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抗旨不遵

第105章 抗旨不遵

第105章抗旨不遵

「江司空,既已接旨,這便立刻起身,免得陛下多等。」

江雲道:「容我收拾收拾。」他萬般不願此時去許都,白馬城中事物繁多,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交給郭嘉辦理,唯獨修造等事,決不能讓他插手。

這倒不是說郭嘉能力不足,或者品德不好。而是這是項全新的事物,這個世界上,除了他自己,再也沒有任何人比他更加了解。

前幾日,修造房屋時,他們居然用純水泥來糊牆。不要說這樣做行不行,單單是這薄薄的一層,恐怕就用不了多久就要脫落。諸如此類的事故,每天都在發生。

這些水泥,燒造的硬度並不夠,按照前世的測量方法,大約相當於150標號。如此低的硬度,也就在這個時代可以將就一用,放到後世,絕對要坐牢。

所以江雲必須親自監督。帶著那五十個學生,四處做記錄,指導工作,他若是離開,工程必須要停掉,因為不知道這些人,會弄出什麼玩意來。

但是朝廷召喚,江雲想著,過去看看也不是什麼壞事。況且甄宓也在許都,這段時日來,大家互相通信,思念之情倒是更勝往昔,他也想趁機過去看看。

當天晚上,天上又下起了雨,不過雨很小。江雲已經不大居住縣衙,而是另外弄了一套房子,別人可以暫時不住,但他必須要住。新修的房子里,院子里弄了一個大花壇,種了許多花,雨洗過後,葉子閃閃發亮。

在燭火的照應下,更浮著一層層單薄的光暈。郭嘉就是這個時候冒著雨來的,他披著蓑衣,走到大堂時,同樣也浮著一層淡淡光暈。

他脫下蓑衣走進來,給江雲見個禮。江雲看看外面已經如墨一般的天空,沙沙沙的雨聲就從黑暗中湧出來,道:「老郭,你現在怎麼過來了,快坐。下雨了什麼事明天說也不遲啊。這天兒容易中風寒。」

郭嘉道:「公子,這許都暫時還是不要去的好。」

江雲詫異:「我倒是不想去,可這是陛下徵召,我焉能不去?再者說,甄宓還在許都,我還想去看看她怎麼樣了。如果銷售穩定的話,就讓她回來。」

實際上,是江雲這裡已經不需要玻璃的銷售收入來維持白馬城,現在只需要等待幾個月,白馬城自然而然就能自行運轉了。

郭嘉道:「此事有蹊蹺啊。公子你看,之前你獻上曲轅犁,功於社稷,按說,若是想要徵召,那時候公子就應該去了。可為何此時徵召?」

「莫非是因為造紙術與印刷術?」

「公子,你仔細想想,陛下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權利徵召某人。」

話說到這個地步,江雲突然一驚。郭嘉就此告辭。送走郭嘉,江雲坐進書房,仔細思索,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對,朝廷沒有威信,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曹操操作,這——會不會是曹操的意思?

見自己?

這——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他拿捏不定,離開白馬城,一旦進入許都,生死就不捏在自己手裡了。江雲是一個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人,他不敢把自己丟進這麼大的漩渦里。

去,還是不去?這是一個問題。

天使明天就會來。

琢磨半晌,江雲突然重重拍下桌子,不能去,這事不明不白的,堅決不能去。假如真的是皇帝徵召——他沒有實權,去不去都不會影響。假如不是,那在白馬城,他自信還沒人能把他如何。

做了這個決定,他立刻寫信給甄宓,要她放棄所有生意,即刻回來。之後他又叫過來楊平、趙三兩人,安排兩個人嚴格把守白馬城。

白馬城的八千士兵,如今已成了徹底脫產士兵,每人每月一緡月錢,養活一家人已經足夠。這些士兵經過了殘酷的訓練。江雲堅信,這些士兵足夠保護整個白馬城的安全。

次日,天使到了江雲府上,傲慢而無禮。他被人帶進明堂,侍女奉茶,他慢悠悠地問:「江司空怎地還不出來?時日已經不早,早些出發,不會錯過宿頭。」

侍女答:「公子馬上出來,請少待。」

等了一個時辰還不見江雲出來,也不見有人侍奉,天使氣得不輕,憋了一肚子火,叫也無人回答。正氣惱不已,忽然聽到後方有動靜,一看,卻是江雲穿了白色袍子,笑意盈盈,款款而來。

「天使恕罪,實在是有些事走不開身,所以耽誤了。」

天使沒好氣道:「公子還是快些吧,再拖延下去,恐怕趕不上宿頭。」

江雲道:「不去了,白馬城中事物繁多,聽說最近濮陽又有亂賊鬧事,我不敢離開白馬城,請回去回稟陛下,就說待我平了濮陽的叛逆,再去許都覲見。」

「江司空說的這是什麼話?難道你敢抗旨不遵嗎?」天使咄咄逼人,不肯相讓。

「天使說的這是什麼話?什麼叫抗旨?」江雲針鋒相對,冷眼瞥著天使,與之前的如沐春風完全不同。天使還從來沒見過有人變臉這麼快的。

「你……」天使氣惱,指著江云:「你就不怕朝廷大興兵,你這區區的白馬城,安能抵擋!」

江雲怒道:「我敬你,你是天使,不敬你時,你屁都不如,來人,打一頓丟出去。若是你敢再多嘴,我保證你再也見不到太陽!」

天使這才發現自己想錯了,江雲這個人對所謂的皇權、相權之類的,毫無敬畏!自己這是撞到槍口上了。他不服大喊大叫,但江雲只是冷冷掃他一眼,他立刻就不敢再鬧。

打了二十個板子,丟到了府門外的大馬路上。許多吃瓜群眾圍觀——街上可不容易出現光屁股的人。天使又羞又惱,厲聲喝道:「吾乃天使,誰敢再看,挖了你們的眼睛。」

江雲聽著楊平的彙報,不置可否,道:「把守好城門,另外,派出去些哨探。萬萬不可大意。」

「是,主公,這次得罪朝廷,咱們會不會——」楊平很是遲疑,造反他是不怕,但大漢統治近四百年,積威深重,也不是短短一段時間就能消除的。

「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5章 抗旨不遵

65.6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