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防守

第68章 防守

第68章防守

鄭家別院,是鄭家的一個小院子,鄭家家主有個傻兒子,實在太傻,連家主也不待見,於是便安排人到這個院子里。

大水一來,傻兒子不知道飄哪去了,反正也沒人關心。

張澤在這裡住著,路上買了幾個人當丫鬟,又搶了幾個流民中比較漂亮的,塞到這小院子里。太守說這次可能會呆得時間比較長,所以他才會這麼折騰。

二十四日夜,氣候寒冷,草葉上已經有了霜。夜晚吹來的風讓人不禁打寒顫。烏墨色的天空,沒有一點光亮,星星與月亮全都隱藏起來。

整個城中只有幾處燈火,城西就有一家,石板路上倒映著幽冷的黃色燈光,今天上午剛剛下了一場秋雨,石板路就像鏡子一樣。

燈光是由燈籠發出來的,燈籠掛在紅色大門前,上面寫著大大的鄭字。

趙三也好,楊平也好,這兩個人的大部分兄弟,都不認識字,但他們知道,城西亮起來燈籠的沒有幾家,鄭家就是其中一家。當他們摸著黑摸到鄭家,沿著院牆來到後門。

趙三等了一會兒,又聚集過來幾個人,他仔細數數,正好是二十一個人——這就是他們攻破鄭家的所有主力。也是當時他們商議好的。

「記住,進去后,你們三個立刻去灶房放火,其他人跟我進去。張澤家裡有衛士,你們五個人負責鬧出來動靜,其他人跟我走。」

「明白!」

趙三揮揮手:「走!」

張澤家裡的後門,平日里都是小商小販走的,只用門栓輕輕插住。趙三掏出匕首,將門栓撥開,吱呀一聲門緩緩開了,黑黢黢的,裡面沒有一個人。

二十一個人魚貫而入,沒發出任何動靜。有熟悉他們家裡的人帶路,三個人摸往灶房,五個人摸往偏房。趙三則帶著剩餘的人,直往後院而去——這裡是家屬居住的地方。

不一會兒的功夫,鄭家灶房冒出來些許濃煙,暗黑色的火焰不斷在黑煙中閃現。整個鄭家就像是突然被釣出水面的魚,沸騰了。趙三默默地數數著數。

嘈雜的聲音響起,有人在大聲呼救:走水啦,走水啦!有人捧著盆子之類的救火器具往前院跑,也有人大聲嚷嚷著保護主母。

聽著亂了一會兒,趙三覺得時機差不多,輕聲道:「走。」十幾個人從黑暗中走出來。剛剛出去便遇到一個小廝,手起刀落,那小廝沒明白過來發生什麼事便倒在血泊中。

趙三皺眉,他跟張澤並沒有什麼衝突,也不想亂殺人。只是這些人並非都是他的手下,而是楊平安排過來的人。他沒說什麼,他們繼續往前走,又遇到一個侍女,那侍女看起來也就是十來歲,卻也被人一刀戳死。

那刀正中胸口,侍女臨死也沒能發出一個聲音。

趙三終於忍耐不住:「擾亂要緊,不要隨意殺人。」

殺人的是一個小鬍子,兩個人都是他殺的,他嘿嘿一笑:「趙校尉,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咱們既然來了,那就不能什麼都不幹啊。這些人為虎作倡,張澤給他們享受,他們就應該跟張澤一同受罪。」

趙三不想說什麼,這些人他控制不住。轉而叮囑自己的幾個人,「你們不要亂殺人。」

起初他們執行的很好,但很快,事情就發生了變化。趙三他們幾個人摸往後院的路上,一開始並沒有遇到什麼有抵抗能力的人,但就在他們接近後院的時候,終於遇到了抵抗。

張澤家的衛士,果然厲害,遇到這麼大的亂子,也沒亂起來,還有十來個人守在後院門口。趙三他們一過去,雙方便撞上。

「你們是什麼人!」守衛面對突然冒出來的十來個人,驚叫起來,小鬍子猛地撲上去,想要一刀戳死他,結果他居然閃開了,對方並不是僥倖,而是在常年的訓練中,變成了自然而然的反應。

趙三暗道一聲糟糕。

守衛大喊大叫,很快就招過來十來個人。他們都是軍中袍澤,互相之間配合很好。十個人手裡都有武器裝甲。

趙三沒猶豫,他們的手裡的武器,都是他們自己弄出來的,樹枝、木棍,以及竹竿等等。只有少數幾個人有武器,比如趙三,比如那個小鬍子。

雙方擺開陣勢,一聲吶喊,撞在一起。趙三帶來的人,立刻倒下四五個。趙三目眥欲裂,小鬍子也有弟兄死了,他咬咬牙,發了狠,突然閃身鑽進那十來個人陣中。

他也不求打死對方,只求攪亂敵人陣勢。

他的策略取得了效果,很快守衛擺好的陣勢就亂起來,趙三帶著人趁著這個機會衝進去。很快雙方就變成了亂戰,之前擺好的陣勢,全無用處。

小鬍子身上挨了好幾刀,此時還被三個人圍攻,他大聲喊道:「趙三,快點啊!」

趙三身上也挨了兩刀,呼吸著都疼,他的背上、肋骨上各挨一刀,但都不是致命傷,所以對他的影響有限,但隨著時間推移,他感覺到身上越來越軟,力氣正在流失,而且非常冷。

守衛們的頭頭是個大鬍子,眼神堅毅,厲聲喝道:「他們沒幾個人,給我殺,殺一人賞錢十緡!」此話頓時讓他們士氣大振。

雙方混戰了大約有一刻鐘的功夫,誰也殺不退誰。但漸漸的,守衛們處於下風了。這倒不是說他們的能力不行,而是雙方的根本目的不一樣。

趙三帶來的人,他們都把此次行動視為一條活路,只要殺穿防衛,就能活下去,如果殺不穿,照著太守這麼搞,早晚都是死路一條。

而且,他們已經是開弓沒有回頭箭,騎虎難下,只有把他們全都殺了,才能活!是以人人爭先,以命相拼。

而那些守衛們,他們則是張澤的手下,他們並沒有以命相拼的勇氣。

狹路相逢勇者勝,這樣混亂的戰場上,勇氣是可以致勝的。

潰敗發生在一個守衛被木棍捅死,他的胸口被一個流民用木棍狠狠捅了進去,說起來也是湊巧,他們都沒有穿盔甲,只穿著普通的皮甲,誰能想到會被木棍捅進去。

「啊——」

凄厲的慘叫,引起了大潰敗,就像是多米諾骨牌的倒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章 防守

42.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