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逼婚囚禁

第669章 逼婚囚禁

程大人看著程蕭然,幾乎癲狂的模樣,面色卻一點點的冷了下去。他的聲音裡帶著前所未有的嚴厲:「我原以為,放你出去稍稍玩玩兒,便也就收了心思。如今看來,是為父的錯。」

他朝門外怒氣沖沖的喊道:「來人!給我嚴加看管小姐,下周與季家公子完婚前,一步都不許離開這裡!」

程蕭然看著外面的日光一點點的黯淡了下去,而她就這樣抱著軟枕,悶聲不響的痴痴的坐著,從不覺得外面的時間從清晨鳥鳴到日落黃昏的變化,竟然是這樣的漫長。

在這幾乎凝滯的時光里,服侍程蕭然的丫鬟小心翼翼的端著新換的飯菜走了進來,幾乎是著急的要哭出聲來:「小姐,求求您好歹吃一些吧,就算是跟老爺賭氣,也不能傷了自己的身子啊。」

而程蕭然只是默默的搖頭,眼神中一絲光亮也沒有,丫鬟見狀便「噗通」一聲跪在了她的面前,眼裡幾乎要著急的落下淚去。

「您若是不用飯,老爺知道了只會覺得是奴婢照顧不周,求求您,就算是可憐可憐奴婢,好歹吃一些吧。」

聞言,程蕭然笑的凄涼,但是她終究是不忍牽連無辜的人,拾起筷子默默的動了幾口,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天色一點點的如今墨色之中,程蕭然看著面前的燭火,那明黃色的火苗,一閃一閃的靜靜跳動著,每個人都求她體諒,求她可憐。

可是,又有誰能夠可憐可憐她,體諒體諒她呢?就因為季家曾經有恩於程家,所以當年才會有程家與季家指腹為婚。

那麼,她從一開始,就是用來報恩的工具罷了,他這樣的人,又怎麼配擁有自己的人生?

連日下來的不吃不喝,已經讓程蕭然變得虛弱無力,身體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下去,而這件事情自然也傳到了程父的耳中。

男人快步走進來,審視著斜倚在床邊的程蕭然,怒氣更是顯現在了臉上,他陰沉著臉俯視著程蕭然道:「一心求死?還是用死來威脅我?我告訴你!你哪怕是死了,都必須要給我嫁到季家去!你死了,你埋到季家的祖墳裡面去,你這輩子都別再想跑了!」

幾番話下來,就像是一記鐵鎚,一錘一錘的將程蕭然整個人徹底的砸入了塵埃之中,窗戶外,四方的天,在程蕭然的眼裡,不過是這樣長的一生,卻到此就已經結束了。

雖說是禁足,但是程蕭然閨閣的小院里卻還是允許她走動一番,正房的東廂房是書室,以前程蕭然喜歡印張,總是備著雞血石之類的,架子上面放著各色的紫毫毛筆。

只不過如今,卻又多了些添置的玩意,像什麼白玉的筆架,花洗,筆山等等都是季家送過來的聘禮中的一部分,更讓人嘖嘖稱奇的是一整塊白玉雕刻成的白玉床。

朝南邊的雕花木窗下面的貴妃榻上,是用的最新的海青色的絨面做的,後面又擺了一個巨大的黃花梨木的插屏,上面刺繡著海棠花枝。

精緻的蘇綉上,絲線滾著金色的光澤,一看便是價值連城之物。因為書房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程蕭然走進自己的書房的時候,著實愣了好久。

半晌,卻又冷笑道:「季家,為了娶我真是廢了好大的手筆!」屋子裡的香爐中焚香的煙氣緩緩的飄到半空中去。

「小姐。」程蕭然的隨身丫鬟走了進來,將茶端在了一邊,猶豫了片刻,忽然伸手牽了牽她的袖子,低聲的祈求道:「小姐,奴婢,奴婢也算是跟您一同長大的。」

她的眼裡有著閃爍的淚光,「奴婢求求您,別在這樣折磨自己個兒了,好不好?別跟老爺作對了。」

丫鬟膽怯的看了一下四周,沒有人時候又繼續說道:「小姐心裏面想著是什麼,奴婢還能不知道嗎,只是老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程蕭然的臉上,露出了凄哀的笑意:「你覺得我還有退路嗎?你看父親絕決的樣子,你看看這小院里里三層外三層的看守。」

她面色惆悵的看向天空中的飛鳥,淡淡的說道:「我可能真的會被囚禁至死了。」

季家……那是很久遠的記憶了,程蕭然模糊的記得自己小的時候就被教導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妻子,每一次每一次,她所學的所有東西,都是為了那個未曾謀面過的季家的男人學的。

她讀書,是因為聽說季家公子喜好詩詞歌賦,她彈琴是為了迎合附庸風雅,她刺繡,是因為季家老太太喜歡針線好的女孩子。

所以他才會選擇逃出來,做一個法醫,一個與季家要求的媳婦兒一點都不像的人,程蕭然就是程蕭然,不該是任何人的附庸品。她也不想成為什麼人的附庸之物。

「倘若不自由,倒不如去死。」程蕭然苦笑一聲:「可是即便死了,我還是要埋到季家去。」

婢女到院落外面折了幾枝梅花走了進來,著清冽的香氣卻讓程蕭然忽然精神一振。

對了!葉悠,她還有葉悠!如果說這個世上還有一個人能夠救她於水火的話,那就是葉悠了!

「柳兒。」她帶著幾分希望的看向自己的貼身婢女:「現在這個院子,你能夠出去嗎?」

程蕭然說著,轉身坐在書案前面,拾起桌子上的澄心紙寫了一封書信,簡略的交代了自己的處境和困難,又細心的吹乾了墨跡。

「雖然能出的去,但是也只能是出了外院……」柳兒見程蕭然的樣子,如何不知道她心中所想。

但是,她不想看著程蕭然日復一日的消沉,下定主意的瞬間,她便堅定的跪在了程蕭然的面前。

「小姐,奴婢無能,眼看小姐如今身陷囹圄卻無能為力。如今若是小姐信得過奴婢,那我願意為小姐冒險去送這封信!」

聽到自家丫鬟的話,程蕭然大喜過望,正要將信遞過去,在看到柳兒清澈堅定的眸子的時候,要伸出去的手,卻又忽然的猶豫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9章 逼婚囚禁

96.1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