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1血

第一百二十四章 1血

此前李閱就想用「凋零之刺」幫蛋蛋完成執念,但距離上次出劍未滿一天,一直沒有機會付諸實踐。

現在已是下一個紅時,竟然一直忘了要刺蛋——唯有完成了蛋蛋的執念,才能與它簽訂契約,李閱當然不會放過簽下異界惡魔的機會。

尤其門托明顯對蛋蛋懷有好奇,晚一步的話可能蛋就沒了。

同時李閱還有一點疑問——「補完」這一次沒有生效,難道是對異界惡魔相關的行動無效?難怪一共六種賜福,前三種是惡魔遺物,后三種的門托的魔法……

不能太過依賴「補完」。

「竟敢對長者無禮!老師!我為你教訓它!」李閱咯咯聲響起,同時向蛋蛋傳念。

——我來幫你。

「叮!」門托一愣,骨劍的劍尖也刺中蛋蛋的表面,發來一陣金鐵相擊的清澈聲音。

門托當然有足夠的能力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不過他更想知道兩個小惡魔在演什麼,各自的目的又是什麼。

灰黑的死氣鑽入蛋蛋的表皮,混合著魔力盡興燃燒;骨劍在李閱的全力擠壓下微微拱起一個弧度,連帶著右手的手腕、右肩的自愈之骨都有崩裂跡象。

但是,李閱用盡了全力也難做寸進——蛋蛋就像是生長在了地上一樣,紋絲不動。

不過假如李閱的念力能達到微觀程度的話,可以發現蛋蛋表面的呼吸孔上,多了一厘的破痕,那痕迹微小到難以察覺,雖然沒有什麼傷害,但卻的的確確造成了破裂。

成功了!

「還!有!嗎!再來!」

蛋蛋一瞬間爆發出了極致的喜悅,就好像整個魔生圓滿了一樣。

李閱的腦海也瞬間彈出提示。

【良性關係已達成……請確定細則……】

惡魔圖鑑似乎是以一種便於理解的方式作用,在李閱的腦海中,像是生成了一份合同——一張古樸的羊皮卷開始顯現,條件、時限……多個契約內容,正在等待李閱填寫、修正。

成了!

李閱如願搶到了蛋蛋的一血,心中暗叫僥倖,費勁全力才叫自己冷靜下來,準備待會再看惡魔圖鑑給出的細則……都有什麼可以供自己發揮的空間。

而蛋蛋還處於興奮狀態,不斷顫抖著,似乎就要壓爛那破舊的書桌:「還有嗎!我還要!」

似是嫌蛋蛋吵鬧,門托先是看了看李閱,見李閱不再有什麼動作,方才輕輕彈了一指……

「當……」蛋蛋表面爆出巨響,金屬層彷彿化作了流體,一瞬盪起了漣漪。

漣漪消散,蛋蛋陷入了平靜,不再出聲。

這是……給打暈了?

李閱默然——自己一天一次的「凋零之刺」才勉強把蛋蛋打出痛感,結果門托一指就給戳暈了?

不愧是教授惡魔之子的導師,也幸好自己夠果斷……

不然這麼一指下去,別說執念了,就連意念都被打沒了吧?

差點浪費了一個好幫手……

「你在開心什麼?」門托靜靜看完了眼前發生的這一幕,也讀到了李閱的喜悅,「你以為這樣,這顆蛋就歸你了?」

李閱又想起了紡織女工,用一種掩耳盜鈴的方式防止門托讀心。

「沒用的,這顆蛋,一會兒我一定是要帶走的,它跟著我比較好。」這次門托竟然沒有絲毫給李閱討價還價的機會,「而且你說錯了一件事。」

「什麼事?」李閱還沉浸在與蛋蛋建立了「良性關係」的喜悅中。

「它才是長者。」門托指著地上興奮到不停顫抖的蛋蛋,「它至少已經存活了兩千年,並且即將成熟,接下來是才最關鍵的時期……」

李閱知道門托很強大,卻沒想到這麼邪乎——自己是利用惡魔圖鑑才得到了一些蛋蛋的基本資料,結果門托只呆了這麼一會兒,就看了個通透?

而且這蛋……已經兩千多歲了?裡面究竟是什麼?還孵化得出來么?

「不要以為你那點小小『異變』是什麼了不得的寶藏,相比起它,我對你的『可能性』更感興趣……」門托下巴上所有的蠕蟲突然都指向李閱,「你這異界的靈魂,你這人類。」

門托叫破李閱的本質,當即令他無所適從——他早就知道了?

是啊……畢竟是教出了幾個魔王的魔王導師,李閱那點小秘密……要是看不透才奇怪。

「既然話都說開了,那你到底想要什麼?」李閱死豬不怕開水燙,說話更加無所顧忌起來。

「像我說的,惡魔的存在是為了高位的存在,那你覺得……我想要什麼?」門托的動機其實非常單純,且與李閱毫無衝突。

至少目前沒有衝突。

「我的晉級,是建立在培養出魔王的基礎之上。」門托這一次也不再避諱弱小的腦靈,「而你……是不是想當魔王?」

「一個人類的靈魂,以腦靈的軀體,成為魔王……想一想就很有趣。」

「而你的晉陞將成為我的養分,伴我晉陞,就是這麼簡單。」門托雙手攤開,似乎毫無隱瞞的樣子。

培養魔王才能晉陞?這路線也夠被動的……

李閱在內心中稍加評價,然後就發現了一個問題:「可你不是已經培養出魔王了嗎?要很多個?」

「很多個,或者現任魔王。」門托點點頭,「前任城主敗亡,我的力量也衰退了許多,這樣不行……」

「那你自己去殺了城主,當魔王不就好了?」李閱問得仔細,補刀成癮,「現任魔王不是受傷了嗎,你把他弄下來,自己當。」

李閱也正想趁機有個實力對比——受傷的魔王和力量衰退的魔王導師,哪個厲害?

「你問住我了,我他魔繭的惡魔屁股長在腦袋上了,沒想到這個?」門托終於爆了粗口。

門托說歸說,卻不解釋,李閱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限制了他。

「不對啊,你想要我當魔王,教我晉級學,還給我各種賜福,這些我都可以理解……」李閱發現了門托一處言而不實的地方,「可為什麼我在殺布迪博格的時候,你要阻止我?」

「因為……我還不覺得你承受得起藏書庫的權柄。」門托彷彿在說「現在也一樣」。

「可當時你阻止了我,我不就死在那裡了嗎?哪裡還會有成為魔王的可能?」李閱繞不開這套邏輯,「該不會你是在玩我吧?」

門托微微一頓,說中了,又沒說中:「不,當時的布迪博格,會逃;而你,總能找到下一個殺他的機會。」

「但你偏偏不想等,不願等,那我也沒有辦法。」門托已經不止一次攤手了,對李閱也很無奈。

當然不能等,多等一天,新生活就晚開始一天……李閱是這麼想的。

報仇不能隔夜,殺人最好是冷盤。

「而接下來要發生的,遠遠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也不會是。」門托攏了攏袖子,「可權柄不可長久無主,你……準備好了嗎?」

門托知道李閱對權柄有需求,這一次也沒打算再遮遮掩掩——畢竟王座之下的燭火正在傾斜,一旦被現任魔王注意到了的話,不僅門托的算盤要落空,對李閱來講,連「死」都算是一種解脫。

「準備好了。」李閱明知道眼前的是一顆禁果,卻無法忍住不將其吞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1血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