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私自出逃的女子

第668章 私自出逃的女子

京城,一處並不起眼的院落內,幾個丫鬟正在洒掃修剪花枝,來往的裙帶窸窣聲夾雜著偶爾樹枝婆娑的聲音,程蕭然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剛一入目的便是清一色的黃花梨拔步床,鵝黃色的帳子下墜著細細的流蘇,看上去十分的華麗考究。

而房間內書架上擺著整整齊齊的裝訂考究的書籍,隨意擺放的幾樣古玩,透露著房間主人不俗的風趣。

這個地方程蕭然再熟悉不過,這裡是她的閨閣。「我怎麼會到這裡來?」她發愣的看著映入眼帘的鵝黃色帳子,原以為這是一場夢境,但是房間內淡淡的墨香氣卻提醒著她,這一切再真實不過了。

而由遠自近的腳步聲逐漸傳來,一個身著紫衣的男人,聲音低沉:「這裡是你的家,你不會這,又要到那裡去!」

聽到聲音的程蕭然,眸子猛然放大,慌忙的坐起身來,卻見男人已經邁步走了進來,當著程蕭然的面,輕輕的揭下來了那張祁元修的臉,露出了原本的真實面容。

「父親大人。」程蕭然刻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平穩,沒有一絲波瀾。只不過,微微發抖的肩膀,仍舊出賣了她不安的內心。

「哼。」男人看了她一眼,坐在了一邊的太師椅上:「老夫,可當不得你的父親!」

男人的語氣,又嚴厲了幾分,目光審視著程蕭然,上下打量一圈,有說道:「滿京城,你看看哪個大家女子像你這樣!」

程蕭然半坐在床上,起也不是躺也不是,她在心中想過無數次,再次跟自己的父親見面的場景,但是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想得到,向來對她不冷不熱的父親,竟然會親自將自己帶回家。

「女兒不覺得自己錯了。」

程蕭然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在床上朝男人叩首,悶聲道:「父親大人,女兒虛讀幾年書,總覺得人一生短暫,要隨自己的心意過,做能夠對家國有助益的事。」

聽到她的話,男人冷笑一聲,端起茶杯輕輕的吹去浮沫,狀若不經意一般說道:「隨自己的心意過?哼,天真!我告訴你,你生在這個家族,家族把你培養長大,讓你錦衣玉食,讀書識字,可不是為了讓你想怎麼活就怎麼活的!」

程蕭然從來沒告訴過秦葉悠,她做禹州的法醫,是逃出家族私自做的,也更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她的來歷,她的家室。

她以為,單憑一個乾淨的身世背景,單憑自己的學識,能力,就能夠讓眾多人信服,讓她擁有像自己的父親證明自己能力的機會。

縱然在此之前,她已經跟自己的父親因為此時有過諸多爭執,但是這一次,想到秦葉悠曾經跟自己在燈下彼此鼓勵的話,想到她們兩個人共同許願,望以後的女子也能夠如同男子一樣,打拚自己的一番天地。

程蕭然握住了拳頭,頭埋得更低:「父親大人,女兒私自離家,是為不孝。可是如今,女兒也的的確確闖出了自己的名堂……」

「名堂?」男人語氣不屑:「什麼名堂?第一女法醫?」他砰地一聲將茶杯磕在了茶桌上,看向程蕭然:「你知不知道,你把我的老臉都丟盡了!哪個姑娘家家的,沒有出閣,就去做一些仵作做的事情!」

看著自己女兒仍舊是一副死性不改的樣子,程大人更是氣不打一出來,他的女兒大小性子就極其倔強,就因為小時候被書堂上的夫子說,女子難成大氣,便自此之後起早貪黑的刻苦念書。

想到這裡,男人看向程蕭然,語氣軟和了些說道:「你……唉你知不知道你這次出走,給我惹了多大的麻煩?光是掩蓋你的行蹤,保護你的安全上,為父又給你私底下安排了多少人手?」

聽到自己父親這麼說,程蕭然猛地一抬頭驚詫無比的看向自己的父親,眸子里滿是不可思議。

原來,他竟然是一直都知道自己出逃,知道自己一路行進,她當初還以為是自己運氣好,沒有遇到歹人,有人賞識,有機會……卻到最後,不過早就是自己父親一手安排好的罷了。

程蕭然一時間像是被抽幹了力氣,變得有些失魂落魄起來。而見自己的話起了作用,程蕭然的父親復又繼續說道:「如今,我看你玩也算是玩夠了,總不能一輩子去幹個仵作的事情吧,還是正事要緊。」

他說著,從袖中掏出一個樟木盒子來,上面雕刻著花紋精緻而繁複。

「這是季家送過來的聘禮之一,我跟你說季家這次可是把自己祖傳的東西都給你拿出來做聘禮了,你可別在胡鬧了!」

程蕭然冷哼一聲,忽然從床上走了下來,快步走到了桌子面前,伸手拿起桌子上的樟木盒子狠狠的朝地上砸了過去。

只聽見「哐啷」一聲,盒子里想起了金屬撞擊的聲音,她紅著眼眶瞪著自己的父親,恨恨的說道:「說到底,這才是你尋我回來的原因!要我為了你,嫁到季家去!」

她冷笑,扶著桌子,只覺得渾身上下都透著被算計的冷意:「呵,哈哈哈哈,要我嫁進去?父親,女兒勸您還是別做夢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8章 私自出逃的女子

95.9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