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冤枉啊主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冤枉啊主人

墓園中無人喧嘩,李閱踩過軟綿綿的雲彩降落地面,望天望地望四周,一切栩栩如生,看不到一絲這是個「假世界」的影子。

早就放棄了揣測門托手段的李閱收回雜念,幻化成一個金髮學者湯姆的樣子,從身旁的墓碑前拿過了一束鮮花,默默地混入了墓園走道,向目標靠近——李閱當然不想「幻化」被戴門本本看去,但已經熟悉了賜福,可以運用「補完」起到一點提示效果。

既然「補完」沒有阻止李閱幻化,李閱猜想戴門本本應該也進入了某個光球,背後玩了自己一手。

當然了,李閱不知道的是……實際上,戴門本本是被伊薩克強行踢進光球里的。

從墓碑上的時間、人們的穿著打扮和教堂建築的風格來看,李閱掃了一眼腦海中知識堆積起來的世界,猜想門托設置的這個場景應該存在在凱歷210年附近。

而那位生著東方臉的勇者……單從長相上便與墓園裡的人們格格不入,所以也頻頻吸引到了路人們的眼光,不確定此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李閱則隔著老遠便開始用意念探向這位勇者,先遙遙觀察,再定動手之計。

他身背一把長劍,一席黑衫但袖口頗大、花紋誇張,不太像李閱記憶中的劍客模樣,反而有點像跳大神的;只不過衣服的顏色又不太搭,整體透露出一股詭異的感覺。

在戴門本本的紙條中寫道,這位勇者擅長魔法,李閱也十分好奇他的魔法與魔法師們、惡魔們有什麼區別,撓了撓幻化皮囊下的章魚觸手,盡量讓劉海覆蓋到臉上,隨時吸收勇者的魔法。

當李閱用意念將他完全包裹,不出意外地彈出了解析中的提示,不過進度正好跟「勇者學」的導師伊薩克重合——顯然跟血河一樣,解析這位勇者等於解析導師。

也不是不行……正好可以加快一下進度。

想著,李閱緩緩接近,走到了勇者的背後;而這名勇者還沒有察覺到李閱的存在,而是挨個墓碑檢查,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只不過檢查時,勇者的袖口魔力泛動,不斷在墓碑上來回掃過。

不遠處正在進行一場葬禮,

棺材正在被掩埋,圍著的親友們每人鏟下一捧土,隱有啜泣聲和安慰聲傳來;神父悲憫地望著一切,以目光和偉岸的身影,給悲傷的人們以慰藉。

李閱扶了扶褲腿里藏著的骨劍,懷抱著那束花,若無其事地走近勇者,心想要是如此順利的話……那就直接一個背刺,先癱瘓了勇者的行動能力再論其他。

按照在血河中學來的作戰經驗,李閱知道一般勇者都皮糙肉厚,一劍下去很難致命,到時候有都是機會問問他哲學三問。

感應到了李閱的接近,半蹲在墓碑前的勇者微微扭頭,望向身旁那位學者打扮的金髮年輕人;李閱失去了背刺的機會,在胸前畫了個三角形,裝模作樣地念了幾句,然後把花束放到了一個名叫「傑西卡」的墓碑前。

見學者停下,勇者微微提起警覺。

「來祭拜?」勇者一開口,竟是標準的塔斯語。

「嗯……」李閱濃情地撫了撫墓碑上的「傑西卡」字跡,「她是我的……奶奶……」

原本李閱想說愛人,但在「補完」的幫助下,硬生生改了口,以匹配傑西卡的死亡時間。

「願她死時安詳,壽終正寢。」勇者扭回頭去,繼續用探查面前的那處墓穴。

這個距離,算到勇者們的身體素質,李閱沒把握一擊癱瘓他的反擊能力,心說正好有個現成的話頭,順口問道:「你……也來祭拜?你是哪裡人?也有親人葬在這裡?」

「嗯?你問這個幹嘛?」勇者側顏凜冽。

「哦不不,你不要誤會,我是一名學者。」金髮湯姆的樣貌弱氣十足,李閱也學足了他唯唯諾諾的樣子,「你好像與我們不是一個人種,所以我有些好奇……」

「呵呵,我只是一個迷路人。」勇者的語聲悠長了些,彷彿想到了些久遠之事。

李閱面色不改,內心卻起波瀾——迷路人?從何處迷路?很明顯就是來自未被塔斯帝國這邊的人種融合的國度咯?

看來李閱腦海中的「凱歐斯大陸」上,那些未被點亮的地區中,還存在著未知的文明;而也許有些文明,就極為接近自己熟悉的前世。

甚至……有可能是同一個世界?

這時候的李閱,有些埋怨藏書庫裡面的藏書過少了——都沒有提過東方文明的隻言片語,這算什麼藏書庫?

「那邊的神父說,這個墓園鬧鬼,便找我來看看……」勇者可不知道李閱還有這麼多內心戲,接著說道。

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李閱暗自腦補了一處某座村莊的墓園鬧鬼,神父尋求近處勇者的幫助,驅除墓園的惡魔的故事。

不過可能神父也沒有想到,最近響應的勇者……會是一個東方人吧?

「你是勇者大人?迷路的勇者?那你是從哪裡來的?」李閱知道是時候發揮學者的好奇心,多問些情報了,於是目光炯炯盯著勇者。

李閱眼中的期待是真實的。

見勇者沉默,李閱還故作失態,擺手道:「哦對不起……我挑了一個不是很恰當的時間詢問……只不過這是個新奇的發現!我可從沒有讀到過相關的紀錄!」

「如果勇者大人現在不是很方便的話,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喝杯咖啡?」李閱盡數展現藏書庫中所學,偽裝著對知識無限好奇的學者。

「你是學者?」勇者被李閱的演技欺騙,「那你……知道東側的絕山嗎?」

「當然知道!記載中……那裡棲息著惡魔、巨龍……」李閱說的當然是藏書庫中的記載,此時一回復才猛然想道——難道藏書庫紀錄中的絕山惡魔……其中就包括東方人?

惡魔們的知識傳承並不完全,一切未知都可以用「惡魔」、「混沌」來替代,所以……也許不是它們沒有發現這股文明,而是未做分辨?

而也沒有任何探險家們的筆記記載了這些——絕山、死亡之海,目前都是對人類無法踏足之地,也只有哥斯西普那樣的傢伙,繞完死亡之海一圈回來,還變成了那種鬼樣子……

「嗯……我醒來時,就在絕山腳下。」勇者目光深沉,再度想起了久遠之事。

「不記得是怎麼來的?來之前的事呢?也都不記得了?」李閱追問,貫徹一位「學者」的人設。

「可以等我們方便的時候,再談這些。」勇者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墓碑,「你是附近的人嗎?知不知道這兩個月一來,有不少人的墓穴莫名爆裂?」

「聽說已經死了兩個守夜人了,附近的民兵也消失了一隊……」勇者似乎終於確定面前這個墓碑沒有問題,站起身來,望向滿園墓穴,想找出劍之所指。

李閱一聽,計上心頭,意念點了點骨劍,動用骷髏王的虛位權柄,召此地冤魂隔空來見。

「冤枉啊主人!」冤魂從地底下直竄李閱腦門,「不是我們乾的呀!」

勇者皺眉,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不尋常的氣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冤枉啊主人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