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當堂羞辱

第697章 當堂羞辱

祁元修回到家中之後,雖然對程蕭然感到惋惜,但是對於自己來說,終究還是一顆大石頭落地,心中總覺得是對秦葉悠是一個交代。

楊花落盡子規啼,但是程蕭然卻不得歸家,只能夠在官府之中,不斷的用公務來麻痹自己的神經,讓自己的心思全部撲倒公事上,不然的話,閑暇之時的程蕭然總會不自覺的想起近些日子發生的事情。

好在程蕭然在官府的安排下得到了一個安靜的小院,不過本來她是沒有這種待遇的,多虧了官府中有人將她在京城中的老爹和她的夫君一家的關係提點到了她的頂頭上司那裡,才有了這麼幽靜的舒適小院。

要是程蕭然知道自己無意之間佔了自己夫君的便宜,又不知道她該怎麼想了。

程蕭然的小院之中有一顆梧桐樹,淡紫色的梧桐花在這個時候開的正好,既不顯得妖冶,但又頗為的明媚。程蕭然很喜歡株梧桐樹,因為鳳凰非梧桐不棲,頗顯高潔。

只不過,程蕭然卻是沒有想過,自己的梧桐,能否等來那鳳凰。程蕭然早早地就出了門到了官府之中,每天她要做的事情本就沒有那麼多。

畢竟一名法醫只有在有謀殺命案,下毒之類的事情上才能夠派的上用場。管官府之中的人都不知道程蕭然如今是怎麼了,簡直是夜以繼日地忙。

這樣一來,屬於她的事情很快就被她完成了,於是程蕭然便去找上面繼續要活干。

她的上司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也架不住她的軟磨硬泡,最後甚至連斷案的時候都讓程蕭然去摻和一腳,讓她當了半個師爺。

近幾日官府中查到了一個用毒藥謀殺一年輕女子的命案,程蕭然做完自己的活之後就到了堂上去幫著審案,不過這個案子本來就經過她的手,所以這次她來到堂上倒是有理有據。

被抓到的犯人是幾個乞丐,也是這一代臭名昭著的老流氓痞子了。這幾個人平時可是沒少和衙門打交道,衙門裡的都頭什麼的都認識這幾個。

不過這幾個人以前只不過是做一些雞鳴狗盜之事,任誰也沒有想到他們幾個竟然有這種膽子犯下命案。

「大膽!這次竟然敢用毒藥毒害良家婦女,你們究竟是吃了熊心還是豹子膽,竟然做出這等事情,一個個還不都給我快從實招來。」

知府坐在堂上把驚堂木一拍,對著下面跪著的幾個賊子喝到。

下面好像為首的那人連忙磕起頭來:「回稟知府大人,我們真的不是有意為之,只是我們偶然遇到這位娘子,發現他偶感風寒,我們身上正好隨身攜帶的一些治療傷寒所用的藥物給她服用,結果卻錯把耗子葯給了她,才釀成這般大錯,我們不是故意殺人的,這也屬於誤殺。」

要知道在官府之中故意殺人和誤殺可是有很大區別的,如果是故意殺人的話,定當是死罪難逃,但如果只是誤殺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被定成死罪的。

如果這幾人一口咬定是誤殺的話,恐怕連知府都沒主意,他們最多也就是關進牢里,一年半載就可以放出來。

這時候程蕭然看不過去,冷哼一聲卻是說道:「呵!誤殺?好一個誤殺!」

程蕭然走上前來,對知府大人施了一禮說道:「回稟知府大人,這個婦女身上的毒藥,我檢驗過了,這可是江湖之上赫赫有名專門用來暈人的迷藥,想必定是他們幾個在黑市上買來的。只不過這幾個賊子不知道這葯該怎麼用,劑量過大反而使這個婦女命喪當場。依屬下之見這幾個人其心可誅,應當定成死罪。」

下面跪著的這幾人一聽被別人抖落出實情一,下子都慌了神,為首那人砰砰砰磕起頭來:「師傅大人你要相信小的幾個啊!就算是您借我們幾個膽子,我們也不敢這樣干啊。」

「對啊對啊,小的說的句句屬實。」旁邊那幾人也連忙插嘴道,「你也知道小的幾個最多也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殺人可是真的不敢的。」

「哼,還敢狡辯。」程蕭然怒不可遏,「大人屬下已經查得清清楚楚,如果您不相信的話,可以打他們幾十板子,他們自然會招供出是從哪裡買來的這些葯。」

下面那幾個人一聽到程蕭然說出這種話,一個個都恨得咬牙切齒。其中為首那人偷偷的抬眼觀瞧,看著程蕭然的樣子,卻越發覺得熟悉。

想了半天,他突然好像想到什麼似的,渾身猛地抖了一下,然後悄悄對著自己身邊那人低估了兩句。

身邊那幾人聽了他說的話之後也是個個驚駭萬分,忙著抬頭看著程蕭然,半晌之後一個也都是臉色大變,臉上都露出一種莫可名狀的表情。

這幾個人一進來之後就被喝令跪下了,所以根本來不及看程蕭然的樣子。再加上這堂上本來就人數眾多,他們幾個也來不及細看。不過現如今看到了程蕭然的樣子之後,腦袋中都浮現起幾月之前發生的那事。

不過這時知府卻是已經採納了程蕭然的建議,幾十大板下去之後,這幾個人被打的那叫一個慘叫連連,身上也是血肉模糊,一個個都招供了,如喪考批。

簽字畫押之後,這幾個人不日之後就會被問斬,不過就在此時,為首那人卻突然抬頭說道:「大人我們幾個已經難逃死罪,不過有一件事情要告訴這位姑娘,不然我們幾個死之前也不能夠讓她知道真相的話,那也太可惜了。」說完這人便陰測測的笑了起來。

「這位姑娘幾個月前在深山中一個破廟裡過夜,兄弟們幾個,可是有幸品嘗我姑娘的肉體實在是緊緻的很啊!」

「哈哈哈哈!當時好像還有一個男人在場,是不是你家相公啊?不過他看樣子在那時候已經昏迷了過去,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這位姑娘你是不是也不知情,還以為是你相公幹的啊。」

「此言差矣。」第三個人插嘴道,「這位姑娘當時明明還只是一隻雛兒呢,那人又怎會是她的相公?」

說完這幾個人都樂不可支地笑了起來,得意忘形,好似已經忘記了自己不日之後就要被問斬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能夠在此時報仇,已經是很快樂的事情了。

原來這幾個人就是祁元修前段時間找到的那伙人,天意弄人,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程蕭然聞言眼前一黑,只覺得口中一甜,竟然是一口鮮血噴射出來,隨後就暈倒在了公堂之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7章 當堂羞辱

98.3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