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我把我自己骨灰揚了

第一百零五章 我把我自己骨灰揚了

「別動。」李閱向影影傳念。

李閱的選擇是無視布迪博格的想法。

一是布迪博格的「當前狀態」如同料想一般,極為脆弱,全力抹除岩洞的話,必然會對他的傷勢造成更大的負擔;二是布迪博格並沒有確認敵人就在此處,剛才的只是一個遐想,他沒有決定。

最重要的,則是布迪博格此刻還沒有進入李閱的攻擊範圍,勉強出手的話把握不大,反而浪費了所有的佈置,並且一樣會招致腦靈之主的無情打擊。

另外還有一些些「補完」的作用,驅使李閱潛意識中演足全套。

布迪博格感知著笨拙跑來的骷髏,終於還是沒有一瞬發動最大的魔力,只是輕微用意念攪動空氣,骷髏們的腿骨便被卸開,散落在了岩洞的地面。

李閱賭贏了。

影影依舊一動不動。

「來吧,朋友,來收回你的想像物……」李閱牢牢踩着地上的石墩,同時打量著布迪博格身上的銀色魚鱗與魔甲,尋找著空隙。

【夏爾法斯……為什麼不回應我……】

布迪博格微微靠近了一些,李閱感知到腳下的石墩開始有些躁動——原來這老魔法師叫夏爾法斯。

【他被什麼束縛了……無法相應我的呼喚?】

布迪博格緩緩漂浮到岩洞內,意念化作一層包裹自身的屏障,路過骷髏的時候彷彿將整個空氣都變為高壓,牢牢壓制住了地上的骷髏。

「吱嘎……」自愈之骨不堪重壓,開始有裂縫爬上骨骼。

李閱藉著自愈之骨感知布迪博格的狀態,覺得石洞裏好像是多了一輛坦克,沒有任何意念和骨渣能夠刺入他周遭一丈的範圍,心底有些焦慮——布迪博格畢竟還是高階惡魔,此前利用他的膽怯逼退了他幾次,可不代表正面戰就有必勝的把握……

無論是惡魔直覺還是本能的防護,布迪博格都做得無懈可擊,讓李閱一時間找不到突破口,只希望能再近點。

「近點,朋友,再近點……」

「咔!」李閱腳下的石墩開裂,想像物亟待破土。

【夏爾法斯……等一下……哪個是夏爾法斯?】

距離近了,布迪博格終於感知到想像物位置的細微差別,升起了一絲疑惑;而也就是與此同時,李閱偽裝的老魔法師突然停止了抽搐,開口了。

「你猜?」標準的惡魔通用語。

布迪博格沒有想到這個抽搐著的老魔法師能夠讀到自己的內心,心神一盪,剎那分神;李閱也早就做好抓住這次機會的準備,老魔法師突然伸手,一根泛著烏光的骨劍驀然從他的掌心刺出,撐破了年邁的皮囊,整個人化作一副猙獰骷髏!

【是你!斯科爾瑞克!】

「腦靈之主……好久不見,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骨劍上黑光頻閃,是李閱最大程度上催動其死靈氣息的表現。

與此同時,布迪博格腳下的枯骨驀然結成骨河,以未被骷髏行動規律的動作翻滾直上,湧向布迪博格身軀的底部——李閱聲勢造足,更重要的是為影影的影刺製造機會。

李閱本人也不覺得這麼一點微弱的優勢就可以剷除腦靈,真正的戰鬥還在影影加入戰場之後;而凋零之刺只有一次機會,必須在「必中」的前提下,才會被真正使出。

此前的一切,都只是為了那最後一擊所做的偽裝。

【擋住……反刺……】

布迪博格下意識的反應沒什麼意外,意念屏障撐大,

隔絕了李閱的骨劍和下方的骨河——李閱全力刺擊,卻只在布迪博格的意念屏障中刺入了一米的距離,便再難做寸進;下面的骨河則在布迪博格的一壓之下寸寸斷裂,化為骨灰。

我把我自己骨灰揚了。

李閱的下一個動作就是將所有的骨灰滿天捲起,盡最大的可能幹擾布迪博格對整座岩洞的感知——這個細節是在與波什戰鬥時發現的,空間中的灰塵過多的話,腦靈對事物的判斷會更加模糊。

李閱不敢向影影傳念,怕被布迪博格發現岩洞中藏着的另一個惡魔;而本以為影影會心有靈犀進行夾攻,卻依舊沒有感知到刺向布迪博格的影子。

影影在等什麼?

來不及細想,布迪博格的意念倏然勒緊了那凝在半空中的骨劍,反過來刺向了李閱!

【下賤的骷髏……死在你自己的劍下吧……】

不得不說,布迪博格依舊十分節約自己的念力,不敢放鬆防護自身的念量,只分出一小部分握緊了李閱的骨劍,反刺斯科爾瑞克的頭骨!

骨灰瀰漫中,布迪博格的意念分佈一覽無餘,一道意念在骨灰中破出一道通道,一道引領李閱死亡的通道——這一擊不是針對身體的攻擊,恰好目標是頭骨,是李閱的腦靈本體,對李閱來說無法躲避,而影影依舊毫無動靜,似乎還沒有找到他的戰機。

李閱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影影……其實正對李閱由衷地欽佩。

「真的狂放,真的囂張,真的敢對腦靈之主動手……」影影望向李閱頭臉沖向骨劍的英姿讚歎道。

「這一下是在給我製造機會吧?他引誘布迪博格反擊,從而尋找腦靈之主的破綻?很聰明……」影影聯想到李閱此前也自刺過、拿這招來做誘敵的手法,完全沒有意識到此時的李閱幾乎已經是一塊砧板上的肉了。

「我該什麼時候出擊?萬一都沒有用我幫忙,布迪博格就死了怎麼辦?」

「可是布迪博格的意念屏障還在……哦!他一定是故意碎成骨灰,幫我判斷布迪博格的意念強弱的!我要好好觀察……」影影彷彿讀懂了李閱的心意。

「我一定要找到腦靈之主的破綻!」

而石墩旁的激戰還在繼續,以李閱的魔力儲量無法從布迪博格手中搶過骨劍的控制權,又是閃避不及……

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李閱無力思考影影的心事,更不敢向它傳念自揭底牌,腦海中唯一能夠想到的應對方法,就是「召喚」惡魔——消耗惡魔點數,點選【確認】,李閱靜等異界的惡魔來擋刀。

空間驀然一震,一股魔力憑空析出,宛若巨幕緩緩拉開;然而巨幕拉到一半,好像某些機括出現了卡頓,魔力的析出戛然而止。

「反逆」生效!

彷彿是一個惡作劇,李閱知道「反逆」一定會在某個時候、某個最差的時候出現,卻完全沒有辦法避開它的到來。

巨幕暫停,異界惡魔未至,而那泛著黑光的骨劍……卻已經落在了李閱的眼前,下一剎即將刺穿。

李閱還只來得及動動念頭,爆起強大的求生欲,全力以赴用意念包裹骨劍……

「嗤!」

李閱還是被刺中,骨劍的劍身沒入眼眶,劍尖從腦後探出。

……

「好玩。」門託身處一不可名狀之地,臉帶邪笑,面前一個小小的腦子,腦子旁邊懸浮着三張紙牌——可憎、矚目、反逆。

其中最右側的「反逆」紙牌翻開,正有蠕蟲反覆在牌面與腦子之間跳躍;門托下巴上的蠕蟲猛擺,指尖微微顫抖,似乎不確定該不該把「反逆」這張紙牌翻回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我把我自己骨灰揚了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