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驚遇刺殺

第666章 驚遇刺殺

黑漆漆的正廳中,只有慘白一片的白布,並排放着的四具屍體在黯淡的天光映照下,顯得越發凄涼。

「這是這家的男人,我初步探查應該是四十歲上下的年紀。」程蕭然沒有多說話,只是伸手掀開了裹屍布。

而在看到屍體的一瞬間,秦葉悠卻幾乎驚出了聲:「這是!」

男人的屍體已經高度腐爛,面部腫脹幾乎變形,這的的確確就是她在現代所看到的巨人觀的樣子。

儘管本就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秦葉悠卻仍舊覺得一陣又一陣的酸水止不住的在腹中翻滾,幾乎要讓她嘔吐出來。

秦葉悠慌忙的打開藥箱,拿出了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清神醒腦的薄荷香囊嗅了一口,鎮定下來。

她打量著面前的這具屍體,果然如程蕭然所說胸口處赫然是一個四角形的傷口,卻看上去傷口極深,傷及心脈。

「這種屍體,不能破腹去看。」秦葉悠蒙上了白布,沉聲對在一邊的程蕭然說道。

「他之所以腹中鼓漲,宛若六月懷胎的孕婦,是因為腐爛的時間太久了,肚子裏是屍氣。這麼跟你說,就是人死之後,他的五臟六腑發酵分解出的氣無法排出,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她將醒神的香囊遞給了程蕭然一個,目光肯定的說道:「死者的死亡時間,絕不可能是前夜,一定是一月前,或者更早的時候。」

秦葉悠帶上羊腸手套,走上前去翻看了死者的眼睛,繼而說道:「而且,蕭然你看他瞳孔如今已經散射渾濁,現在這個氣候,溫度如此之低,幾乎是不可能出現這樣的腐爛情況的。」

「我也曾這樣懷疑過。」程蕭然緊皺着眉頭,說道:「我懷疑,很有可能是兇手在殺害著一家四口人之後,將屍體轉移到了一個十分溫暖的地方,直到屍體腐爛之後,再轉移回來。目的就是為了讓我難以查究屍體。」

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秦葉悠心中暗道不妙,此人心狠手辣且頗有心計,如今她們兩個女子孤身貿然前來案發現場,只怕不是什麼好事。

心中更想着,卻忽然聽到院中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人在走路一般,咯吱咯吱的踩在雪上,正往她們的方向步步靠近。

秦葉悠面露驚色,她猛地看向在自己身邊的程蕭然,顯然程蕭然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兩個人都從對方的眼底看到了驚駭之色。

她默默的握緊了手中的解剖刀,心想若是真到不得不拼的時候,哪怕是暴露自己擁有系統的能力,也要保護好蕭然。

而果然,一個飛鏢遠遠的帶着破風之聲攜風帶雪直直的沖二人的面門沖了過來,這樣快的速度,讓人根本反應不及!

完了!秦葉悠心中大驚,卻忽然一個身着紫衣的男人衝到了她跟程蕭然的面前,只見手中凌厲長劍一甩,一聲清脆鏗鏘的聲音響起,飛鏢哐啷一聲落在了地上。

男人回過頭去,擔憂的看向秦葉悠:「夫人,你有沒有事?」祁元修的到來成功的化解了這一次的危機,雖說程蕭然在官府之中什麼場面都見過,但是面對生死一線的場面,心中還是后怕不已。

他見到兩人驚魂未定的樣子,笑着說道:「沒吃飯呢吧,走吧,我正好知道附近有一座酒樓十分的不錯,我請客給夫人和蕭然姑娘壓壓驚!」

說罷,眾人便一起跟着祁元修離開了這裏,三步兩步來到了一個酒樓之中。

見狀,秦葉悠好奇地問道:「夫君來這個酒樓吃酒過嗎?我怎麼未曾聽到夫君提起呢。」

「夫人日日都在醫館之中操勞,我去哪裏你怎麼能夠事事都知曉呢?」祁元修笑着說道,隨後便率先進入了酒樓之中。

三人在小二的帶領下,直奔三樓的雅間而去,屏風擋着倒也清凈,當然三樓的價格也是比下面要貴上些許,所以樓上十分的清凈。今日三樓之上除了他們之外,竟然沒有別人。

祁元修吩咐小二,上了七個葷八個素,又叫了一壺酒。秦葉悠還納悶,自己夫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闊綽,平時在外面吃飯的時候也沒見過他這麼的奢侈。

但是疑惑歸疑惑,畢竟現在有程蕭然在場也不方便多問,也就隨着他去了。

不多時,菜品盡數上齊,小二也離開了。現在三樓是一片空曠,要是他們不吩咐,小二也不會擅自上來。祁元修給每人斟滿一杯酒,笑着說道:「來,我敬兩位一杯,給你們壓壓驚。」

說着,祁元修一飲而盡。兩位見狀,也是將自己的酒杯裏面的酒飲乾淨。

秦葉悠知道,由於技術上的限制,這個時代的酒度數實在是不高,所以才會有一壇一壇喝酒的飲者。

而程蕭然更是因為身份的原因,不是一般的女流之輩,所以酒量也是不俗。別說一杯一壺了,就算十壇八壇的,她也能夠一飲而盡。

「姑娘好酒量!」祁元修見到程蕭然絲毫不推辭,一飲而盡,豎起大拇指誇耀道。同時,又給程蕭然斟滿一杯。

兩三杯酒下肚,氣氛也是逐漸的活絡起來。秦葉悠和程蕭然在討論著今日碰到的事情,覺得其中很多的蹊蹺之處。兩人一一將自己的猜測講述出來,互相分析著對方的想法。同時祁元修也是在一旁給兩人做個狗頭軍師,時不時地插上一句嘴,所以氣氛也是十分的好。

只不過秦葉悠只是覺得,自己的夫君今日行事說話,都和平日裏不是很一樣,總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的感覺。

但是等到三杯酒下肚,心中也不再顧慮那麼多了,秦葉悠還笑自己經歷了之前的事情,心思也敏感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被程蕭然給傳染上了她的職業病。

就在氣氛正好的時候,秦葉悠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嗡嗡作痛,眼神也越發的模糊起來。秦葉悠只覺得這和平時的自己不像,自己的酒量應該沒有這麼差的時候,突然覺得天旋地轉。

正想說什麼的時候,只見到程蕭然臉色一變,砰的一聲倒在了桌子上。

秦葉悠覺得大事不妙,正要說話之時,只覺得眼前一黑,再也沒有了意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6章 驚遇刺殺

95.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