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錯了

第十六章:我錯了

抬眼只見那傀儡人雙手的指甲都很長,而且硬如鋼鐵,利如刀片。

傀儡人身體也是刀槍不入,慕辭不得不另想他法。忽然,慕辭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

那傀儡人向他攻來,他一個旋身躲過,然後一個空翻順勢向那傀儡人的背後踢去。

傀儡人向前一個踉蹌,迅速穩住身形,繼續向慕辭攻去。見那傀儡人的手速度奇快地朝他的面門拍下,他連忙用劍格擋,身體則迅速向後仰去,避開攻擊。

「砰——」

慕辭險險躲過,但他的劍被那傀儡人打飛,直直插到了離慕辭有十幾米的地上。見狀,慕辭也不管劍了,只守不攻,似乎在逗著那傀儡人,又似乎是在引著那傀儡人。

慕辭的身上全是傷,就像是被人用小刀一刀一刀劃開一樣,背上的幾處傷深可見骨!有好幾次他都在傀儡人的利爪下險險躲過,若是一個不小心,那利爪可以直接穿過他的胸膛,直入心臟。

樹上觀戰的沈玉瑤,看著下方的激戰,一雙拳頭捏緊了又鬆開,鬆開了又捏緊。

用力剋制住自己想要下去幫忙的衝動,這是慕辭成長的必經之路,他不可能一直生活在她的羽翼之下。

兩人打鬥了許久,見時機已經成熟,慕辭腳尖輕點,踩上傀儡的肩膀借勢向上空躍去,手中結印,大喝一聲「陣起」。

話音剛落,傀儡的周圍便浮起金光,定睛一看,那竟是一條條細細的捆妖繩發出的光。此時那傀儡人已經被那捆妖繩圍住了,隨著慕辭念出的咒語,那捆妖繩便將傀儡一層又一層的綁了起來。

傀儡想掙脫束縛,但是捆妖繩豈是能輕易掙斷的?

原來方才慕辭邊防守就邊在傀儡人周圍布下了陣法,為的就是現在這樣的效果。

慕辭趁機朝著虛空中一抓,他的劍便飛回到了他的手中,匯聚靈力注入劍中,雙手握劍再次向傀儡砍去,但這次的目標是他的脖子。

兩劍下去后,傀儡人的脖子終於出現了很大的裂縫,而他也變得更加狂躁,開始更大幅度的掙扎。

「該結束了!」慕辭用盡全力一擊。兩人錯開身,慕辭單膝跪在地上,手中依舊握著劍,只是雙手卻有些發顫。

而那傀儡也忽然不再掙扎,靜默了一息之後,傀儡的頭掉了下來,砰的一聲砸到了地上,隨後身體也應聲倒地。

見戰鬥結束,沈玉瑤從樹上飄然落地,向慕辭走去,慕辭此時將劍插入土裡,以此來穩住自己的身形,他的靈力已經透支了,快要堅持不住了。

一雙白靴映入眼帘,慕辭抬頭,是師尊,他蒼白著臉,對她綻開一個笑容,說道:

「師尊,你看,我贏了。」

說完雙眼一黑倒了下去,當他就要與大地來個親密接觸時,一雙溫暖的手接住了他。

沈玉瑤將他輕輕地放在地上,取出一個儲物袋將那傀儡收入袋中。

繼續向前走準備看一下之前的那些長藤,到了那裡卻發現,地上只剩下一些紅色的液體,連之前斷掉的那些長藤也消失不見了。

沈玉瑤輕輕皺眉,方才她一直在觀戰,倒是沒注意到這裡。

罷了,真相總會慢慢浮出水面的,急不得。

不再糾結,轉身抱起慕辭,捏了個隱身訣,向客棧走去。

次日辰時,慕辭昏昏沉沉地醒來,一睜眼就發現是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周圍也不見師尊。他心中頓時慌亂不已,連忙下床朝門口跑去,邊跑還邊叫著:

「師尊,師尊你在哪兒?」

打開房門,走到走廊上才發現自己身處客棧,來到沈玉瑤房門前,敲了幾下門,不見回應,打開門一看:空空如也。

心中慌亂更甚,轉身往樓下走去,剛到樓梯口便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手中端著飯菜,緩緩向樓上走來。

沈玉瑤抬頭,看見慕辭鞋也沒穿,身上只著了中衣,不禁皺著眉頭訓斥道:

「怎地如此冒失?不好好在房中恢復體力和靈力,下來做什麼?」

慕辭聞言,低著頭退到欄杆邊上,看上去像一隻受了委屈的小獸。

見狀沈玉瑤無奈地嘆了口氣,端著飯菜上樓,直往慕辭房間走去。當路過慕辭身邊時清冷地聲音傳來:

「還不跟上來。」

慕辭低著頭跟在他身後,兩人一前一後進了房間,沈玉瑤將飯菜放下。慕辭小心翼翼地走到她面前,蹲下,然後扯住她的衣擺,聲音委委屈屈:

「師尊,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我錯了

15.84%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