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看門大佬

第九十章:看門大佬

「師尊可有什麼不適?」

慕辭滿是擔憂,他直接抓住了沈玉瑤的手,要為她把脈。

沈玉瑤有些好笑:怎麼比她自己還要緊張!

沈玉瑤收回手,緩緩站起身道:「為師無礙,不必擔心!」

但慕辭不依,還是為她把了把脈,確定沒有問題了才將她的手放下。

「以後師尊要做什麼可不可以先與徒兒說一聲,師尊總是這樣,徒兒很擔心的。」

沈玉瑤感覺自己變成小孩子了,但她看著慕辭那無比嚴肅且認真的表情,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行啦~為師知道了,為師以後要做什麼都提前跟你說一聲,行不?」

慕辭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沈玉瑤轉頭看向地上的那白骨,心中疑惑不已:

到底是誰殺害了珠兒?又是誰將她的屍骨下了咒術,用來驅使呢?

似乎這城中的謎團越來越多了。

「走吧!」

沈玉瑤開口,然後率先向前走了幾步,慕辭也上前兩步跟上。

剛走了沒幾步,兩人便又遇到了一個陣法,慕辭自覺的上前解陣,沒花多少工夫,那陣法便被破了。

陣法消失,地面上便出現了一個樓梯口,僅容一人進出。

慕辭打頭陣,從那梯子緩緩向下走去。進到了下面,視野便一下子開闊了起來,裡面有微弱的燭光,可以看清腳下的路。

沈玉瑤將樓梯口恢復成之前的樣子,又念了個隱身訣,將兩人的身形都給掩蓋住。

兩人沿著長長的通道向前走去,便聽到不遠處有「咯吱」「咯吱」的聲音傳來,似乎是什麼東西在相互磨擦時發出的聲音。

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剛拐了一個拐角,便迎面走來了兩具骷髏,而那「咯吱」聲就是們在走動時關節磨擦發出的聲音。

看來遇害變成骷髏供人驅使的人不僅只有珠兒一人!

兩具骷髏自是沒有發現沈玉瑤兩人,所以繼續向前走去了。

穿過一道道厚重的石門,遇到一具具骷髏后,兩人終於才接近了中心。

中心的巡邏者依舊是那些骷髏人,但是守衛的卻都是修士,多數都是築基期的修士,但也有鍊氣期的。

沈玉瑤兩人輕鬆的越過他們,悄悄潛入了主室裡面。剛進入主室便有一股藥味混合著另一種難以言說的味道撲面而來。

主室裡面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金丹期修士,另一個是元嬰期修士。

「不對呀,上次用的還是這種葯呀,根本不行!」

金丹修士對元嬰修士說道,那元嬰修士聞言將那味葯拿了起來,聞了聞,道:

「應該就是這種沒錯了,那上面寫的不就是這種葯嗎?」

「難道是劑量不對?唉,怎麼會這麼麻煩呀!」

金丹修士忽不住抱怨,見狀那元嬰修士只好安慰:

「有什麼辦法呢!這裡就只有咱倆在研究,別人也幫不了啊,只希望我們可以儘快將那藥物制出來呀!」

「哼!」

金丹期修士冷哼一聲:

「誰知道那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就只是一味的讓我們研究有什麼用,還不如算了,真是的!」

「你還是少說幾句吧!」

元嬰修士勸道:

「這話若是被主人知道了,你我又免不了要受那生不如死的折磨了!」

那金丹修士一聽,不知是想到了什麼,心有餘悸的捂了一下腹部:

「你,你就當我什麼也沒說吧!」

慕辭設下一個結界,只要修為沒有他高,都不會發現這裡的異常。

同時,沈玉瑤散出渡劫期的威壓,直接將還未反應過來的兩人給壓趴到了地上。而沈玉瑤兩人的身影也顯現了出來,但是卻不是他們真的面容。

地上的兩人還未弄清楚狀況,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壓趴下了,那元嬰修艱難的轉過頭,看向不遠處。

便見兩個長得不昨地男子正站著看向他倆,那金丹修土根本受不了這強大的威壓,直接噴了一口血,兩眼一翻便昏死了過去。

「你們,你們是何人?」

元嬰期的修士強撐著身體,質問道。沈玉瑤將成壓收了一點,她可不想讓這人也昏倒了。

「我們?」

沈玉瑤眼睛一轉,閃過狡黠,回道:

「我們你都不認識!我們二人就是江湖上赫棟有名的『看門大佬』啊!」

「看門大佬?」

那元嬰修士疑惑了:江湖上有「看門大佬」這號人物嗎?

他怎麼從未聽說過呢!

「什麼『看門大佬』!我聽都沒聽說過!我看你們就是騙人的!」

沈玉瑤一副「你居然不相信」的表情。

「什麼!!!我們兄弟二人可是十分有名的,江湖上的元嬰大能見了我們都要禮讓三分明人,你竟然說你不認識我們倆!」

沈玉瑤擲地有聲,說得就像真的有這樣的兩位人物一樣,慕辭見她玩得開心,心裡也是挺高興的。

最美的樣子大概就是她在鬧而他在笑吧!

「想當年我們三人闖蕩江湖......」

沈玉瑤長篇大論的說了一長串,搞得那元嬰修士都有些懷疑自己了。最終,他再次開口:

「好吧!現在我知道了!可是你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終於問到點上了。

「我們二人最喜歡住破敗的宅子了,結果與我倆剛進了這座宅子就被一個骷髏給攻擊了。哎呦,那骷髏可真是把我給嚇壞了!

我當時不服氣呀,就準備摸回去,結果那鄙骨數就跑到了一個陣法里,我倆就追進來了。

本來是想找回去的路的,結果就碰見了你倆呀~」

沈玉瑤說謊都不打草稿,而那元嬰修士可能智商不太高,竟還有些相信了。

「哎,你倆到底在做什麼呀?我挺營藥理的,興許你說了,我還能幫幫你們呢!」

那元嬰修士果斷拒絕:這事兒可是是要命的,怎可亂說呢!

下一刻就見沈玉瑤笑了大,聲音放得十分輕緩,還帶著些許誘惑的味道。

「你說吧!這裡只有我們幾人,沒有其他人會知道的。你說吧~說吧~」

只那元嬰修士的神情有一瞬間的獃滯,隨後雙目便變得空洞無神起來。

「我說,我說了!」

他喃喃開口,沈玉瑤趁機間他問題:

「你是誰?」

「我叫林凡。」

「你的修為幾何?」

「元嬰期。」

見他已經進入了狀態,沈玉瑤便繼續問道:

「你們的主人是誰?」

「不知」

不知?他們竟然不知道!

「你們在研究什麼?」

那元嬰修士並沒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幾息后他才緩緩開口:

「是主人交代的秘葯,有起……」

他的話剛說到一半,臉色突然變得十分猙獰,似乎很痛苦,下一刻,他的嘴角便有鮮血流了出來。

他瞪大了雙眼,頭一歪,沒了生機。

變故來得太快,沈玉瑤兩人都來不及反應。

突然,那元嬰修士眉間的皮鼓了起來,一個蟲子破皮而出,直接向沈玉瑤兩人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章:看門大佬

89.11%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