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捲簾打碎琉璃盞

第二十四章 捲簾打碎琉璃盞

玉帝讓太白金星退下后,由火者帶著進了養心殿東側的暖心閣。

王母娘娘已經等候多時,她的臉色很不好看。

「咳咳...你們都下去吧,朕和娘娘有點事情要說。」

「是...」

侍女和火者們都退下了,只留下玉帝和王母四目相對。

「陛下,您打算裝到什麼時候,還不老實交待?」王母的眼神不善。

「這...娘娘此話怎講?朕要交待什麼?」

王母見玉帝還不想和盤托出,於是從袖中掏出一封信箋來。

「你看看這是什麼?」

玉帝剛想奪過去,王母手一縮,將信箋藏到了身後。

「娘娘?」

「瞧你這猴急的樣子,東窗事發了吧?心虛了吧?」

玉帝盡量保持住平時的龍顏,還在苦撐。

「朕身為三界之主,正大光明,何來心虛?」

「你...你...」王母氣得渾身震顫,「證據確鑿,你還嘴硬?這封信是寫給你的小情人云霄的,我都看過了!」

玉帝語塞,支支吾吾的不知話該怎麼說。

想當年,玉帝還未登基,在凡間遊歷時,邂逅了碧游宮三霄仙子中的大公主雲霄。

怎料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無論玉帝如何獻殷勤,雲霄仙子全都無動於衷。

直到他登上三界的九五之尊,還念念不忘這位讓他魂牽夢繞的仙子。

於是,他寫下了一封情書,想偷偷送上碧游宮。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玉帝和王母被各路大神撮合,無奈之下結成了政策性婚姻。

這封信也就成為他單身的絕筆,被小心翼翼地藏於御書房的琉璃盞中。

直到如今,捲簾打翻了琉璃盞,它才冒了出來。

這一冒頭不要緊,還被王母抓了個正著。

真是流年不利啊!

「怎麼?不敢承認了?你跟那個小騷蹄子是不是有一腿?你說啊、你說啊倒是...」

王母拉扯起玉帝的龍袍,絲毫不顧及母儀天下的儀錶。

玉帝被逼無奈,終於惱怒,大袖一甩:

「你夠了!朕和雲霄仙子什麼都沒有,況且朕上碧游宮那會兒,和你並不認識!」

「那又如何?你既然和我結為夫妻,為何還藏著與其他女子的書信?」

「朕...朕也不知道為何會藏在那裡...」

王母冷笑連連:

「你騙鬼呢!我看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傢伙,還不及人家牛郎星一半的忠誠。」

玉帝惱怒:

「你這個樣子,成何體統!朕身為三界之主,就娶了你一個正宮,從未納妾,你還不知足?你下凡瞧瞧去,凡間那些個帝王,哪個不是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

「啊?你這個挨千刀的,還想娶七十二個妃子?我哪裡對不起你了,竟然這麼對待我?」

王母娘娘掩面而泣,那哭得是地動山搖,外面的一眾侍女忍不住紛紛探頭來看。

「你們看什麼?趕緊給朕滾出去!」玉帝心情煩躁,大喝一聲。

他轉頭看向結髮妻子,深深嘆了口氣。

現在不認錯的話,後果不堪設想,他早有了前車之鑒,不敢以身試法。

「娘娘,這件事是朕的錯,朕不該瞞著你藏書信。」

「你知道錯了?」王母抽泣地問道。

玉帝重重地點點頭。

「哼,那就好...」王母擦乾了眼淚,瞬間恢復了姿態,「這次就饒過你,再有下次,本娘娘定會給你點顏色瞧瞧!」

「再也不敢了,朕...再也不敢了。」

「諾,我要你當著我的面,把這封信給燒了。」

王母把信箋塞到玉帝的手裡。

「好,我燒!」

玉帝顫抖著雙手使出法術,將給雲霄仙子的情書燒成了灰燼。

隨著這封信消逝的,還有他那難以挽回的青春...

王母娘娘嘴角一撇,露出些得意。

「陛下,您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咱夫妻恩愛,實在是天造地和的一對,以後的日子還很長,要且行且珍惜哦?」

「娘娘說的是,朕知道、知道...」

「陛下,臣妾想起過些日子就是蟠桃盛會了,還得去趟蟠桃園看看那些寶貝們去。您好好休息,臣妾就不打擾了...」

「娘娘去吧,朕有些偏頭痛,要在養心殿休息一下。」

玉帝望著王母娘娘離去的背影,長長地悲嘆了一聲...

他由火者小仙的陪同下,走出暖心閣,進了養心殿正室。

玉案上的崑崙令讓玉帝有種拿著它大殺諸神的衝動!

「這個捲簾,朕本來要提拔他的,誰知他這麼不長眼,打碎了如此重要的琉璃盞?」

玉帝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準備拿「罪魁禍首」捲簾大將開刀!

該怎麼懲罰他呢?

對了,西天取經之事,那取經人必有幾個侍從保護,石猴早被預定,我何不趁此機會把他降下凡間受刑?

想到此處,玉帝陰笑連連。

他大筆一揮,將聖旨寫就,同時召大鴻臚寺的仙卿覲見,好通知西天為捲簾定下取經的位置。

這一切做好之後,玉帝終於可以好好睡上一覺了。

......

雷部,天獄。

陰雷陣陣,捲簾被捆到一根「天雷柱」上,遭受雷劈之苦。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僅僅打碎了一個琉璃盞,竟被玉帝如此懲罰!

也不知過了多久,普化天尊帶著雷部眾將降臨。

雷部是天庭的司法部門,同時監管著刑獄之責。

普化天尊作為雷部的一把手,肯親臨大獄還是很罕見的。

捲簾早被滾滾天雷劈得七竅生煙,見到普化天尊后,急忙說道:

「天尊,陛下是讓您來放末將走的么?」

普化天尊搖搖頭,有些可憐地看著他,拿出聖旨宣讀:

「捲簾失職,打碎五彩琉璃盞,罰其下凡贖罪,每隔七日須受萬劍穿心之苦,直至有緣解脫…」

「什麼?末將只打碎了一個琉璃盞而已啊!為何要貶下凡間,還要受萬劍穿心之刑?」捲簾悲憤道。

普化天尊冷酷無情地回答:

「本尊只是按章程辦事,其他一概不知,一概不論!」

「還求天尊看在末將這麼多年侍奉陛下的份上,替我問問陛下,是否下錯了旨意?」

「放肆!聖旨在此,你還想怎的?趕緊隨本尊去『落仙台』,早早領旨下凡去吧!」

捲簾悲愴非常,不由得大叫「冤枉」。

普化天尊眼中現出不耐,隨手一個「神罰天雷」,將捲簾劈得暈死過去。

接著吩咐手下:

「你們抬他去落仙台,直接扔下去好了。記住,這還不算完,分幾批人拿萬柄飛劍,等凡間每過七日,投下去穿他的心。」

「屬下領命。」

眾雷將聽命后,抬著被雷劈得黑黢黢的捲簾往落神台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捲簾打碎琉璃盞

25%
目錄
共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