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8大支柱

第二百零八章 8大支柱

見到衝進來的是這位,歐基布基果斷收回蠅蟲,裝作無事發生過。

頭戴冠冕的那位大支柱輕輕哼了一聲,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但也沒有在那偉岸的紅色身影前低下頭顱。

惡魔司令,波什的爸爸,深淵巨口的權柄之主,孟菲修斯抵達王座之間。

寶兒一陣風似的飄去,卻在三丈前無法再做寸進。

「您還是這麼熱辣呢~」寶兒笑嘻嘻。

這位來自深淵巨口的高大純血惡魔微微低頭,看了看寶兒,牙齒像是在咀嚼什麼;接着又環視王座之間的長桌,目光依次掃過紅袍的老山羊、頭戴冠冕的人類、身穿金線布袋的歐基布基,最終定格在了空蕩蕩的王座,然後坐在了它的對面。

歐基布基被孟菲修斯身上散發的燥熱逼得渾身瘙癢難耐,但礙於面子不肯換座,頓時覺得煎熬萬分,就像接下來即將開始的會議——孟菲修斯無疑是最堅定要進行遠征的大支柱,從幾百年前就是這樣了。

只不過在上任城主的彈壓下,這位惡魔司令一直沒有找到強大的支持者,也就無法動搖魔王城的方針;而這一次新任城主態度模糊,也許會是孟菲修斯最接近司令官權柄的時候。

而在歐基布基的立場上看,當然不希望惡魔遠征軍成行——要是決定遠征的話,不僅斗獸場的生意會被影響,甚至角鬥士們也會被徵用,那將大大削弱斗獸場之王的權力。

歐基布基的期待是保持現狀,最好引發深淵巨口對新任魔王的挑戰,甚至是魔王城的內亂。

這樣的話……歐基布基就可以藉機吞併像是藏書庫、賭場這樣的權柄,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勢力。

在歐基布基的推測中,八大支柱里斗獸場、歡愉之間、賭場和大祭壇應該是都不想要發動惡魔遠征的,畢竟這幾個區域的「生意」都在一定程度上有人類的參與,參戰的話有百害而無一利。

禁忌森林的芬特烏斯雖然是個瘋子,但作為惡魔遠征軍的重要兵源,歐基布基也不覺得魔狼王會支持這場戰爭。

「金庫」的態度則比較曖昧,歐基布基無法理解惡魔書記官戴門柯克的想法,也無從猜測。

剩下的「人類」大支柱便是那位頭戴冠冕的初客,

這也是歐基布基剛才一直試探他的原因——這傢伙是誰,第一次見,憑什麼能坐到這張長桌前?

孟菲修斯落座,王座之間里也開始瀰漫着一股若有若無的硝煙味道。

這位惡魔司令靠在椅背上,死死地望着王座,彷彿其他的支柱都不重要,這是一場僅限於他與城主之間的談判。

而也在孟菲修斯到達后不久,那破碎的門廊中又有兩位權柄之主結伴而來——一位是拖着滿地鎖鏈的惡魔書記官,戴門本本的爸爸戴門柯克,另一位則是一枚光禿禿的骰子,滴溜溜滾了進來。

骰子滾進來后直接掉到了歐基布基的身邊,似乎與這位賭魔頗為親近。

「喂,老蒼蠅,要我幫你算算今晚的運勢嗎?看你擲不擲得出『蛇眼』?」骰子的一面浮現點數,兩顆蛇眼,二。

「算你個屁股,別添亂,你的賭場能不能繼續開下去,就看今晚的結果了……」歐基布基想在會議開始前拉拉票。

「有什麼不能開的?要賭一手么賭魔大人?」骰子噼里啪啦地敲著長桌的桌面,「就賭城主會不會發動惡魔遠征軍,賭你的命,一千條起,你先挑。」

「我可不會給你沒收我運氣的機會。」歐基布基搖搖頭,今晚十分需要。

「你沒辦法打敗命運,借給你再多的運氣也沒用,咯咯咯。」骰子上躥下跳,但是當孟菲修斯微微皺眉,馬上就不敢吵了,安靜地把自己置放在了椅子上。

而戴門柯克進入王座之間后卻沒有落座,靜靜站到了王座旁邊,揮動手中的羽毛筆和羊皮卷,開始了會議記錄。

「大支柱們……於凱歷299年第四滿月紅時……抵達王座之間。」伴隨着戴門柯克落下最後一筆,一隻巨狼驀然出現在了王座的左側正中,大小與孟菲修斯差不多,佔據了王座之間的一大塊區域。

至此,禁忌森林、歡愉之間、斗獸場、大祭壇、人類、賭場、深淵巨口、金庫八位大支柱到齊。

「嗯……」魔狼王芬特烏斯似乎是覺察到了一絲不對勁,看了看王座旁的戴門柯克,並沒有深究,反而將目光轉向了對面的寶兒。

「封閉戰訓結束了嗎?我在找一隻骷髏。」芬特烏斯之所以最後一個到達王座之間,是因為抓着小狼問話,耽誤了一些時間。

原本小狼應該在今夜殺掉布迪博格,從而能讓魔狼王進入藏書庫,為兒子芬利報仇;可是小狼辜負了魔狼王的期待,放跑了腦靈之主,芬特烏斯只能在這場會議上與城主面談。

此刻,那隻小狼正鮮血淋漓著,被芬特烏斯掛到了禁忌森林最高的樹尖上,曬他最喜歡的月光。

「哦,斯科爾瑞克?」寶兒捂嘴笑,「聽說是個很麻煩的惡魔之子呢……我很想見他,但他好像一直在避開我……」

「他殺了我的兒子,我要親手殺了他。」芬特烏斯巨大的狼爪在長桌上輕輕點着。

「嗯~不只是你家孩子,惡魔之子的數量對不上,一共少了四個呢~這屆的學員……很有活力。」寶兒似有若無地瞟了孟菲修斯一眼,魔狼王則微微皺眉,似乎是看懂了寶兒的潛台詞。

孟菲修斯依舊直勾勾地盯着王座,只嫌他們吵鬧。

而歐基布基一聽到芬特烏斯與寶兒的交談,下意識聯想到了布迪博格身上的骨頭,然後……突然覺得自己吞併藏書庫的大計,好像是被骷髏一族捷足先登了?

斯科爾瑞克與腦靈之主合作,各取所需?

一個腦靈之主保證在殺戮杯上走到了最後,另一個惡魔之子剷除了封閉戰訓里的敵人?

這骷髏好邪惡啊……

李閱當然想不到自己的存在會在如此場合被提及,此刻依舊在藏書庫中等待着布迪博格的歸來,等待着可能到來的敵人。

「閉嘴,不要吵了……」聽長桌前嗡嗡叨叨,孟菲修斯緩慢地翻動嘴唇,露出一口獠牙,終止了長桌前的談話。

「喂,你兒子也死了,你沒什麼想說的嗎?」魔狼王似乎是在場的大支柱中……最不懼怕孟菲修斯的一位。

「死了?哦……」孟菲修斯好像終於回憶起了第977個兒子的一次「祈求」,但他的眼珠依舊沒有離開王座,「他太弱了,就應該死。」

兒子有很多,孟菲修斯完全不在意這一個——他只在乎魔王什麼時候出現。

「太弱的魔王城……也應該死。」孟菲修斯補了一句。

芬特烏斯咬咬牙,感受到了惡魔司令的堅定立場。

而就在孟菲修斯說完這句時,王座前驀然浮現了城主的身影——他面色蒼白,卻換上了一身華服,背着身一步一步走上台階。

「我決定,派遣惡魔遠征軍。」城主剛剛坐上王座,便公佈了自己的決定。

魔王的決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八章 8大支柱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