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真假祁元修

第667章 真假祁元修

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秦葉悠才被樓上隔壁桌的聲音驚醒,只覺得頭痛欲裂,十分的不舒服。

抬頭望去,桌上只剩些殘羹冷炙,三人的酒杯和筷子都是散亂不堪,有的還掉落在地上。正準備出聲詢問的時候,卻發現祁元修和程蕭然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沒了蹤影!

秦葉悠知道大事不妙,但是心中千頭萬緒心亂如麻,根本想不出什麼。抬眼瞧著窗外,發現已經是日薄西山,馬上都要天黑了。

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秦葉悠打起精神,踉踉蹌蹌地站起身來,好懸沒有摔倒下去。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秦葉悠才覺得自己差不多清醒過來,站起身就準備朝外面走去。

從三樓下來,樓下已經是華燈初上,店內也是不少吃飯的客人。秦葉悠找到小二,詢問兩人的蹤影,卻被小二告知兩人很早之前就已經離開。

「哦對了,那個姑娘好像一副不勝酒力的樣子,人都已經不清醒了,還是被那個公子給攙扶著才離開的。」

「祁元修?他帶着程蕭然離開是為了什麼?」秦葉悠心中思緒繁雜,根本搞不清楚。小二說那位公子已經結了賬,還留下了很多銀子說是讓秦葉悠多休息一會。店家自然是十分的高興,所以就沒有上去打擾秦葉悠,才讓她一直昏睡到現在。

根據小二說的話,秦葉悠推算兩人離開的時間就是自己昏迷之後,距現在已經是差不多兩個半時辰了。

秦葉悠心中知道大事不妙,從小二的嘴裏也問不出什麼更有價值的東西了,於是她就跟小二道了聲謝離開了。

剛剛走出酒樓,分辨了一下方向,秦葉悠便準備直奔官府而去。畢竟今天的事情從最開始到現在都是十分的離奇,中午的時候兩人就準備回到官府之中將事情回報上去。但是恰巧遇到了祁元修才耽擱下來,準備吃過飯才回去。

沒想到,這一來二去,竟有了三個時辰的光景。

剛走了兩步,秦葉悠覺得不妥,便有折返了方向,朝着醫館自己的家中快步走回去。

畢竟程蕭然是和祁元修一起離開的,可能兩人現在都在醫館,無論如何,自己要先回去問問祁元修發生了什麼事情,畢竟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夠安心。

秦葉悠抬頭看着天色,現在的日子裏,白天是一天比一天長,秦葉悠雖然摸不清楚現在具體的時辰,但是也知道應該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晚一點。

一念至此,秦葉悠的腳步更快了。轉過街角,秦葉悠遠遠地看到祁元修就朝着這裏急匆匆地走來。

秦葉悠大老遠的就看到了自己的夫君,心情就好似風雨中漂泊的小舟找到了避風的港灣一般,安定了許多。

與此同時,祁元修的目光穿過人群的層層阻礙,在街頭巷尾的眾人之中尋覓到了秦葉悠的身影,忙不迭撩起衣袍朝着秦葉悠這邊小跑過來。

祁元修走到了秦葉悠的身邊,臉上都流出了一絲細密的汗珠。祁元修的眉宇之間,滿是焦急的神色,眉頭微微鎖著,看得人好不心疼。

但是就在祁元修走上前來的時候,秦葉悠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不過祁元修絲毫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以為是自己的速度太快,驚擾到了秦葉悠。

「夫人,你們去哪裏了?怎麼一天都沒個消息。我下午的時候去官府問了,結果官府什麼也不告訴我。我覺得不放心,一路上就沿着問,沿着找……」

聽到這裏,秦葉悠只覺得腦子之中轟鳴作響,根本聽不到祁元修接下來說的話了。

秦葉悠腦子之中瘋狂的運轉着,自從祁元修出現的時候,一直到自己昏迷不醒,時間的長河在秦葉悠的腦海中好似冰凍之後有逆流而上,又一次流淌下來。又好似秦葉悠溯游而上,找尋着自從遇到祁元修之後的點點滴滴。

微風吹拂著黃昏,秦葉悠看了一眼天色,絲毫沒有感受到微風的存在。「你是說,你今天一天都沒見到我?」秦葉悠不可置信的問道。

「對啊。」祁元修以為是自己講的不明白,但是看到自己夫人的神情,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才關切的問道,「怎麼了葉悠?你身體不舒服么?」

原來,自從秦葉悠離開之後,祁元修就一直在家裏等著。本來秦葉悠說着去去就回,於是祁元修還讓小葉子給她準備了午飯。

結果吃罷午飯也不見人回來,左等右等就是沒有見到秦葉悠的身影。祁元修這才著了急,去了官府打探不到消息,於是沿路盤問,最後才知道秦葉悠和程蕭然和一個男人到了這裏,才急匆匆地朝着這邊的酒樓趕過來。

秦葉悠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問道:「夫君,你記不記得我們接小葉子回來的時候,你給了那個人多少錢才把小葉子贖回來的?你給了小葉子的叔叔嬸嬸留下了多少錢?」

祁元修一時不知道秦葉悠什麼意思,本能的回答道:「給那個老色鬼一千兩的銀票,給她叔叔家留了三十兩的現銀啊,怎麼了?」

聽到這裏,秦葉悠才定下了心神,將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娓娓道來……

「你是說,有人假扮我的樣子,救了你們之後又騙了你們,還把程蕭然姑娘給用藥暈了之後帶走了?」一時間,祁元修感覺自己的腦子好像不夠用了。

秦葉悠緩緩地點了點頭,凝重的說道:「恐怕就是這樣的,蕭然姑娘有危險。」

祁元修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事情對他來說來的是猝不及防,只得說道:「時間過去了這麼久,他只要雇一輛馬車,現在估計都已經走出好幾十里了,明天就能出禹州府了。此處不是說話的地界,我們先去官府?」

秦葉悠點點頭,握住了祁元修的手說道:「他們既然費了這麼大的力氣,謀划的這麼精密,定然不是單純的想要程姑娘的性命。程姑娘現在應該沒有性命之虞,但是也是危險至極,走吧我們快去報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7章 真假祁元修

95.7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