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最後的贏家(二合一)

第146章最後的贏家(二合一)

城外,王忠嗣與封常清一行徹底攤牌,兩邊旋即展開了慘烈的混戰。

而負責守城的僕固懷恩也在第一時間看見了城下的變故,只是限於情報不足,他不能確認外面是魯國俘虜反抗,還是自方士兵因為某些情況發生嘩變。

不過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這都不是小事,就在他正準備派士兵前去探查情況,自己去魯國王宮稟告方毅的時候,李抱真、李抱玉兩人卻走了過來。

「太玄、重璋,你們來的正好!城外大軍好像出現了什麼情況,速速前去探查一下,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怎麼,城外軍營有變?」李抱玉一臉震驚,快步上前。而李抱真也緊隨其後。

「應該……啊!!!」

僕固懷恩原以為兩兄弟是準備去城邊查看情況,正準備說說自己的猜測,結果李抱玉在經過他身邊時,竟然從懷中抽出了一把匕首,狠狠刺向了僕固懷恩對方胸膛。

好在實力已達九階的僕固懷恩,戰鬥意識已非常人可比,就在李抱玉刺來的第一時間,足下腳步一挪,直接避開了李抱玉突如其來的一擊,待運轉真氣震退對方后。直接向左邊挪開一步。避過了李抱真暗自蓄勢已久的一劍。

不過下一刻,僕固懷恩忽覺眼前一暗。整個人彷彿一瞬間置身於黑暗,眼不視物,耳不聽聲,鼻不嗅味。就連身體各處都沒有任何觸感。整個人彷彿置身於一個黑暗虛空世界之中。

「這是……胎藏界曼陀羅。」

雖然本身並非佛門之人。但見多識廣的僕固懷恩,自然不會不認得佛門密宗赫赫有名的兩大絕學之一。

胎藏界曼陀羅,全名大悲胎藏界曼陀羅,根據密宗根本經典之一的《大日經》修成。

所謂胎藏之意,謂佛隱藏於眾生中,或理攝一切諸法,具一切佛功德,猶如子藏母胎。

曼荼羅之意,是為宇宙法界模型!

雖然這些密宗高手的修為,還做不到真正孕育一個宇宙胎膜。但是混淆僕固懷恩五感,卻也足夠了。只不過……

「這胎藏界曼陀羅的確玄妙,可惜想就這樣樣拿下本將,還遠遠不夠!」

話音未落,一道劍光略過,僕固懷恩眼前的黑暗世界當即破裂。身旁數名密宗高手的人頭驟然飛起,還有一人捂住胸口一道深可見骨的劍傷半跪一旁。就連李家兄弟也捂住胸口劍傷,迅速退下。

「不愧是九階高手。」

見到出師不利,未能一擊拿下對方,李抱真並未氣餒,反而嘴角微微一翹。從身旁親兵手中取過趁手兵刃。輕笑道:「只是仆固將軍你已身中密宗胎藏界曼陀羅,五感大亂之下。又能發揮幾分實力!」

「區區小傷,能耐我何?」

拭去嘴角血跡,強行將一口瘀血咽了回去。僕固懷恩強自喘息道,雖然剛剛破開了這兩名密宗高手布下的胎藏界曼陀羅,但他也不可避免的挨上了對方一掌。看著眼前的李家兄弟,僕固懷恩冷然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們二人也參與了嗎……」

「各為其主罷了。」看了一眼僕固懷恩,李抱真淡然道:「我等心知將軍勇武,不得不出此下策。」

一劍將剩下那名密宗高手結果后,僕固懷恩看了二人一眼道:「這是王后,不,應該說是月王的意思嗎?」

李抱玉扔掉匕首,同樣自身旁親兵手中取過長刀道:「抱歉了,仆固將軍。我等原為月將……」

「不用多言了!」看了李抱真兄弟二人一眼后,僕固懷恩擦去嘴角血跡,舉劍冷然道:「我知你二人苦衷,但眼下既然立場不一,唯一戰爾!」

言罷,僕固懷恩手中長劍捲起風雷之勢,朝二人斬去。不過十招,就將李抱真、李抱玉兄弟二人打的節節敗退。

不得不說此刻又陷入了戲劇性的一幕。原歷史上,正是兄弟二人同郭子儀參與鎮壓僕固懷恩發起的叛亂,而眼下,反倒是李抱真兄弟二人,成為叛亂的一方。

不過相比歷史上倉促發動叛亂的僕固懷恩。李抱真兄弟二人的準備,明顯充分的多。就在他們同僕固懷恩交手的同時。

一支人數在三千人左右的僧兵,已經在一員大將指揮下,擊潰了城頭守軍。控制住了城頭上的局勢。

「辛雲京,連你都參與了叛亂?!」

見到來人身影,僕固懷恩也不禁一陣大罵。他一眼就認出,眼前來人乃是之前投靠鐵國的將領辛雲京。

因其人剛毅果斷,頗有將略。在伐金之役中立下不少戰功,被方毅提拔為將軍。不想這次竟連他也參與了這次叛亂。

辛雲京看了一眼僕固懷恩后,搖頭嘆道:「抱歉了仆固將軍,我本就是月國之人。只是受命於月王,打入鐵國之中罷了。」

「月王真是好謀算。居然這麼早就在謀划我鐵國。」一劍逼退李抱真兄弟二人,僕固懷恩環視已被控制住的城頭嘆道:「看來,今日就是本將死期啊。」

「仆固將軍,其實……」

「無需多言了。」僕固懷恩打斷了李抱真話語,冷然道:「大王待某有知遇之恩,降月絕無可能,今日唯死而已。」

言罷,僕固懷恩便提劍朝二人殺去。然而,僕固懷恩此時本就已身負重傷,且他再怎麼勇猛,也敵不過在辛雲京,李抱玉,李抱真三人統領下,數千精銳的圍攻。一個時辰過後,筋疲力盡的僕固懷恩在斬殺了上千人過後,最終還是被李抱玉一刀削首。完成了一個歷史的輪迴。

「哎,要怪就怪你是方毅那廝的心腹吧。」李抱玉撿起僕固懷恩的首級,看了眼旁邊的無頭屍身,嘆了口氣道。

而此時的王宮之中,程蜜蜜也在佛門密宗的幫助下,悍然發動了政變,在善無畏與金剛智兩位聖階僧侶的統領下,早早隱藏在洪墨城中的近千密宗僧兵對方毅軍揮動了戒刀。

「蜜蜜,我方毅這段時間以來,從未冷落過你。甚至為了你,沒有招過一個後宮,今天,你就這麼狠心么!」

方毅架著重傷的裴旻一臉不可思議的對著被密宗僧眾護衛其中的程蜜蜜說道。

「方毅,成王敗寇,有什麼好說的?作為一個女人,如果我不夠狠,怎麼能在這亂世之中站住腳。」

程蜜蜜頓了頓,又繼續說道:「阿毅,你與其做那林凡的馬仔,何不將皇位讓出來給我。只要你願意投降,為我安撫鐵國軍卒。我不僅不會殺你,還會與你繼續做夫妻。如曾經的誓言一般,月國的下一任國君,必是我們的孩子。」

「程蜜蜜,你已經背叛了我一次,你還以為我會相信你第二次么!」

「毅郎,我覺得你應該再考慮考慮,就算不為了你自己的性命,也要為了那些死忠於你的部下考慮啊。」

程蜜蜜一副吃定了方毅的樣子。「聽,周圍全是鐵國禁軍的哀嚎之聲,你每早投降一步,就可以少死一些人……「劍聖」裴旻,何等的英雄人物,可惜,可惜……」

「逆賊休的猖狂,吾寧死,絕不降!」裴旻強稱著身體,擺脫方毅的攙扶,對程蜜蜜大吼道。戰意昂揚!

然而程蜜蜜卻並未在意裴旻的話語,而是看著方毅問道:「阿毅,你一定要慎重考慮啊。」

方毅聞言臉色數變,突然,他緩緩挺直了腰桿,「程蜜蜜,當初你一直苦苦勸說本王,在恆國軍力大減的時候,發動統一之戰,就是為了今天吧……遇見你這種心機婊,算我方毅瞎了狗眼!想我做你的傀儡,幫你穩住開元郡。我就是死也不會稱了你的心意。」

言罷,又看向了重傷的裴旻:「裴將軍,本王辜負了你們的青睞……」

「大王!您在末將心中,永遠都是王,不可替代的王!士為知己者死,末將願追隨大王赴死!」裴旻眼含熱淚,決然說道。

然而方毅卻連連搖頭:「此時城外大軍勢必已經大亂,但以王忠嗣將軍的領軍之能與高昂將軍之勇,那些宵小之輩定不能在短時間取勝,你速速突圍,告訴王忠嗣將軍,讓他帶領將士們南下投奔恆王,他日恆王必會替本王報仇的!」

「一個都別讓他們跑了!」程蜜蜜大驚,她沒想到曾經對他言聽計從,毫無主心骨的方毅,今天會如此決絕。

「阿彌陀佛。」

善無畏、金剛智兩人聞言,誦了句佛號,分左右兩邊,攔住了裴旻的去路。而裴旻卻依舊死死守護在方毅面前,不願離開。

「走!」

方毅一把推開裴旻,就要拔劍自刎,然而善無畏只是一招手,方毅手中佩劍,便飛了出去。眼見自刎不成,方毅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咬舌自盡。

看著如此決絕的方毅,縱是已經看破紅塵的兩位高僧都為之嘆息。而裴旻在見到方毅以死明志后,也明白了方毅的遺願。

「啊!」

裴旻大吼一聲,全身氣勢徒然暴漲,劍聖!何為劍聖?百兵之君者為劍,超凡脫俗者為聖,前路崎嶇,危機四伏,但任你有千軍萬馬,刀山火海。我只一人,一劍,一襲青衫而已!

哪怕前路有兩位聖階高手阻路,哪怕他已經身負重傷。但此時的他,因為方毅的死而無牽無掛,在全力爆發之下,裴旻以一敵二。相比之前的輝煌劍勢,此時裴旻手中長劍,已然變得樸素無華,但卻帶上了一股絕勇無前的氣勢。任憑密宗術法如何詭異,在裴旻一劍之下,通通化為齏粉。

不過裴旻明白,自己已是強弩之末,如今強提一口氣,才能恢復巔峰,一旦停歇下來,自己必然無法完成方毅託付的遺願。

所以裴旻根本不與善無畏、金剛智兩人硬拼,只是一直朝王宮外殺去。哪怕善無畏與金剛智兩人如何傾盡全力,在劍聖那彷彿破盡萬法的樸素長劍面前。二人根本阻攔不住。何況佛門密宗與程蜜蜜只是合作關係,面對捨身忘死的裴旻,他們二人也不想將自己置於險地。

於是乎,在程蜜蜜的焦急催促中,三人從殿內打到了殿外,從殿外打出了洪墨城,雖然月國的將領們想要插手,留下裴旻。但三位聖級強者的對戰,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涉足的。在見到裴旻一劍斬殺數名五階將領后。也不由停下了腳步。

裴旻謹記方毅的話語,出了洪墨城后,直奔軍營而去。此時的軍營混戰已經進入了末尾。

此時的月國軍卒在郭子儀的統帥下,已將隸屬於鐵國還忠於方毅的人馬逼入了絕境。畢竟,郭子儀自身可是實力已達聖階的超強統帥。而且由於事發突然,縱是王忠嗣拼盡全力,也只聚攏了萬餘朔方軍精銳,同叛軍進行殊死搏殺。在兵力和統帥都不如對方的情況下,鐵國一方難免落入了下風。

整個戰局唯一對鐵國有利的便是高昂這裡,雖然開始的時候不空三藏依靠深厚的佛法,擋住了高昂的攻勢。

但他們一個是沙場宿將,一個是潛修佛法的高僧,對戰鬥的定義和運用,根本不在一個層次。在高昂於戰鬥中逐步摸清了不空三藏密宗術法的玄奧后,很快便將不空三藏打得只有防守之力。如果不是跟隨不空三藏、僧一行同來的僧兵組成大金剛曼陀羅結界,為不空三藏分擔了不少壓力的話,恐怕此時的他已經成為高昂的槊下亡魂了!

……

「王忠嗣!王忠嗣!」

眼見軍營混戰,裴旻根本不知道王忠嗣在哪裡,只能一邊大吼著,一邊朝中央區域殺去,所有擋路軍卒全部被他就地斬殺。因為此時的他已經不知道哪個是敵人,哪個是戰友了!他能信任的,只有鐵王欽點的王忠嗣、高昂兩人。

「裴旻將軍,這邊!」王忠嗣聽見了裴旻的呼喊,精神為之一振,開口對正在奮戰的眾將士說道:「全軍向裴旻將軍方向靠攏!」

一旁的高昂聞言,不在戀戰。幾個回合逼退不空三藏和哪些密宗弟子后,自覺來到了朔方軍后側,負責為王忠嗣斷後。

不空三藏正待追趕,卻被一旁的僧一行攔了下來,此時,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接下來能不能徹底消滅鐵國的軍卒,就是她月國自己的事情了。

樂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6章最後的贏家(二合一)

60.32%
目錄
共2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