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私定終身

第21章 私定終身

第21章私定終身

曹節陡然聽到男子聲音,大吃一驚,慌忙起身。

只見床前站著一個侍女,偏偏眉眼都很粗,仔細一看,卻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情郎,還能是誰?頓時又好哭又好笑。

江雲哪裡還能按捺得住,坐在床邊把她摟進懷裡。

曹節又羞又喜,似小貓一樣縮著。

「玉丫頭,怎地連飯都不吃?」

小別勝新婚,更何況是在熱戀中的人。初見之下,曹節什麼也顧不得,只恨不能死在當下才好。雙臂如蛇一般纏著江雲的腰,再也不願放開。

兩人喁喁細談,細說分開后的各自生活。當江雲把自己如何出現在這兒的緣由說了,曹節又是喜歡,又是好笑,「雲哥哥,玉兒無以為報。」

「傻丫頭,說什麼胡話呢。來,哥哥喂你吃些飯菜。」

曹節不知被多少人餵過飯菜,但何嘗被情郎餵過,只覺每口飯菜里都裝滿了花蜜,甜絲絲的。不知不覺吃了兩碗。

放下飯菜,江雲道:「放著吧,待會我收了。玉丫頭,你可不能賭氣不吃飯。」

曹節又想到爹爹要把她獻給皇帝,心頭委屈忍不住,便哭出聲來。江雲也不勸她,只是把她摟在懷裡,讓她哭個痛快。

過了一時三刻,她的哭聲漸小,江雲柔聲道:「傻丫頭,別哭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想辦法把你娶回來。」

曹節知道,此事哪有那麼容易,於是啜泣不止:「哥哥,你放心,若是爹爹逼我嫁人,我定然要以死相逼。」

「別,千萬不能死,不就是嫁人嗎?誰要是敢娶了你,我就帶人打他一頓。」

「那要是皇帝呢?」

江雲呵呵笑道:「皇帝又能如何?惹得惱了,我也照樣滅了他。」

雖然明知是假話,但她心底還是甜絲絲的,又依偎在江雲懷裡,說起悄悄話。

「嘭——」

突然不知道什麼東西響了,兩人嚇一大跳,江雲急忙起身,把曹節放床上,正慌慌張張沒處躲藏,只聽噗嗤一聲,一個人從柱子後面繞出來。

「小姐,公子,你們可真是一點都不小心。」原來是桃子,這小丫頭送完薑湯回來了。

曹節滿臉羞紅,「你個死丫頭,瞧我不打爛你的腿。」

桃子道:「小姐,我什麼也沒聽到,就是剛剛才過來。」十分委屈,轉頭又笑道:「公子還是快些走吧,我瞧著夫人今天中午似乎睡不著。」

江雲道:「嗯,沒事,你先出去把把風,我跟你家小姐再說幾句話,馬上就走。」

兩人你儂我儂,都不願分開,只是情勢所迫,也顧不得那麼許多。

江雲握著曹節的手,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你好好養病,我再想辦法見你。若是你養不好,我可不再搭理你。」

「哥哥你放心,只是哥哥你也多加小心。」

江雲還要再說一些話,卻看到桃子慌慌張張跑進來,「不好了,夫人來了,快些走。」

江雲那裡還敢怠慢,急忙端著托盤,低頭往外走去。迎面正撞上許夫人,許夫人隨口問道:「熏好了么?」

桃子笑道:「都好了,並沒多少衣服,也好弄。」

許夫人點點頭,邁步進了屋子。

江雲得以逃脫,心都快跳麻了,趕緊找到藏起來的衣服,換好了,這才慢悠悠走出來。

再說許夫人,進了屋子,見女兒滿臉紅彤彤的睡著了,還以為她發熱了,伸手摸了摸,卻不感覺熱,不由狐疑起來。正好這時曹節醒了,低聲道:「娘!」

「乖女兒,你先睡著,總得要休息好。」

曹節點點頭,十分乖巧。許夫人卻起了疑心,起初還沒當回事,隨即腦子一轉,一個疑問便上了心頭:既然是熏衣,必然有香料的味道,偏偏這屋子裡的香料味道不足,算不得什麼。

她又回憶起之前的種種,突然臉色蒼白:莫不是這小丫頭片子已經與情郎私定終身?越想越是可怕,種種畫面一一閃過,她怒不可遏,但並沒有直接發作。

起身把桃子叫過來,說:「玉兒纏綿病榻,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需要時日也多,就你一個人照顧,只怕不周到,這樣吧,我再送過來幾個人,你要照顧好了。」

「是。」

許夫人果然又弄來三個丫鬟。

晚上她把桃子叫到房間,問道:「今日來的惠娘,是什麼人?」

桃子一咯噔,還是回答了:「便是城裡的香料鋪主人。」

許夫人厲聲喝道:「賤婢子還敢撒謊,我今日去問過了,那惠娘壓根就沒來過!」

桃子如遭雷轟,但她也知道這事不能說,咬緊嘴唇,一言不發。許夫人命人將她拿下,打得死去活來,桃子熬不住,昏死過去,但許夫人不饒人,命人潑醒,繼續審問。

曹節晚上見自己的丫鬟沒了,頓時便知道可能事情告發了,拖著病體,慌慌張張找到許夫人,桃子被打得體無完膚,她便自己把話說出來。

許夫人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當晚便下令,把曹節強行帶走,送進許都。不准她再出來。

曹節知道自己再也出不來,只推說要去拜謝恩師楊儒,得了空便交給楊儒一封信,「伯伯,我這一去只怕出不來,請伯伯幫我把這封信交給江雲,告訴他,若是有來世,便來世再見吧。」

楊儒心中悲痛,嘆息道:「丫頭,何必如此死心眼?江雲確實有些小才華,但卻不值得你如此犧牲。自古以來,婚姻都講究個門當戶對,你……」

「師父,姐姐早早進了宮,起初與陛下恩愛有加,可是沒過一兩年光景,便落得個獨守空房。奴自去了一趟宮中,便覺不可思議。

伯牙子期已實屬難得,更何況是文君相如。

師父,奴心有所屬,萬世不易。不要再勸說了。」

「唉,痴兒,痴兒!你去吧,我自然會跟江雲說。不過,我不會支持他娶你,那是害你,也是害他。你回去好好休養,日後也不是沒機會見面,萬萬不可再尋短見。」

曹節跪地叩頭,上了車一步三回頭,逐漸消失在茫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 私定終身

13.1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