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會議

第二百零九章 會議

聽到魔王的宣布,各位大支柱的反應各不相同。

惡魔司令孟菲修斯眉毛一緊,笑了,而他的身體也終於離開了椅背,雙手拄在長桌上,死死盯著魔王蒼白的臉,似想看透魔王到底是真心要打,還是在敷衍。

如果是敷衍的話,孟菲修斯覺得有必要讓它成為事實。

紅袍的「老山羊」周遭泛起血色,血色中似乎隱藏了某種秩序,繞身勾勒出長長的儀仗,無盡的信徒在絕望中發起禱告,禱告神明現世。

聖母般的寶兒則微微揚起嘴角,有意無意之間看了看歐基布基和芬特烏斯,像是要等斗獸場與禁忌森林的主人發言。

頭戴冠冕的人類扯了扯頸間的金項圈,彷彿感受到了空氣中瀰漫的燥熱。

骰子則突然變小,把自己擲在了長桌上測起了吉凶——只不過骰面被掩蓋,結果並未顯露。

而歐基布基當然頗為吃驚,腦中「嗡」地一聲——就這麼決定了?都不討論一下與人類的關係嗎?

兵源哪裡來?斗獸場要給出怎樣的支持?

唯一一位反應與歐基布基類似的,就是禁忌森林的魔狼王芬特烏斯——相比較斗獸場提供精英戰力,禁忌森林又要送狼又要送馬,真打起來才要虧大。

惡魔書記官戴門柯克忠實地記錄著魔王的每句話,也記錄著每位大支柱的反應。

「魔王公布了自己的遠征決定,大支柱們似乎有很多話要說。」戴門柯克在羊皮卷上如此寫道,然後望向大支柱,等待著他們的發言。

而望向城主平靜的臉龐,似乎誰都不想做這第一個發言的惡魔。

時間分秒而過,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場中出現了第二個聲音。

「這是一次危險的賭博……」說話的居然是賭場的大支柱,那枚命運骰,「城主大人……人類的運勢強過我們。」

「能分享一下您的想法嗎?」命運骰滴溜溜在長桌的桌面上轉著,「還是說……這是一次宣示,並不是討論?」

「對,是宣示。」魔王城的城主好像從來都不是什麼講道理的傢伙。

「了解。」命運骰停止轉動,翻回了自己的座位。

「你有什麼意見嗎?」城主並不打算這麼輕易就放過賭場的大支柱,追問道,也是在問場中所有的惡魔。

「占卜魔王城的命運是我的職責,我有義務把命運可能的變化與大支柱們分享……」命運骰合攏在了座位上,似乎不打算再次占卜了。

「既然你能看到命運,那就想辦法推動命運……把它帶到我們這一方。」王座上的城主轉動手指,骰子不由自主地跟著他的手指翻動起來。

「遵命。」命運骰拜服,「這百年來積累的運氣……都將為您效力……」

見第一個發言的大支柱被城主制服,歐基布基望向芬特烏斯,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魔狼王的身上——無論斗獸場之王再瞧不起城主,但真正面對他時,還是無法鼓起勇氣說出自己的見解。

「很好,願為您效力。」孟菲修斯一拍長桌,以深淵巨口的名義,敲定了這一次的遠征。

咬我的惡魔屁股……城主和魔王城的第一大勢力都要遠征,我能有什麼辦法?除非剩下所有的大支柱都支持我……

可我又怎麼會做那隻引起孟菲修斯反感的惡魔呢?

該死的……歐基布基把自己的嗡嗡聲縮回了肚子里。

「可是……」終於又有一個大支柱表達了反對意見,居然是惡魔書記官戴門柯克——就像戴門本本討厭波什一樣,惡魔書記官似乎與純血惡魔就是不對付。

「這樣做的話,可能會在遠征開始時有入賬,但金庫會失去一部分穩定收入。」戴門柯克下半身的鎖鏈亂舞,「來自人類的收入。」

「放屁。」孟菲修斯單臂拄著長桌,面向戴門柯克,「有遠征軍在,出征一次就能擄來你數年的收益!」

「軍備呢,補給呢?你來出?」戴門柯克就等著孟菲修斯答應,然後馬上把這筆賬算在深淵巨口的頭上。

「我們深淵巨口……只進,不出。」孟菲修斯當然不會做這個冤大頭,氣勢凌人的同時,對立面的門門道道也很清楚,並不鬆口。

「呵,窮鬼。」戴門柯克點評著,默默讓深淵巨口的財產縮了水。

而城主就默默看著惡魔書記官與惡魔司令的爭執不發一語,然後將目光轉向了其他的大支柱。

然後,一個自帶迴響的聲音接住了魔王的目光,是那隻身穿紅袍、被血色環繞的老山羊。

「火焚谷和大冰縫……是什麼態度?」老山羊撫了撫山羊鬍,提及了另外兩處惡魔之地——火焚谷與大冰縫與魔王城齊名,並稱凱歐斯大陸的三股惡魔勢力。

老山羊覺得,如果這次惡魔遠征軍的出動能與火焚谷和大冰縫形成配合,才能有自己想要的那樣規模的腥風血雨。

「跟我們無關。」城主微笑,完全沒考慮過另外兩家的反應。

老山羊微微低頭,血色凝重。

「那即是我們的主動行為……?」芬特烏斯似乎終於找到了發言的時機,「又一次,將由我們獨自面對鼎盛期的人類?」

「哼,正是我們的猶豫,才讓人類一直不斷變得更加強大。」孟菲修斯嗤笑一聲。

「你好像搞反了,上一次……明明是慘敗促使我們離開。」芬特烏斯的言語之間有了些火氣,「對嗎?你們退回了深淵巨口,禁忌森林的惡魔們為你們斷後?」

「怎麼,你怕?」孟菲修斯才懶得解釋上一次的戰略,也沒什麼好解釋的。

「哎呀,一旦打起來,他們一定會加入的啦~」寶兒調停兩位歡愉之間的大主顧,「人家擔心的是辛德拉米,和人類的神明……會不會也一起參戰?」

「不會。」一直沉默著的冠冕人類終於發言,聲音也頗具威嚴,「辛德拉米的教皇之位空缺,人類也一直在狩獵神明,進行一場名為『科學』的革命……」

「人類正在分裂。」

「你他魔繭的又是誰?聞起來很香的樣子……」芬特烏斯鼻孔抽動,對準那位頭戴冠冕的人類。

「這位是『蝗蟲之王』,凱歐斯大陸沙國的大酋長,尼邇。」寶兒湊了上去,為魔狼王介紹人類的「大支柱」,「據說……您正在侵佔沙國的神位,是嗎?嘻嘻……聽說您的國土處處金沙,是真的嗎?」

「神位……不過是死人的冠冕。」芬特烏斯的狼爪刮在長桌上,發出刺耳的聲音,似乎絲毫沒有將人類的大支柱放在眼裡,只想嘗嘗味道。

「可是這樣的話……我們的遠征,會不會造成他們的再次聯合?」寶兒更加了解人類,也藉機問向了王座上的魔王。

權柄之主們也抬頭齊望——上一輪遠征失敗的景象還歷歷在目,惡魔們也不是很想面對第二座鋼鐵城。

「那麼正好……我們可以將神明與科學,一起消滅。」魔王的手指點了點王座的扶手。

「我再說最後一遍,我決定,派遣惡魔遠征軍。」魔王的意志沒有絲毫動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九章 會議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