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東方勇者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東方勇者

伊薩克數得不快,但卻實實在在為場中的惡魔之子們造成了壓力——李閱也不再和伊薩克廢話,努力感知面前的十顆光球。

場景在魔王城內的光球有七顆,顯然那個時候,伊薩克屠戮的勇者還大部分局限在魔王城內,沒有外出狩獵勇者的習慣。

城外的光球有三,一顆是山野,一顆是靜湖,最後一顆則是在某個墓園,人類的墓園。

其他勇者大部分都是獨身一人,墓園中的這位並不怎麼顯眼,走在來往祭祀的人群中,李閱也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而光球的數量超過了惡魔之子們的總數,顯然並不是一一對應,而有限的時間內,如何體現足以與勇者對抗的智慧?

是只單純與實力相關,還是連場景的選擇都有玄機?

李閱帶入魔王城惡魔的思路,默默分析起了十顆光球——要是能夠知道這十顆光球裡面的勇者各自有什麼目的,是不是就是某種提示?

比如魔王城裡的這位拿著鞭子的拉蒙特孫子……這是走到哪裡?王座之間附近嗎?

李閱結合《魔王城遊覽簡介》,很快分辨出了拉蒙特的所在,進而也對他的目的有所猜測——這是直接要去殺魔王了?

那要是攔阻並戰勝了他的話,是不是就能消解一次針對城主的「斬首行動」?

不過……拉蒙特來到了這裡,也同時證明了他的實力——一路殺到王座之間,這得是什麼選手?

於是李閱就開始懷疑自己的想法有些偏差——只有最蠢的惡魔,才會明知道打不過也要上吧?

比如波什。

與勇者對抗的智慧……包不包括懂得何時退縮?

李閱承認自己想得有點多,也被伊薩克催促得有些急躁——按照最初的猜想的話,會不會單純只是實力的判斷?

選一個最強的,打得過的就贏了?

為了印證這一猜想,李閱回憶「勇者學」的第三節滅門課上,

伊薩克曾經親口說過「勇者必須死」,那麼如果按照這個思路的話……

「六、五……」伊薩克聲音拖得老長,看見惡魔之子們急得抓耳撓腮的樣子,無比舒暢。

惡魔商人賣賣拿著眼魔望遠鏡左看右看,肥大的額頭上不斷有汗液滴下;紅袍祭司瑞德寇特則放棄了觀察光球,一門心思地擺了一個占卜儀式,紅袍擰成了一根指針,點兵點將一樣地輪流指向光球。

內特媚兒的「夢魘之瞳」在教室里毫無用武之地,逼不得已,只能觀察起了不同勇者的身體結構,企圖找出一個最合適的對手;皮哥則在講台前跑來跑去,似乎對山野處的那個勇者最感興趣,因為那裡有花草的鮮味。

影影伸出十條影子,各自觸向了光球感應場景,但是微微發顫,似乎是對探查內部的細微情況力有不逮。

倒是蛋蛋不慌不忙,既沒有在看光球,也沒有觀察其他惡魔之子們的反應,扯著影子一屁股坐在了伊薩克面前。

「老師好,我們兩個是一體的,只能去殺一個勇者嗎?」蛋蛋的語氣有些挑釁,故意說給李閱聽的。

打一個肯定比打兩個評價高,蛋蛋很霸道。

「隨你們便,我只看錶現。」伊薩克不耐煩,繼續倒計時,「四——」

「怎麼樣?要我給你點建議嗎?」唯有戴門本本不慌不忙——畢竟簽了約,失去了競爭力,只能幫助李閱。

「魔王城,伊薩克·拉蒙特的孫子,擅鞭術,殺到了王座之間,難度高。」戴門本本指尖連點,直接從袖子里抽給了李閱一張紙條,寫滿了他掌握的勇者資料。

李閱投去意念,也能瞬間掌握一個大致情況;而有關這位孫子勇者的的介紹,也與李閱的預計一樣。

「魔王城庭院正門,擅劍術,被錘死於伊薩克之手,難度低……」每一條信息的格式都包括了地點、擅長、死因以及戴門本本標註的難度。

「藏書庫,擅聖光魔法,被伊薩克拍扁了腦子,難度中……」甚至有一場戰鬥是在藏書庫中發生的,即便戴門本本不知道,但是李閱的主場。

「三……」時間愈發緊迫,李閱看罷紙條,差不多該做出決定了。

只等最後用意念印證一遍——李閱速速用意念掃過光球,只差最後兩顆,時間應該來得及。

而其他的惡魔之子也在這時做出了選擇。

「影影我們走!」蛋蛋在天空翻滾片刻,一頭砸向了王座之間前面的勇者所在,帶著影影去挑戰最高難度了。

正好伊薩克的孫子是使鞭子的,蛋蛋找抽,很合理。

惡魔商人賣賣選擇了靜湖場景,也許與他本身長得像蛤蟆有關,擅長水中作戰;內特媚兒則不依場景做選擇,看過了所有勇者的身材后,選了一位最精壯的,呵呵笑著遁入光球。

紅袍祭司瑞德寇特跟隨「占卜」的指引,走進了一個魔王城場景的光球,皮哥也在怒吃了一份混沌料理后,帶著「自愈」效果扎入了山野。

場中只剩下李閱與戴門本本。

「我放棄。」戴門本本攤手一笑,向李閱表現誠意——有契約約束,而且布迪博格的談判在即,戴門本本對李閱還是很客氣。

「二……」伊薩克不置可否,懶懶地張口,看李閱聚精會神的樣子,也有些好奇這個可憎的傢伙會選擇哪顆光球。

而意念掃過最後的墓園,李閱感應著正在舉行葬禮的人群,和那悠悠行著的勇者,再比對了一下戴門本本的指條,突然來了靈感,也有了答案。

「墓園,擅魔法,被伊薩克反擊斬殺,難度高。」紙條上這般介紹。

而在光球中,那位背著長劍,長著一副東方面孔的勇者……實在沒辦法不引起李閱的注意——閱盡藏書的李閱,還沒有找到過任何有關凱歐斯大陸東方的隻言片語,沒想到伊薩克居然親手殺了一個?

既然是擅長魔法,那李閱就覺得有勝算;而且墓園這種場景更適合李閱發揮,可以幻化成人類偷襲,更可以動用骨劍的虛位權柄,讓墓園裡的冤魂為自己所用……

而且這是伊薩克吸來的靈魂,還能方便李閱藉機加深對這個世界的理解——這東方人是從哪裡來的?也被歸類為勇者了?

懷揣著這種心情,李閱在伊薩克喊出「一」前,縱深一躍,進入了墓園的光球。

「噗……」戴門本本見李閱的身影消失,先是一訝,然後實在是忍不住笑。

「你笑什麼?」伊薩克倒是很滿意李閱這個選擇,眉間滴著屍液,質問戴門本本。

「這傢伙沒參加『死亡禁令』的結業課,不知道課上,冤魂聚合體只講了一個內容……」戴門本本笑得前仰後合。

「什麼?它的結業課怎麼上的?」對於伊薩克來說,「死亡禁令」雖然是平級的課程,但也能對擊殺勇者有些幫助。

「冤魂聚合體說——不要去東方。」戴門本本鎖鏈亂顫,「東方有股神秘力量,不要去招惹他們……」

「哼……也有點道理。」伊薩克掀開頭蓋骨,撫了撫平直的傷口和那被割爛了的腦子后,用血肉再度蓋起了頭上有微微焦痕的劍傷。

「一……」參加結業課的惡魔之子們都遁入了光球,戴門本本聽了一愣,也不知道伊薩克這聲是在喊什麼。

緊接著,伊薩克一腳把戴門本本踹進了一個空餘的光球,強迫惡魔書記官參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東方勇者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