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季家的謝禮

第703章 季家的謝禮

第二天一早,秦葉悠和祁元修所居住的別院外便已經起了喧囂,小葉子匆忙的趕回內院,輕輕的扣了扣門,雖然這些日子來,早就已經跟著綠蘿學了喜怒不形於色。

但是說話中,語氣還是帶著清晰可聞的焦急:「主子,季家傳來消息說,季公子昨晚酒醉,走在路上從懸崖上跌了下去,如今剛剛被人找到,眼看著是重傷不治了。」

話音落,門就被人用力的打開,卻是秦葉悠披著衣服,杏目圓瞪:「你說什麼?」

小葉子點了點頭,肯定了自己的說法:「季家的人,剛剛來求,說現在也只有主子您能救季家大公子的性命了。」

祁元修的聲音,從秦葉悠的身後冷冷的傳了過來:「救他做什麼?蠢貨一個,死了也算了。」但是縱然心頭本就對季言蹊有氣,可是感念於他對程蕭然的痴情,並不是作假。

秦葉悠本又善良,到底還是收拾了一番,坐上了季家的馬車。只是馬車雖然平穩,但是季言蹊本就危在旦夕,車夫趕路自然焦急,路上難免有些顛簸。

她低頭,看著自己已經顯懷的小腹,眉頭深深的擰在了一起,如今這樣小腹的墜痛,只怕不是個好兆頭,上次便一時情急動了胎氣,如今還沒有好好休養過來,只怕長此以往下去……

秦葉悠伸手,輕輕的護住了自己的肚子,但是想到季言蹊的性命正在每分每刻的消逝著,到底是沒有忍心開口讓車夫趕路慢一點。

倒是綠蘿,看出了秦葉悠的不適,剛想開口,卻被秦葉悠伸手輕輕的按住,搖了搖頭示意她噤聲。

到了季家之後,車夫並不停留,而是門口改了軟轎,由八個人抬著一路抬去了季言蹊所居的成蹊苑。

秦葉悠的目光沉了下來,如今季家這樣急切,可見季言蹊的病情真的到了極其危重的時候,門口季言蹊的姑姑季若雲正站在季言蹊的院門便,看到秦葉悠的時候,兩行清淚便落了下來:「秦姑娘,你可算是來了。」

季若雲此人倒是十分聰明,她明明清楚季言蹊因為程蕭然失蹤的事情,遷怒於秦葉悠,但是此時此刻卻閉口不提此事,而是直接接收了秦葉悠的葯香,迎著她便往裡面走。

屋子裡的光並不算敞亮,外面坐著的季家老太太和季言蹊的父親季建明都是面色凄然,時不時傳來幾聲低低的抽泣。

綠蘿向來清楚秦葉悠診治病人的規矩,於是便上前一步說道:「我家主子治病的時候,從不許旁人在周圍看著,還請移步廂房等候。」

季若雲一邊低低的抽泣,聽到綠蘿的話,抬起頭紅著眼睛瞧她:「姑娘這說的是什麼話?言蹊是我們季家的長房長孫,他出了事,卻不讓我們在旁邊陪著。」

秦葉悠一邊坐在季言蹊身邊給他把脈,脈象懸若遊絲,看來真的是只差一口氣了,秦葉悠不欲跟這些人因為無關緊要的事情再來回爭執,只是語氣肯定道:「每個大夫都有自己的一些脾性,季公子如今危在旦夕,你們再多爭執一刻,就是拖延了一分他活下去的可能。」

最終季建明的目光在秦葉悠的身上,掃了有掃說道:「罷了,既然秦大夫這樣說,我們便出去等候吧。」

季言蹊身上的上除了摔傷之外,還有許多淤青和腫起來的傷口,想來是被人毆打了一番,再加上他身上久久散不去的酒氣,秦葉悠大概也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如今之計,是先用醫療系統探查一番他體內的骨折情況和有沒有內臟出血的情況,秦葉悠一邊等著檢查結果,一邊先用酒精紗布和創傷葯給季言蹊的外傷進行包紮。

「季言蹊,你這又是何苦呢?」秦葉悠一邊小心翼翼的剪開季言蹊的衣服,清洗他的傷口,一邊手指靈活的將創傷葯均勻的灑在傷口的地方。

而此時此刻的季言蹊,縱然是昏迷的情況,卻仍舊口中喃喃的念著程蕭然的名字,秦葉悠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把季言蹊打的傷勢如此之重,有些地方的傷口甚至需要去縫合,就在秦葉悠準備拿出醫用手術的針線進行傷口縫合的時候。

肚子卻猛然一痛,這一痛幾乎讓她掉下眼淚來,秦葉悠猛地捂住自己的肚子,一種莫名的噁心感從腹中傳遞傳來。

秦葉悠慌忙起身,撫著一邊的凳子乾嘔了好半天,只覺得自己好想要將胃液都嘔吐出來一樣,綠蘿擔心不已的站在一邊,「主子,就算季公子的傷勢在要緊,您也要注意自己的傷勢啊。」

她伸手接過綠蘿遞過來的帕子,擦了擦嘴,「去,給我倒杯白水來。」口中還想還有一種噁心而苦澀的味道。

秦葉悠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孩子,是在跟我鬧脾氣嗎?」這陣子鬧胎正是嚴重的時候,接連著好些天吃不好也睡不好。

也正是因此,祁元修不敢貿然的將自己帶回煙陽去,生怕路上出了什麼事情,準備不急,但是此刻。

秦葉悠回頭看了看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的季言蹊,還是收拾了一番,等胃中那股翻江倒海的嘔吐感消散去之後,站起身來:「手術吧。」

檢測結果已經出來,雖然季言蹊的腿骨折了,但是不幸中的萬幸是他的內臟並沒有出血,除了外傷的包紮之外,就只剩下腿部骨折的處理。

聽季言蹊的姑姑季若雲說,找到季言蹊的時候,他從懸崖上摔了下去,但是卻並沒有摔得很深,而是被一個歪脖子樹攔腰擋了一下,摔在了一個崖壁上的山洞裡。

而且洞內雜草叢生,正好為摔下去的季言蹊做了緩衝,也算是命大了。秦葉悠一邊幫季言蹊的腿做夾板固定,一邊配製藥方。

季建明等人被允許走進來的時候,季言蹊的呼吸已經恢復了正常,臉色也並沒有那樣蒼白的嚇人了。

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保住了性命,季建明感激的看向秦葉悠,語氣之中充滿了讚許和感慨:「秦大夫,我如今是真的明白何為醫者仁心了。這是我家的一點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請您務必收下。」

季建明遞過來的,是一個黃花梨雕花的盒子,盒子上面還鑲嵌著一塊白色宛若羊脂的玉石,看上去便非凡品。

他打開盒子,裡面躺著的是一個鎏金琺琅彩的桌子,鐲子上面鑲嵌著五色的寶石,一時間珠光寶氣在屋子裡散發著盈盈光澤。

縱然秦葉悠見過許許多多的珍奇寶貝,但是這樣精美的鐲子卻也實屬罕見,她心中對季家的勢力暗暗稱奇,但是思慮一番還是萬言拒絕道:「我行醫救人,本不為這些東西,我與季公子和蕭然妹妹都是至交好友,不該為這些東西所稱量。」

她微微的笑著,宛若四月春風:「季老爺的心意我領了,只是這樣貴重的東西,葉悠是萬萬不敢收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3章 季家的謝禮

99.4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