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夢魘后的死意

第698章 夢魘后的死意

程蕭然自那一日昏死了之後,只覺得自己好像沉入了無盡的夢魘之中。秦葉悠聽聞了此事,亦是慌忙去了季家。

如今季言蹊所居成蹊苑中,日日充斥著清苦的中草藥的氣息,半晌剛過的時候,雷雨轟鳴了一陣子,空氣中復又充盈了清新的水汽,和著涼爽的風吹入屋內。

秦葉悠端著剛剛煮好的葯走了進來的時候,正見季言蹊正坐在程蕭然的床邊,拿著白玉扇子一下又一下的給她扇著風。

那風正好,就連昏迷中的程蕭然緊促的眉頭,也漸漸的舒展了兩分。聽到聲響,季言蹊回過頭來,看著秦葉悠端了葯碗進來,微微的點了點頭。

「麻煩你了,葉悠姑娘。」因為長時間照顧程蕭然的緣故,季言蹊的語氣中有著顯而易見的疲憊之感。

秦葉悠微微搖了搖頭,伸手放在程蕭然的額頭上輕輕的量了量,嘆了口氣:「這樣高燒不退,昏迷下去的話,可能連葯都喂不進去了。」

她千算萬算沒有想到,當初與祁元修心存善念放過的幾個乞丐,竟然陰差陽錯的出現在了程蕭然的,審判堂上,又那樣拼的魚死網破,說出了這最最不堪的真相。

季言蹊轉過身來,伸手接過秦葉悠端過來的葯碗,沉聲說道:「我來吧。」說罷,便伸手托起了程蕭然,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

拿著湯藥一勺有一勺的,可是程蕭然本就高燒昏迷,喂進去的湯藥,喂進去多少就流出來多少,落下的葯汁都慢慢的洇濕了被褥。

秦葉悠搖了搖頭:「這樣下去不是個法子,喝不進去葯,即便是再好的藥材,也沒有用。更何況……蕭然妹妹,是一時間怒極攻心,血脈都湧上頭去,導致的。」

即便是秦葉悠已經在季言蹊不再的時候,偷偷的用自己的醫療系統探查過了程蕭然的身體,不是腦梗,但是卻已經存在腦梗的風險。若是再不能喝葯的話,只怕以後即便醒過來,也會落得個一個中風,半身不遂的結果。

她側眸看向昏迷中的程蕭然,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擔憂和悲傷。蕭然,是現實給你的打擊太大了么?所以你寧願一生昏睡過去,也不願再睜開眼睛了么?

秦葉悠已經連著給程蕭然打了四天的營養針了,但是,營養針雖然能夠讓人不至於餓死,程蕭然卻終究是一日又一日臉色蒼白了下去。

「她這樣,是不是不會再醒過來了?」季言蹊輕輕的幫程蕭然蓋好了杯子,又掖了掖被角,生怕她被風沖著。

秦葉悠心酸不已,但是卻還是強忍著眼淚,緩了緩情緒,帶著幾分輕柔的語氣,寬慰他道:「季公子,蕭然她……並非是意志軟弱之人,你放心,她會醒的。」

她側目看著,照顧著程蕭然不分晝夜的季言蹊,忽然有些摸不準面前的這個人,到底是因為程季兩家的顏面,還是因為單純的出於愛慕蕭然而這樣拚命。

「你……會在意這件事情嗎?」秦葉悠想弄清楚,倘若季言蹊的臉上流露出一分厭惡,那麼不管如何,她也要帶著蕭然妹妹離開這裡,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京城。

「什麼?」季言蹊抬頭看向她,晃神間,明白過來秦葉悠話中所指。然後出乎意料的是,他的眼中又心疼,有難過各種情緒紛雜閃爍卻唯獨沒有嫌惡。

「她受了很多的苦,若是蕭然能夠醒來,我會愛她,敬重她。」

而此刻,昏睡中的程蕭然朦朧中,只覺得自己好像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如同潑墨一樣的天色,陰沉沉的。

密林之中,總有不知名的野獸和蟲鳴,時時刻刻讓她膽戰心驚。而她跟祁元修正如當初離開京城,奔逃的時候一樣,緊緊用一個快要熄滅了的火把去照明。

樹枝那樣的繁盛,遮蔽了全部的月光,而她手中的火把,能夠照的著光的地方,也緊緊只有腳下的寸步之地。

矮矮的灌木叢上面帶著尖銳的木刺,能夠輕而易舉的劃破自己的手背,和腳踝。身上時刺痛又痒痒的傷口,再加上毒,原本就因為輕微脫水而虛弱的自己,再也撐不住了。

而這個時候,往前走不遠處,終於出了密林,山半腰上,立著一個黑洞洞的破廟,走進了去看,破廟上面的牌匾題字都已經模糊不清了。

可是,不知道為何,她卻能意識到,這就是葫蘆廟。夜半的寒氣森冷,而她明明心中不安,卻不知為何,還是一步步的走入了,佇立在深夜之中,黑洞洞,宛如深淵巨獸一樣的葫蘆廟。

毒發作了,她痛的幾乎在地上打滾,祁元修也中了毒,尚且自顧不暇,兩個人都是虛弱至極的時候。

很快,祁元修便昏了過去,而她卻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身上痛的厲害,卻還是靈堂清醒著,很快,她便看到幾個衣衫襤褸破爛的人,喝的爛醉如泥,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

視線漸漸的模糊起來,她卻清晰的聽見,有人撕裂了自己的衣服,那人的笑聲猙獰,讓她頭痛欲裂。

「你看啊,美人兒。」其中有人說著,身上的疼痛是那樣的劇烈,程蕭然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瘋狂的相要掙紮起來。

她苦苦哀求著,可是卻不知這樣的哀求,落在這群人的耳中,只不過是更加快樂罷了。

她深陷夢魘的時候,恍惚間感覺有一隻溫暖的手,輕輕柔柔是我撫上自己的額頭,語氣之中的擔心清晰可聞:「她這段時間日,一直夢魘,時常睡得不安穩。這樣改怎麼辦。」

似乎是葉悠姐姐的聲音,帶著擔心,聲音低沉:「藥物能解身上的痛,可是……終歸心結難解。」

接著,一塊冰涼涼的帕子柔柔的覆在了額上,她只覺得心頭劇痛,怒火攻心,一時間秦葉悠看見,程蕭然的身子猛地一抖,又是一口鮮血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烏黑的鮮血,迸濺在床褥上,只讓人看上去覺得觸目驚心。而秦葉悠慌張把脈,心頭卻稍稍的安心了一些。

她朝著,正一臉擔憂的看向自己的季言蹊,點了點頭說道:「這是好事,血氣淤積在一切,堵塞心口,如今這淤血吐了出來,說不定,蕭然妹妹就醒了過來呢。」

季言蹊點了點頭,伸手將程蕭然嘴邊的血跡,輕輕的擦去:「但願吧。」而秦葉悠所預料的果然不錯,此日深夜的時候,季言蹊正累極了側卧在寢室內的貴妃榻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月光清寒,落在了室內水磨石的地磚上,盈盈的月光透過紗幔,輕柔的照在了程蕭然的臉上,她如同蝶翼一般的睫毛,輕輕的抖了一抖,眼睛慢慢的睜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8章 夢魘后的死意

98.5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