我可憐的妻啊,都是老漢我的錯啊,我該想到,這秦大夫根本就沒想醫你啊,若是我找了別的大夫,指不定你也不會到今天!」

秦葉悠愣愣的看著面前這一切,耳朵里眾人七嘴八舌的話,落在心裡,只覺得胸口宛若翻江倒海一般,憋悶的難受。

她語氣堅定道:「你的夫人,不是我害死的。」

而男人卻抬眼看著她,像是蛇一樣貪婪的目光一覽無遺:「秦大夫,你治死我家婆娘,我,我罷了罷了,看你平時為醫清正,我只要你二百兩的賠償金,這件事情便就此揭過,如何?」

秦葉悠看著他的目光慢慢變冷,語氣也帶著幾分冷凝道:「汝妻之命非我所害,二百兩?你休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3章 殺妻謀財

95.0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