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沒了,開車吧

第五十三章 沒了,開車吧

前有蒸汽機兵和發條戰士,身後則是不斷釋放著「死寂」的攻城獸戰陣……

倒是鋼鐵城下已經產生了極大的傷亡,倘若此時發動骨法師的「召喚」法術,必然能夠對戰局產生一些改變,增添惡魔遠征軍的優勢。

只可惜李閱情況危急,完全沒有餘力去顧及城下的戰況發展。

在被扯向發條戰士的路上,李閱想了很多,靠著腦靈出色的記憶力,回想起了剛剛戰場上的幾處細節。

紅袍祭司法術成型的時候,李閱感受到了凋零與虛弱,但影影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似乎對於那法術的抗性高於自己……

而且攻城獸們好像完全沒有被法術影響,專註地瞄準鋼鐵城,發起一輪又一輪的攻勢……

紅袍祭司的「死寂」法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區分敵我?

李閱無從選擇,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當即改變了策略。

「我們回去!」李閱咯了一聲,用意念喚起地上插著的那把焦黑骨劍,一劍斬斷髮條戰士細長的機簧。

然後像是擊球一樣,李閱在即將被發條戰士的手臂扯入戰陣之前,以劍把側擊自己那已經碎了一塊的頭骨,投回了攻城獸所在的戰場中線,堪堪避過了接二連三抓向自己的機械手掌。

一陣之隔宛若天塹,李閱沒有選擇,借著紅袍祭司的法術另外再找機會。

而這其期間的生存問題……就要交給影影了。

「跟我來……」李閱招呼影影,引起他注意的同時,喚回了被聖光彈打散的骨灰,揚起在空中,隨著骨劍一起落往輪型攻城獸旁邊。

「一會兒把我裝進你的影空間,我們換個影子寄宿……」李閱一邊驅使著骨灰包裹頭骨,重新凝聚人形,一邊向影影講解。

影影在見識過聖光彈之後……也放棄了硬沖的想法,默默聽著李閱的布置,但始終涌動著不安與躁動。

這反應在李閱的影子上,便是不斷泛起的漣漪,虛實交雜,時不時還冒出骨法師的局部。

「怎麼樣,你可以吧?捱過紅袍祭司的法術?」李閱即將墜入「死寂」的籠罩範圍,心情忐忑。

「不去城下?」影影反問。

「扔下你們的話,我也許可以。」影影的影空間裝滿了骨法師,喪失了一部分機動力。

「你可以選擇自己去拼,也可以選擇跟我一起。」李閱的骨灰重組人形,晃動著,勉強站在了法術邊緣——身前是驅離魔狼騎兵衝過來的蒸汽機兵,身後是正在猛攻攻城獸與紅袍祭司的勇者們。

「有我的骨法師的話,我們到了城下,能造成更大的傷亡。」李閱單純地擺事實,而大戰中的一隻骷髏是如此的渺小,即便是所謂「骷髏王子」。

「……那就一起。」似乎是想起了聖光襲來時李閱遞出的手掌,又似乎是擔憂蒸汽機兵附近不斷閃耀著的聖光,影影選擇了後者。

「我們還是要去城下,不過要換一種方式……」李閱放下心來,見蒸汽機兵不斷逼近,勉強邁入了紅袍祭司的法術範圍,「要讓攻城獸成為我們的橋樑……」

骨灰不斷散落,化為空氣中的微塵,李閱又在一瞬間感受到了虛弱。

而此刻,攻城獸的戰陣散亂不堪,已有三隻象型攻城獸被巨劍勇者率領著的勇士們大卸八塊,堆在地上如同一塊塊肉山,肉體不斷腐爛著、萎靡著。

當然勇者們也不好過——他們身上的甲胄黯淡無光,肌膚上也逐漸松垮、顯露出層層褶皺與病態的斑點,

象徵著生命力的不斷削弱。

奇怪的是,即便攻城獸戰陣中不斷有攻城獸隕落,砸在地上塵土飛揚;也有勇者的重鎚、重劍砸得地面開裂、攻城獸爆血,但偏偏沒有一絲聲音,寂靜到令人發慌。

「蠢貨!不要打那根破線,直接殺攻城獸!」巨劍勇者的聲音已經不是那麼中氣十足,大聲呵斥著身邊的同伴,但是他的同伴們卻聽不到,只有少數依照對嘴型的理解做出反應。

李閱看到,一位手持巨斧的勇士,正努力劈斬著連結紅袍祭司與攻城獸的紅線,似乎知道紅線有詭異,很重要。

可那紅線絲毫不懼巨斧的重擊,即便被劈中也不會斬斷,而是在猛烈的打擊下被扯得更長,更飄忽不定,完全不受力的樣子。

倒是身穿法袍的魔法師們似乎可以通過某種魔法硬化紅線,從而將其扯斷——只不過紅袍祭司不斷掀開自己的皮肉,扯出更多血管做成紅線,孜孜不倦地連結著攻城獸。

李閱猜想紅線的作用,應該是將攻城獸的生命與紅袍祭司的生命……在一定程度上進行共享,從而不被「死寂」法陣所影響。

於是李閱在翻滾的塵土中艱難前行,感知到一截斷掉的紅線,硬生生地將其接在了自己的腦溝里!

彷彿溺水之人忽然接通了呼吸,李閱感知到自己的虛弱癥狀迅速得到了緩解,知道自己賭對了。

「怎麼做橋?」法術對影影的影響的確不大,這位影子惡魔沒什麼過激的反應,再度擺出文字,問起了李閱的目的。

與死亡再次擦身而過的李閱沒有道出個中兇險,而是說起了戴門本本羊皮卷上的一段記載:「大魔導半途阻攔了2隻攻城獸,但依舊被1隻攻破了城牆……」

李閱說著,加快了步伐,走向了陣中那三隻輪型攻城獸。

「戴門本本?」影影正是因為這段記錄才決定跟隨李閱。

「嗯,象型攻城獸沒有靠近鋼鐵城的意願,鼻子的血肉又未必會命中,倒是那三個輪子無論從數量還是狀態……都更符合這段描述……」李閱只剩頭骨和依稀的骨灰,在遍布巨型攻城獸的戰場中終於不再那麼耀眼和突兀,也如願來到了輪型攻城獸的影子旁。

「可是你怎麼知道哪一個攻城獸才是攻破城牆的那隻?」影影化作箭頭,指了指另外兩隻依舊轉個不停的輪型攻城獸。

「我不知道……」李閱咯咯一笑,「三分之一的概率,可以動手了。」

「……」影影沉默。

「不過我還知道……該怎樣增加這隻攻城獸抵達城下的成功率。」李閱望著輪型攻城獸指向鋼鐵城的線路。

「你的扭殺……應該能夠控制目標的動作吧?」李閱藏到輪型攻城獸后側的土堆旁,莫名感受到輪型攻城獸的魔力波動……除了集中在自身以外,更分了一部分在這土堆里。

「你要我改變攻城獸的進攻方向?」影影蠕動,觸了觸輪型攻城獸的影子。

「稍稍偏移一下,盡量躲開大魔導的阻攔……」李閱當然不準備和影影一起去送死,「假如真的倒霉選錯了的話,就把我們都扔出來,散在半途也可以……」

「至少能夠保證我們躍過那五百蒸汽機兵,對嗎?」李閱的頭骨終於自愈得差不多,重新覆蓋上了一層薄薄的骨膜。

「……好。」影影擴散了一下,「還有什麼要注意的嗎?」

「沒了,開車吧。」李閱洒然一笑。

「什麼車……」影影先是吐出七位骨法師,再接著淡色翻湧,裹起李閱的頭骨、骨灰與骨法師,隱藏到了輪型攻城獸的影中。

驀地,戰場一震,巨輪摩擦著得空氣終於再也承受不住那股燥熱,倏然將三駕巨輪彈出——大地被犁出三道溝壑,絞破甲胄、血肉、齒輪,直通鋼鐵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沒了,開車吧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