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秦葉悠的計謀

第704章 秦葉悠的計謀

卻說那日,程蕭然孤身一人離開了季家,原本就身子虛弱,再加上走的那日淋了幾乎大半夜的雨,之後的幾天更是發起燒來。

她深知最危險的地方,有時候往往也是最安全的。程閔如此自負的人,以為她會去煙陽,卻不知道這些天的程蕭然一直都居住在自己貼身丫鬟雲兒的家中。

「咳咳……咳咳咳」程蕭然坐起身來,又撫著胸口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聽到動靜,原本端著葯碗走進來的雲兒,慌忙放下了托盤走上前去給程蕭然,輕輕的拍著背順氣。

「小姐……小姐,您這已經咳了許多日了,找了這好幾個大夫也不見好,要不咱們就悄悄去求求秦姑娘吧,她一定會有辦法的。」

雲兒說着,心疼的抱着程蕭然哭了起來,這些天程蕭然發燒不斷,身子又虛,更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好容易見好一些,卻又聽聞了季家大公子墜崖的事情,昨晚站在窗前,擔心了一晚上,吹了冷風,今日便又開始發熱起來。

程蕭然聽到雲兒這麼說,心中一急,咳嗽的更加厲害:「別,別去!咳咳咳咳……」她的手死死的握住雲兒的手:「我這樣的人……到哪裏都是個拖累,我已經連累了葉悠姐姐他們,就,就不該再出現了。」

一段話說完,又是咳嗽了起來,雲兒心中着急又難過,以往那個明媚如風的大小姐,那個會看着海棠花笑着說:「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那個會跟着丫鬟說笑的大小姐,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虛弱而又消瘦?

而程蕭然縱然自己已經並不好過,卻還是心中挂念著季言蹊的生死,她看着雲兒,目錄哀求的說道:「雲兒,雲兒替我去守着季府,悄悄的,看一看他有沒有事?」

她的手一晃,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快去啊。」

雲兒淚流滿面,但是她知道小姐心中挂念著季言蹊,只怕沒有聽到結果,無論如何也不肯安心,便匆忙拿袖子擦了眼淚說道:「好,好。我這就去,小姐您好好養病,葯就在桌上,您可千萬記得喝。」

話說吧,跌跌撞撞的就往季府走,而此時的秦葉悠看了看仍舊躺在床上昏迷的季言蹊說道:「季公子的昏迷,只怕也不僅僅是因為墜崖所受的傷,主要根結還是因為心病。」

她嘆了口氣,有心幫一把季言蹊和程蕭然,便低眸瞧著那窗上的和合二仙圖樣的綉紋說道:「雖然季公子的傷如今暫時穩定了下來,只不過還請諸位瞞下這件事情,對外之說季公子傷重不治。」

季建明是聰明人,也知道兒子的心結在程蕭然的身上,縱然他對程蕭然心有不滿,但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他願意做出退讓來。

便只是嘆氣說道:「那便依秦大夫所言便是。」秦葉悠放出消息去,讓綠蘿和小葉子混在人群中,只做閑話時不經意間提起。

「哎呀,聽說季府的大公子,似乎是追了崖如今傷重不治呀。」

「是呢,季老夫人請了多少名醫換了多少大夫,都沒有用,聽說季家已經開始準備壽材了。」

「嘖嘖嘖……那季公子一表人才,風度翩翩,怎麼好端端的說沒就沒了呢?」

「誰說不是呢……人生無常,真是無常啊,阿彌陀佛。」

程蕭然站在巷子口裏,披着披風帶着斗笠,沒有人能夠看到斗笠薄紗之下,那個已經泣不成聲的面容。

她的身子顫抖著,只覺得世界都要塌下去了,季言蹊要死了?怎麼會這樣?葉悠姐姐醫術如此高明,難道會救不了他嗎?

常言道,關心則亂,如今的程蕭然便是如此,她聽到季言蹊即將傷重不治的消息,只覺得喉頭一腥,要吐出血來。

而丫鬟雲兒,更是早早的就打聽到了季府的消息,程蕭然今日原本是出來活動一番身體,卻不想聞此噩耗,原本就蒼白的臉更是連一絲血色都沒有了。

「怎麼會這樣啊?」程蕭然脫力的坐在貴妃椅上,而止不住顫抖的身子卻徹底的出賣了她惶恐不安的內心。

季言蹊要死了,這個世上最愛她,最珍視她的人,因為她而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不行……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他!」程蕭然倉皇的站起身來,看着已經泣不成聲的雲兒:「葉悠姐姐,對葉悠姐姐一定有辦法,她一定有!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葉悠姐姐!」

雲兒哭泣著,卻死死的拉住了程蕭然:「小姐!你不能去啊小姐!您不是說過嗎,老爺一定會在秦姑娘那裏安排的有人手,您若是現在回去,一定會被老爺打死的,小姐!」

「可是他要死了啊!」程蕭然哭喊道:「我怎麼能!我怎麼能眼睜睜的就這樣看着季言蹊死啊!這個世上,除了他再也沒有人對我這樣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4章 秦葉悠的計謀

99.6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