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城主夫人

第八十九章:城主夫人

珠兒成功進入了城主府,成為了一個婢女。

她總會悄悄的躲在其他的碑女身後,悄悄的偷看這位新上位不久的城主——極路溪,而他那溫柔的笑也深深地刻進了她的心底。

楊城主每天都很忙,各種事務他都是親力親為,從不懈怠。

他待人十分謙和,即便是下人犯了錯也不會受過重的懲罰。

而珠兒自從被他救了之後,便深深的愛上了他,入城主府為婢也只是為了能多看他幾眼。

珠兒深知以自己的身份和相貌,是配不上那皎潔如月的楊城主的,所以她從來都不敢將自己的心思表露出半分。

她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然而有一天城裡突然來了一位俠女——梓辛。

梓辛五官十分精緻,眉宇間盡顯英氣,長長的青絲高高束起,身著黑色勁裝,乾淨利落,白凈纖細的手持著一把長劍,盡顯俠女風範。

梓辛剛入城時便遇見了剛剛處理完郊外事務歸來的楊路溪,兩人一見如故。

經過相處后兩人更是情投意合,便在一起了。

梓辛父母早逝,故遊走天下;而楊路溪也是無父無母,所以兩人便自行商討后,定下了婚期。

珠兒得知此事後自是心痛不已,但她也不敢表現出來,生怕自己被這位未來的城主夫人得知自己的心思后,被趕出府。

大婚那天,全城歡慶,楊路溪特意為梓辛買了另外一座大宅子,十里紅妝迎她進門。

兩人成婚後更加恩愛,無論楊路溪身在何處,都會有梓辛的身影。

而陰差陽錯之下,珠兒也成為了梓辛身邊的丫鬟。

梓辛一直未有身孕,而楊路溪對她依舊很好,從未納過妾,也從來都沒有埋怨過她。

一日,楊路溪要出遠門,卻又擔心梓辛的身體便將她留在了府上,結果當天夜裡梓辛便被人下了毒。

珠兒半夜三更出恭回來,便發現有個人鬼鬼祟祟的用小竹筒捅破了梓辛所住房間的窗戶紙,似乎是在吹什麼東西。

她剛想大聲叫人,結果卻直接被另外一人掐住了脖子,她的力氣太小,敵不過那人,便直接被拖進了黑暗裡。

脖子似是要被捏斷了一般,疼痛無比,缺氧的窒息感讓她感覺頭昏腦漲。

就當她以為自己死定之時,身後的那人開口了。

「想話命嗎?」

珠兒一聽瘋狂點頭。

想,當然想!

「既然你想活命,就要乖乖聽我的,將你今夜所看到的一切都給我爛到肚子里,不許告訴任何人!

否則,若是讓我知道了,你,也就不必再活了!知道了嗎?」

珠兒已經聽不清那人在說什麼了,她只是在胡亂的點頭,似乎只有這樣她才能活下來。

身後的那人冷呵了一聲,剛鬆開珠兒又對準她的後頸來了一個手刀,珠兒便失去了意識,倒在了地上。

次日醒來時,珠兒發現自己就在下人房裡,似乎昨夜的那件事只是一場夢。

結果她剛碰了下脖子就覺得疼痛無比,拿起銅鏡一照,卻發現自己的脖子上全是被人掐過留下的淤青。

珠兒怕被別人發現后問起,便用一條絲巾將自己的脖子纏得嚴嚴實實的,其他碑女問起時,她只說晚上被蚊子叮了好些包,所以才遮一下,眾人聞言到也沒有懷疑。

果不其然,兩天後梓辛便生了病,陷入了暈迷,而此時外出的楊路溪也回來了。

他廣招名醫,只為找到一個可以治好梓辛的人。

可是,每位醫者把完脈都是無奈的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為力。他也讓梓辛吃了一些靈藥,但是卻沒有見到一點點的好轉。

只能看著她在床上躺著,目漸消瘦,卻毫無辦法。

一天突然來了一個煉藥師,那煉藥師把完了脈,又扎了一針取了梓辛的血用來研究。

「大夫,我的夫人如何了?可有辦法治療?」

楊路溪迫不及待的問道,那煉藥師嘆了口氣道:

「尊夫人這不是生了病,而是中了毒呀!」

「中毒?」

楊路溪驚訝無比,因為梓辛沒有任何中毒的徵兆,見了那麼多大夫也都說是生了病,沒有中毒。

「確實是中了毒。這毒名喚「夢淚」,但這毒早已失傳了呀,怎麼又出現在了這裡呢?」

楊路溪一聽見煉藥師知道那毒的名字,頓時又有了希望。

「還求求大師救救我家夫人呀!若您能救她,只要是您提出的要求,我都會儘力滿足您的!」

而那煉藥師卻是搖了搖頭:

「中了『夢淚』之毒的人,會陷入痛苦的夢境之中無法自拔,而身體也會被毒給掏空,生機會被毒性吸食殆盡,日益消瘦直至死亡。

所以這『夢淚』豈是那麼好解的!老夫也只從一本古藉上看到了相關的描述而已,並沒有解決之法,還是愛莫能助呀!」

說完他便轉身欲走,卻被楊路溪攔住了路,正當煉藥師想告辭時,卻見楊路溪「噗通」一聲跪在了自己面前。

「城主大人這是做什麼,快起來,老夫受不起呀!」

楊路溪從未求過別人,更是從未跪過別人,如今他卻為了自己的妻子,放下了一身傲骨,跪下了。

「求大師救救我家夫人吧!求求大師!」

那煉藥師拉了他幾下,沒有成功,他便往旁邊走了幾步,微微偏了下身子,說道:

「唉!城主大人,不是是老夫不幫你,而是真的是沒有辦法呀!

事到如今,我只能煉製一些丹藥讓尊夫人蘇醒過來,卻真的是無法解毒哇!」

楊路溪自知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也不再強求。

他緩緩起身對著那煉藥師行了一禮。

「如此,便有勞大師了!」

煉藥師又嘆了一口氣:

「老夫也只能做到這兒了,其他的還望城主大人自己看開吧!」

說完便揚長而去,楊路溪緩步走到梓辛的床邊,牽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淚水從他的眼角滑落,沒入了被子中,消失不見,只留下淡淡的痕迹。

一旁的珠兒看著這一幕,只覺心痛不已,但她還是沒將那晚的事情說出來。

一是:她怕死!

二是:萬一夫人死後,城主便能看見她了呢!

最終私心還是戰勝了自己的道德底線。

在煉藥師的幫助下,梓辛醒來了,但是身體依舊一日不如一日,在陪伴了楊路溪半年後便去了。

從那以後,楊路溪臉上便沒了笑容,每當他看向珠兒時,便會閃過一絲難以捕捉的殺意。

五年之期已到,珠兒還想續簽卻被拒絕了。

原因是城主要將之前的碑女全部遺散,重新挑選一些人。

沒辦法,珠兒只好不甘心的回了家裡。

可她剛回到了家裡一天,就不見了蹤影。

就連她自己也不知是被何人帶到了何處,只知道那些人將她帶進了一間黑屋裡,又在她身上潑了毒。

她日日被自己的身體腐爛的痛苦折磨,最後她的肉全爛了,只剩一副骨架才斷了氣。

眼前畫面陷入了一片黑暗,沈玉瑤緩緩睜開雙眼,便見慕辭正一臉擔心的望著自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九章:城主夫人

88.12%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