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佛門密宗(二合一,求月票)

第145章佛門密宗(二合一,求月票)

在方毅的軟磨硬泡下,狄青最終還是接受了方毅的饋贈,但卻並沒有分發給將士們的心思。

私下收受他國君主的饋贈,又擅自犒軍,這是什麼罪過他還是心知肚明的。如果不是出征前林凡已經有過相關指示,哪怕對方說破天,他也斷然不會接受方毅的贈予。

……

在方毅和程蜜蜜的歡送下,狄青帶着巨毋霸等人統領虎翼軍團,朝恆國方向而去。而方毅為了表示尊重,則讓高昂代他送狄青等人離開洪里縣地界。

「高兄。」

「狄將軍有何指點?」看着狄青,高昂疑惑的問道。

狄青見高昂詢問,看了看四周,沒有異動后,輕聲說道:「高兄,你們沒有發現最近幾天,開元郡多了很多佛門中人?」

「有啊,不過這沒什麼奇怪的,北面的北魏可是佛門禪宗聖地,佛門來開元郡傳教實屬正常。」作為北魏出身的高昂,對於這件事情,沒有絲毫的懷疑。

狄青一聽高昂的解釋,頓時也明白了為何鐵國軍卒對突然多出的佛門弟子,沒有絲毫的忌憚了,不過他還是開口說道:

「佛門一向以自保為先,被人嘲諷為亂世而隱、盛世而出。如果此時開元郡相安無事,那自然沒有任何可疑。但如今開元郡正值統一之戰,佛門之人卻頻頻出現,恐怕其中另有所指啊。」

聽着狄青的話語,原本疑惑的高昂,不由得也皺起了眉頭:「這就是狄將軍執意離開的理由?」

狄青點了點頭:「就在剛剛,巨毋霸將軍在洪墨城中感受到了4位佛門強者的氣息,某覺得這其中或許有什麼陰謀,一來無法確認佛門是否真的有陰謀;二來也不知道鐵國將、臣之中是否存在參與者,所以才沒有直接告訴鐵王。」

高昂聞言,不由皺起了眉頭:「那狄將軍可有什麼計劃?」

「這樣吧,如今鐵國剛剛佔領洪墨城,如果佛門真有陰謀,今日之內必有所動作。你回去后,立即將此告知王忠嗣將軍和鐵王,讓他們小心提防。

某率軍再走一段路程,然後殺一個回馬槍,埋伏在洪墨城外。如果是某多疑最好,如果真有情況,我們也能在外面給予你們支援!」

狄青鄭重說道,作為盟友,如果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狄青自然願意幫鐵國一把,而如果事不可為,他也可以隨時率軍撤退,反正已經離開了漩渦中心。

高昂沉重的點了點頭,「多謝狄將軍,那我必須馬上回去,將此事告知鐵王和王忠嗣將軍,以免出現什麼不利的情況!」

「言盡於此,高兄珍重!」狄青抱拳說道。

「珍重……」

高昂回了一禮,與狄青辭別,轉身朝洪墨城疾馳而去。

一回到洪墨城,高昂直奔城外的主軍大營而去,「王將軍,王將軍……」

「敖曹,何事如此驚慌?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此時的王忠嗣正在指揮將士們處理俘虜安置問題,見高昂火急火燎的朝自己奔來,不由疑惑的問道。

高昂聞言,不敢耽擱,當即快步來到王忠嗣身邊,對他耳語了一番。而聽着高昂的話語,王忠嗣的臉色愈發陰沉了下來。

「王將軍,發生什麼事情了么?」一旁的封常清見狀,皺眉問道。

「城中還有一些魯國餘孽負隅頑抗,我先帶些人進去協助僕固懷恩將軍。」

封常清乃是昔日月王程蜜蜜的部下,在這個節骨眼上,王忠嗣自然不會親信與他,只是找了一個理由搪塞了過去,然後便帶着高昂以及一些將士,火急火燎的朝洪墨城趕去。

封常清並不相信王忠嗣的說辭,他猶豫了片刻后,還是對一旁的親衛使了個眼色。親衛會意,默默退下。

另一邊,王忠嗣帶着一票人馬剛剛來到大軍的邊緣,內部卻突然嘈雜不堪起來。

「將軍,不好了,不好了!」而與此同時,朔方軍將領張守珪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元寶(張守珪的字),出了何事?怎如此慌張?」

「將軍,有一部分魯軍突然暴動了起來,封常清和渾瑊兩位將軍正在統兵鎮壓,希望將軍可以回去主持大局。」

「是封常清讓本將軍回去,還是渾瑊讓本將軍回去?」王忠嗣皺眉問道。

張守珪一聽王忠嗣的問題,也是一愣,他不明白為何自家將軍在這個時候,還糾結是誰說的事情,不過他還是第一時間給予了肯定得答覆:「是封常清將軍。」

「高昂,前面開路,馬上入城!」聽見張守珪的回答,王忠嗣心中的擔憂更重。當下不管軍中變故,意圖憑藉高昂的勇武強行入城。

「阿彌陀佛……」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群僧侶卻從洪墨城方向走來,擋住了王忠嗣等人的道路。

「敢問閣下何人?」王忠嗣看着為首的兩名和尚,開口問道。

「貧僧不空(僧一行)見過王將軍。」

「兩位高僧為何攔我等去路!」

王忠嗣沉聲質問道,雖然他感受的出,面前兩人都是得道高僧,佛法驚人之輩。但他卻毫不怯場,因為他的身邊有聖階武將高昂,身後有15萬鐵國大軍!

「阿彌陀佛……貧僧覺得將軍與我佛門密宗有緣,欲度將軍入我密宗修行。」不空三藏法師微笑說的。

歷史上不空乃是唐朝時期佛學家、密宗佛教二祖,與善無畏、金剛智並稱「開元三大士」,與鳩摩羅什、玄奘、真諦並稱中土佛教四大譯經家。

幼年出家,14歲進入闍婆國,遇見金剛智,隨其進入涼州,受戒於洛陽廣福寺,法名「不空」。金剛智圓寂后,師從天竺龍智、普賢阿闍黎,用心學習密法,周遊印度半島。

天寶五載重返長安,帶回梵本經100部,住持長安大興善寺,賜號「大唐智藏」,受封特進、鴻臚卿。天寶十二載,應西平郡王哥舒翰的奏請,住持涼州開元寺。安史之亂時期,暗中和唐肅宗互通消息,備受皇室禮遇,大規模集中和翻譯梵夾。佛法精湛,得到朝野的傾心崇奉,廣譯顯密經書,灌頂傳法,教化弟子頗盛。興造金閣寺和玉華寺,發展成為密教重心。

唐代宗大曆九年圓寂獲贈司空、肅國公,封號「大辯正」,成為「冠絕千古,首出僧倫」的一代戒師。

在《逐鹿》之中,他亦是一名聖階僧侶,佛法通玄,世之罕見。

「度化我?」

王忠嗣冷冷一笑道:「二位大師的來意,我王忠嗣已然明白了。在此之前我還是問一句。佛門,真的要蹚這趟渾水?」王忠嗣一臉殺意的說道。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鐵王殺伐過重……」

王忠嗣聞言不由一臉鄙視的打斷道:「那大師為何不去隔壁東瀛,我聞那東瀛大名織田信長,號稱第六天魔王。為人殺伐極重,更被佛門稱為佛敵。大師為何不去東瀛度化他。還有那北魏宗室拓拔燾,時常屠戮僧侶,焚毀佛寺。夏王李元昊,更是弒母殺舅。大師不顧這些人,卻找上我鐵國。當我鐵國好欺負嗎?」

聽王忠嗣這麼一說,不空三藏當即尷尬了。不過修為精深的他,表面上還是保持一副淡然模樣道:「善惡有報,因果必償,眼下,貧僧當先了結鐵國之果,再行度化眾生之舉。」

一旁的僧一行也打斷道:「阿彌陀佛,無論施主有何言語,今日我等限於職責,只能阻施主於此。」

歷史上,僧一行是唐朝著名的天文學家和釋學家,本名張遂,魏州昌人。謚號「大慧禪師」。自幼聰敏,博覽經史,尤精曆象、陰陽、五行之學。

先後在嵩山、天台山、當陽山學習釋教經典和天文數學。曾翻譯過多種印度佛經,后成為佛教一派密宗的領袖。

在《逐鹿》中,僧一行是不空與金剛智的弟子,本身除了是聖階的機械師外,亦是9階僧侶,佛法深厚過人。

心知眼前二人絕非善茬的王忠嗣,緩緩從坐騎旁的得勝勾上,取下了自己的金背虎頭刀后道:

「即然如此,本將軍就要討教討教了!」

「阿彌陀佛,王施主何必急着入城呢?貧僧真心實意而來,望將軍可以好好考慮考慮。」不空三藏法師雙手合實,臉色依舊誠懇。

「敖曹,開路!」見眼前的這些僧侶執意要攔住他們的去路,王忠嗣更加擔憂方毅的安危了,不在與不空、僧一行廢話,準備強行沖開阻攔。

「擋我者死!」高昂領命,一騎當千,毫不畏懼的朝眾僧侶殺去,手中一桿馬槊,閃動了點點寒光。

「阿彌陀佛!」

不空三藏法師見狀,嘆了口氣,誦讀了了一句佛號后,毫不畏懼的擋在了高昂的前面。

高昂見狀輕蔑一笑,手中馬槊舞動間,直取不空三藏法師的胸膛而去,然而與此同時,只見不空三藏法師雙手連結法印,隨後周身金光大盛,高昂勢在必得的一擊雖然擊中了不空三藏法師的胸膛,但也只是劃破了他的僧衣,並未對他的本體造成任何傷害。

「其體堅固,不為一切煩惱所破,猶如金剛寶石之堅固,不為外物所壞……想不到,居然能在此見到密宗兩大絕學之一的金剛界曼荼羅!」

高昂臉色沉重,一字一句的說道,出身北魏的他,雖然沒有特意去了解佛門,但佛門的一些頂級功法、神通,高昂還是有所耳聞的,在不空三藏法師全身金光大漲之時,他便認出了對方招式。

金剛界曼荼羅!又作西曼荼羅、果曼荼羅、月輪曼荼羅,為密宗兩部曼荼羅之一。《金剛頂經》為其基礎。現圖金剛界曼荼羅為九個曼荼羅會組成,故又稱九會曼荼羅、金剛九會曼荼羅、金剛界九會曼荼羅。而不空三藏眼下所施,即為九會中的一印會。修至極致,本身即可成就五相成身觀,自身即為大日如來之體,並賅攝一切諸尊於一體。

雖然不空三藏,眼下只完成了五相成身觀中的四證金剛身。但也足以輕易抵擋高傲曹的一擊。

「這位小將軍竟然認識我密宗神功,看來也與我密宗有緣啊!何不放下屠刀,與貧僧一起皈依佛門。」

「妖僧!休得猖狂。吃某一槊!」高昂大怒,根本不與不空三藏法師閑扯,挺槊就朝他再次發動了衝鋒。

而這一下,不空三藏法師也不在選擇硬抗,兩位聖階強者當即戰在了一起。

金剛界曼荼羅

雖然兩人同為聖階,但高昂久經沙場,無論是戰鬥技巧還是戰鬥意識,都要遠遠超過不空三藏法師,兩人交手之間,不空三藏法師便已經落入一下風。

不過,不空三藏法師還有一身詭秘莫測的密宗術法,總能在關鍵時刻打斷高昂的攻勢,使得戰局僵持了下來。

「殺了這群禿驢!」王忠嗣見高昂久久不能拿下對方,心中大急,大喝一聲,抽出虎頭金刀,朝僧一行殺去。

別看王忠嗣一直都是以統帥的身份出場,但他其實是與狄青一般的英勇善戰之輩,而且眼下久經沙場的他,無論統帥能力還是武力都要在狄青之上!

王忠嗣企圖以大軍鎮壓不空三藏法師等人,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鐵軍之中,盡然有大量的士兵反水,將屠刀對準了昔日戰友。而這些謀反的士兵,正是不久前融合進來的月國軍卒。

這個時候,王忠嗣也完全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這一次就是他們王后程蜜蜜發動的政變!

如同驗證他的猜測一般,昔日月國大將封常清在一眾士兵的簇擁下,正朝他們殺來。在封常清的身後,還有兩員以前從未在月國領地上見過的將領。

這兩人正是唐朝「中興名將」郭子儀與「白髮將軍」郭昕叔侄!

「封常清,你要謀逆么!」王忠嗣怒斥道。

「王將軍,某本就是月國之人,也一心向著月王,何來謀逆一說?」封常清微微笑道。

與此同時,朔方軍將領渾瑊也一身帶傷,在一群朔方軍士卒的簇擁下,艱難的來到了王忠嗣的身邊……

樂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5章佛門密宗(二合一,求月票)

59.92%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